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目光向著程無雙看去,抿嘴而笑,臉上露出對程無雙的感激之色。

……

丹塔內,舉行了一場濃重的宴會儀式,只會程無雙一人而慶祝。

因為程無雙與赤血星的煉丹師比試丹藥,大獲全勝,令得赤血星的眾人好無顏面而去,讓丹塔的眾人都視葉凌云為英雄,並且還消滅了玄火的危急,賜予了丹塔無上寶典,所以無論是年輕一輩的天驕,還是大人物們,對程無雙都十分恭敬,在宴會上幾乎每人都敬程無雙的酒。

這酒可不是普通的酒,而是聖葯靈液配置而成的玉露瓊漿,就算是九劫仙羽境的人,若是不動用真武玄力驅除酒力,都會被灌得暈頭轉向。

程無雙被丹塔上上下下的人敬酒,自然一邊喝一邊驅除酒力,保持著清醒直到宴會結束為止。

此刻,程無雙正在返回住房的路上,因為程無雙身邊有一大幫人,如左傾慕,傾韻紗,憐星,還血麒麟,所以房間幾乎都是一人一間。

一道俏麗的身影擋住了程無雙的去路。

程無雙定睛一看,居然是何凝真,只見她喝的爛醉,髮絲微微雜亂,披散在香肩,一身天藍色的紗裙,顯得美麗至極。

「酒,給我酒!」

何凝真喝得爛醉,眼前迷濛一片,一把將程無雙抱住,叫道:「你是程無雙,哈哈哈,快,我們一起再喝一杯,今天我好開心!」

程無雙十分無語,一把將何凝真手中的小玉瓶奪過,然後無奈道:「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間。」

說完,就問了一下路人,將何凝真送回了她的房間中。

這是一間比較爺們的房間,四周都擺放著各種野獸的骨頭,還有一把聖階劍器,高高掛在房間的正角處。

程無雙一把將何凝真放在床上,就準備離開。

溺愛成婚:帝少寵妻如狼 哪裡知道剛剛一轉過身,就被何凝真摟住了,這時候不知何凝真哪裡來的力氣,竟然將程無雙給反甩倒,嬌美一笑,顯得有些傻傻的。

何凝真道:「程無雙,你知道嗎?遠古幻界的時候,你識破我真實身份,還奪了我初吻,看了我的身體,當時恨不得殺了你,咬你幾口生口。」

程無雙想要起身,發現這女的力氣在這時居然大得可怕,頓時想到玉露瓊漿有一種增強力量的功效,一旦喝醉了,力量會成倍暴漲。

程無雙苦笑道:「凝真大美女,有話好說,我的肉不好吃!」

何凝真呵呵嬌笑起來,纖美的手指在程無雙臉頰上撫摸。

何凝真笑說道:「程無雙,現在我不想殺你了,我只想吃你的肉!」

說完,就狂猛的迎了上去。

(省略一萬字,此處已被河蟹)

砰!

然而就在最重要的時刻,一道巨大的力量出現,令得何凝真腦海一陣晃蕩,旋即暈去。

我的帝國 「哥哥,韻紗嫂子還在房間等你,你怎麼能在外面和別的美女廝混?」

此時,豎立著一對狐耳的憐星突然出現在床邊,一張絕美的臉頰微微探向躺在床上的程無雙,眨了眨眼睛,嘻嘻而笑。何凝真暈倒,自然是憐星的手筆。

程無雙見到是憐星來了,頓時鬆了一口氣,暗道好險,差點就被反卧倒,可哪裡知道那憐星竟然閉上眼睛,迎了上來,令得程無雙大腦再次空白一片,這丫的什麼情況?

程無雙發現,這憐星也喝醉了,渾身都是玉露瓊漿的酒味! 憐星的吻充滿一種奇異的花香甜美,令得程無雙感覺心神都要快被這大狐狸勾搭去了。

遠古時代曾傳言,半獸人天狐一族,是大千世界中最具有蠱惑之力的種族,他們具有世間最完美的外表,女的各個都美麗似仙,男的都俊若帝尊。

任何一個天狐少女,僅此一笑,就可以迷倒眾生,更重要的是天狐少女的吻,據說包含了一種奇異的花香,一旦吻上天狐少女,整個人的心靈都要被天狐少女奪走,十分可怕。

此刻程無雙的心神,就已經被憐星的吻,奪走了一半。

他整個人,都開始被被憐星的吻給刺激得無比難受。

憐星所擁有的魅力,是比何凝真還要高等一個檔次,無論是那雙柔滑的腿,還是那香香軟軟的雙峰,或者是那撩人的腹部,都令得程無雙的邪火一股一股燃燒著。

呼呼!

劇烈的粗氣吐息,就如同在程無雙身上澆了滾燙的油一般,熾烈而難受。

程無雙想要將憐星掙脫,可惜這大狐狸的力氣,比剛才何凝真還要大,完全不管用,更重要的是,程無雙感覺他的意識逐漸恍惚起來了。

胭脂錯:囂張妖后很傾國 天狐少女的吻,太過於可怕,程無雙感覺若是不將這憐星的嘴掙脫,他說不定就真的要上了這大狐狸了。

想到曾經,憐星還是一個小丫頭的時候,天天跟在他屁股後面奔跑,那股單純的小女孩總會對他燦爛微笑時,程無雙就邪火頓時就稍減少幾分。

「他丫的,不動用全力是不行了!」

程無雙使出了最後的辦法,直接一口咬住了憐星的舌尖,只感覺憐星的舌尖軟軟綿綿,連忙穩定心神,將一道真武玄力從舌頭上注入到憐星體內,為她驅除玉露瓊漿的酒力。

那憐星舌尖被咬住后,渾身嬌柔一顫,感覺一股異樣的電流襲擊全身,不禁嗚嗚出聲,渾身宛若被烈火撩起一般,瘋狂的撕扯著程無雙的背後,雙腿則是緊緊壓住程無雙的一隻腿,胸脯浮動,感覺整個人恍惚起來。

一股又一股美妙的感覺逐漸浮現,憐星的酒力在消失,力氣也在消減。

不多時,隨著最後一點酒力消除后,程無雙一口松嘴,將憐星掙脫。

「好險!」

程無雙大喘息一口氣,看著懷中軟綿綿的憐星,心中暗自慶幸差點就將憐星給那個啥了。

「你這丫頭,以後別碰酒了!」

程無雙皺眉,對著憐星呵斥道。

那憐星此刻像是小貓一樣趴在程無雙的懷中,嬌喘一聲,嘴角浮現一副一抹迷人的笑意,道:「我想睡覺,哥哥,帶我回房間,渾身沒力氣,走不動了。」

聞言,程無雙皺了皺眉頭,無奈,只能將憐星帶回她睡覺的房間。

……

不多時,程無雙就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中,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哪裡知道一進門,就發現傾韻紗居然在他的房間內,並且房間四周,亂成一片,虛空之中吊著那左傾慕。

只見左傾慕被一根用著玫瑰花交織而成的繩索捆綁著四肢,渾身上下,只有一件半透明的粉色紗衣,整個人的胸脯,都與空氣親密接粗著,一雙迷離的眼神,似乎沉浸在夢境中不能自拔,更加妙的是那朱紅小嘴,時不時還發出嬌嬈的吐息,讓門口的程無雙渾身一個激靈。

「這是怎麼回事?」

程無雙腳步剛剛走進屋內,那門就關閉了,旋即程無雙就感知到屋內擁有著一道催情陣法,不禁眉頭皺起。

「你總算回來了,我正在調教你新收的丫鬟,這女的真是倔強,只要我一解除傀儡控制,她就想要和我拚命。」

傾韻紗手中拿著一朵玫瑰花,四周全部散發著奇異的靈魂力量,程無雙知道,這是傾韻紗的星魂之力。

傾韻紗的靈魂力量非常龐大,加上又是植物類型的星魂,這列星魂對於靈魂力量的消耗非常小,因此傾韻紗幾乎可以任意施展星魂力量。

「你對他動用了你的情毒?」望著懸挂在天空中的左傾慕,程無雙不禁苦笑一聲。

「對呀,我有點看不慣這個赤血星來的傲公主。」

傾韻紗這時候起身,赤著嬌美的腳兒來到程無雙身後,一把將程無雙摟住,道:「我感覺到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火氣,咯咯,看來你憋了很久啊。」

說完,傾韻紗就一把將程無雙放倒在床上,整個人就撲入程無雙的懷抱,兩人開始纏綿起來。

程無雙此刻倒也如狼似虎的吻著傾韻紗,將那會在何凝真和憐星身上燃起的火焰全部轉移到了傾韻紗的身上,瘋狂肆虐的焚燒著傾韻紗的身體,令得傾韻紗的嬌喘一次比一次強烈,整個人的嬌柔的身軀都微微顫抖起來,眼神更是迷離一片,如夢如幻一般。

……

第二天清晨,程無雙便是帶著血麒麟,憐星,傾韻紗,****慕等人乘坐飛行器具離開。

何凝真站在丹塔之上,遙望程無雙離去的身影,眼眸之中陷入一抹憂傷,心中回憶著與程無雙相識的每一個片段,貝齒輕咬嘴唇,心中低語:「哎,不知道我們下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何凝真覺得,也許不會有下次見面的機會了吧。

此刻,程無雙帶著眾人所前去的地面,便是被譽為天空之城的煉器聖地。

那裡,存在著十道玄火。

這些玄火在玄火排行榜單上的名字差不多也是三百多名,沒有一個列入三百名以內的,這些玄火即便程無雙餵給自己的丹火,所得到的好處,也微乎其微。

不過即便如此,程無雙也要一道玄火一道玄火的收集齊,為了完成那個玄火任務。

……

就在程無雙前往天空之城的路上,無數聖王星的老一輩天才,此刻都在天空之城中集中起來,舉行著天才宴會!

這些人,都是各大勢力的弟子,其中大部分人,都參加了山一屆魚龍試煉,是其中的優勝者,所擁有的實力,早已在三次劫雷,甚至四次雷劫了。

他們彙集在這裡,目的便是為了等待一個人!

程無雙!

在這場天才宴會之中,一共聚集了八大宗門近期新崛起的天才人物,其中最為出色的,便是在八大宗門內,被稱為聖王星三大天王的鬼刀王劉幽!狂戰王血影!妖斧王塗木!

這三人,幾乎是這場宴會的主角,他們得知程無雙在丹塔的表現之後,立刻號令了聖王星最近十年來的天才,商議如何討伐程無雙。

在他們眼中,程無雙手中擁有著神器以及無上丹方,可是一筆瑰寶,若是能將這些丹道知識賣給其他高等星域,所換取到的修鍊資源,絕對難以想象,更重要的是,程無雙還將赤血星上的丹道天驕左傾慕給強行收走,要知道,左傾慕的真實身份,可是赤血星的公主。

左傾慕體內,擁有著赤血星的星命本源之力!

一般繼承這類星球命脈的人,幾乎都是星球的守護神,萬一出點差錯,那赤血星就會化為一顆枯死之星,因此赤血星上的煉丹師就暗自收買了很多聖王星上的高手,潛伏在這場天才宴會中,等待程無雙的到來。

這場天才宴會,可謂是危機四伏,不光有年輕天驕,還有各大教派和古族,甚至暗黑聖宮的人,也來到了這裡。 天空之城,位於聖王星沿海一帶的山脈上空。

這裡雲煙環繞,靈氣充沛,山峰巍峨,四周充滿了奇異的水晶光柱,宛若極光一般點綴虛空,令人舉得有種仙境的感覺。

在這些山脈之上,懸浮著一座巨大的巍峨城池,這城池巨大無比,擁有三個山脈合抱之大,一層又一層,散發著無盡氣派與威壓。

天空之城內,居住著的武修大部分都是煉器師,這裡幾乎彙集了聖王星上所有勢力的人,可謂是魚龍混雜,勢力交錯密切,甚至還會擁有一些高等星域的武修前往天空之城,尋找一些資源或者收集各大星域的消息。

而這天空之城中,想要進入,就必須來到天空之城的天台處,這裡,是專門為一些乘坐飛行器具的武修準備的停留場地。

此刻,程無雙等人正從天台走下。

「想不到天空之城如此巨大,簡直可以堪比一塊大陸了。」

程無雙站在天台上,這座天台,足足擁有一個小型城池那般巨大,位於高空之中,武者想要從天台上下去,就必須乘坐傳送陣。

這些傳送陣的終點位置,都遍及了整個天空之城,只要支付足夠的聖玄靈晶,就可以立刻到達。

「哥哥,我們先去拍賣場問問情況吧,這裡的拍賣場連通著整個星域世界,會有許多渠道信息流傳,我們想要知道天空之城玄火的位置,以及其他星域的玄火消息,都可以在這裡得到。」

大狐狸憐星嬌聲對著一旁的程無雙說道,想到昨晚和因為喝醉酒強行吻了程無雙,差點和程無雙那個啥,憐星心中就頓時一亂,耳根有些赤紅起來,背後那九條巨大的尾巴一直搖擺不定,顯得特別興奮。

此刻,程無雙左右兩旁,都是極品美女,身後還有一隻巨大的金鱗大狗,引得路人嘖嘖稱奇,一些少年都目光如狼的垂涎著傾韻紗,憐星這等極品熟女,更有人則是目光一直盯著左傾慕這類高傲的公主。

而程無雙,因為如此修為提升,一身強大的修為再也無法像從前那般完美的內斂起來,隱隱間會散發出一股無形壓迫,令得他整個人氣質大變,少了一份洒脫與平凡,多了一絲沉穩與威嚴,更重要的是,程無雙隨著年齡的增長,那張英俊的臉頰,越來越擁有男人魅力。

路邊上任何一個處於十多歲的少女,都痴痴望著程無雙,覺得程無雙那一身散發的英氣,簡直要勾勒出她們的魂,不過憐星用著兇狠的眼睛瞪了一下她們后,令得這些花痴少女再也不敢明目張胆的打量程無雙。

「你說的也對,我們先去拍賣場,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

程無雙對著幾人說道,帶著她們來到一個傳送陣前,付了聖玄靈晶,便走入傳送陣中。

不久,眾人就被傳送在了拍賣場的位置。

引入程無雙視野的是一個巨大宛若皇宮的拍賣場,這裡金碧輝煌,人來人往,各種各樣的異族,都出現在了這裡,不少人族都來自其他星域,甚至還稀疏的看見半獸人,精靈等等亞人族存在。

「走吧!我們快去拍賣場。」

程無雙說了一句,就帶著眾人向著這裡最大的鳥巢形建築走去,不久就來到了拍賣場的正殿,也就是最為大型的拍賣場。

在這裡,一共擁有五個拍賣場,其中四個為小拍賣場,專門負責拍賣聖王星以及玄紗星域的物品和收集一些消息,而剩下的一個大拍賣場,則是負責整個星域世界。

這個大拍賣場的授權,並非聖王星,而是星域世界中最具有權威的勢力,白蘭家族掌控!

白蘭家族,乃林夕女帝掌管的三千星域大世界的至高家族,比北冥聖族勢力還要強大一分!

「站住,沒有拍賣場至尊卡,不得入內。」

一個黑袍拿著一把巨大戰斧的武修伸手,將程無雙等人攔下。

程無雙只見持斧男子年紀輕輕,似乎只有二十齣頭,神識一動,可發現這武修的命輪早已一百多道,是一個擁有年輕外表的老怪物。

「至尊卡?如何得到?」程無雙皺眉一問,有些意外,想不到進入星域級的拍賣場,居然需要什麼至尊卡。

「哼,看你們身上的衣物都屬於聖階器具,可沒想到是這麼沒見識的土包子,連如何得到至尊卡都不知道?」持斧男子鄙夷道,旋即看了幾眼程無雙身旁的三個絕色美女,眼眸微微一眯起,又道:「小子挺有女人緣,看在美女的面子上,我告訴你。」

「想要至尊卡,就展現出你的身份,去隔壁的接待所吧擺明你的身份,若是足夠,自然有人會給你至尊卡。」

持斧男子指了指拍賣會一旁的華麗大廳,不耐煩的說道。

程無雙無奈,只好帶著三女一狗,去了大廳中。

「對不起,寵物不能入內。」大廳前的護衛攔下了血麒麟。

這血麒麟一聽,當即就憤怒了,道:「你眼瞎了,怎麼就看我是寵物?我可是至高主宰。」

護衛聽得血麒麟說話,微微驚訝,在聖階妖獸中,不少妖獸通靈后,也可以說話,倒也不足為奇,冷聲道:「這裡只准人進入!」

聞言,程無雙淡淡一笑,對著血麒麟道:「你還是進入我的儲物空間中吧。」旋即揮手,將血麒麟收入儲物空間中。

一旁護衛見此,大為驚訝,一般可沒有人將妖獸收入什麼儲物器具內,不過旋即想到有一種奇異的寵物空間,專門用來存放馴化的獸禽,也就釋然了。

旋即,程無雙等人來到了一間華麗的包廂中坐下。

沒過多久,就來了一位絕美的少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