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人紛紛大笑不已,殷樂氣得牙痒痒的,她知道蘇韜表現得對自己很看重,但沒必要用這麼通俗的梗。

殷樂淡淡笑道:「魏總,蘇韜先生說得並不假,他只是為了表示自己童心未泯,到現在還沒有長大成熟而已。」

魏向峰微微一怔,沒想到殷樂挺牙尖嘴利,諷刺蘇韜幼稚呢!

他原本擔心殷樂調到這個欄目組,會不會撐不起檯面,被蘇韜壓在下風,現在看來,自己倒有些多慮了。

魏向峰簡單介紹了一下衛視會在哪些地方提供幫助,然後接到開會通知,便離開了。

蘇韜和殷樂在獨立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下,殷樂好奇道:「為什麼要選我,如果是為了同情我,大可不必。」

蘇韜聳了聳肩,反問道:「你覺得我是那種無聊的人嗎?會拿自己作品的未來開玩笑?」

殷樂仔細想了想,嘆氣道:「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蘇韜笑著給殷樂倒了杯水,「因為我覺得咱倆如果一起主持節目的話,肯定會碰撞出火花。另外,咱倆不是早就認識嗎?肥水不流外人田,能便宜你,幹嘛不拉你一把?」

殷樂嘆氣道:「你其實可以選擇更優秀的女主持,那樣可以用她的經驗,將這個節目提升一個檔次。」

蘇韜搖頭嘆了口氣,道:「你變化太大,根本不是我認識的殷樂了。怎麼連起碼的自信都沒有了。」

蘇韜用的是激將法!

殷樂知道自己跟當初還在市台的時候,差距非常大。她當時擁有絕對自信,堅信自己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到新的平台也能闖出一番成就。

但現實扇了她一記無情的耳光。

殷樂苦笑道:「如果你像我一樣,被當成可有可無的花瓶,放在各種無關緊要的位置上,你身上的銳氣也會被消磨殆盡的。」

蘇韜打了個響指,笑道:「你現在這種心態,並非完全沒有價值。」

「如何理解?」殷樂困惑地望著蘇韜。

「一個人的運氣和心態,就跟股市跌漲一樣,總會有高峰,也會有低谷。你現在處於最低谷,我現在發現了你,豈不是成功抄底。」蘇韜笑著說道,「你可以質疑你自己的實力,但不要懷疑我的眼光。你絕對是我最佳的選擇。」

殷樂沒想到蘇韜會這麼評價自己,她心中滿是感動,蘇韜見她眼睛發紅,笑問:「感動得想要哭嗎?」

殷樂輕哼一聲,道:「我才沒那麼脆弱呢!我會證明自己的價值。」

「那就將這些資料全部看完吧。」蘇韜從行醫箱里取出一疊資料,都是他為了籌備脫口秀準備的東西。蘇韜外表看上去玩世不恭,但骨子裡會認真處理每一個細節,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殷樂將資料翻了一遍,道:「這可難不倒我!」

殷樂離開辦公室之後,丁鐺推門而入,她的情緒有點不對,「老大,為什麼要選擇一名三線都算不上的主持人作為搭檔呢?我已經跟顧茹姍的經紀人聯繫過,經紀人願意幫忙調出檔期。即使顧茹姍不行的話,阿法芙和宋甜都是不錯的對象,雖然她們不是專業的主持人,但颱風都很不錯,更重要的是,她們加入的話,可以引入一些狂野粉,並製造話題,增加節目的熱度。」

蘇韜靜靜地盯著丁鐺看了許久,才緩緩道:「你是在質疑我的權威嗎?」

丁鐺微微一怔,沒想到蘇韜突然這麼嚴肅,竟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蘇韜面無表情地說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還是要相信我的判斷。我選擇她成為我的配角,跟選擇你成為我的經紀人一樣,都是看中了吸引我的內在東西。」

當初蘇韜勸說丁鐺跟著自己的時候,丁鐺是一個被辭退的娛樂記者。前後不過一年的時間,丁鐺現在已經證明自己利用輿論呼風喚雨,並擁有經紀人的天賦。

丁鐺發現自己的確有點太膨脹了,低聲說道:「對不起,我會好好反思自己的問題。」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你出去吧!」蘇韜沒有再看丁鐺一眼。

他需要在合適的時候,告訴丁鐺自己也是一個有脾氣的老闆,可以偶爾允許她強勢一點,但該敲打的時候,必須毫不留情。

丁鐺走出辦公室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後背全是汗!

她知道自己內心深處對蘇韜充滿了敬畏。

丁鐺最大的問題在於,總是質疑蘇韜的決定,但事實證明,蘇韜很少出現錯誤。

其實,丁鐺是希望蘇韜重視自己的價值。

沒有員工希望老闆能搞定一切,那麼還有員工存在的必要嗎?

……

蘇韜確定好脫口秀的合作事宜,重新返回漢州,在安德森的實驗室內,見到了躺在床上的傑尼斯,他身體傷口已經開始癒合,經過安德森的調配,已經利用藥物將他體內的毒素全部排盡。接下來,蘇韜要對傑尼斯進行治療,幫助他修復身體的損傷。

傑尼斯的意識已經清醒,他冰冷地望了蘇韜一眼,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蘇韜從傑尼斯的眼神中看出,他認識自己。

蘇韜從行醫箱里取出銀針,開始給傑尼斯針灸。

傑尼斯雖然對蘇韜保持警惕,但他很期待針灸,因為每次結束,他能感覺到力量明顯地在恢復!

給傑尼斯針灸結束之後,蘇韜便離開實驗室,同時叮囑巴頌安排足夠的人手,保護實驗室的安全,一方面是提防外部的力量滲透進來,另一方面是小心傑尼斯恢復戰鬥力之後,對實驗室造成破壞,威脅到安德森團隊的健康。 「昨天你看《韜韜有病脫口秀》了嗎?」

上學的路上,幾名高中女生在樂此不疲地討論昨晚最火爆的一檔綜藝節目。

「實在太搞笑了!沒想到蘇韜那麼幽默。」

「我之前沒注意,後來朋友圈都在議論,便跳台過去看了一下,不過都快結束了。」扎馬尾的高中女生遺憾地說道,「等周末抽個時間,我一定要看回放。」

「我以前很討厭趙嬌,覺得她說話和表情特別作,還喜歡抹黑自己。但看了這個節目,直接黑轉粉,原來趙嬌挺可愛的,瘦下來的顏值不比秦然差多少。」短髮高中女生笑著感慨道。

「只能說請善待身邊每一個胖女孩,因為一旦她們都是潛力股。」扎馬尾的高中女生笑著說道。

小雯見身邊的同學都在討論昨晚蘇韜主持的節目,心情也變得美好。雖然她一直刻苦學習,但昨天還是抽出時間,和爸媽一起看了蘇韜的首期節目。

小雯很少看綜藝節目,但她能夠感覺到這檔節目很有意思,不僅幽默詼諧,還有深度。

小雯知道在漢州的話,昨天像自己這樣的家庭有很多,因為在漢州,蘇韜的名氣幾乎達到家喻戶曉的地步,無論是岐黃新城還是三味集團,都是漢州人的驕傲。

蘇韜算得上漢州的一張城市名片,因此當看到他在電視里出鏡的時候,每個人心中都洋溢著滿滿的自豪感,彷彿可以瞬間帶入他的角色。

漢州是淮南省的地級市,因此淮南衛視的收視率也相對比較高。在別人眼中蘇韜是高不可攀的明星偶像,但在小雯的心中,他還是自己閨蜜燕莎的師兄,對自己出手相助很多次的大哥哥。

燕莎騎著單車,沉默不語,跟平時大大咧咧,有點不一樣。

小雯用胳膊肘拱了拱燕莎,低聲笑著打趣道:「怎麼辦,你師兄又多了很多追求者哦?」

燕莎無奈嘆氣道:「優秀的人從來都不缺少追求者,我師兄的粉絲那麼多,但小師妹只有一個。」

小雯沒好氣地白了燕莎一眼,道:「瞧你嘚瑟的模樣,真夠欠揍的。」

燕莎抿嘴笑道:「你別笑話我,我看你也特別開心呢。是不是覺得認識我師兄,是特別值得驕傲和自豪的事情?」

小雯面頰泛紅,肯定地頷首道:「是啊,還很幸運呢。不過,你放心吧,我可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蘇師兄是燕師妹的!」

婚後試愛:高冷總裁寵鮮妻 「什麼你的我的?」燕莎沒好氣地瞪了小雯一眼,加快步伐朝校門走去。

小雯嘴角噙著微笑,她和燕莎一樣,真心為蘇韜的成功感到高興!

……

「什麼?趙嬌竟然瘦了?而且還是在一個月之內瘦掉二十多斤,這怎麼可能?」笑星馬莉莉從助理耳邊聽到此話,停止在瑜伽墊上擺弄身姿。

馬莉莉從去年開始瘋狂減肥,有了明顯的效果,除了吃酵素、練瑜伽之外,還增加運動量,但也不過受了十多斤而已。

助理暗嘆了口氣,將一張截圖點給馬莉莉看,道:「這是綜藝現場拍下來的照片,全程無死角,沒有經過PS處理,趙嬌完全瘦成了另外一個人。」

馬莉莉捏緊拳頭,運用節食、運動等方法折騰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製造一個話題,沒想到被趙嬌捷足先登。

著名笑星馬莉莉成功減肥瘦身,現在變成趙嬌瘦身成功,從女神經變成女神。

以前馬莉莉和趙嬌的知名度不相上下,如今從搜索熱度來看,直接將自己甩到身後。

馬莉莉暗恨,趙嬌撞了狗屎運。

不過,這倒也是能理解,趙嬌跑綜藝通告,比自己勤奮多了,成功的概率也就變大。

馬莉莉咬牙切齒地說道:「我這段時間的辛苦豈不是白費了?她究竟怎麼辦到的。」

助理低聲說道:「好像是她曾經得過病,所以才會變胖。蘇韜在節目上給她做了簡單治療,然後她就很快瘦下來了。」

婚不可欺 馬莉莉呼吸加重,仰天長嘆,「這太不公平了啊!」

助理提議道:「要不,我們主動跟《韜韜有病》欄目組聯繫一下,當時他們也曾經問過我們的檔期,只不過被我們拒絕了。」

馬莉莉參加綜藝節目並不多,現在主要轉型往電影市場發展。主要是因為綜藝節目的收入不高,而且混電影圈要比綜藝圈高級很多。

「不行,趙嬌都已經參加過這檔節目,我還貼著臉皮過去參加,豈不是自損顏面嗎?」馬莉莉比想象中要硬氣。

助理道:「那咱們也得秀一下存在感吧?」

馬莉莉冷聲道:「不出意外,還會有同類型的綜藝節目出來。趙嬌參加過了《韜韜有病》,其他節目組肯定不會再考慮她,而我就有機會了。」

助理對著馬莉莉比了個大拇指,道:「高見。」

馬莉莉盯著照片里瘦身成功的趙嬌,咬牙道:「心理還是很不平衡啊!」

……

秦然坐在房車內補妝,距離錄製《韜韜有病》結束已經有一段時光,在蘇韜徹底解決她腹部最後一道妊娠紋之後,秦然補拍了那段出場的《麗人行》,秦然對節目播出的效果滿意極了,現在各大網站的熱搜,「秦然露臍裝麗人行」三個關鍵詞,遙遙領先排在前列。

至於其他幾條熱搜也都與《韜韜有病》脫口秀節目有關。

今天劇組的導演對自己說話的語氣都低了八度,即使自己忘詞或者笑場,都沒有露出絲毫的不滿,這就是藝人無比現實的生存環境,如果你人氣夠高,那麼別人就會尊重你。

相反,你無人關注,別人會將你當成空氣看待。

這檔綜藝節目熱播,對自己的事業很重要,不僅這部正在拍攝的古裝劇會不愁出路,經紀人也會接到其他的片約。

當片約足夠多,秦然便有篩選優質劇本的機會。

「電話!」藍思妮表情無奈地將手機遞了過來。

秦然將手機放在耳邊,很快聽到陰測測的聲音,「是不是要恭喜你,今天成功上頭條了?你的人氣更上一層樓,我發自肺腑地感到開心。因為你火了,有錢了,才有能力和我離婚。」

「我正在拍戲,沒空跟你閑聊,有什麼話,趕緊說吧。」秦然語氣冰冷地說道。

「也沒有特別的事情,就是想跟拿點錢,不多,五十萬。」丈夫理所當然地說道。

「你要這筆錢做什麼?」秦然徹底崩潰,丈夫自從破產之後,整個人變成另外一種性格,不僅不求上進,而且愈發變本加厲地為難自己。

「我需要向你解釋嗎?」丈夫冷笑道,「如果你還想繼續保持自己國民媳婦的良好形象,限你在兩個小時之內,將錢打入我的賬上。」

秦然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咬著嘴唇,藍思妮嘆氣道:「忍忍吧。」

雖然秦然的事業很順利,但也有著自己的不得已和苦衷。

現在外界對秦然的普遍認識,她是一個為了家庭債務復出的女演員,對外宣傳都是正面、積極向上的,但如果丈夫對媒體曝光,他們的感情早就已經破裂,屬於名存實亡的關係,那麼自己苦心經營的事業將會毀於一旦。

現在有關部門對藝人的要求很嚴格,如果對社會造成不利的影響,會毫不留情地封殺,因此秦然被捏住了把柄。

秦然悔恨當初自己瞎了眼睛,但對於改變現狀,無濟於事。

她知道丈夫的胃口被慾望越塞越大,但自己只能不斷地滿足他。

秦然補完妝,走出房車,迎面走來兩名西裝革履的男士,工作人員低聲說道:「他們是過來找秦老師的。」

秦然走過去,警惕地問道:「什麼事?」

一名男子將名片遞給秦然,道:「我是丁鐺女士安排過來的,她說或許我可以幫你處理一些私事。」

「私家偵探?」秦然驚訝地低聲說道。

她腦海中閃過很多內容,也大致猜出原因。以丁鐺對娛樂圈的熟悉,應當知道自己現在遇到的問題。

秦然和丈夫不和,雖說不是人盡皆知,但圈內稍微耳目通便的人,都會猜出一二。

「我們會對你的私事絕對保密,幫你完成想要的結果。」男子低聲說了幾個明星的名字,「這幾位顧客的婚姻問題,都是我們暗中幫忙運作,達成了和解。」

秦然沒想到丁鐺會安排這兩個人幫自己,她跟藍思妮對視一眼,下定決心道:「好的,我同意。只要可以妥善解決,酬金可以好商量。」

「丁鐺女士已經替您付完傭金,以後也不會產生任何的費用,這一點請你不用擔心。」男子淡淡說道,「您先工作,等結束之後,我們再商量細節。」

秦然等兩名男子離開之後,暗嘆了口氣,自己想當初跟丁鐺起了那麼大的衝突,沒想到她現在竟然主動幫自己解決最大的困擾。

秦然知道,丁鐺不過是個執行者,真正的策劃者是幕後的蘇韜。

蘇韜幫助秦然解決危機,是為了讓倪靜秋少點困擾。

秦然現在可是蘊藏著無窮潛力,如果引爆緋聞,豈不是會讓之前的投入全部白費?

…… 范小東帶著一群人,集體跳到了友台。

友台不僅熱情歡迎,還提高了范小東團隊所有人員的薪資待遇。職場便是如此,跳一次,工資漲一次。

范小東甚至後悔,為何貪慕安逸,不早點看看外面的世界。

范小東知道自己其實跟不上時代潮流了,很多主持人都是自由身,跟不同的電視台有合作關係,自己成立工作室,賺的錢比自己多得多。尤其是從前幾年開始,網路綜藝節目持續火爆,不少著名主持人通過網路視頻平台賺的錢,更為客觀。

網路綜藝是按照客戶訂閱付費,很多客戶為了自己喜歡的節目,購買了會員。偶然間播放了網路綜藝,也可以享受到會員費用分紅,雖說每個月的會員費只有十塊錢左右,但網路用戶群體數量巨大,積少成多,聚沙成塔,流水讓人眼熱。

范小東按照協議,在友台沒有參與婚戀節目,而是主持一檔與健康有關的脫口秀,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消息很快便傳到淮南衛視,讓高層震怒不已。

他們顯然沒想到范小東跳槽之後,會選擇淮南衛視的近期重點打造的精品節目,對方刻意狙擊的話,將會混亂部署。

「這個無恥的傢伙,沒想到竟然擺了我們一道。早知道當初我就不手下留情了。」魏向峰將桌上的筆筒直接砸爛。

喬普等魏向峰將情緒發泄一通之後,才敢說話,因為他知道魏向峰的性格,一般不發火,發火不一般。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范小東肯定是竊取了《韜韜有病脫口秀》的整體策劃案,所有才會得到友台的認可。

如此一來,便是不正當競爭,相當於自己的節目完全被對方獲知,他們只要有針對性地籌劃自己的節目,便可以在內容上勝出。

魏向峰深思熟慮之後,只能選擇坦白,不得不將壞消息轉告丁鐺,並表達歉意,「關於策劃案流出的問題,我必須得做深刻的檢討。我們內部管理出現了眼中錯誤,沒想到養出了白眼狼,如果節目播出后,對方在節目創意有抄襲模仿我們節目的嫌疑,我們將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丁鐺自然有渠道得知范小東的行為,她現在算是看明白,這個范小東就是禍害,當初蘇韜只打掉他兩顆牙齒,完全是便宜他了。

丁鐺跟蘇韜商量過此事,蘇韜只是笑了笑,彷彿出現這種情況,在自己的預料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