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道男聲,有些耳熟。

季零握著手機的手指不由加重了力氣,指節微微泛白。

手機里的聲音還在繼續。

「我是高三A班的百葉,尤他身體不舒服,現在在休息,應該要請幾天的假了。」

「身體不舒服不是不上課的理由,她現在在什麼地方?在家?」

「在我家呢,季老師,真的,她真的不舒服,等她好了,自然就去上課了。」

百葉看了一眼廚房的方向,他給風玫熬了粥,再不關火就要糊了:「老師,就這樣了,再見。」

嘟嘟嘟——

聽著手機里的聲音,季零腦海中出現的是百葉抱著風玫的畫面。

她在百葉家裡,一個男生的家裡。

這個認知讓他眸中暗色凝聚,如風起雲湧。

很快的,校園廣播中出現了通告——

「高三A班百葉同學上課期間擅自逃課,記過一次。」

百葉住的地方就在校園內,廣播的聲音他聽的清清楚楚。彼時他剛關了火,將粥盛到碗里,手一抖,差點把碗給扔了。懶人聽書

說實話,從小到大,他是上過不少校園廣播,可是還是第一次以這種形式——被通告記過。

要知道就算是上次他打架,也只是老師私下找他談了一下話而已,甚至連批評他都沒有,只是讓他將重心放在學習上。

不過,不得不說,這突如其來的記過通告,感覺……還真有點新奇。

無奈一笑,轉眼將這件事拋在腦後,他端著粥去了客房卧室。

風玫躺在床上,屋內開了空調,她肚子上還抱著一個暖寶寶,但是臉色依舊蒼白。見百葉進來,她來了精神,目光驚奇地盯著他:「你上通告了喂,逃個課還能上通告?」

百葉將粥放在床頭柜上:「我聽到了,我嚴重懷疑是你的功勞……你們班主任季老師剛剛打電話來了,你在睡覺,我接的。」

風玫愣了一下,轉而一陣悶笑,她突然發現某教導主任簡直悶騷的可愛。

百葉無奈地看著風玫,這花痴的沒救了:「粥趕緊趁熱喝,我說你這樣不行,回頭還是要去醫院看看的。」

上過生物課,雖說有不少女孩子有痛經,但是痛到她這個程度明顯就不正常了。

風玫唔了一聲,爬起來,端起粥,香氣撲鼻而來,頓時眸子一亮:「突然不想把你嫁人了。」

她家少年太賢惠了,捨不得。

百葉:「……」突然想將她手中的粥奪回來。

叮鈴鈴~

突然響起的門鈴讓百葉按下衝動,他轉身往門口走去,心下卻是疑惑有誰會來他這裡。

從貓眼看出去,他錯愕地開門:「季老師。」

季零視線越過他看向屋內:「尤他人呢?」

他下意識的伸手指過去:「客房……」

季零已經順著他所指大步跨了過去,一點也沒有自己要進的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的自覺…… 原本火車只不過就是在正常行駛的過程當中,但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車廂裡面突然陷入到了一陣黑暗當中,給人的感覺並不像是停電那麼簡單,相反就好像是這列火車墜入到了深淵一樣。

車廂裡面的那些乘客似乎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恐懼。

而陳天跟扶搖則眯著眼睛坐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一樣。

「早就跟你說過有危險,你偏偏不聽……」

扶搖扭頭低聲沖著陳天喊道。

「……」

陳天淡淡的看了扶搖一眼,並沒有說話,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平靜。

「陳天,快快出來受死吧!」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十分刺耳的聲音在眾人的腦海裡面響起。

要知道這個聲音並不是正常人類發出的聲音,而是一種十分詭異的聲音,就好像是在你的腦海裡面響起的聲音一樣。

這樣的感覺讓那些普通人心裏面非常的恐懼。

一瞬間原本就陷入到了恐懼當中的乘客,就宛如得知了車廂裡面有一顆定時炸彈一般,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慌亂當中,紛紛開始尖叫了起來。

「剛才那個聲音是怎麼回事啊?」

一個中年人臉上的表情還算是平靜,皺著眉頭沖著不遠處的列車員問道。

而列車員此時也是一臉的恐懼,站在原地結結巴巴的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剛才的情況。

先是列車突然的陷入到了黑暗當中,現在又有奇怪的聲音出現在眾人的腦海當中,這還難不讓這些乘客聯想到自己曾經在電影電視劇裡面看見的那些鬼片的情節。

「我剛才感覺這個聲音好像並不是人類發出的聲音,好像是直接出現在我們的腦海裡面的,咱們不會是真的碰到鬼了嗎?」

「是啊,剛才我聽到他好像喊了一個叫陳天的名字,這個陳天是誰啊?他是幹什麼的啊?」

車廂裡面的乘客紛紛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而且此時車廂似乎更加的黑暗了,但是時間明明就是中午,可外面卻看不見一點陽光,這種黑暗是那種讓人不寒而慄的黑暗。

「我的天啊,咱們不會是真的碰到鬼了吧?」

「是啊,我怎麼感覺像是坐在了鬼車上面一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們會不會死在這裡啊!」

「媽媽,我要下車,我好害怕啊!」

一瞬間,車廂裡面的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慌亂當中,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恐懼,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彷彿根本就不需要被人出手,這些人就已經亂成了一團。

而范晶晶此時也被剛才的聲音嚇的不輕,直接躲在了陳天的懷中,然後用手絲絲的抱住了陳天,身體微微的顫抖著,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恐懼。

張銘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但是卻有不敢多說什麼,畢竟此時他也被嚇的不輕,身體也一直都在不停的顫抖著,如果不是因為坐在座位上面,他可能早就已經癱坐在地上了。

張銘跟范晶晶都是出生在富貴家庭的富二代,從小就是嬌生慣養,什麼時候見過這麼詭異的情況啊。

「你不用這麼害怕,就算真的有鬼也不是沖著你來的……」

扶搖表情十分平靜的沖著范晶晶說道。

此時扶搖似乎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以臉上的表情還是非常平靜的。

范晶晶在聽到了扶搖的話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突然意識到剛才那個聲音喊的好像是陳天的名字,所以猛然抬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哆哆嗦嗦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天,剛才我聽到好像有人喊你的名字,這些人是不是過來找你的啊,你可千萬要小心一點啊,咱們這裡人多,就算是真的……真的碰到了鬼……也不會有……有什麼關係的……」

能夠看得出來范晶晶在跟陳天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非常恐懼的。

「……」

而陳天在聽到了范晶晶的這句話忍不住無奈一笑,他能夠感覺到范晶晶此時明明已經非常的害怕了,竟然還記得提醒自己。

「我剛才跟你說的話你聽到沒有啊?」

范晶晶看見陳天笑了以後,語氣十分緊張的喊道。

「放心吧,就算是有鬼來了,也傷害不了我……」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范晶晶說道。

范晶晶看見陳天臉上的表情如此的平靜以後,心裏面也明顯放鬆了不少,直接躲在了陳天的身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觀察著周圍。

但是張銘此時卻是一臉的緊張,因為他感覺那些奇怪的聲音就是來找陳天的,所以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高聲喊道:「這個人就是陳天,那些鬼全部都是來找陳天的,跟咱們沒有關係,咱們現在把陳天趕下車就行了……」

張銘此時就是為了保護自己所以才會選擇出賣陳天的。

而車廂裡面的那些乘客在聽到了張銘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露出了恐懼的表情,然後紛紛奔著遠處跑去,僅僅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陳天身邊便空出來一大片地方。

車廂裡面的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陳天,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看一個怪物異樣,彷彿生怕自己被陳天所牽連。

而范晶晶在聽到了張銘的這句話以後,扭頭瞪了張銘一眼,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她根本就沒有想到張銘竟然這麼無恥,在這個時候選擇出賣陳天。

而張銘看見范晶晶的眼神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很快便扭頭看向了其他的地方,不敢直視范晶晶的目光。

張銘心中的想法非常的簡單,雖然陳天的身份背景確實恐怖,但是如果對方真的是鬼魂的話,那就算你的身份在怎麼恐怖,人家鬼魂也不會放過你的。

所以張銘此時只能選擇出賣陳天而選擇自保。

「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車廂裡面再次傳來了陣陣駭人的慘叫聲。

車廂裡面的乘客眼前一片漆黑,但是他們卻能夠感覺到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他們一樣。

下一秒,無數個鬼魂直接衝進了車廂當中。

車廂裡面的那些乘客在看見了這些惡鬼以後,全部都嚇傻了,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恐懼。

畢竟這些人都只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他們那裡見過這樣的景象,也不曾見過真正的鬼魂,所以此時直接就被嚇傻了。

而坐在陳天身邊的扶搖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隨即輕輕搖頭沖著陳天說道:「我覺得這次你好像是惹到了大麻煩,這些只不過就是普通的鬼魂,應該做不到靈魂傳音,應該是某個般若神的分身親自出手了!」

陳天淡淡的看了扶搖一眼,然後輕聲問道:「般若神的分身不是不可以離開般若神社的嗎?」

「如果要是正常情況下,般若神的分身確實不可以離開般若神社,但是現在並不是普通情況,你殺了伍左虛,般若神可能準備對你採取行動了……」

扶搖低聲回了陳天一句。

「這次來的般若神分身應該不僅僅是一個……」

陳天在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的氣息以後,輕聲回了一句。

「不止一個?」

扶搖聽到了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本來我還打算去找他們的,沒想到他們竟然自己主動送上門了,那也省的我麻煩了……」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表情十分淡定的站了起來。

此時車廂裡面的那些乘客已經全部都陷入到了恐懼當中,但是當他們看見陳天在一起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陳天,你站起來幹什麼?你快點坐下來啊,現在非常的危險……」

范晶晶的小手死死的抓著陳天的衣角,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在聽到了范晶晶的話以後淡淡一笑,隨即伸手輕輕的摸了摸范晶晶的小腦袋,輕聲說道:「不用擔心,這些小鬼傷害不了我的……」

范晶晶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似乎有些不明白陳天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而車廂裡面的那些乘客此時就好像是用看瘋子一樣的眼神看著陳天,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都已經這個時候了,陳天為什麼還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在這裡安靜的等著我回來就好了!」

陳天低聲沖著范晶晶說道。

范晶晶看著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此時的列車正在高速的行駛著,范晶晶想不明白陳天說自己要離開是準備去哪裡。

陳天緩緩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頭頂,隨即輕踏一步。

下一秒,陳天就宛如一道光芒一般,直接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嘭!」

車廂頂部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但是眾人卻看不見陳天的身影,給人的感覺陳天就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而扶搖在看見陳天小時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輕輕的嘆了口氣,隨即也騰空而起,然後順著車頂處的那個窟窿飛了出去。

車廂裡面的眾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們都想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也想不明白陳天跟扶搖為什麼會憑空的消失掉。

「這……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是啊,這兩個人不會也是鬼吧?」

「怎麼可能有人直接從車頂飛出去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車廂裡面的那些乘客看見陳天跟扶搖都消失了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自己剛才所看見的這一切。

范晶晶呆愣愣的坐在原地,感覺到自己的大腦裡面空白,她現在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范晶晶突然想起自己跟陳天相遇的那幾次,陳天就好像是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一般,總是能夠在危險發生之前讓她離開。

范晶晶覺得這肯定不是什麼偶然!

…… 當初范晶晶跟張銘想要去立白山的般若神社參拜的時候便碰到了陳天,然後陳天讓他們兩個抓緊時間離開。

後來立白山的般若神社便發生了大爆炸,好像很多人都死在了立白山之上。

前幾天范晶晶想要去聖山遊玩,但是又碰到了陳天,而且陳天也讓范晶晶抓緊時間離開,最後聖山也發生了大爆炸,整個山峰都坍塌掉了。

范晶晶原本以為這都是巧合,陳天只不過就是第六感比較強烈而已。

但是現在范晶晶才反應過來,其實這根本就不是陳天的第六感,這些事情很有可能都跟陳天有著聯繫,說不定就是陳天出的手,要不然陳天怎麼可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為什麼會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范晶晶呆愣愣的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

其實范晶晶一直都在心裏面暗暗的猜測著陳天的身份,但是隨著她跟陳天接觸的機會變多,自己心裏面的猜測也就一個接著一個的否定掉了,但是范晶晶覺得陳天的身份絕對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的,說白了,陳天的身份絕對要比自己認識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恐怖。

此時陳天的行為似乎也從某個角度印證了范晶晶的這個想法是沒錯的。

陳天此時展現出來的實力確實非常的恐怖。

而張銘呆愣愣的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恐懼,心裏面也非常的後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