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知道他的實力有沒有完全施展開來,也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其他手段,更不用說是了解他的一些特殊情況了。

這種情況下,貿然而上,真真是拿命去賭。

對於一向準備充分,不動則已,動則必殺的龍牙戰鬥小隊而言,這絕對是侮辱智商的事情了。

可無奈,秦婉瑩是玉虛宮掌門之女,一言便可讓他苦不堪言,所以龍牙就算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好在,好像只是阻止這個神秘人對那個葉天進一步的攻擊,並不需要和他生死相拼,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龍牙心中苦笑著,運轉體內真元,雙手掐訣,喝道:「雷來!」

軍婚的祕密 話落,在這山洞中,憑空響起雷聲,一道閃電致洞頂處閃現,直落向身形迅速飛掠的索姆。

索姆一驚,身形閃動,更要擺脫這道突然出現的閃電。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可這道閃電似乎有追蹤的能力,任由索姆如何變換身形,都如附骨之蠅一般,根本就無法擺脫。

轟!

下一個,避無可避,閃電擊中在了索姆身上。

眼見一擊見功,龍牙打了個響指,得意道:「很好,本隊長的雷不好……」

只是他的話剛說到一半,臉色便頓時凝住。

一股劇烈的疼痛自腹部傳來,身形更是浮動而起,迅速的往後飛沖,直到重重地撞在了石壁上,後背傳來了劇烈的疼痛,無力的摔在了地上。

「隊長!」

下一刻,躲在暗處的那些龍牙戰鬥小隊的人,頓時到了他的身邊,將龍牙扶了起來。

龍牙被半扶起,看著出現在自己原先所站之地的神秘人,忍不住驚問道:「你……你是怎麼……怎麼躲開我的雷,又是怎麼突然閃現到我面前?」

索姆冷笑著說道:「嗯!你這所謂的雷不過是區區小術,也好意思拿出來賣弄,簡直可笑!

至於我為什麼會閃現在你的面前,這不過是我族的天賦之一而已!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就都給我去死吧!」

說話間,索姆一個閃身,出現在離他最近的秦婉瑩身前,冷聲道:「哼!先從你開始!」

話落,他抬起手對著秦婉瑩,一股能量在他手心上凝聚。

沒想到連龍牙都不敵這個神秘人,秦婉瑩已經絕望,站在了原地,沒有躲閃。

她知道就算閃躲,以對方能讓龍牙都反應不及的強大能力,也是根本閃不過去的。

這時候,秦婉瑩不禁看向那處漫天煙塵,眼神無比的複雜,低聲自語道:「葉天,既然在人間的婚姻無法履行,那我們就到陰間去履行吧!」

這時候,索姆手上的能量刃已經凝聚,眼見著,便要劈斬向秦婉瑩。

遠處,龍牙眼中露出絕望,在剛才索姆的一擊之下,他已經暫時失去了戰鬥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索姆攻擊秦婉瑩。

至於其他的龍牙戰鬥小隊的人,因為距離的原因,在索姆離秦琬婷如此近的情況下,也已經來不及上去阻止了。

就在這時,一道冷冽到讓人忍不住只覺如處深淵,連魂魂都似乎冰凍了的的聲音響起。

「你若敢動她一根毫毛,我便屠滅你族上下!」

隨著聲音響起的同時,兩道冷冽的銀光閃動,伴著冰寒的殺意以空中疾射而來,攜帶無人可擋的氣勢。

銀光迅疾如電,轉眼便至,索姆在想作出反應已經來不及,當下不敢硬接,身形轉動間,躲閃了開來。

站住腳步,索姆回頭看向秦婉瑩,發現秦婉瑩已經被率先反應過來的坦古荻米帶人護著,退到一邊去了。

這讓索姆心頭惱怒,不過也沒有去追,而是眼含殺意的看向那煙塵繚繞的方向。

這時候,那灰塵繚繞的方向,一道朦朧的身影出現。 「是那個葉天的聲音,他沒死!」

與此同時,龍牙也是目瞪口呆,連忙看了過去。

這時,只見倒塌的建築廢墟中,轟然脹飛了無數的碎石,一道朦朧的身影緩慢走出漫天的煙塵,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身影不是葉天,還能是誰?

只見這時候,葉天仍舊渾身依舊完好無缺,身上甚至連一絲灰塵都沒有,全然被他用真元擋住了。

再看他的皮膚,一道道的琉璃光澤閃動,如夢如幻,給人一種神佛降世的感覺。

這一幕,落在眾人眼裡,特別是龍牙和他的隊友們,更是不由得紛紛驚愕起來。

論小乞丐的花式拒絕 撞成那個樣都不死?

而且不僅沒死,還好像還一點傷也沒有,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在場的眾人,無論是拜火教那邊的殘餘強者,還是龍牙戰鬥小隊,或者坦古荻米等人都忍不住在心中紛紛問自己,若是被撞的不是葉天,而換成是他們,那能不能像葉天那樣擋住索姆剛剛那一撞而不死?

得到的回答是大概率會!

包括龍牙在內,都不認為自己在之前那樣的撞擊之下,就算幸運的不死,也絕對是渾身骨碎的下場。

而在這種情況下,渾身骨碎的傷勢,和死並沒有兩樣。

要知道,龍牙剛才不過是受了著索姆的閃現一擊,便已經暫時的失去戰鬥力,若是換成剛才那種重擊,恐怕早已經昏迷了。

而在場的人和人家相比,情況也是差不多,甚至要比龍牙更差。

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包括農藥在內,在場人都是那些擅長,以遠程攻擊而非近身戰鬥的修鍊者,並沒有修鍊自身身體強度的功法。

所以,才會出現龍牙這種一旦突然被近身,便很容易失去戰鬥力的情況。

並不是龍牙太弱,而是雙方的戰鬥方式不同,一旦被克制,自然也就沒辦法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當然,像龍牙這樣的修真者,也不是沒對於敵人迫近的防禦。

可無奈於索姆的閃現太過突然,又是轉眼而至,龍牙根本就防不勝防。

可問題是,對面這個葉天也是一個修真者,在這樣的撞擊之下,沒死就算了,起碼也要有點傷勢吧?

可看他那樣,渾然沒事人一樣,甚至連灰塵都沒有沾染到,似乎剛才那一撞根本就只是浮雲而已。

這不由讓眾人猜測他究竟是人還是神,也許是傳說中的神人吧?

看著葉天,眾人紛紛心驚。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了個神人一樣的逼,逼格+120。」

這時候,神秘人已經反應過來,忍不住失聲道:「你……你怎麼可能沒事?」

「你剛剛那一撞確實不錯,只可惜想要乾死你爺爺我,就這點力道還不夠。」

葉天雙手背負,看向索姆。

索姆冷冷的看著葉天,哼聲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以你的修為和實力,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被我殺死。

不過,到此為止了!現在我要殺了你,絕不會讓你繼續活著,好好享受你人生最後的時間吧!」

葉天不為所動,不屑道:「喲!這逼裝的好,我都忍不住要給你點贊,順便打上一個六六六了!

只是說起來,你們這些反派怎麼這麼沒有創意,一個個說的都這麼類似,我都聽得耳朵起繭了!

這樣的話,那我得說句場面話了,從現在的這一刻開始,你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而最後的生命歸零,將由我來宣布,你命由我不由你!」

「叮!裝逼成功,逼格+80。」

聽到葉天這話,索姆勃然大怒,目光一寒,冷道:「好,那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手段,敢這麼囂張狂妄!」

說罷,索姆便是轟然腳步一踏地面,在碎石紛飛之下,再次轟然飛撞向葉天,頗有點故伎重演的樣式。

葉天冷笑,並指呈劍,運轉真元,兩儀劍陣頓時飛起,如電光般疾射向飛撞而來的索姆。

眼見著兩儀劍陣電射而來,索姆卻沒有任何的凝重神情,反倒露出了得逞的陰笑。

原本飛撞向葉天的索姆,身形居然在半空中消失,直接讓飛射而來的兩儀劍陣穿空而過,將他身後的石質地面轟出了一個巨大洞口。

「沒想到吧!給我去死吧!」

原本身形在半空中消失的索姆,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葉天的身前,咆哮著一拳轟向了葉天。

這一拳之上,銀灰色的氣焰升騰,將所佔的空間都扭曲,顯得威力驚人。

見此情況,邊上的眾人神情不一。

秦婉瑩和坦古荻米等人自然是驚叫出聲,而剩餘的拜火教強者則一個個冷笑,認定葉天絕對死定了。

至於龍牙,心情無比複雜,一方面希望葉天能夠挨上一記,這樣才不會讓他剛才被索姆擊飛太過,直接喪失戰鬥力的情況顯得刺心。

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這個葉天這麼快被ko,能夠和這所牧儘可能纏鬥,好讓自己恢復傷勢,能夠救出秦婉瑩,完成任務。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葉天身上,大部分人都認定在索姆這樣突然的閃現之下,葉天根本不可能反應的過來。

唯一能夠有所差別的想法,只是受下索姆的這一擊之後,葉天究竟能不能活下來而已。

「呵!同樣的招式,第二次對我便沒用了口牙!」

面對這突然閃現,如同瞬間移動到身前的索姆,葉天不慌不忙的說了一句動漫中有名的台詞,伸手接住索姆的攻擊。

原以為一拳過去,便能直接ko葉天,可不想居然被硬接下來,索姆頓時驚得瞪大著眼睛,失聲叫道:「什麼?怎麼可能!」

叫喊的同時,索姆摧動體內的魔能,全頭上的銀灰氣焰暴漲,想要燒穿葉天的防禦,將他燒個灰飛煙滅。

可不想,葉天身上琉璃光澤閃動,任由他的銀灰氣焰燒灼,卻沒有任何效果,就好像它的銀灰氣焰並不是火焰,而只是一道普通的氣體而已。

這讓索姆大驚失色,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完全顛覆了他的三觀。 要知道這銀灰氣焰可是他們這些殘留在地球上修羅一族,歷經近兩千年所開發出來的看家本領。

是在吸收積累的龐大強盛的陰氣,陰極生陽,化生而出陽火,威力巨大,具有超強的穿透能力,就算是修真者的真元秘法,也沒辦法防禦。

在這點上,之前光明左使所施展的銀輝光焰,便與之相似。

只是光明左使的銀輝光焰只能夠無視真元的自動防禦,卻沒辦法透穿秘法防禦,明顯很是雞肋。

而索姆的銀灰氣焰則不同,完全是能夠做到部分無視秘法防禦,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的區別了。

又因為是陰極生陽而來,可以說無論是陰屬性或者陽屬性的手段,都不能夠剋制。

這可不是光明左右二使那種看似火焰,實在不過是陰氣凝聚,完全是取巧,用來玩陰的灰炎可比。

可眼下,在自己的銀輝器焰的燒灼下,葉天居然沒有任何的異狀,這讓索姆如何不為之驚恐欲絕。

難道這人身上的那琉璃光澤,是一種修真者的神通嗎?

只有這個可能,還能夠解釋為什麼他能夠擋下我的銀灰氣焰了!

這念頭一起,索姆瞳孔頓時劇縮,因為他知道神通代表著什麼,那是和他們修羅一族的天賦相似的強大能力。

不同的是,他們修羅一族天生就有,但卻沒辦法後天再開發。

修真者天生沒有神通,但卻可以通過後天的修鍊與及奇遇,從而獲得種種不可思議的神通。

眼下這人擁有如此強大的護體神通,難怪敢如此的張狂了。

這時候,葉天心中也是驚詫,倒不是因為琉璃生的緣故。

他的琉璃身確實是一種神通,但也不過能強化他的防禦能力和力量,但沒有抵擋法術攻擊的效果。

真正擋下索姆的銀灰氣焰攻擊的,是葉天的真龍慾火。

在抵擋的過程中,更是進一步發揮原本的真龍元力特性,直接將索姆的那銀灰氣焰吸收了。

如此一來,葉天的火焰當中,也就擁有了銀灰氣焰的特性,兩者的火焰特性相同,自然而然也就能夠相互抵消了。

而這,才是葉天為之驚訝的地方,沒想到這世界上居然有能夠完全無視秘法防禦的火焰。

這時候,葉天心中雖然驚訝,但神情卻不變,看著驚訝莫名的索姆,冷笑道:「這就是你的實力了嗎?

嘖,就這點實力,你也好意思裝逼,說什麼讓我好好享受生命的最後時光,我看你純粹就是一個傻逼啊!」

「你……」

聽到這話,回過神的索姆大怒,已經顧不得在意為什麼自己的銀灰氣焰沒有發揮作用,直接便又是一拳搗向葉天。

「靠了!蹬鼻子上臉是不?給你臉了嗎?老虎不發威,你真以為我是hellokitty?給老子滾!」

葉天冷笑,接下了索姆的這一圈,隨即抬腳踹在他的腹部。

本來就擁有著非人般力量的葉天,在琉璃身的加持下,那力量更是強得恐怖,如果之前的葉天算得上是人形大象的話,那現在他就是人形猛獁巨象了。

所以在這一踹之下,索姆頓時如同出了膛的炮彈一般,於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曲線,落入到了葉天之前放空的兩儀劍陣所炸出的地洞。

這一下,本就最大的地洞再次炸開,滾滾的煙塵將地洞完全籠罩,看不清底下的索姆情況如何。

見此情況,在場所有人都呆了,完全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所有人都以為在索姆那突然至極的閃現之下,葉天必將會受到攻擊,絕對不可能閃躲,最多只是被攻擊之後,受到的傷勢嚴不嚴重的差別而已。

可誰也沒有想到,今天居然不僅擋下了索姆的閃現攻擊,而且還一記猛踹將他踹飛入地。

這……這也太可怕了吧?

拜火教的殘餘強者們心中統一浮現起了這樣的念頭,一個個臉色慘白,心中慘叫著拜火教為什麼會惹到這樣的魔頭啊!

至於秦婉瑩等人也有些發獃,同樣沒想到這個情況,隨後自然是驚喜莫名。

畢竟葉天的實力越強,那他們也就越安全了。

反倒是龍牙,此時那叫一個羞惱難耐,畢竟他和葉天都經受過索姆閃現攻擊。

可他卻被索姆一擊擊飛,暫時失去了戰鬥力,而葉天不僅擋了下來,而且還輕易的將索姆踹飛。

這讓之前對葉天極為不屑,而且自身能夠輕易戰勝神秘人的濃煙,那叫一個羞辱難當,心中更是隱隱的將葉天恨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