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柔和地看向繪虞,道:「你帶項兒先回,他身上還有傷。」

「是,大娘娘!」繪虞隨即就來到旗項身邊。

旗項有點尷尬。

「走吧,項哥!」繪虞攙來。

旗項默然而應,隨她離開。

待兩人一去,旗袍便盯向沒有回復的旗顧,道:「賽斐城九斐,念你是南音之父,本后留你一命,即日起,你的九斐位由繪虞接掌!」

垂首默然的旗顧彷彿一下歷盡滄桑,老態盡顯。

「母后!」一直在靜立中煎熬的潘賽迷燈終於不再沉默,一聲呼喚就是反對。

「這是他自找的!」然而,旗袍卻是更冷。

潘賽迷燈內心感到很無力,因為自己的這個母親她已經早有決定,無人能讓她更改!

「殿下,這個王位確實屬於你,你是帝國帝長子!老朽剛才雖然……沒回大娘娘話,但不代表不支持殿下!請殿下……好好珍重!」旗顧說罷,便黯然退殿。

潘賽迷燈欲言又止,神情痛苦。

然而,會令他更痛苦的事情還有。只聽旗袍緩緩道來:「方才外斐所言不無道理。一個新王若是沒有子嗣,那是不合格的!所以——本后要為帝國的迷燈新王立下幾位帝妃!即日起,

「立長翡城九斐扶冉冉為冉妃!

長翡城從此交由奉帝子掌管!

「立逸斐城九斐津婗為婗妃!

逸斐城從此交由獻帝子掌管!

「立無斐城九斐卜寐寐為寐妃!

無斐城從此交由鳴帝子掌管!

「立疆斐城九斐卜籟籟為籟妃!

疆斐城從此交由傍帝子掌管!」

一番話出,殿內眾人目瞪口呆!

這些話蘊含的信息太多了,立三大后族的四位女性九斐為妃,又將四座媚城變成了四位帝子的封地。

但有一點能肯定的是,這就是對新王權力的絕對鞏固!

「我不同意!」第一個回神來的,是卜寐寐。

旗袍沒有動怒,只是漠然盯著她,接道:「由不得你。」

「我要見卜夕娘娘!」卜寐寐內心雖然憤怒,但並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她明白自己無力對抗這位威赫大娘娘,她只有向她卜氏一族的根尋求一助。

旗袍沉默了一下,才道:「卜寐寐,我不管你對潘賽丫雄的性別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但有一點我要告訴你,在新王登基前,她會被我驅逐!」

卜寐寐震住,好一會兒才道:「你說什麼?驅逐?」

「沒錯,她不屬於這裡。」旗袍閉上了眼眸,接道。

「為什麼?為什麼大娘娘你要如此殘忍?」卜寐寐真的無法理解。

旗袍回道:「你想知道答案可以,順從我的旨意,我便告訴你。」旗袍又一次只用「我」來稱,似乎,她是挺看重這卜寐寐的,始終沒有用「本后」來壓。

卜寐寐愣了愣,沉默些許,她接道:「大娘娘,你知道嗎?我之所以迷戀帝爺,那是因為帝爺是這個帝國最純凈的人!」

旗袍卻道:「但我卻清楚,你曾經也像卜籟籟一樣,迷戀我兒。」

卜寐寐不由自主地垂下了頭。

「而我兒迷燈的真性情,他從來就不輸於帝國任何人!這一點,你心中應該很清楚。還有,我現在得告訴你,潘賽丫雄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潘賽丫雄了,她已經徹底蛻變成了那個你不想看到的借客!甚至,比借客更甚!」旗袍似乎不在乎將這點隱秘公之於眾。

聞言,卜寐寐眉頭緊皺,忍不住道:「大娘娘,你到底都在說什麼?」

旗袍微微一嘆,以一道罕見的柔和語氣道:「傻丫頭,嫁給迷燈,輔佐他,並不辱沒你!」

卜寐寐內心莫名地平和了,餘光微瞥潘賽迷燈。

是的,曾幾何時,她也是那麼暗戀他!

只是,被旗南音打破了夢。

只是,在同是一族的籟籟面前退卻了。

只是,自己疲憊了。

「大娘娘,旗南音她知道你的這些旨意嗎?」一邊的卜籟籟冷靜開口來。

旗袍看向她,道:「不知道又如何?」

「我要等她知道了再做決定!」卜籟籟隨即道。

旗袍沒有生氣,只道:「你的決定是你的決定,你是我兒一妃已註定。」

卜籟籟此時的心情複雜無比,說她不喜歡成為潘賽迷燈的女人,這絕是對騙人的!她喜歡潘賽迷燈喜歡得要命,不論是曾經還是現在!只是……只是那潘賽鳴也讓她付出了關注之心啊!甚至……甚至那神秘的廷雲也在某一個瞬間讓她難以自禁!

所以,面對旗袍的決定,她最終沒再逞口舌之快,她沉默了,在沉默中好好思量發生的這一切。

「韜腹倫。」旗袍隨後叫來。

「小斐在!」韜腹倫從眼前種種變故中回神來。

「聽說你追求南音的丫鬟?」旗袍問得很平淡。

韜腹倫一愕,實在搞不清這位大娘娘所問是何用意,只得老實接道:「是的,大娘娘,小斐對那位情掌園挺欣賞。」

「那好,本后將她賜給你了!」

語落驚人!

韜腹倫愣了一下,忙伏拜:「謝大娘娘!謝大娘娘!」

「安九斐,新王登基后,你便與帝女婷菲成婚吧。」

旗袍卻是朝津樂道語來。

語不驚人死不休!

殿內眾人徹底傻眼!

「旗袍!」潘賽婷菲隱忍至此時,終於爆發來。

總裁新妻太硬核 旗袍凝向她,不言不語。

「如此重大場合,你把我母后不放在眼裡,我忍!但是,我的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潘賽婷菲已是氣得發抖!

旗袍沉默些許,才回:「你母后將你許配給廷雲,的確是一步好棋!只是,她卻還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對弈者。」

雖然聽不懂這句話,但潘賽婷菲的怒火不會就此削弱:「少在那兒裝神弄鬼!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輪不到你!」

旗袍仍舊沒有動怒,罕見地締音:「小丫頭,可能你不會信,但我要告訴你,我給你改婚,其實是在救你!」

潘賽婷菲怔了好一會兒,亦締音:「是你要殺我吧?」

旗袍不禁一笑,繼續締音:「如果連容你的肚量都沒有,我當初也不會讓他娶你母后。」

潘賽婷菲哼然締音:「誰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

旗袍忽然又嘆,締音含惆:「告訴你也無妨,因為我不想燈兒沒有弟弟妹妹。」

潘賽婷菲呆住,她這是什麼意思?沒有弟弟妹妹?難道她不能……再生?

得到這個猜疑的潘賽婷菲內心轟然一震!

旗袍瞥來,似是清楚她所猜,締音又起:「小丫頭,就和津樂道完婚吧,他是不錯的!至於廷雲,你……高攀不起的!」

修仙狂少在校園 話出,潘賽婷菲眉頭大皺,她締音緊問:「母后如此,你堂堂大娘娘也如此,究竟廷雲是何方神聖?讓你們如此青睞又忌憚?」

旗袍目光藏邃,締音緩應:「他,在某種意義上,就是這帝國的主宰!」

潘賽婷菲沉默起來。

這……可能嗎?

廷雲,你到底是什麼人?

「九日後,迷燈新王登基。退朝。」

旗袍最後一揮手。 218.羨奪之眸

傍宮。

身為傍帝子帝姝的卜蕤蕤有些心神不寧。

不僅僅是因為丈夫去參加的大朝議,還有她自己頸后的彎月印。

她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麼。為何它能令自己成為嬑頁境頁眉級?

此刻,她正徘徊在她的書房。

倏然,一道聲音從房外傳來:「娘娘。」

卜蕤蕤回神,接道:「進來吧。」

來人一閃而進,其模樣頗為俊偉。

「施人主,朝議怎麼樣了?」卜蕤蕤隨即便問。

沒想到這人就是那施人主,只是此人為何會和傍帝子帝姝有關係呢?

這層關係,潘賽傍又是否知道呢?

「娘娘,旗袍已經一錘定音,九日後,就是潘賽迷燈登基!」施人主臉色嚴肅。

卜蕤蕤沉吟不語。

「還有經中緯和應芙已被她當殿擊殺。」

「什麼?怎麼會……這樣?」卜蕤蕤吃驚了。

而施人主卻好像對大朝殿發生的事情瞭若指掌,緊接著,他就將大殿上發生的所有事情一一說給了卜蕤蕤。

聽完,卜蕤蕤已是一臉凝重,事情超出她預料太多了。

最後,她卻忽然一問:「那潘賽鳴在殿上就一直默不作聲嗎?」

「嗯。不過,我想,沉默就是他的反抗吧。」施人主回道。

「哼!窩囊!和那潘賽奉潘賽獻不一樣嗎?都是有覬心沒覦膽!」卜蕤蕤卻是有些不屑。

「但殿下(潘賽傍)卻差點衝動了。」施人主接道。

「那你制止的時候,旗袍有沒有察覺?」卜蕤蕤不由一問。

施人主沉默了一下,才道:「娘娘,旗袍實力真的深不可測,經中緯和應芙在她面前完全猶如螻蟻!所以……我無法判定她是否察覺了我對殿下的締音。」

「唉,如果一直不能試探出旗袍的真正實力,那我們永遠沒有機會重掌帝國!」卜蕤蕤語露殺心。

可見,她是很憎恨旗袍的!

「是啊,原本我們還可以挑撥扶搖來對付她,可是沒想到這扶搖卻是莫名其妙失蹤了!」施人主輕嘆。

「扶搖的失蹤已經是一個謎了。眼下我們已經沒時間再管這個了,決不能讓潘賽迷燈再活著!」卜蕤蕤殺意已盡顯。

「娘娘,你有何計劃?」施人主接問。

「想辦法抓住旗南音,直接誘殺他!」卜蕤蕤恨恨道。

「娘娘,旗南音一直都是深居簡出,抓她怕需要不少時間,不如改抓旗項,或者先抓繪虞逼迫旗項!」施人主卻道。

卜蕤蕤思忖了一下,搖搖頭道:「旗項性格剛烈,就怕抓住了他,反會弄巧成拙!所以還是針對旗南音要好,因為旗南音才是潘賽迷燈真真正正的軟肋!」

「可是……」施人主還是認為不妥。

「沒什麼可是,旗南音她也有弱點!她那天不是在趣樓天為那三個小婢女出手了嗎?那我們就針對那三個小婢女!」卜蕤蕤說著露出笑意。

施人主微微一愣,接道:「娘娘,但那三個女人好像和那神秘廷雲有瓜葛啊!如此一來,豈不是將廷雲徹底推到我們的對立面?」

卜蕤蕤卻道:「管不了這許多了,這個廷雲我怎麼看也都覺得來者不善!與其讓我們畏手畏腳,還不如先發制人!就這麼辦吧!先抓那三個小婢女!」

施人主有些無奈,但最終只得點點頭,道:「那我去準備。」

「嗯。」

在施人主離去之後,卜蕤蕤又開始徘徊,思索不斷。

「旗袍將那個小婢女給韜腹倫,這到底是什麼用意呢?真的只是一種賞賜嗎?」

她喃喃忽語。

一息方過,一語接來:「當然是借刀殺人。」

卜蕤蕤頓驚:「誰?」

倏地,一道無比嬌嬈的黑影就在她對面現來!

「你是……」卜蕤蕤驚疑不定。

「那把刀就是廷雲。」嬈影隨即又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