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猛的搖了搖頭,隨即我起身,想要清醒一下。

可是這時,我看着林佳佳,呼吸都急促起來。

於是我再次抱住林佳佳的腹部,可是林佳佳這時候,抿了抿嘴,“道靈,到底要幹嘛呀。”

我沒說話,忍着那炙熱,同時嘴脣也朝着林佳佳的耳朵靠去。

“啊姐姐,姐夫,你要在做什麼”

我正沉醉着,突然,廚房外,小狐狸的聲音響了,我驚詫的朝着門口看去,只見小狐狸手裏拿着一個冰淇淋,指着我和林佳佳,隨即小狐狸氣的直跺腳,“啊啊啊姐夫我也要這樣你爲什麼總是要抱姐姐”

我特麼醉了,這麼好的事情,這小狐狸怎麼就那麼不懂事兒呢?

“哎呀,鬆開~”林佳佳此刻很是羞澀,推開了我,隨即推着的身體,呵斥道,“流氓快,出去等着我,就這一條魚了,我做好了就出來。”

我悶了一口氣,被趕出了廚房,然後我直勾勾的看着小狐狸,而小狐狸嘟嘴看着我,小眼神充滿了期待,隨即她一口氣吞掉冰淇淋,身後多了一本雜誌,伸在我面前,“姐夫,我也要和你這樣。”

我一看雜誌,那封面簡直……

那是一張維多利亞的祕密的男女模特雜誌,男的摸着女的小腹,女的雙手從後面抱着男的脖子,兩人正在激吻。

我不想說話了,沉浸了不到三秒,隨即我搶過小狐狸手裏的雜誌,對着她的小腦門就一拍,“你說你,天天淨想着什麼呢?這,這這你是這些小孩子看的嗎?”

“小孩子?”小狐狸嚷嚷了,“人家那裏是小孩子了嗎?”隨即她自己轉了一個圈,着急道,“我的也很大啊比不姐姐的小,哼”

我不想和她說話了,對着她的腦門一推,然後坐在沙發上。

嘀嘀嘀~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接通了電話,“楊道友,你做法成功了?”

“額~算是吧?”

是牛禮給我打的電話,我緩緩的笑道。

“你太厲害了,那樓盤詭異,其實我什麼問題都沒看出來,只是聽他們說,而你一去就發現了,現在你的名聲可是越來越響了,已經是道名遠播了,這月底,青城山會道大會召開,特意向你發起了邀請,所以到時候我們一道過去。” cpa300_4;

其實,我並沒有做了什麼特殊的事情,這就特麼道名遠播了,這肯定離不開牛禮式般的炒作。看最新ㄗs章櫛oО請上づ@看書閣╄→WWw.КаΝSΗм)

我和牛禮說了幾句,然後掛了電話。

接着,林佳佳做好魚也就出來了,擺好了一桌,七八個好吃的菜式,讓我嘴巴都流口水了。

Www▪TTKΛN▪¢o

雖然吃的好吃,但是我更想“吃”林佳佳,那股邪惡的感覺,讓我有點心慌慌了。

可是結果,林佳佳邊吃飯,還要邊聊天,急的我直跺腳。

而小狐狸看着吃的後又是一個模樣,似乎之前沒得逞我擁抱的壞心情也消失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吃着飯菜。

我吃完了後,林佳佳也吃完,雖然這氛圍讓我很舒心,我深沉一口氣,壓制着腹部的炙熱,而且現在也才下午四點鐘,需要等很久很久。

小狐狸吃完了沒趣,找着機會要和我玩,我無奈之下只有選擇去洗碗刷鍋這才避開了她的“騷擾”。

洗完鍋碗,小狐狸似乎沒在家裏,林佳佳說她出去買冰淇淋了。

這下我準備和林佳佳親熱,可是林佳佳卻說她現在要去酒店處理一些事兒,晚上才能回來。

我無語了,只能看着電視,等着林佳佳回來。

到了晚上,九點,林佳佳終於回來了,我爲了避開小狐狸所在反鎖在林佳佳的屋裏睡覺,而林佳佳回來後,直接回到了房間,開了門後,卻發現我在她的牀上。

其實在她回來前,我腹部的炙熱越來越強烈,似乎都快爆表了,而且變的很不理智。

看到她進來,我立即起身,一把就摟住了她,然後將她的手按在了牀上。

林佳佳驚呆了,有些愣了,“道靈~~”

我不等她說什麼,對着她的嘴巴飢渴的靠過去。

竊玉偷香 多了幾分鐘,林佳佳的呼吸有些急促了,接着她推開了我,“道靈,我們……”

“你是我的~”我呼吸困難的說了一聲,接着又是一陣狂親。

“我知道,我是你的,但是你也得讓我洗洗澡吧,我,我身上有汗。”林佳佳再次推開我,我看着她起伏的胸口,有些忍不住,我又要繼續吻。

可是林佳佳艱難的撐着我的頭,抿嘴道,“而且現在什麼準備都沒有,萬一,我現在又不安全~~~”

我聽的半知不解,愣住了。

林佳佳看着我,有些笑了,“傻瓜,我們要安全,對不對?”

這下我懂了,林佳佳要我做好安全措施!

我立馬起身,興奮道,“好,佳佳姐,你等我,我現在就去買。”

說着我準備開門,可是接着我有愣道,“不過,這附近哪裏有賣啊?”

“我怎麼知道!”林佳佳氣道,將一個枕頭給我砸過來。

一劍傾國 而我接住了枕頭,也想扇扇自己的臉,很久以前我就還知道林佳佳還沒有過,現在問,黃花大閨女怎麼好意思呢?

於是我打開了門,接着朝着外面跑去,小狐狸趴着沙發上看漫畫,看着我跑出去後,立即就跟着我跑來,問我幹嘛。

我對她說:你一邊去,今晚別煩我啊!

小狐狸嘟嘴了,問我幹嘛那麼兇。

我不理她,想着安全的東西,應該藥店什麼的有賣吧?

我跑了一陣,這時在一個轉角的地方看到一個自動售貨的小箱子掛在牆上,上面寫好幾個大字:安全套三元。

我過去一看,是投硬幣的,可是我身上只有一個硬幣,這時小狐狸正好過來了,於是我對着小狐狸問道,你有硬幣嗎?

小狐狸朝着衣兜了摸了摸,摸出一把硬幣,都是一塊的,我一看眼睛一亮,從小狐狸手裏拿過兩顆然後投進去,我買了安全的了,接着就往回趕。

可是小狐狸沒有跟着我了,我奇怪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看,只見小狐狸站在那個售貨機前,也朝着裏面投幣,連續的不知道投了多少。

我有些無語,可是我現在可管不了她,回去了再說,佳佳家還乖乖的等着我呢!

我回到別墅,推開門,只見林佳佳已經換好了睡衣了,紫色吊帶,讓人……

我一下鑽進了被窩,拿出一個套子,激動笑道,“佳佳姐,我買到了。”

“討厭!”可是林佳佳推開了我,轉過身對我。

我撓撓頭,準備脫褲子了,而我也感覺到林佳佳緊張的身體開始有些顫抖。

*一刻值千金!

我終於可以那個了。

我帶着激動的心情,解開皮帶,解開釦子,拉下拉鍊,褲邊已經都到了大腿了。

這時滴滴滴滴!

一陣無比煩躁,令我無比窩火的電話鈴聲響了,接着電話裏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聲音,“救命啊,大師,有鬼啊,有鬼啊!!!鬼就在外面,他要索命啊!!!”

我還沒看備註,於是我一看,只見是小月半灣的客戶經理!

我就日了鬼了!這就簡直就是壞了我天大的好事!

竟然這時候特麼的出問題了!

我感覺好惱火,林佳佳見我接了電話後,半天沒動作,於是微微轉頭,羞澀的看着我,“怎麼了?”

“新都一個樓盤鬧鬼了!叫我現在趕過去。”我氣道。

林佳佳一聽,立即起身,那半邊的吊帶都滑下去,露着半隻雪白的胳膊對着說道,“那你還不去救人。”

我看到林佳佳的胳膊,又是一陣難受,可是尼瑪另一邊又要鬧人命,真特麼的不想管那什麼小月半灣了,可是~

誰叫我,又特麼是一個道士呢!

我糾結了一下,吻了一口林佳佳的額頭,隨即起身,將褲子穿好,這時腹部的炙熱感緩解了很多。

於是我帶着我的東西,對着林佳佳說了一句,“那佳佳姐,我先走了,你,你一個人不會害怕吧?”

“不怕,我,我等你回來啦。”林佳佳抿嘴笑了笑,蓬亂的頭髮,煞是美麗,盡顯女人的嫵媚,讓我心頭一蕩。

我深呼一口氣,然後走出了房門,準備朝新都趕去。

我出別墅的門,這是我看到小狐狸正呼呼吹着一個大大的汽包,我一看,特麼腿都一下軟了。

我驚道,“林小蝶,這是玩什麼?”

小狐狸嘟嘴,用嘴裏吐出一個圈圈,委屈道,“姐夫,這泡泡糖?聞起來倒是水果味,但是吃起來好難吃,而且泡泡也不好吹,小蝶的腮都酸了。”??捉鬼道士陰陽路

——————————————————————————————— 我特麼真的被小狐狸的天真無邪給打敗了,我捂着腦門,隨即對着她問道,“你買了多少?”

小狐狸從衣兜裏掏出了兩顆糖,呸!兩個套,交給我,一臉天真道,“五個!吃了三個,現在這是草莓味的,我討厭橙子味的,我吃着不對就扔了。。しw0。還有兩顆,是西瓜味和香草味,你留給你和姐姐的。”說着我還看到小狐狸的長尾巴,搖了搖。

我無語了,一把拿過小狐狸的套子,裝進了褲兜!

接着我說道,“你先回去,我今晚有事兒。”

“姐夫又要抓鬼嗎?”小狐狸這時有些興奮,“那我也要跟着姐夫去捉鬼。”

“不行!”說着,我就朝着路口跑去,這時正好一輛出租車開過來,我伸手攔住,上車後,這時出租車上噠的一聲,我一看後面,只見一條青色毛尾巴,就在後窗搖來搖去的。

我知道是小狐狸追上我了。

雖然高強和李捷被我和文天啓給弄成逗比了,但是我依舊不放心林佳佳一個人在家,於是就在車上我請了牛蛋蛋,回去保護他媽媽。

一個多小時候,出租車上了三環直接到新都,時間只花了近四十分鐘。

而我讓司機到小月半灣的時候,司機聲音顫抖,“先生,你去哪裏幹嘛?”

我知道司機也知道哪裏鬧鬼了,於是我說道,“多尼兩百塊錢,過去吧,我是道士。”

司機直接說道,我不信,

而我什麼都不說,拿出急急風火令,在車裏點燃了,見此司機點點頭,接過我的錢,立即專心致志的開着車。

幾分鐘後,車子開到了小月半灣的售房樓前,這時夜晚的霧氣沉積在這裏,在淡淡彩色燈火的照射下,顯得詭異異常。

司機停下車後,剛等我兩隻腳出去,他就一轟油門調頭就走了。

我特麼見此,也是醉了。

接着我撥打了電話,嘟嘟嘟,可是電話沒有人接聽。

現在晚上九點多,按理說那項目經理也下班了吧?

突然,這時我背後,一個坑裏,“哎喲”一聲,接着我看到一隻手,伸了出來,弄的我一陣緊張,雖然我現在地位階段,但是也經不得突如其來的驚嚇吧?

我用袋子裏拿出了桃木劍警惕着。

這時我看到一個女的爬了上來,竟然是小狐狸,對,我差點忘了她。

小狐狸出來,摸了摸臉,跟個花貓似的看着我,“姐夫,那司機好可惡,把我摔倒溝裏了。”

我笑了,“人家不把你扔在路上就算好的了,你說你這麼那麼喜歡追我呢?”

“小蝶也喜歡姐夫啊。”小狐狸委屈的道。

我搖搖頭,小狐狸真的是好天真,不懂人理,可是她要是知道,她的姐姐是被我殺掉的,又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呢?

想着,我看向了小月半灣裏面,我目光尋到了一處側門,接着我跳了進去,這小月半灣裏面,小夜景也是美美的,可是誰沒想打這麼棒的風水好地變成了鬼地。

看來如今的什麼商戰,什麼搶生意都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姐夫,這裏是哪裏呀?”小狐狸跟着我,在我身後問道。

砰!

誰知道,小狐狸話音剛落,一陣手槍的聲音傳來,我身前的牆角被打的泥石飛濺。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我驚了大跳,退後幾步,掏出金剛護體符貼在身上,同時也給小狐狸貼了一道。

隨即我張口罵道,“特麼的,誰呀,不長眼睛嗎?”

“是誰?誰躲在那裏,快出來!”

一個女子的緊張聲音傳了過來。

我微微探頭,尋着聲音的來源,發現在一個路燈杆下,我看到一個天藍色衣服的女子持着一把手槍,緊張兮兮的看着我。

我有點看不清女子的面孔,難以分辨,於是我拿出一張千裏順風符貼在腦門上,唸完咒語後,接着我眼前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看清了女子的面孔,那不就是白天遇到那副隊長夏藍嗎?

於是我吆喝道,“我是上午的捉鬼的,你別怕。”

說着,夏藍連忙起身,可是就在這時候我看到了地上一道黑影,朝着她緩緩的快速移去。

見此我立馬一個箭步跳出,直接掠過夏藍的頭上,直接落在黑影的前面,接着我手裏桃木劍,一下就插在地上,大喝道,“孽障!還不滾出來!”

我這話說完,那黑影朝着地面一漲,很快我就看到一個白影踮着腳就冒了出來。

我看到了一個男子,不過一個小小鬼,見此我抽出九星帝錢劍,準備度了這渣渣鬼。

可是這時,小狐狸的身影閃出來,只見她朝着渣渣鬼跳了過去,手裏藍色火焰吸附在她的五根手指上,“殺死你!”

只見小狐狸喝了一聲後,我看到了一道藍色飛爪刮破了渣渣鬼的魂魄,接着渣渣鬼身體一抖,立馬就化成了破碎的白煙。

見此我愣了,隨即我呵斥道,“林小蝶,你怎麼能殺了他!”

“鬼,不都是要被滅掉的吧?”

小狐狸天真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