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和秋月見狀,都覺得莫名其妙,這丞相大人和小姐怎麼都突然間變得不可理喻,但是她們畢竟是下人,哪裡敢直接詢問丞相大人!

「丞相大人,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們也要進去照顧小姐了!」春花率先開口道。

「等等!春花,秋月,你們過來一下,我有事情要交代!」比干一擺手說道,示意她們到近前說話。

「是,丞相大人!」春花和秋月應允著,快步來到丞相大人眼前,內心越發感到奇怪。

「……」丞相大人低聲細語,表情凝重,用只有他們三人才能聽清楚的語調,一陣叮囑。

春花和秋月都半張著嘴巴,表現得很震驚,只是一個勁點頭!

片刻后,春花和秋月也進入小姐子嫻房內!

嘭!房門關閉。

比干丞相先是留下一些精兵強將守護再女兒房間附近,然後帶著其他人離開,直奔丞相府內的練兵場!

在練兵場內,比干丞相聲色俱厲地宣布了被他撕碎的信的內容!

原來信是所謂的柔兒姑娘留下的,信上說,小姐子嫻的心魔已經被徹底祛除掉,但是心魔徹底祛除的同時,小姐的部分記憶也被封存了,小姐將不在記得有關乾昊的一切!而且小姐的心魔便是奪命天狼附體所致,比干丞相擒獲的奪命天狼實質只是一個空殼而已,真正的奪命天狼早已使用金蟬脫殼的伎倆附身於小姐子嫻體內!所以柔兒將計就計,徹底利用法術將奪命天狼置於死地,所以奪命天狼魂飛魄散之時,比干丞相擒獲的奪命天狼肉身也就徹底氣絕身亡!最後,柔兒說帶走了乾昊,原因為何沒有說,只是讓比干丞相不必挂念,不久的將來還會再相見!

信的大致內容便是如此,眾人聽完一陣唏噓,恍然若夢!

最後比干丞相嚴詞警告大傢伙,切不可對小姐子嫻提及有關乾昊的一切,以免對小姐的身心造成困擾,既然小姐失去關於乾昊的記憶,那就讓這些記憶永遠封存起來好了!

表面上看起來,一切好像恢復了平靜,可是誰又能料到一場更大的暴風雨即將來臨……

暴風雨即將來臨!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清晨,雲霧繚繞之下,若隱若現有座山峰,山頂一塊巨大的磐石之上盤坐一人。

只見此人生得濃眉大眼,鼻樑高挺,唇紅齒白,臉部輪廓稜角分明,五官精緻無比,猶如精雕細刻一般,身材修長高大卻絲毫沒有粗獷的感覺,如此看來,活脫脫一個俊美絕倫的美男子!

然而,當你打算花痴般仔細賞閱這畫一般的俊美男子時,心底竟會漸漸生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因為,你會發現,那弧度優美、斜飛高揚、濃密英挺的劍眉之下,竟然蘊藏著一雙銳利而冷峻的黑眸,那雙黑眸所散發出的氣焰,讓人不自覺地聯想到黑夜中搏擊電閃雷鳴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凌人,煢煢孑立間流露的是敢與天地對抗的霸氣。

韶華易逝,流年不語,不知不覺間,兩年時光一晃而過,此時的乾昊也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蛻變!

兩年前,乾昊十八歲,那時雖已生得相貌堂堂,但是總給人一種清秀的感覺,說話做事也頗為沉穩,卻難掩那份年輕人所獨有的青澀和稚嫩!

兩年後的今天,乾昊二十歲,無論是體貌特徵,還是心理狀態,以及整個人的氣質和氣場都有了質的變化!

此時此刻,山頂磐石之上盤腿而坐的絕美卻冷峻的男子便是乾昊,兩年間由內而外發生了巨大改變的乾昊!

兩年前,在子嫻的房內,乾昊親眼所見柔兒將潛藏於子嫻體內的奪命天狼的魂魄徹底推毀,子嫻的心魔也隨之被徹底祛除,乾昊還沒來得及歡呼便覺得頭部一陣眩暈,昏迷了過去!

當乾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偌大的石床之上,身蓋厚厚的草褥子,石床旁邊站著一臉微笑的柔兒姑娘,柔兒身後則是一張陌生的中年男人的面孔,風度翩翩,氣宇軒昂,不言而厲,不怒則威!

之後,乾昊得知,他被柔兒帶到了無名山,那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便是柔兒曾經念念不忘的隱形人恩公!

恩公現身後以無名人士自稱,柔兒和乾昊只好稱呼對方為無名師父。

緊接著,無名師父的一番話當即讓乾昊大驚失色,渾身冒冷汗不說,心臟也一個勁地撲通撲通地狂跳,完全不受控制!

但是,最終的最終,無名師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說服了乾昊,或者說是乾昊自己說服了自己!

隨後,無名師父和乾昊儼然一副師徒關係,師父專心教,徒弟用心學!

也就幾天的功夫,乾昊對無名師父可謂是心服口服,佩服得五體投地!

雖然親眼見識過柔兒的奇異隱身術,也親眼目睹過聞太師的神通廣大,但是這些本領跟無名師父比起來,似乎只能算是皮毛而已,甚至連皮毛都算不上!

長這麼大,乾昊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傳說中的神仙,那種鑽天入地、呼風喚雨、法術無邊、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神仙,那種或者仙風道骨或者鶴髮童顏或者三頭六臂的神仙,所以,在乾昊的潛意識裡,所謂的神仙都是些虛無縹緲的東西,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見到!

然而,無名師父的出現,讓乾昊堅信神仙的存在,因為無名師父的表現跟傳說中的神仙尤為相似!

無名師父就是神仙,無名山就是仙山,這便是與無名師父相處幾日後乾昊心中得出的結論!

然則有悖常理的是,這神仙無名無姓,這仙山也沒有任何名氣!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無名山之上只有三個人,乾昊,無名師父和柔兒姑娘,這還是將神仙般的無名師父和狐妖柔兒視作人的情況下,如果嚴格算起來,細思極恐啊!

不過,還沒等乾昊提出疑問,無名師父便率先給出了合乎情理的答案,他似乎早已參透了乾昊的心思!

是啊,無名師父說得對,修鍊武功講究一個靜字,此無名山雖山清水秀,但卻是山空人靜,山腳下亦是一望無際的雲霧繚繞景象,乃人跡罕至之地,實在是習武練功之人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至於無名師父是如何尋得這似乎遠離凡塵的地方,無名師父沒有細說,乾昊也不好多問,只知道這是無名師父好不容易覓得的地方!

自此,兩年光景,無名師父悉心傳授武功絕藝,乾昊全心學習領悟,一個是神仙般無所不能的師父,一個是根骨奇佳悟性超強的徒兒,結果可想而知!

結果,成就了兩年後脫胎換骨般的乾昊!

啪!

乾昊的肩膀突然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不輕不重!

「啊!誰?」乾昊驚叫一聲,縱身跳下磐石,怒目圓睜,神色肅穆,擺出一副即將格鬥的架勢。

「哈哈哈……乾昊哥,是我,瞧你嚇成那樣,這可不像素日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乾昊哥!剛剛如此入神,我人已到身後都未曾察覺,說吧,在想什麼呢?該不會是想念子嫻小姐了吧?」柔兒被乾昊的一系列表情和動作逗得大笑起來,笑過後一臉調皮地戲謔道。

「嗯,柔兒妹果然是聰慧至極,竟然能夠猜出我心中所想!」乾昊劍眉一挑,嘴角微揚,似笑非笑回應道。

「是啊,我也想念子嫻小姐了,她是那麼美,心美人更美,又是那麼可愛俏皮、善解人意……」說起子嫻小姐的好,柔兒可謂是滔滔不絕,讚不絕口。

朝夕相處的兩年間,柔兒有事沒事的總愛聊起子嫻小姐,話里話外都流露著對子嫻的愛慕之情,幸好柔兒不是個男人,否則任誰聽了那些話,都會覺得這是赤luo裸的告白!

別人不了解更難以理解,但是乾昊卻很明白其中的緣由,柔兒便是當初被子嫻小姐寵愛至極的小白狐嘟嘟!

然則,乾昊明白歸明白,卻不可能完全徹底了解柔兒的真實想法,或者說是意圖。

女人心海底針,難以捉摸,柔兒雖是狐妖,經歷了這麼多,本就充滿靈性的她也早已擁有了一顆女兒心!

儘管情竇初開,儘管對乾昊早已產生了有別於兄妹之情的情愫,柔兒卻絲毫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她很清楚人妖殊途,一旦越界,後果不堪設想,對她自己,對乾昊,都將是萬劫不復般的懲罰!

而子嫻小姐不同,子嫻是人不是妖,而且還是集美貌聰慧與善解人意於一身的才女一枚,與如今集帥氣高貴與冷峻霸道於一體的乾昊恰好交相輝映,更何況子嫻的父親比干丞相和乾昊的父親乾伯交情頗深,所以在柔兒看來,子嫻小姐和乾昊哥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如果註定不能擁有所愛的人,如果彼此相愛只會給對方帶來傷害,那就將愛的種子埋藏在心底最深處,不讓它享受陽光雨露,也就永遠沒有發芽開花的可能!

長痛不如短痛,能夠親眼看著所愛的人覓得真愛、獲得幸福,未嘗不是最美好的祝福!

每每想到這些,柔兒那若隱若現的落寞感便很快消失……

現如今的乾昊睿智過人,特別是無名師父傳授的讀心術,乾昊尤其感興趣,學的時候也格外用功,目前雖沒有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卻也足夠在人世間遊刃有餘地運用!

古往今來,無論是朝堂中指點江山、笑談人生的皇圖霸業,還是江湖中威名遠揚、聲名大振的好漢,或者凡間無足輕重的蠅營狗苟,其實最重要的便是要學會一種本事,兩個字即可以概括——馭人,要想馭人自如最關鍵的便是要學會讀心,讀心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無名師父的點撥之下,乾昊深刻地意識到這一點,所以對讀心術的興趣異常濃厚,學起來悟性奇高,進步神速,令本就對他青眼相加的無名師父暗中讚嘆不已!

在無名山的這兩年,表面上看來,柔兒和乾昊早已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名義上也已兄妹相稱,但實際上柔兒大部分時間卻是扮演著乾昊貼身丫鬟的角色,諸如洗衣做飯打洗腳水等等,當然偶爾無名師父也會傳授柔兒一些適合女子學習的武藝或者絕技,柔兒對此並不在意,因為她本就不熱衷於那些東西,她覺得只要能夠守在乾昊身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便足矣了!

至於讀心術,無名師父沒有教給柔兒,柔兒也無意學,因為她根本無心於和人類有太多接觸,更不屑於斡旋其中,她覺得能夠與子嫻小姐和乾昊哥相識相知相處就是開心幸福快樂的,至於其他的諸如人心叵測、勾心鬥角等等,她才不在乎呢!

儘管擁有了女兒心,說到底,柔兒終歸還是一個不諳人情世故、道行尚淺的單純狐妖!

乾昊擁有強大的讀心術,所以很明白柔兒期待他和子嫻早日成為神仙眷侶的心愿,但是他卻未曾料到柔兒對他深埋心底的愛戀,不是因為他的讀心術不夠強大,而是因為柔兒將那份感情埋藏得太深,而且柔兒並不是凡間之人,她實質上是一隻不按常理出牌的狐妖,讀心術到了她這個單純又古靈精怪的小狐妖這裡,明顯有些失效!

更重要的是,面對柔兒,乾昊壓根就沒有朝著情愛這方面想,對子嫻小姐也是如此,對她們只有濃濃的兄妹之情!

所以,對於柔兒的良苦用心,乾昊內心經常是哭笑不得,卻又不忍讓柔兒失望難過,只好每次都盡量做個靜靜的傾聽者,只有當柔兒提出問題時,他才會笑著回應幾句!

如今,兩年的修鍊時間已過,乾昊也到了該回歸的時候了,明日便是無名師父指定的離山之日!

而昨日清晨,當乾昊早練之後,一直在旁邊點頭微笑的無名師父走上前來,輕輕拍了拍乾昊的肩膀,讚賞道:「昊兒,好樣的,我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謝師父讚揚!可是……我怎麼不太明白師父您的意思?」乾昊疑惑道。

「呵呵,昊兒,明日的明日,也就是後天,便是你的出山之日!兩年前,你初來無名山時,我就曾經告訴過你,如果不出意外,兩年後你便可以出山,你應該還記得吧?」無名師父微笑著說道。

「嗯,師父,我記得!」乾昊如實回答道,內心竟有種說不出的落寞感,說不上悲傷,但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本來,乾昊認為,出山的時候肯定會是心情無比愉悅,畢竟兩年與世隔離的日子多少有些枯燥無味!

可真的等到了即將出山的這一天,乾昊才發現絲毫沒有開心的感覺,才深感有太多不舍……

「切記,後天早上破曉之時就要出發,以免耽誤了行程!從你的住處徑直朝著山下走,一直走到山腳下!山腳下自會有人主動找上你,無需多問,你跟著他走即可!」無名師父囑咐道。

「是,師父!」乾昊點頭應道。

「昊兒,此次離開無名山,是你獨自一人離開,柔兒不能陪你一起出山,因為當初是柔兒將你帶離丞相府,丞相大人比干一定對柔兒懷有很深的芥蒂,甚至有可能會暗中做出傷害柔兒的事情不過,你放心,你和柔兒有很深的塵緣,過不了多久,你們一定還會再相見!」無名師父緩緩說道。

「好,我明白了,昊兒一定聽從師父的安排!」乾昊朝著無名師父施禮道。


緊接著,無名師父又簡單叮囑了幾句,然後滿意地離開乾昊晨練的地方……

但是,乾昊沒想到,這將是他離開無名山之前最後一次見到無名師父……

「乾昊哥,乾昊哥……」柔兒連喊兩聲,令陷入思索、神情有些恍惚的乾昊瞬間回過神來。

「嗯,喊一遍就夠了,我耳朵靈著呢!」乾昊劍眉輕挑,指著自己的耳朵笑言道。

「是啊,如今的乾昊哥可是了不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飛檐走壁,鑽天入地,實屬無所不能之高人也!不對,應該說是神人也!哈哈哈……」柔兒戲謔道,掩嘴大笑。

「呵呵,柔兒妹,明早破曉時分,我就要離開無名山了!」乾昊言歸正傳,輕聲說道。

「我知道,無名師父昨天已經告訴我了,我不能陪同你一起出山,乾昊哥,你自己要多保重!」柔兒關切地叮囑道。

「好,多謝柔兒妹關心!」乾昊輕輕點頭,微笑回應道。

「無名師父讓我轉告你,他昨日午時便已出山雲遊去了,估計得一個多月才能返回無名山!所以,明早你出山時就不必前往他老人家住處進行告別了。」柔兒繼續說道。

「師父他老人家還有其他囑咐嗎?」乾昊追問道。

「沒有!我當時也是這麼問的,無名師父只是笑了笑,說對你很放心,沒有什麼要交代的!」柔兒兩手一攤,無奈道。

「好吧,走出無名山後,我盡量不辜負無名師父的期望!」乾昊感嘆道。

「什麼叫盡量?應該是一定才對!」柔兒糾正道。

「我也想一定,只是世事無常,凡事都沒有絕對!」乾昊苦笑道。

「哼哼,乾昊哥,你贏了!」柔兒朝著翻了個白眼道,佯裝嗔怒狀。

「哦,我贏了嗎?柔兒妹承讓了,純屬僥倖,僥倖而已!哈哈哈……」乾昊懵懂道,繼而哈哈大笑,裝得那叫一個真實。

「哈哈哈……」柔兒也被乾昊逗得捧腹大笑。

隨後,二人又聊了很多,嬉笑不斷,雖然心中有很多不舍,但彼此都心照不宣,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傷感或者失落!

對於乾昊和柔兒來說,這算是離開無名山的最後一次暢聊吧!

……

一夜無話,次日破曉時分,乾昊一切收拾妥當,笑著與柔兒簡單告別後,獨自一人向無名山下走去……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柔兒沒有遠送,乾昊也沒有一步三回頭! 與柔兒告別後,乾昊沒有任何停歇,再加上下山的路是一條不知何時被無名師父營造出來的筆直的階梯道路,乾昊自然而然很快便來到無名山腳下!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天邊的太陽在雲層中也是若隱若現。

乾昊停住腳步,四下朝著前方和左右張望一番,卻未曾見一個人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