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原因讓黑日大帝如此緊張?

「你自己拿主意吧,我先迴避一下。」音落,黑日大帝突然消失了。

如果他想搶世界之盒他就會找理由留下來,可他卻離開了。夏雷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就這麼一點點的時間裡,他恐怕已經寂滅之淵的另一頭了。

要不要將世界之盒拿出來試一試?

夏雷的心裡非常猶豫,他足足思考了好幾分鐘才做出決定,「關於世界之盒的秘密決定著我能不能走出這困境,也決定著這一切將以什麼方式終結。我不冒險,我又怎麼得到?」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平凡無奇的自身寶出現在了夏雷的手中,能量通道緩緩打開…… 世界之盒從自身寶打開的能量通道之中飛了出來,懸浮虛空之中。

就在那一剎那間,深淵盡頭的能量黑洞突然顫動了一下,轟然打開!一股無比強大的吞噬力驟然出現,兩側的幾萬米高的絕壁就像是紙片一樣被吸扯了進去。那一瞬間,失控扭曲,空間扭曲,萬物不存!

一同被吸扯的還有夏雷,即便是他也無法抗拒那奇詭強大的力量!

幸好他的手中握著自身寶,自身寶的能量通道也還未關閉,他照著懸浮在虛空之中的世界之盒罩了過去。

世界之盒消失了。

深淵盡頭的能量黑洞也靜止了下來。

嘩啦啦!

兩側幾萬米高的絕壁轟然崩塌,可掉落下來的不是一塊塊巨大的岩石和泥土,而是灰燼!

整個過程持續的時間大概一秒鐘,或許一秒鐘多一點,夏雷並不確定,可就是這麼一點微不足道的時間他卻再次見識到了世界之盒的恐怖力量。或許還有「起點」的參與,兩者之間形成了一個能量共振。一秒鐘便已經是如此恐怖,如果將世界之盒帶進「起點」,那是多麼可怕的後果!

夏雷不敢去想象,那個過程雖然已經結束了,可他卻還在恐懼之中,難以走出來。

世界之盒所擁有的能量的確就是時間的力量。

時間的力量即是毀滅的力量。

滄海桑田,時間可以毀滅一切。

一個孩子在時間的力量下會漸漸老去,最後歸於塵土。

一顆巨大的星球在時間的力量下會漸漸衰敗,最後坍塌,或化為碎石與灰燼,或成為一個黑洞。

無論是多麼強大的存在,人也好,神也好,在時間的力量下也會漸漸衰弱,最後死去。

甚至連這個宇宙本身都無法逃脫時間的力量,最終也會毀滅。

黑暗死亡世界之中的這個「起點」就等於是一個時間的機器,它是靜止不動的,可一旦世界之盒給它帶來能量它就會啟動,吞噬一切!

想到這裡,夏雷忽然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我的起點是一台機器的假設是成立的,那麼……是不是不帶世界之盒的情況下,我可以進入機器之中看一看?在這個起點之中,是不是真的蘊藏著這個宇宙的終極奧秘?」

這確實是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這個假設不成立,或者說是判斷錯誤,那麼一進去就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可如果是真的,進入這台「機器」就有可能解開世界之盒的秘密,甚至有可能解開這個宇宙的奧秘。這不是無妄的猜測,因為六神的目的是將世界之盒送進這台「機器」之中的話,它就會啟動,然後毀滅一切。那六個造物主怎麼可能沒有自保的措施?似乎,六個造物主也有秘密藏在這台「機器」之中!

宇宙的盡頭也是宇宙的起點就在眼前,如一台斷電的離心機,似乎只要縱身一躍就能進入探索這個宇宙的秘密。可是,一想到那判斷錯誤的後果,夏雷卻又缺乏這份勇氣。羈絆他的不只是生與死,還有他的妻兒。

虛空顫動,黑日大帝從虛空之中顯現出來。他看著垮塌了的絕壁,眼神之中也充滿了畏懼。

夏雷收起了思緒,冷冷地道:「你害死我嗎?」

黑日大帝說道:「如果我想害死你,我會告訴你只能讓它出來一秒鐘嗎?是你想解開它的秘密,我只是在兌現我的承諾而已。」

確實,如果他想還是夏雷,他根本就不會告訴他只能讓世界之盒出來一秒鐘的時間。假設他不提醒,夏雷沒有這方面的警惕與準備,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或許已經遲了。

「在你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世界之盒的最後一塊碎片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曾經把它帶到這裡來過,那一次我差點死在這裡。所以,剛才我才要離開這裡。」黑日大帝說。

「那一次發生了什麼?」夏雷問,他的語氣平緩了一些。

黑日大帝說道:「也像現在這樣,不過沒有這麼強烈,我拿著的畢竟是一塊碎片而已。也就是那一次死裡逃生,我便決定再也不靠近它了,所以才會將它放在黑日宮的神廟之中。你剛才所做的嘗試,我根本就不敢做。」

夏雷的腦海之中不禁又浮現出了那一秒鐘或者一秒鐘多一點的時間裡所發生的一切,心有餘悸。

「你都發現了什麼?」黑日大帝看著夏雷,眼神之中滿是期待。關於世界之盒的一切,他其實也想知道答案。說是幫助夏雷解開世界之盒的迷,這又何嘗不是他自己也想借夏雷的手解開世界之盒的迷。

夏雷搖了搖頭,「一秒鐘的時間,你覺得我能有什麼發現?」

「真的沒有?」黑日大帝明顯不相信。

夏雷說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再嘗試一下,這一次你就不要離開了,我們一起經歷那一秒鐘的時間。」

「那還是算了吧。」黑日大帝連想都沒有想一下便拒絕了,「明天我會和奧英一起來懸浮城與你簽訂同盟契約,然後與狄陰一起商量一下對策。我再提醒你一次,在這個同盟之中我們只接受狄陰的調遣,不接受你的任何指令。」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還需要簽訂同盟契約?」

黑日大帝說道:「當然,你不相信我,我也而不相信你,所以我們必須簽訂一份同盟契約。這也是奧英的意思,作為偉大的黑暗主宰冥亞斯的騎士,他和他的神隕騎士有著不容質疑的契約精神。你不相信我可以,但一定要相信奧英和他的神隕騎士。」

「為什麼要在懸浮城簽訂同盟契約?」夏雷又問了一句。

黑日大帝說道:「懸浮城是你的王城,你不會擔心我們對狄陰不利吧?要說擔心的人應該是我和奧英,懸浮城畢竟是你的地盤,你掌控一切。」頓了一下,他又說了一句,「還有,作為你和狄陰的孩子的外公,我想看看孩子。」

夏雷沒有回應。

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如果你連這點胸襟和信任都沒有,那我們還怎麼聯手對付六神?如果你覺得僅憑你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對付六神的話,那就當我今晚沒有來過吧。」

「好吧,我會在懸浮城等你們。」夏雷說道:「不過我警告你們,不要心懷任何不軌的意圖,不然我會讓你們來得去不得。」

「你放心吧,我們明天懸浮城見。」話音落下,黑日大帝已經消失了。很快,遙遠的地方白了傳來巨大的撞擊聲。不用去看也知道是他在用他那巨大的面子在撞擊寂滅之淵的能量壁障。

夏雷並沒有立刻離開,他看著那靜止不動的「機器」,心中天人交戰。

進去?

不進去?

在不是一道簡單的二選一選擇題,這是生與死的選擇。

返回末日城的時候,怨太美還在美夢之中,夏雷將她抱了起來,準備帶她回懸浮城。怨太美在他的懷裡睜開了眼睛,卻跟著又閉上了眼睛繼續裝睡。她想他繼續抱她的小心思豈能瞞過夏雷,不過夏雷也懶得拆穿了,就那麼抱著她回到了懸浮城。

夏雷抱著怨太美來到龍宮的時候,怨太美再也裝不下去了,睜開眼睛說道:「哎呀,我居然睡得這麼沉,這都到龍宮了?夫君快放我下來,被她們看見了可不得了。」

她們,是指大喬小喬和貂蟬,還有夜鶯、黑妮和彩玲這六個妻子。她們還不知道她和夏雷的地下關係。

夏雷說道:「也辛苦你了,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就跟她們說我們的關係,正式娶你過門。」

怨太美的心中一片歡喜,一臉羞澀地點了點頭。

夏雷說道:「我要去看看火鳳和孩子,你要一起去嗎?」

怨太美想跟著去,可想了一下卻搖了搖頭,「我還是不去了,她剛剛生了孩子,肯定想和你單獨待一會兒,我去了不好。」

「那好吧,我自己過去。」夏雷說。

怨太美忽然湊過來在夏雷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往她的住處跑去。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去了火鳳的住處。來到門口,卻不等他伸手推門,那門自動就開了。

「夫君,進來吧。」火鳳的聲音。

夏雷進了屋,一眼便看見了躺在床上的火鳳,還有在她懷中吃奶的夏正。小傢伙吧嗒吧嗒的吃得正香,他進屋的時候只是斜眼看了他這個父親一眼便又專心吃他的奶。他順手關上了門,然後向床邊走去。

火鳳愁著一張臉,「你兒子好能吃,我都快吃不消了,你也不想想辦法幫幫我?」

夏雷笑了笑,伸手在夏正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假裝責怪地道:「你個吃貨,這麼晚了,你該睡覺了還吃?讓媽媽休息一下,捂著小鳥睡覺去。」

夏正的小嘴裡發出了一個含混的聲音,似乎是在對夏雷打他小屁股的事情發出抗議。可即便是挨了打,他卻還是沒有鬆開他的糧倉,小嘴吧嗒吧嗒地吃著。

火鳳苦笑道:「這樣下去怎麼得了?我都快沒奶了。」

夏雷捉住了她的手,一絲創造之力悄無聲息地流進了她的身體之中。他的創造之力能幫助她的身體快速恢復過來。

「感覺好多了,可這也不是長久的辦法呀,真是奇怪,你兒子怎麼這麼能吃。」火鳳說。

夏雷說道:「愛妻,明天黑日大帝要來懸浮城與我們簽訂同盟契約。」

「啊?」火鳳頓時愣在了當場。

「還有黑暗主宰冥亞斯的追隨者,奧英和他的神隕騎士。」夏雷說道:「他們說只願意接受你的調遣,簽訂同盟契約的時候你也要在場。」

「你答應了?」 我家都是工業人 火鳳問。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無法一個人對付六神。」

火鳳說道:「那就和他們簽吧,我可以在場。」

「還有一件事,黑日大帝說想要看一下夏正,你怎麼看?」

火鳳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那就讓他見一面吧,我雖然不認他是我的父親,可他卻始終養育過我。」

夏雷靠著火鳳,看著吧嗒吧嗒吃奶的兒子,心中卻還在思考那個問題。

進去?

不進去? 「那是什麼?」末日城的城牆上,一個守夜者戰士用手撐著城牆,緊張地眺望著城門所對的方向。

轟隆隆!

震耳的野獸奔跑的聲音傳來,大地都為之顫動。很快,一隻只接近二十米高的鬼虎出現在了荒原上,還有它們背上的神隕騎士。一個神隕騎士加上胯下的鬼虎差不多有三十多米高,對於城牆上的將士來說那簡直是一座高樓一般的存在。差不多一百騎神隕騎士,那就等於是一座移動的城!

「敵襲!敵襲——」一個將領驚聲吼叫。

噹噹當!

城樓上的能量警鐘敲響,巨大而沉悶的鐘聲響徹全城。

然而不等涅槃王朝的守軍將士進入戰鬥狀態,也不等傳令兵趕到臨時王宮,虛空震動,一座天空之城轟然顯現出來,然後往神隕騎士團和末日城中間的一片荒原上降落下去。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懸浮城的升級改造一直都在進行,可這一次升級並不是將它變得更大,相反的它變得更小了。與創世城分割,再將守夜者移民的居住區分割之後,它的體積其實比最初的懸浮城還要小一些。而且這種精簡還在繼續,按照夏雷的計劃,三國之人和狼人族的居住地也要從懸浮城之中分割出去。

唯一能保留下來的就只有白幽靈的幽靈部落,因為白幽靈並不是過去之人,他們跟隨夏雷去希望之星世界或者地球世界的時候根本不會受到對立宇宙的鎮壓,也就不需要夏雷救治他們。

懸浮城的出現頓時消除了末日城守軍將士的緊張心理,那可是龍王的城啊,只要有龍王在,誰敢攻打末日城?

鬼虎背上,奧英突然勒停了他的坐騎,然後將手中的巨大的騎士長槍舉了起來。

九十多個神隕騎士全部勒停了他們的鬼虎坐騎,本來是一個快速衝鋒的陣型,突然整體停止了下來,戛然而止,那場面給人帶來一種無比震撼的感覺。

黑日大帝在奧英的身邊現身,他的能量體與奧英的巨大如樓的靈魂體相比顯得很渺小,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比奧英更為強大。

因為隔著很遠的距離,末日城城牆上的涅槃王朝的將士能看到巨大如高樓一般的奧英和神隕騎士,卻看不見以正常體形現身的黑日大帝。不然,那肯定又是一片緊張和慌亂。

黑日大帝與奧英都看著緩緩降落的懸浮城,後者降落地面的時候兩人對視了一眼。沒有語言,可兩人的眼神似乎已經交換了什麼。

懸浮城的能量護罩消失,一群戰鬥機器人從城門之中走了出來,站在兩邊。

「還真是一個傲慢的傢伙啊!」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我們來了,他居然都不出城迎接一下。」

奧英也皺了一下眉頭,他顯然也有些不滿。沒人願意被無視,他再也的古老靈魂也不例外。

「龍王有請!」好方出現在了城門口,它大聲說道:「只有你們兩個,其他的神隕騎士得留在外面等待。」

這下黑日大帝和奧英不僅被夏雷無視了,還被他的管家機器人好方無視了。

可即便是這樣,黑日大帝和奧英對視了一眼之後居然沒有任何不滿的表示。黑日大帝先到懸浮城的城門,奧英從他的鬼虎坐騎上下來,后一步來到了懸浮城的城門口。

進入城門,幽靈部落的盡頭是一道由世界之石鋪就的「天梯」,三千三百三十三階,每一階一點五尺,總共一千多米高,這樣的高度在到處都是萬米高山的黑暗死亡世界自然算不了什麼,可在懸浮城中卻是一個聳入雲端的存在。

龍宮和銅雀宮就在那雲端之上,沐浴陽光,金碧輝煌,給人一種神之宮殿的既視感。

這就是懸浮城的初步改造,取消了上城與下城之間的祭壇與能量通道,將上城與下城連接起來形成了一個整體。以前上城與下城之間是有空間的,現在這個空間消失了,填充物自然就是從創世城拆來的世界之石和王石。現在的懸浮城雖然比世界之城小,甚至比最初的懸浮城還要小,但整體的質量和蘊藏的能量卻是能媲美曾經合併過的太陽之城!

每一階世界之石的石階上都站著兩個戰鬥機器人,一直往上延伸。冷冰冰的機器人,冷冰冰的能量武器構成了一個森嚴肅殺的場面。

黑日大帝又皺了一下眉頭,「這是幹什麼?弄這樣的場面給誰看?」

好方說道:「當然是給你們看的,所以你們最好還是老實一點。」

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不屑與好方說話。以他的能力要滅掉好方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關鍵是好方是夏雷的管家機器人,打狗還要看主人。

「我們走。」奧英說,不等好方帶路,他的靈魂體在三千多階世界之石的天梯上一晃便到了盡頭。

黑日大帝也在下一秒鐘來到了天梯的盡頭,他終於看到了站在銅雀殿台階上的夏雷,還有抱著孩子的火鳳。這還是火鳳被夏雷「拐走」之後的第一次見面,可他的視線卻連彎兒也不轉一個停頓在了火鳳懷裡抱著的夏正的身上。

奧英的反應與黑日大帝的反應是一樣的,他的視線也瞬息間落在了火鳳懷裡的夏正的身上,再也無法移開了。他的靈魂之眼中閃爍著興奮激動的神光,二十米高度身體竟不知不覺地矮了下去。

「嗯嗯。」黑日大帝咳嗽了一聲。

奧英跟著站直了身體,視線也從夏正的身上移開了。

黑日大帝和奧英的奇怪反應自然都在夏雷的觀察之中,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又變得沉重了起來。他好不容易才說服自己相信夏正和冥亞斯的轉世沒有任何關係,可單單從奧英的反應來看,他當初說服自己的那些理由正在變弱。

可即便是這樣,親眼看見奧英的奇怪反應,作為父親的他又怎麼願意相信自己的兒子與冥亞斯的轉世有關呢?

火鳳倒沒有留意到奧英的奇怪反應,黑日大帝一來她的視線便在黑日大帝的身上。她顯得有些緊張,甚至不敢看黑日大帝的眼睛。她的心中有一百個說服自己不用害怕黑日大帝,也不用去念及他的養育之恩,可是真當黑日大帝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她心中所想到的卻遠比這還多,還複雜。

「狄陰,我們終於見面了。」黑日大帝打破了沉默而怪異的氣氛。

夏雷握住了火鳳的手。

火鳳心中的諸多複雜的感受頃刻間都消失了,她看了夏雷一眼,眼神之中滿是感激與溫柔,然後她一移目看著黑日大帝,直視他的眼睛,「我不是狄陰,我是火鳳,不死火鳥一族的族長,涅槃王朝的女王,龍王的妻子。」

黑日大帝淡淡地道:「你難道將過去的事情都忘了嗎?」

夏雷出聲說道:「黑日大帝,你今天來是敘舊還是談結盟的事情?你好像忘記了我之前提醒過你什麼。」

黑日大帝說道:「我沒有忘記,好吧,你不喜歡我和火鳳說話我就不說了,我們談正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契約,你看看,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打上你的能量烙印就可以了。」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黑日大帝將早就準備好的一份契約遞到了夏雷的手中。

夏雷看了一眼,契約上的內容很簡單,大致說黑日大帝和奧英以及神隕騎士團願意與他和涅槃女王結成同盟,共同對抗六個造物主。黑日大帝和奧英只聽從涅槃女王的調遣,不聽從他的任何指令。契約中沒有提到「狄陰」這個名字,也沒有提到「火鳳」這個名字。這似乎是黑日大帝早就顧及到了他和火鳳的感受,但同時又顧及他自己的感受。契約上還說盟友之間情報共享,不得背叛之類的內容。

契約的材料非紙非皮,很是特殊。那上面已經有兩個能量烙印,一個黑色的黑日大帝的能量烙印,一個藍色的奧英留下的能量烙印,前者是黑日帝國的徽記,後者是神隕騎士團的徽記。夏雷還從來沒有在什麼契約上留下過他的能量烙印,他略微琢磨了一下,然後在那契約上注入了一點創造之力,留下了一個金色的球形徽記。

那是太陽,驅散黑暗的烈日。

隨後火鳳也在契約上留下了一個不死火鳥的能量烙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