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一重天到八重天都沒有他們的下落,那麼他們如果還在,就一定在九重天!

墨九狸可以肯定的是劍神鳴風一定在九重天,洛羽楓一直就想得到劍神鳴風,絕對不可能放過鳴風的!

而墨九狸覺得花神落碟,夢神幻心也在九重天,也是因為墨九狸知道文素雅一直覬覦自己身邊的九神,雖然不清楚雪封,夜昊等人如何逃過一劫的!

但是墨九狸就是感覺其餘三人一定在九重天!

若瘋魔便成活 所以,她前往天星島,一路上也是想搜索下其餘三人的下落!

就這樣馮珂四個人前往九重天宮,墨九狸一個人前往天星島!

馮珂等人到九重天宮,大概需要兩個月的時間,而墨九狸想要達到天星島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就能達到,所以墨九狸只要陸上不遇到什麼事情的話,應該會先到達天星島!

而墨九狸因為知道天星島的位置,所以並沒有選擇走城鎮乘坐傳送陣, 季布是如何走下山坡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戰鬥力如此強悍的隊伍。

就是項羽的軍隊在圍剿一些山賊的時候,,還要經過嚴密的部署,而且總是要有一場像樣的戰鬥之後才能夠獲取勝利。

可是眼前的這些戰鬥狂人,再次讓他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觀。零傷亡,幾乎是在衝鋒的過程中就搞定了整個戰鬥,在衆人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的時候,那些士卒已經滿載着戰利品凱旋了。

當站在他身邊的劉邦拉了拉他的衣服的時候,季布纔看到在前方不遠的地方,一彪人馬已經快速的趕了過來,旌旗招展,爲首的一匹烏騅馬上坐着的正是霸王項羽。

報信的士卒看到項羽正在校軍場上拼命,並沒有敢上前打擾,只是找到了鍾離昧,將他們的發現說了一下。

鍾離昧自然不能夠等閒視之,帶着人馬想要去接應,自然也就驚動了項羽。

當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項羽也不和土豪金較勁兒了,在個人恩怨和整個隊伍發展兩者比較起來,項羽當然還是會傾向於後者,最重要的是,和土豪金的一場戰鬥,已經讓他感到精疲力盡了。在校軍場上的四個人都已經沒有力氣繼續戰鬥了,看樣子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分出勝負,恐怕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項羽親自帶着隊伍離開了軍營,本來應該是看客的土豪金在短暫的成爲了一會兒的主角之後,再次淪落成爲了配角。

大部分軍隊都已經離開了,但是負責看守軍營的那些士卒們對他們幾個可都沒有好臉色,尤其是看守大營的主將還是對他們幾位向來都沒有好感的韓信。所以馬前卒等三個人只是形式上和韓信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韓信巴不得他們早點滾蛋呢,看着這幾個人心裏就有氣。因此話語中沒有一丁點兒挽留的意思。

在幾個人離開了軍營的範圍之後,阿青和齊天兩個人

悠哉悠哉的正在一個三岔路口等着他們呢,在他們兩個的馬背上,還都帶着大包裹。

在馬前卒離開了他們的營帳的時候,他就知道阿青、影子和齊天這三個傢伙躲在暗處觀察着他們。可是自從進入到了項羽的軍營之後,他就再也沒有看到這三個人的影子,對於他們的身手,馬前卒還是放心的,那些正規軍遇到了這幾位野路子出身的傢伙,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看到兩個人臉上帶着的笑意,馬前卒就知道他們收穫頗豐。

齊天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放在馬背上的包裹:

“哈哈,小財迷,你看看,我們在項羽的軍營中可是小小的發了一筆財啊!”

齊天這個小鬼頭也學着其他大人的模樣稱呼馬前卒等人,開始的時候馬前卒等人還激烈的表示反對,可是後來也就習慣了,甭說對他們三個,就是對其他人也沒有看到這小子尊重過,除了對影子和阿青兩個人畢恭畢敬之外,其他人都被這個小東西給安上了外號,比如好歹也曾經是軍神身份的伍子胥,在這個小東西的嘴裏已經直接變成了白頭翁了。

“呵呵,讓我瞧瞧你這個小扒手到底弄到了什麼好東西!”

馬前卒和土豪金笑着來到了馬前,齊天畢竟是一個小孩子,馬上就迫不及待的展示着自己的戰利品了。

看到了泛着光芒的金銀珠寶,就連馬前卒這個見多識廣的傢伙的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條縫兒了。項羽可是富家子弟,從他老子到他的叔叔,都稱得上是達官貴人,這也就導致了在他身邊的很多人,手頭上都頗爲富裕。難怪這個小傢伙能夠有這麼豐厚的收穫,在一堆雜七雜八的珠寶中,土豪金一眼就看到了一把特大號的飛鏢非常的扎眼。

輕輕的把飛鏢放在手上把玩,土豪金可是對冷兵器和火器都頗有研究的人,當他看到了這個飛鏢的時候,就從這東西上面看到了一絲與衆不同。

這個飛鏢個頭大分量足,如果是普

通的人根本無法正常使用,能夠以這個東西作爲暗器的,恐怕絕對不會是泛泛之輩。

普通的金屬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重量,在飛鏢入手的時候,土豪金就可以斷定這個飛鏢中一定灌入了其他的金屬,所以才讓他比同樣體積的暗器更重。

齊天連忙跳起腳來,一把從土豪金的手上將飛鏢搶了回去:

“你要幹嘛,哼,告訴你,我的小師叔已經說了,這個飛鏢可不是尋常的東西,我打算把他孝敬給我師傅,呵呵,你呀,甭眼饞了。”

土豪金才懶得和這個鬼精靈計較,衝着天空中翻了翻白眼,然後率先走開了。

既然大家都平安歸來,心情自然也都非常的不錯。雖然和項羽龍且等人的比鬥一直也沒有得出最後的勝負,不過這些也都無所謂了。所有人都已經達成了共識,回去以後整理下人馬和東西,繼續開始他們的旅行。

當來到了第二個三岔路口的時候,從另一條岔路上走過來了一隊人馬,正是同樣凱旋迴來的孟落日等人。

雙方人馬竟然能夠彙集到一起,這讓所有的人都感到非常的意外,只是土豪金和馬前卒發現,在孟落日的隊伍中,竟然多了幾個人。

其中的虞氏兄妹他們已經認識,可是在人羣中,竟然還有一個黑大個看着非常的面生。

“這位是?”

馬前卒用手了指了指黑大個。那個傢伙把腦袋一晃悠:

“牛耀天,我是一個土匪,被打服了,所以要跟着你們一起走!”

牛耀天的坦誠,還真是讓馬前卒和土豪金等人感到哭笑不得,不用說他們,就是孟落日對這個傢伙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苦笑着搖了搖頭:

“這傢伙把自己的隊伍解散了,一定要跟着我們一起走,呵呵,我也沒有辦法。”

“我決定痛改前非,不管你們同意不同意,從今天開始,我就跟着你們混了,你們實在是太強了……”

(本章完) 第2937章

因此墨九狸一直是乘坐小鳳,往天星島飛行的!

巧的是馮珂等人跟墨九狸分開之後,飛行了沒有多遠,就看到了一個小山村,於是四個人就下來在山村內借宿了一晚,順便打聽了前往九重天宮的近路!

還真的被馮珂幾人問道了,村裡有幾個經常出去遊歷的人,告訴馮珂四人,前往九重天宮所在的九重城,最快的辦法就是乘坐飛行獸了,因為在各個城池換乘傳送陣價格昂貴不說,而且十分麻煩,傳送陣等待的時間,都不如直接飛了,而且遇到一些人找麻煩的話,可能耽誤時間更久!

第二天,馮珂和熊子言等人商量后,幾個人決定還是乘坐飛行獸前往九重天宮,反正他們有四個人,四個人的飛行獸換著飛行,基本不會累的!

現在他們四個人也都是神帝的修為了,路上也是不用停下來的,只要坐在飛行獸背上修鍊就行了,現在他們隨手就能布下結界了,完全不用擔心什麼!

他們如此選擇,也是希望早點達到九重天宮,早點為主子做些事情,四個人都想好了,如果到時候遇到那個九重帝和帝后,他們能解決的話,就直接把對方給滅了!

因為他們覺得自從認墨九狸為主之後,他們幾乎就沒有為墨九狸做過什麼事情,先是被墨九狸所救,然後順利度過雷劫也是因為主子的丹藥!

好不容易來到九重天了,接過晉級到神帝都是因為主子的關係,否則這幾年的時間,他們自己修鍊,能夠晉級到神王巔峰都不錯了,那裡還敢想神帝啊!

所以,他們都迫切的想為墨九狸做些什麼!

選擇乘坐飛行獸,達到九重天不過是兩個月的時間而已,馮珂四個人都十分期待接下來的日子了!

因此,墨九狸和馮珂等人都錯過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墨九狸也沒有想到馮珂等人急於為自己做事,選擇日夜不停更換飛行獸的方式,直接飛行前往九重天宮!如果墨九狸提前知道的話,可能會提前告訴他們做傳送陣,也好打聽九重城的消息!

正是因為墨九狸忘記了馮珂等人在八重天,都已經是避世不出的老傢伙了,所以讓他們得知消息的時間整整晚了兩個月的時間!

此刻,墨九狸和小鳳正停在一處森林休息,墨九狸看著星空,忍不住開始想念寶寶,寧兒,和跟著妖皇離開的小澤,當然墨九狸心裡其實最擔心的是帝溟寒!

自己的實力恢復了,關於整個九重天的記憶也恢復了,自然也了解了帝溟寒前世的前世在魔界的處境是多麼的困難!

而在前世帝溟寒為了救自己隕落之後,魔界應該也落在了洛羽楓和文素雅的手裡,兩個人無恥的披著她和帝溟寒的臉皮,狼狽為奸的從最下層,變成了現在的人上人,真的是讓她想起來就覺得噁心!

墨九狸現在想想都覺得開眼了,竟然有人為了權利和地位,能做出如此噁心的事情,真的是讓人汗顏啊! 多幾個人對於孟落日他們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所以也沒有什麼人反對,反正馬上就要離開這裏了,也不怕他能夠有什麼花樣。

“師傅!”

齊天一下子就竄到了影子的身邊,這傢伙跟隨了影子之後,正經的本領沒少學,但是偷盜的本事也沒有落下,加上這小崽子的嘴巴好像抹了蜂蜜一樣,在整個軍營中,無論是士卒還是家屬中間都混的風生水起。

徒弟人緣好,影子這個做師傅的自然也有面子,對這小東西更加的縱容了,到現在這個小東西已經變得有點無法無天了。

“你這小東西沒有給我闖什麼禍吧?”

影子看到齊天得意的樣子,總感到自己的心裏有點不踏實。

“師傅,瞧你說的,我有那麼讓人不省心嘛。”

馬前卒等人幾乎輕笑出聲,這小東西還真是一個讓人不省心的傢伙。

齊天笑嘻嘻的從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那把飛鏢:

“師傅我順手牽羊,弄來了這個東西,哈哈,傻大個那個傢伙竟然還打這東西的主意,我是專門爲了師傅弄來的,怎麼會讓他得手呢,嘻嘻……”

土豪金只是在鼻子中發出了一聲冷哼,雖然他對冷兵器頗有研究,但是還不至於和一個小孩子搶東西,在說了,對於使用暗器他可不是行家。所以只是對那個飛鏢好奇,至於說覬覦那個飛鏢,他還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影子對這個小東西的話纔不會當真,只是在手中把玩着那個飛鏢。這東西還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力。憑着她的眼力還是一眼就看出這個東西的與衆不同。輕輕的用手掂量掂量,影子的臉色變得非常的奇怪。

還沒有等到孟落日和土豪金等人問影子到底發現了什麼,忽然在他們前行的路上,一彪人馬快速的衝了過來。

爲首的一個武將高聲的喊道:

“站住!”

這隊人馬攔在了他們的面前,看到爲首的將領

,齊天連忙趴在影子的耳邊說道:

“師傅,這個飛鏢就是他的。”

來的人正是季布,師傅留給他的最重要的遺物竟然被他弄丟了,他怎麼都無法靜下心來。可是齊天這個小東西神龍見首不見尾,他根本就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小偷的蛛絲馬跡。

在季布、劉邦與項羽等人會面的時候,孟落日已經帶着自己的人馬和戰利品離開了戰場了。

季布和項羽打了聲招呼,帶着自己的一個分隊沿着另外的官道尋找,希望能夠看到那個小東西。

當然了,世界這樣大,想要在路上和那個小冤家邂逅,在他的心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之所以和項羽分開,還是因爲他還沒有從剛纔親眼看到的那場戰鬥中清醒過來。

且不說虞妙弋對土豪金已經暗生情愫,就是憑藉着孟落日這隊人馬的戰鬥力,虞家兄妹和那個土匪頭子牛耀天要求跟着孟落日等人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已經發誓追隨項羽,同時項羽對他還有着救命之恩和知遇之恩,恐怕他也會考慮放棄自己的這些手下,也跟着他們一起去浪跡天涯。

無巧不成書,本來在季布的心中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竟然還是發生了。就在他幾乎已經放棄了尋找那個討厭的小偷的時候,竟然在眼前就出現了這支熟悉的隊伍。而且在熟悉的隊伍中,還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齊天!

“小崽子,原來你在這裏!”

看到了這個讓自己頭疼無比的小東西,季布的火立刻衝上了自己的腦門,在他身後的士兵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季布咬牙的聲音。

這些人跟隨着季布的時間也不短了,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季布被氣成這個樣子,都奇怪的看着季布和對面的這一行人。

齊天本來就是無法無天,在項羽的軍營中可以說是羣敵環伺,他都沒有把季布放在眼中,何況現在這裏可是自己的主場,小東西根本沒有任何慌亂的樣子:

“小爺在我

就在這裏,你能把我怎麼樣?”

齊天不懂事,可是季布經常浪跡在江湖中,對於一些江湖規矩還是知道的。

這一羣神祕傢伙的可怕,季布可是親眼看到的,好在自己現在是佔着理呢,而且看馬前卒等人也不像是不講道理的樣子,因此他勉強壓住了心中的怒火衝着馬前卒抱了抱拳:

“馬先生,這位小兄弟和你們是什麼關係我不知道,只是他偷走了恩師留給我的重要的東西,我不得不向他索要,如果是普通的金銀,我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如果是錢財那樣的身外之物,只要各位兄弟開口,季布一定雙手奉上!”

季布說的話非常的大義凜然,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挑出什麼理來。人家已經把話說道了這個份兒上,再要是糾纏不清,恐怕還真的有點說不過去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了影子身上,畢竟現在那個據說是季布視爲珍寶的飛鏢就放在影子的手上。

影子放飛鏢在手上掂量着,低着頭,好像在想着什麼。忽然,她猛的把頭擡起來,向來都是冷冰冰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這個真的是你的師傅留給你的?”

馬前卒等人都奇怪的看着影子,不知道她爲什麼會這樣問,季布說話的時候是信誓旦旦的樣子,沒有人懷疑他說的是假話。尤其是影子的這個笑容更加的含有一點看不懂的味道,在他們的眼中影子向來都是不苟言笑,可是現在竟然能夠露出笑容來。

季布的臉色非常的鄭重,看他的樣子就差沒有賭咒發誓了:

“這個就是我的恩師在臨終的時候交到我的手裏的,並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訴我要好好保存!”

“你師傅沒有和你說這個東西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或者是在這個飛鏢中隱藏着什麼祕密之類的?”

所有人的眼神都更加的奇怪了,不知道影子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就連季布也疑惑的看着影子,眉頭緊緊的皺起來……

(本章完) 第2938章

特別是洛羽楓,不僅頂著帝溟寒的臉,而且還成為了九重天的九重帝,也怪那些人都是白痴,都不想想一個魔界的魔君,為什麼要霸佔九重天,成為九重帝的!

只能說不管在哪個界面,不管在那裡,都是實力為尊啊!

也不知道自己的兩個師父,當初知道自己隕落,有沒有做傻事,如果兩個師父再因為她出事,她絕對不會放過文素雅兩人的!

一夜無話

翌日,小鳳載著墨九狸繼續向天星島而去,小鳳的速度很快,又有墨九狸的丹藥,加上墨九狸也沒讓小鳳拚命的一直飛行,每隔幾天他們就會停下來休息!

即便如此,差一天一個月的時間,小鳳就載著墨九狸來到了一片海域的附近了!

看著下面巨大的海域,小鳳驚訝的問道:「主人,這裡的海域不是禁空的,我們直接飛進去么?」

「不用,在那邊停下來!」墨九狸指著一個地方說道。

小鳳按照墨九狸說的,直接在墨九狸指定的地點落下來,這裡距離海域不過百米的距離,前面是海域,身後就是一個山谷!

「主人,到了,我們現在去那裡?」小鳳問道。

「你先回去,我有辦法!」墨九狸說完把小鳳收回了空間。

然後墨九狸直接往身後的山谷走去,很快墨九狸來到山谷裡面一顆巨大的榆樹前,在樹下轉了幾圈,終於找到了熟悉的開關,墨九狸直接用手一按!

整個樹皮表明裂開一道口子,露出一個容納一人進去的樹洞,墨九狸直接走了進去,接著樹洞合上,完全看不出來任何的端倪!

墨九狸進入樹洞后,直接抹黑往地下走去,然後左轉,再左轉,似乎完全不需要看,都知道何時轉彎,何時停頓,大概走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墨九狸的面前出現一個石門!

墨九狸看著石門上面堆積的厚厚的灰塵,眼神有些懷念,看起來這裡師父很久都沒有來過了!

墨九狸找到石門的開關,按下后,石門應聲打開,墨九狸邁步走了進去,身後的石門也隨即關閉!

石門裡面是一間密室,十分簡單的密室,三面牆壁,另外一面是一個大的水晶屏幕!

此刻,屏幕還是漆黑一片,墨九狸的視線掃了眼漆黑的密室內,然後打出一簇火焰,看清了密室地上堆積的灰塵,墨九狸心裡有些緊張,難道師父出事了?

否則這裡怎麼看著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來呢?

想到這裡,墨九狸的心就是一提!

直接來到屏幕前,摸到一邊的開關,接著往裡面輸入了靈力,順便帶入自己的氣息,瞬間漆黑的屏幕就亮了起來,裡面也瞬間出現了畫面!

畫面裡面不是別的地方,正是天星島內的情況,屏幕上面的畫面呈現九宮格,每個方格裡面都是天星島的一個地方,從天星島入口,到天星島內的主要建築,還包括天星島的禁地,都清楚的在畫面中看到!

當初天星帝故意在這裡修建了一個密室! 影子的話讓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沉默中,馬前卒已經感到了這個飛鏢恐怕不只是看起來的那樣簡單,沒準在這個飛鏢中還隱藏着什麼祕密。過了一會兒,季布輕聲的說道:

“師傅在臨終的時候,只是說這個飛鏢是他和自己的一個至交好友親手打造的,無論是對於他還是對於他的好友,都有着重要的意義,希望我能夠好好的珍藏它。其他的他也沒有和我說,不過師傅說他有着重要的意義,他就一定非同尋常,何況這個飛鏢對於我來說,是對師傅他老人家的一種緬懷。”

當季布提到了自己的師傅的時候,堂堂的七尺男兒的眼中也不由得閃爍着一絲淚光,看得出他和他的師傅之間的感情非常之深。

影子並沒有將飛鏢擲還給季布,依舊在自己的手中把玩:

“如果你說的都是實話,那隻能說你的師傅恐怕沒有和你說實話。”

季布愣了一下,隨即他忽然瞪大了眼睛,衝着影子吼道:

“你胡說什麼,師傅他老人家對我恩重如山,從來沒有任何事情隱瞞過我,雖然現在他已經不再了,但是,我依舊不允許任何人詆譭他!”

看到季布真的着急了,影子也不生氣,呵呵一笑,把手上的飛鏢在手心中拋來拋去:

“要不要我們打個賭,這個飛鏢中一定隱藏着什麼東西!”

孟落日等三個人聽到了影子的話,不由得都感到眼前一亮,在他們沒有穿越到這些古代的世界中的時候,他們對於很多的電影電視劇都沒少涉獵,尤其他們幾個還有一個共同的業餘愛好,就是都是金庸小說迷。倚天屠龍記中在倚天劍和屠龍刀中藏着藏寶圖的故事幾乎瞬間就在他們的腦海中迴盪。

“難道……”

三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剛纔土豪金可是親手摸過那個飛鏢的,當時他把飛鏢拿在手裏的時候就感到了其中的與衆不同,只是他認爲有人在飛鏢中加入了其他的金屬,

從而讓飛鏢的重量變得非常的沉重而已,並沒有想到在飛鏢的內部還會有什麼夾層之類的。

“你的意思是要破壞這個飛鏢?”

季布看到了影子點了點頭,連忙擺手:

“不行,不行,這是我恩師留給我的最重要的東西,無論如何我也不會破壞它。”

“現在飛鏢已經被我的徒弟弄到手上,之後用他作爲孝敬我的禮物了,就是我不打算把飛鏢還給你,好像你也沒有什麼辦法吧。”

影子的臉色瞬間的變得冰冷了,重新恢復了之前她的殺手本色。看樣子對於這個飛鏢內隱藏的東西她已經是志在必得,即使是採用這種蠻不講理的辦法也在所不惜。

殺手,本來也不是做什麼見得光的事情的,所以對於影子來說,什麼道義她還真的沒有放到心上,她也知道季布的本領非常好,可是在他身邊的高手可不缺,如果她下定了決心就是不打算歸還飛鏢,估計季布還真的無法搶回來。

看到影子的強硬態度,季布的臉色變了幾變,當他看了看站在旁邊的祖敵、土豪金和黃飛虎等人的時候,心中升起了一種無力感。這是一個強者的世界,季布向來認爲自己非常的強,當他認識了項羽之後,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比自己強悍的人,但是當他看到了祖敵、土豪金等人之後才發現,這個世界上,比自己強悍的人有很多。自己在這些人的面前,根本算不上是一個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