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林凡見她不說,只好開口問道:

「莫非,你今天來找我,也是有事想讓我幫忙?」

這一問,頓時讓還在發獃的柳志玲微微吃了一驚。

「啊?沒有呀!」

「我,我今天過來,只是因為……」

「好幾天沒看到你來學校,公司也遇不到,就跑過來想看看你……」

「那個,不方便嗎?」

話一說出口,柳志玲頓時有些後悔。

田薇的事,她作為閨蜜,早就有所耳聞,暫且按下不說。

但唐傲雪……之前看她,對林凡的態度,的確有些超乎一般的親近。

這麼說來,難道,林凡和唐家的大小姐……

想到這裏,柳志玲不知怎地,雖然心裏突然有些微微刺痛,但隨即又嘗試說服自己別多想!

林凡這麼優秀,和唐小姐才是真的般配!

不是已經下定決心,只要能靜靜留在他身旁默默陪伴他就好,為什麼還想奢求更多?

真是的,難道是剛才和林凡並肩走在銀杏葉大道上,聽到別人誇我們郎才女貌,就忍不住動了不該有的心思……

柳志玲,你可千萬不能這樣想——人可不能,不知道感恩,不知道滿足!

林凡哪裏知道柳志玲細膩的心思竟然像海底針一樣,令人做摸不透,見楚楚可憐的她,俏臉上露出惶恐自責的神情,頓時有些心疼,急忙岔開話題道:

「沒有沒有,當然方便!」

「對了,就算你不找我,我還正想問你呢!」

「周末有空嗎?說好給你買衣服呢,差點給忙忘了。」

柳志玲一聽,一顆心當即不由自主砰砰直跳。

他這是,在約我?

原本她還以為,林凡說要給她買衣服是隨口說笑,沒想到他還記得清清楚楚,頓時讓心中小鹿亂撞的柳志玲,有些小激動。

可隨即,柳志玲便想起,自己周末還得打工……

糟了!

要是拒絕的話,林凡會不會不高興……

想到這裏,柳志玲果斷咬了咬嘴唇,重重點頭道:

「有空呀!當然有空啦!」

「那就好……就這麼說定了。」

見她無比堅定地一口答應下來,他反而有些意外。

看了看時間,已經將近下午兩點,於是,林凡當即轉身擺手道:

「額,我送你回宿舍吧,待會我還有補考。」

「嗯,好,你加油。」

林凡來到軟件學院機房時,舍長吳阿水,以及其他寄希望於通過這最後一次補考,按時拿到畢業證的難兄難弟,已經等在門口了。

「老二,你有把握嗎?聽四班的兄弟們說,這次監考咱們的,可是楊東那個變態!」

「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草,說得輕巧,這次要再掛科的話,拿不到畢業證,我還怎麼回老家結婚!」

「……」

就在忐忑不安的眾人懷揣幾乎跳出喉嚨的心焦急等待到兩點三十分正,嘴裏叼著進口萬寶路的楊東,才慢悠悠地提着鑰匙出現。

「楊老師,麻煩您老人家快一點,大家都知道《演演算法設計與分析》這科的試卷,題量大,難度高,就不能給我們多勻出點時間?」

聽到四班的幾個學渣催他,楊東果斷擺出海龜精英的架子,居高臨下地訓斥道:

「哼,你們這群渣渣,也知道這課難啊?那平時還不好好學,掛科還有理了?」

說罷,一眼看到林凡的楊東,果斷點名道:

「呵呵,這不是我們的林大少嗎?你既然那麼能幹,怎麼還跟一般學渣混在一起參加補考?」

「難道,你們有錢人家的大少,都喜歡玩扮豬吃虎的遊戲,體驗普通人的生活么?」

面對楊東的冷嘲熱諷,林凡才懶得跟他一般見識,門一開,便徑直按考號找到自己的機器,熟練地打開電腦。

沒料想,打開考試系統一看,林凡不禁微微一愣,暗自冷笑。

呵呵,看來,楊東這傢伙,是鐵了心為難我,想讓我畢不了業了。

可惜,我又怎可能讓你得逞!

只是,因為我,拖累了這一班背水一戰的難兄難弟。

與此同時,參加考試的吳阿水等人,也發現了問題。

「不是,兩百道題啊!楊老師,怎麼可以這樣!」

「我去,簡直就是喪心病狂!題量比之前足足翻了一倍不說,最後的編程題,更是難得我直接就看不懂!」

「就是,比當時考試的卷子難多了,這他媽就離譜!」

楊東聽到大家抱怨,當即猛地一拍桌子,大吼道:

「要考就考,不考的滾!」

「告訴你們,我可是有着常青藤名校背景的精英,跟國內那些混吃等死的泥腿子不同,老子才不慣着你們這群學渣!」

「實話告訴你們,試題就是我親自選的,有本事去校長那兒告我啊!」

聽了楊東的話,大家頓時安靜下來。

靠,誰不知道你爹是副校長!我們怎麼告?

草你姥姥的,這麼多題,起碼得做到明天早上!

這不明擺着不想讓我們畢業嗎!

真是倒霉,老子到底是怎麼搞的,居然碰上這個變態!

看到滿臉苦大仇深的眾人都敢怒不敢言,楊東愈發感到無比痛快。

「開始吧!考到四點半,做不完的直接掛!」

「我還不信了,作為一名合格的守門員,我難道還會讓你們這群垃圾流入社會禍害別人?」

聽到楊東無比狂妄的叫囂,大家雖然不情願,也只好老老實實地坐好,捏著鼻子陷入題海中,放手一搏!

唯有看穿一切的林凡,完全沒有廢話,趁眾人和楊東吵嘴理論的當兒口,已經馬不停蹄地做完了二十道題。

按這個速度,完成這兩百題外加編寫一個演演算法小程序的挑戰任務,其實還蠻輕鬆的。

楊東自然通過教師終端遠程監控到發生在林凡機器屏幕上的一切,不由暗暗吃了一驚。

這臭小子,還真有兩下子,居然只用了五分鐘,就一口氣做完了一半的選擇題!

媽蛋,有這本事,早你幹嘛去了!

想到這裏,把白眼翻到頭頂的楊東,才懶得浪費腦細胞想林大少的腦迴路,果斷摸出手機,發出一條微信。

「動手!」

呵呵,幸虧波少神機妙算,料到你小子肚子裏可能有點東西,所以早就留好了後手!

與此同時,作為補考考場的二號機房同一層的配電室里,一張醜臉,果斷從陰影中露了出來。

正是劉超。

作為李波的狗腿子,他早就按李波的安排,在考試前藏在了這裏。

此時,接到楊東的信息,劉超果斷將配電室的閘刀,一股腦兒全給用力扳了下去!

「趴嗒!」

隨着電閘落下,走廊另一邊的二號機房中,所有的電腦,頓時全部斷電強制關機!

「卧槽!老子的答案!」

「我尼瑪,好不容易做了十分之一,居然給老子停電!」

「靠了,這種時候搞事情,你他媽不是在逗我?」

看到頓時被憤怒、惱火、無奈、絕望等負面情緒充斥的眾人,臉上五味雜陳的表情十分精彩,抱着手傲然站在講台上的楊東,忍不住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你們這群垃圾,就連老天都不幫你們啊!」

「要不直接放棄吧?」

「反正,就算待會來電了,重頭做也來不及了!」

楊東其實沒說,一會兒,他便會按李波交待的辦法,讓劉超合上電閘,製造來電的假象。

然後,等這班傻子做到一半,再來一波突然斷電!

這一來,自然能逼得這群垃圾心態爆炸,當場吐血倒下!

就算林凡這混蛋,內心強大到能繼續考試,等着他的,還有第三波,第四波無情戲耍!

到時候,即便系統自動回調考試時間,但林凡又不是鐵人,怎麼可能在高強度的試題面前,保持正常狀態下的準確率!

沒錯,這就是無止境的題海戰術,一個充滿絕望的無盡關卡!

在這裏,沒有人能堅持得住!

就在楊東為他和李波的詭計得逞而沾沾自喜時,一道靚麗的身影,卻及時飄然而至,眨眼間,便從門口匆匆跑到了林凡面前。

「周老師?」

「林凡,你別急,我已經給後勤部打了電話,他們馬上就派人過來查看。」

楊東可沒想到,周敏居然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還叫來後勤部的人橫插一腳,臉上當即露出不快。

「周老師,你怎麼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