於是她輕聲對木大人耳語了幾句。

木大人看了看囚犯們脖子上的枷鎖,但是他明白,這對他來說存在著風險,解開他們的枷鎖是違反律法的,而且若是他們失控的話,自己是要承擔很大的責任的。

於是木大人猶豫了。

刀疤臉等人不知美景在木大人的耳邊說了什麼,但是憑著剛才美景看了一眼他們的枷鎖,刀疤臉也猜到了一些。

狼群見火焰快要熄滅了,圍得越來越近。

木大人不得不下決斷:「將他們的枷鎖解開,放到火里!」

官差們都被木大人的這一命令嚇到了:「大人,將枷鎖解開了,他們要是逃了怎麼辦?」

木大人看了看他們腳上的鎖鏈:「打開,他們腳上還有鎖鏈呢,現在沒有可以燒的東西,一會兒我們全部都得死。」

刀疤臉見狀便號召道:「大人們,趕緊解開吧,這全是狼,我們能逃到哪裡去?」

眼看著火焰即將熄滅,官差們只好打開了枷鎖,終於在火焰熄滅之前扔了進去,代表著希望的火焰又燃燒起來。

夜幕也伴著枷鎖的燃燒,緩緩垂下。

有一隻狼終究是按捺不住了,從一個燒得微弱的地方沖了進來,木大人一個飛身過去,將那頭狼的脖子狠狠劃開,冒著熱氣的狼血在空中噴濺開來,濺了木大人一身血。

那頭渾身灰色的狼應聲倒下,在地上摔出一聲沉悶,圈外的狼紛紛起身,瞪圓了眼睛,呲著牙,兇狠地看著圈內的人,大家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是激怒了狼群,它們在等著火焰熄滅,將圈內的人撕成碎片,而現在除了將火盡量燃燒得久一點,期待援兵的到來,再沒有別的方法了。

這枷鎖雖然是用特殊的木頭支撐,比普通的木頭耐燒,但是也有燒完的時候。

大家的眼睛都緊緊盯著周圍的火焰,生怕有什麼地方疏漏了,會有狼竄進來。

大約半個時辰過去了,火圈有開始顯現微弱之勢,那些灰色、白色還有雜色的狼,在一隻體型特別大,渾身銀白色的狼的引領下,開始嚎叫起來。

狼嚎之聲此起彼伏,將一切聲音都蓋過,讓圈內之人瑟瑟發抖。

黑色斗篷之下,美景緊皺著眉頭,一手按著劍鞘,一手拿著劍柄,隨時準備戰鬥。

鐵老大看了看眾人,也顯出少見的緊張之色,他看著那頭狼,大聲說道:「一會兒大家都攻擊那頭銀色的頭狼,那是他們的首領。」

木大人白了他一眼:「這兒輪得到你說話嗎?」

鐵老大被木大人凶了之後便別開了臉不再說話。

木大人提高了聲音說道:「要是這火熄了,我們就跟它們拼了,擒賊先擒王,我們先殺了那頭狼!」

官差們一齊答道:「是!」

美景眼見有一個口子的火快要熄滅了,一隻狼正在那缺口外躍躍欲試,她趕緊取下頭上的斗篷扔了過去,正好投到了那個缺口之中,火焰又重新燃起。

木大人一看,斗篷底下是一張異常清秀的臉龐,讓人忍不住懷疑這人是個女子。

美景別過臉,高聲道:「別分神,小心它們!」

美景剛說完,便見到狼群有了動作,一匹雜色的狼被換到了前面,那銀色的狼被灰色的狼圍在了中間,像是被保護起來一般。

刀疤臉見到這場面,忍不住啐了一口:「格老子的,這些狼是成精了嗎?還能聽懂人話?」

鐵老大語氣中帶著不屑地說道:「這只是狼群的慣有習性,在開戰之前,先保護好頭狼,它們也會根據情況進行攻擊。」

刀疤臉翻了個白眼:「就你知道的多,你知道這麼多怎麼不想想辦法?」

鐵老大沒有理他,憂心忡忡地看著外面,當他看到那兩人之時,便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棄子,這一次可能要死在這裡了。

火焰又微弱了起來,刀疤臉驚恐地指著一個缺口說道:「那裡快熄滅了!」

美景舉起劍朝他命令道:「快把外衣脫了,扔進去。」

刀疤臉不知為何,竟然真的鬼使神差地將外衣脫下來扔了進去,暫時緩解了危機。

但是好景不長,大家燒完了各自的外衣之後已經沒有可燒的東西了,火,熄滅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最新章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醬油玄珠、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全文閱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txt下載、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免費閱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醬油玄珠

醬油玄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和影帝離婚後成了國民cp、年少不自卑、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

。 言清喬摸了摸,聽見外面黑首的話,這才有點回神的意思。

床榻里側,小暑不知道什麼時候睡了過去,屋外天色呈現出一種幽暗的藍,把整個屋子都包裹了起來。

言清喬看了看床頭燈燭的燭淚,估摸着她這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實在是太虧空了,一直睡到現在,才有了點精神。

「我知道了,等會。」

言清喬壓着聲音,盡量不吵到小暑,自己摸索著飛快穿衣服。

青金和黑首都等在外面,青金手裏還端著水盆,應該是還沒來得及進門。

言清喬披着衣服匆匆的對着兩人擺擺手,就站在院子裏,接過青金手裏的水盆放在了石桌上。

「說說,怎麼回事。」

她不由的想到了剛剛困住她的夢境,又聽黑首剛剛說的話,心裏不自居的,就是有點不安定。

如果夢境是假的,未免也太過真實了,但如果夢境是真的,陸慎恆他們身上又怎麼會有那一團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光圈?

陸慎恆他們現如今又是死是活?

「我們所有的人在其他分流都找到盡頭了,沒有找到爺也沒有找到痕迹,但我們在吃人江的岸邊,找到了這個。」

黑首說着,從懷裏掏出了一片布料。

布料上用黑線綉著極小的一個字:「尾。」

「我們暗衛有各自留有證據的方法,一般情況下,要麼草木方向,要麼在隱蔽的地方刻方向,這塊布片是黑尾留下的,除非知道自己一定要死,平時不會……不會……」

黑首的嗓音陡然一酸,這麼個大老爺們,竟然在這被幽藍包裹着的院子裏,淚意滾滾。

他與黑尾一同長大,一同被陸慎恆選拔上來,又一同進的王府,暗衛們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能相攜著一起長到這個年紀,已然是十分不容易。

「別急,不會的。」

言清喬洗著臉,動作不快,聲音倒如同定海神針,直愣愣的扎進了黑首的心裏,讓人莫名的突然安心。

「言姑娘……」

「別慌,待會帶我去江邊看看。」

言清喬放下了洗臉的帕子,就見青金手裏連香脂都拿了出來。

「風大,又冷。」青金的照顧潤物細無聲。

言清喬手指勾著,隨意的在臉上抹了幾下,嘴裏哈著白氣跟青金交代。

「小暑就托給你了,他要是鬧了,你就陪他練字畫畫。」

「放心吧。」

青金遞過來一屜包子和熱水囊,還是忍不住啰嗦的交待:「不管如何,自己身體要緊。」

吃飽了才有幹活的力氣。

正說着還沒走出院門,門外一隻龐然大物落了下來,灰毛狐狸通身狐火,臉色也不太好看。

「我載你過去。」

要言清喬回頭顯然是不可能了,她這般的性格,不說對方是陸慎恆,就算是換成言猛或者小暑甚至小曲,生死不知的情況下,她也一定做出同樣的決定。

擋不住就只能順風送。

言清喬倒也不客氣,麻利爬上了灰毛狐狸的後背。

冬日凌晨,太陽還沒有爬出來,算是一天最冷的時候。

早起做生意的人都在各自忙碌著,誰也沒注意頭頂上方呼嘯而過的一大團火紅色身影。

披風罩在身上不管用,風呼呼的往領口裏鑽,言清喬往灰毛狐狸身縮了縮。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言清喬的冷意,灰毛狐狸陡然間又膨脹了一大倍體型,正好將言清喬埋在了兩個肩胛骨的中間,擋住了大半的冷風。

一人一狐到江邊的路程很快,之前放出去找的暗衛大概有二十來個,這會全部聚集在江邊,試圖尋找更多的線索。

言清喬從紙袋裏拿了兩個包子出來,其餘的都分給了暗衛們。

「有沒有找到什麼其他的線索?」

江邊的風比城中要大,言清喬張嘴話才說出來,就吃了一口冷氣。

眾人搖頭,臉色都很凝重。

「黑尾的東西,是在這裏發現的。」

言清喬走了過去,隨手把手裏剩下的一個包子遞給了灰毛狐狸。

灰毛狐狸也不知道又鬧什麼彆扭,哼唧一聲,化成人形去接別的暗衛遞過來的包子。

言清喬哭笑不得,又自顧自的多吃了一個包子,吃飽喝足了,天色也麻花亮了。

她摘下一片枯葉,蹲在江邊。

枯葉順着指尖,跌落到了水裏。

風刮的厲害,冷冷的往人懷裏鑽,而那片枯葉,也直愣愣的,沉進了水底……

。 「是這個嗎?祖師!」奚淺也不奇怪靈虛子怎麼知道她有方塊。

這裏都是他煉製的,再說這樣的大能,一眼就能看穿許多事。

「不錯,你的運道不錯,能搜集齊,看來這份機緣非你不可啊!」靈虛子看着奚淺頭頂紫得發紅的氣運,唏噓道。

奚淺心底一頓,她還以為打敗了那些傀儡都會有,難道每個人遇到的傀儡都不一樣?

「看到前面那個蒲團了嗎?」

奚淺只覺眼一花,白茫茫的一片瞬間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四面是玄靈礦砌成的房間。

正前方有一個蒲團,蒲團後面的牆壁上有十八個小凹槽,排成一個九星陣。

「看到了,弟子手裏的方塊是放到那上面的嗎?」

「去吧!」靈虛子只說了兩個字。

奚淺也不敢耽擱,因為靈虛子的聲音比起剛才,虛弱得多。

十八個小方塊都放上去后,瞬間,四面牆壁爆發出一股極為精純的力量。

「坐下!」靈虛子嚴肅道。

奚淺乖乖照做,坐在蒲團上,瞬間,精純的力量瘋狂的湧入她的身體里。

她靈台越來越清明!

「不要抵抗!」奚淺聽到靈虛子的聲音。

嘶~好痛,奚淺凝眉,臉色微微泛白,要不是勉強能看清腦海里的東西,奚淺都要懷疑靈虛子祖師對她不利。

似乎過了幾個時辰!

奚淺腦海里的脹痛才緩解了一些。

「好好參悟吧,希望你能悟出自己的道,對了這個蒲團你自己帶走,對你有好處……」靈虛子的聲音漸漸遠去。

「祖師!祖師……」奚淺一連叫了幾聲,都沒有回應。

她知道,靈虛子留下的神識是真的消散了。

奚淺心底有些難過!

靈虛子送她的機緣是他自己參悟的道,裏面全是他的修練心得。

奚淺承了這樣大的好處,說是他的傳承弟子都不為過。

「師尊請放心,弟子會把師尊的道傳承下去,絕不會埋沒它……」奚淺鄭重的對着自己方才坐的蒲團拜了拜。

雖然修士一生在一界只能拜一人為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