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林說道。

「易林,這太貴重了,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二人互視一眼,搖了搖頭。

「我既然給你們了,那就說明這些東西於我無用,你們安心。」

易林拍了拍二人的肩膀,拿著茶杯,慢悠悠地往門口走去。

「朱利安,這。」

馬里奧感覺手上的這枚戒指變得無比沉重。

「拿著吧。」

朱利安輕嘆一聲,「以後我們如果能奪回。」

說到這裡,朱利安停住了,他搖搖頭,戒指里的精神力印記早已被抹除乾淨,所以朱利安可以很輕鬆地探入進去。

「這!」

看到裡面的東西時,朱利安瞳孔都縮成了一點。

「怎麼了。」

馬里奧疑惑,但很快他的表情就和朱利安一樣了。

「這份情有些重了。」

兩人心中皆是這個念頭。

朱利安二人的心思,易林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會在意,每個戒指里他都放了一千金盧布,以及一些魔石,藥劑,其中還有一星級的下等火元素,斗之元素。

朱利安,馬里奧的天賦並不是很好,都是下等級的,所以突破起來的費用相對於易林就很便宜了。

門口,亞當還在打鐵,他的手藝還是很不錯,打出來的武器被一個傭兵團看上了,一次性訂購了五十把,每把價格是十金盧布,因為是大城,所以造價也就高了很多,不過事後,亞當還是能每把賺個三金盧布。

算了利潤以後,亞噹噹晚高興地差點失眠。

「吃過飯了嗎?」

看到易林出來,亞當問道。

「暫時不餓。」

總裁誘妻成癮 易林說道。

至尊狂鳳:神獸召喚師 「恩,如果餓了,廚房還有吃的,給你留了一份。」

亞當繼續打鐵。

「爺爺,你想不想突破。」

易林看著亞當,忽然說道。

亞當動作一頓,有些疑惑地看向易林。

「如果能突破,自然是好的,只是我這把年紀了,早已過了修鍊的黃金時期,想要突破,談何容易。」

亞當搖頭。

「我會想辦法的。」

易林說道。

「你有心了。」

亞當臉上露出一絲欣慰。

「那您先忙,我出去一趟。」

易林將茶杯放下,往外走去。

「行,早點回來,晚上會有烤全豬。」

「好。」

此行出去,易林為得是打聽下黑暗超凡元素的消息,順便「銷一下贓」。

不是誰都能擁有空間儲物戒的,就比如出禁區時遇到的那幫傭兵,一個個窮得要死,所以易林大致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有空間儲物戒的,身家基本不會低。

來到魔法商店,易林將戒指里雜七雜八的東西都賣了,其中包括那些元素生物,藥劑,因為對他而言,這些東西他都用不上。

「不好意思,先生,您的這些東西已經超過我的處理範圍了。」

女櫃員臉上湧現了一抹震驚,她連忙躬身,聲音中充滿了歉意。

「那就找個能處理的人吧。」

易林微微皺眉,在他看來不就是一些元素生物么,咋還不能處理了。

「好的,先生,您稍等。」

女櫃員一抹冷汗,轉身往裡走去。

天知道自己在那戒指里看到了些什麼,一堆元素生物!雖然有些品級不高,但那幾個黑暗元素生物卻是達到了中等級,乃至上等級!

而且還沒算那些治癒藥劑,但一眼便知價值絕對不低。

奧麗斯娜是不知道這一切,如果知道自己的財富被易林毫不留情地拿出去賣掉時,臉上不知會作何表情。

「你好,我是這件魔法商店的店長,鑒於您要出售的物品太過貴重,所以此次交易由我接手。」

一個留著淡淡鬍渣的中年人走了出來,他眸光是褐色的,鼻子也有點大,身材不高不瘦,但很壯實,像是來自北方的人。

「好。」

易林點頭,反正只要將這些東西賣了就行,誰接手都不重要。

「我能冒昧地問一句,您這黑暗元素是從哪獲得的?如果有固定的來源,我們商店可以與您建立長久合作夥伴關係。」 不過,跟羅陽合夥做生意的都是自己人。

陳潔是干姐。

林喜葭雖說關係還不夠親密,但羅陽跟她姐林喜欣的關係非同一般。

還有譚勝美,她可是羅陽的老婆。

當然是假老婆。

可是譚勝美卻對羅陽產生了真感情。

以上這些美人,個個跟羅陽的關係都不簡單。

婚後試愛:面具甜妻 在這種情況下,羅陽也不想佔盡她們的便宜。

讓美人分一杯羹,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世界的錢是賺不完的。

有錢一起賺,才是真的快樂。

羅陽說道:「桂花姐,生意剛起步,先別計較那麼多。」

唐桂花見羅陽不肯聽她的話,便輕晃嬌軀。

「桂花姐……」

說著,便用嘴去安慰唐桂花。

過了好一會子,唐桂花才嗤一聲笑了。

「那這家店就算了。以後再開這樣的店,咱們只出貨。除非咱們自己開。」唐桂花說道。

「好的,桂花姐,不早了,要雞啼了,先歇會。」羅陽勸道。

唐桂花便打了個哈欠,隨即將臉面伏在羅陽的胸膛上,美美的睡覺。

擁著兩位美人休息,羅陽感到身心舒泰。

室內瀰漫著5位美人幽幽的體香,比噴空氣清新劑好多了。

當聽到美人們呼吸均勻的入睡后,羅陽才開始想自己的事。

他進《神農經》山水畫里休息一個小時,比在外面睡幾個小時的效果還要好。

可能是山水畫里的空氣很清新,青山綠水,白雲碧天。

夜傀儡的事令羅陽睡不著。

他在想怎樣才能找出3隻夜傀儡,不然後果很嚴重。

不過,他更想知道齊向天為什麼要弄出3隻夜傀儡,用意何在?

若說是要用夜傀儡來報仇,不太像。

就算是齊向天也應該沒有方法控制夜傀儡。

羅陽堅信劉奶奶和小惠子在對付神秘的物事能力上,要甩齊向天幾條街。

祖孫二人都還奈何不了夜傀儡,齊向天又怎麼能行?

若齊向天不是要用夜傀儡報仇,那又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這個問題,羅陽想不明白。

進了《神農經》山水畫之後,羅陽立時將魂獸叫出來。

魂獸在羅陽的識海和山水畫之間,好像能隨意進出。

「你能找到夜傀儡?」羅陽問。

本是隨意問一下,並不抱什麼希望。

不料魂獸卻點頭。

羅陽大喜。

可是轉而一想,現今能找到夜傀儡也沒用,根本殺不了它。

「有方法能殺夜傀儡么?」羅陽又問。

魂獸依然點頭。

可惜它不會說話,急死羅陽。

魂獸又不會寫字,想要弄清楚有什麼方法殺死夜傀儡,比登天還難。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村裡有3個神秘客能對付夜傀儡。

屆時還要找張靜和祖孫二人詳談,若她們有方法殺死夜傀儡,再讓魂獸去辦事便行了。

在山水畫石洞里又研習了影拳和無影腳,隨後便研究洞壁上的劍術。

看那飄逸的招式,羅陽倒急著想學。

可是沒劍。

退一步而言,若有劍,也不知該怎麼練。

看洞壁刻下來的劍訣,便是以氣運劍之類的,劍在人身周圍而動,手卻不握劍。

在天亮之前,羅陽將剩下的時間用來配製主僕丸。

活計幹了一半,便聽到雞啼了。

羅陽便在山水畫里休息一個多小時。

當感受到安玉瑩在動時,羅陽便從《神農經》里出來了。

安玉瑩和蘇雲早上要上班,比其他美人起床早。

每次要起床,見唐桂花還趴在羅陽身上,安玉瑩便依依不捨的。

這時,羅陽便會啄住安玉瑩的紅唇,安慰她。

直至心裡的氣消了,安玉瑩才會起身。

待安玉瑩下床出了房間,唐桂花便完全佔有羅陽了。

有時候,她會整個人爬上羅陽的身上,當他是大號的枕頭。

有時候,她會將一條腿抬上羅陽的小腹。

當羅陽啄唐桂花的紅唇時,唐桂花便會輕聲嬌笑著轉身過去。

此時羅陽便可以側躺著,從後面摟緊唐桂花的嬌軀。

又睡了一會,眾美人便陸續起床了。

自從向秦飄承諾了要讓她懷孕之後,羅陽老是想躲著她。

見了她,她又急著要他兌現諾言。

羅陽是可以滿足她的需求的,只是一旦她肚子大了起來,他也很麻煩。

兩位村花定會有很大的意見,她們是羅陽的正牌女朋友,要懷孕,也是她們。

若非屋裡有很多美人,秦飄早就拖羅陽進房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