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女俠”身後的一個玩家出聲提醒,可還是遲了。與此同時,剩餘的五名搶怪玩家也撲了上來。

只見劍光連閃,偷襲者和女俠已經交手幾下。還好,她雖然無聊了一些,可手低下卻還倒真有幾下子。

她身後的兩名玩家已經加入戰團,但是卻沒有去幫她,只是將後面衝來的五人擋住。

看來這“女俠”的家教還不錯,僱傭的玩家對她的信心也很是充足。

兩方相接,高下立判。他們五人竟然無法抵擋這兩人的攻勢,被打的頻頻後退。而這兩人手下留情的原因估計是想上身後的僱主來處理了。難道他們就是那些職業玩家?以給別人服務爲生,也真不容易了。

而我這正主卻被涼在了旁邊,幹看。

“我說,我動手你們沒意見吧?”

其實,我本來就沒打算聽他們的意見。殺個把人,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卑鄙!”

和“女俠”對殺的人竟然還有空回過頭來對我罵一聲!嘿,正不知先殺那個呢,那就你吧!卑鄙就卑鄙吧,反正我也不是四好青年!

淬毒,我蹂身繞到了他的身邊,卻並不發招,只是圍着他轉。

“喂,你別和我搶!”

“女俠”喊了一聲,手上長劍招試更加緊密。雖然當中沒有多少系統招試,多半都是臨機發揮的——他的對手也差不多,四五次攻擊中才有一次系統招試攻擊,其他的都是普通攻擊。

比起我,差遠了——可我的總招數也不多,現在還不到十個,但都是適合PK的,誰叫我一開始就選擇了這樣的路線呢?

就在他剛將一招運完,隨手封擋幾下之後,擡手準備喝血時,我的追心再次發出!

秒殺——不可能出現,但是對面的女俠很好的把握住了時機,緊接着迫上前去,唰唰兩劍,將來不及喝藥的偷襲者送回城。

“阿貓,阿狗,住手了!”

“是!”

兩人齊喊一聲,都縱身後退。那五人死了頭領,雖然人多,但卻不敢在出言放肆。

“女俠”走上前去,對着五人得意的說:“我桃花爲人正直,決不濫殺無辜,現在你們主犯已經俯首,只要你們改過自新……”

我實在討厭聽下去,對面的五個人估計也是,轉身變逃。

這倒是個難題,我想了一下,決定放他們一馬,就不追殺了!誰叫我今天高興?再說了,沒有他們,赤練蛇今天也不一定就變異——我上次磨死赤練蛇,可沒見它變異。

“嗯……這個誰,你……”

我停住身子,看着桃花,不解的問:“現在事完了,怎麼不讓我走?”

突然我想,難道她好奇我搶到什麼寶了?穿鞋的要躲光腳的,我打定主意,只要她一露詢問的神色,立馬跑路。

“我幫你殺了人,你也不謝我一聲啊!”她一口氣說出來,反不見了猶豫。

我靠,我還真是個小人!

“謝謝大俠救命之恩,小人無以爲報,以身相許可不可以?”

“哈哈,你這人還真逗!我叫桃花,加個好友怎麼樣?”

“可以,”我不假思索道,“我叫影舞!我加你!”

這樣的人,以後也許有用。

“好了,你是我加的第七個好友,我會記住你的!”

嘿,連我這麼不和人交往的人到現在好友名單上也有幾十號人了,她這麼熱心的人怎麼會交不到朋友?剛想到此節,我緊接着就明白了。

她剛說完,我看見跟在她身後的人嘴脣動了動,接着她滿臉的不高興。

“鸚鵡——我以後就這麼叫你吧——我還有事,要走了,有緣再見!”

“再見!”

桃花,好名字,可惜啊,像她這麼熱心的人,現實中是絕跡了。

摘下頭盔,時近中午。

擡頭掃了一眼,超哥——他年齡最大,姓方名超,我們宿舍稱之爲超哥——還沒從遊戲中出來,令兩個傢伙猴子和齙牙去上馬克思經濟理論去了,還沒回來。

我叫王飛,S省F大學大二學生。

宿舍四人,都在玩劍俠,只不過潮哥是前天才將他在別的遊戲裏的家當處理乾淨,來的遲了。現在被我們拉下一大截,很不爽,正在衝級中。

洗把臉,出去買了兩份盒飯,回來時間剛剛好。

“今天背死了,鸚鵡,我又死了!”

“哦,死習慣就好了!”

“靠,我好不容易纔練到十三級,現在又得重頭練了!”

“是啊,什麼事都是風險和利益並存的。每升一級多拿兩個屬性點,你以爲那是天上掉的嗎?”

將飯放到桌子上,我平靜地說完,自己先吃起來。

選擇死亡模式的都這樣,不死過多少次,是學不會的!

“我靠,我有時想,乾脆選普通模式,屬性點少就少吧,那用這麼麻煩?”

“還是那句話,想出人頭地,你就要付出的更多!”

“閉嘴了,吃飯!”

我其實一直在吃,他說這句話是不想和我再爭論了。我的專業是法律,雖然我不喜歡說話,可爭論卻的確是我的長項!


“你說,你什麼時間介紹我加入殺手工會?”

還沒吃幾口,他又來了。

爲這事,他纏我好幾次,這次怎麼說得讓他一個月別煩我?

“我知道你想加入,那麼,等你到三十級後,能在擂臺上在我手上堅持三分鐘再說吧!”

“吹吧?我什麼時間才能  “那就不要廢話,吃完飯繼續嗎?”

“嗯!”


我忍了忍,終於沒說將裝備送給他。

寒鐵衣:金器,成長型,1級:防禦100,1%機率完全防禦,體質加5,防禦上限提高25%,耐久100/100。裝備需求:力量60,敏捷0,體質60再次提升等級(0/1000)

這樣的裝備,可是給血牛坦克的最好裝備啊!還是拍賣吧,雖然說我彩票中了頭獎,可是浪費的習慣可不能養——不過這上天還真他媽不公平,在我最需要錢的時候,揀一塊錢都是奢侈的夢想,可在我最親最愛的人去世之後,和舍友開玩笑買下的彩票卻中了頭獎,真不知道這是他媽什麼邏輯!

我現在也算是百萬富翁了,是不是該找個MM了?雖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不孝有三……算了,以我這樣的性格,還是先緩緩吧!

“我先去教室了,下午有課,猴子和齙牙回來告訴他們,我給你說的加入條件對他們也合適!”

“哦,收到!你去吧,我下午要練級!”緊接着他大聲喊:“我就靠了,你怎麼到現在就不死一會?你也選的是死亡模式啊!”

烏鴉嘴!不過不會被他說中!

轉彎,滿腦子是遊戲的問題,卻不料差點和人撞個滿懷!

擡頭一看,竟然還是個美女!而美女身後,是好幾雙想殺我的眼神!我這才覺得,剛纔,好像條件反射下,撞人時推到了不該推的地方! 不管方天南的推測是否正確,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冰宗之中最為強大的,肯定是冰屬性天賦修鍊者這一系。既然如此的話,整個冰宗之內,又怎麼可能會留有一處,適合或屬性天賦修鍊者修鍊的地點呢?

這對於方天南來說,無疑是很難以置信的。

哪怕是這樣的一處地方,在既適合火屬性天賦的修鍊者修鍊的同時,也是適合冰屬性天賦的修鍊者修鍊的!

若是換成方天南作為冰宗的宗主的話,肯定是會取消這樣的一個環境,又或者是直接的封印了這樣的一個修鍊場所。唯有如此,才能夠保證整個冰宗內的修鍊者,齊心協力的,不再出現類似於冰宗剛剛建立的時候,那種宗門內兩股勢力相互比拼的場面來。

。。。。。。

「這個,……」冰宗的宗主苦笑了一下,說道,「其實是關係到我們冰宗所在地的基礎。……」

簡單來說,就是整個冰宗的所在地,是在這樣的一個修鍊環境之上的。若是取消了目前方天南三人所處的地點,對於整個冰宗的所在地而言,就是一種隱形的威脅。甚至於,冰宗的宗主連嘗試著用陣法來進行封印的想法,都沒有出現過。

「不是不能對這裡進行封印,而是一旦在這個地方進行封印的話,會影響到我們冰宗附近的上古時代陣法遺迹。」冰宗的宗主解釋著說道。

如此,方天南倒是有些明悟過來。

冰宗之所以能夠出現在冰海雪原之中,可就是沖著守護冰海雪原上的上古時代的陣法遺迹而來的,又怎麼可能做出威脅到這個上古時代的陣法遺迹的事情來呢?

不要說是確定會對上古時代的陣法有所影響的事情了。哪怕是存在著一絲一毫的可能性的事情,冰宗的成員,都不見得會去做。

這也是方天南此時,依然能夠來到眼下這一處場所的原因了。

不然的話,方天南作為聖地的宗主。並不是冰宗的成員,又怎麼可能來到這裡呢?

「即便是在我們冰宗之內,哪怕是一些核心弟子,也不見得會有機會來到這裡的。」冰宗的二長老補充著說道,「雖然說,這裡的存在。冰宗的成員幾乎都是知曉的,但是,具體的情形,卻是鮮少會有人清楚。……」

「嗯。」方天南不由得微微點了點頭。

既然冰宗沒有辦法對這一處地點進行封印的話,那麼。在日常的時候,對於這一處地點進行嚴加看管,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顯然就是最為正常的做法了!

。。。。。。

而隨著方天南跟著冰宗的宗主,以及二長老,繼續的前進,方天南就愈發的能夠感受到,這種「冰火」交融的感覺。越來越是強烈了。

走在方天南面前的冰宗的宗主和二長老兩人,作為聖皇境後期的修鍊者,此刻都是頗有些忍不住的。擴散出了自己的氣場,以此來驅散周圍的空氣中波動著的強烈的能量!而方天南雖然還沒有學著冰宗的宗主的樣子,來進行對這一股能量波動來進行驅趕,卻也是滿頭的大汗!

倒不是說方天南的實力境界,在這樣的環境中,就要比冰宗的宗主來得更加的強大。而是方天南需要仔細的去分辨一下,這裡的環境中。所波動的能量究竟是什麼樣的。

是以,哪怕是方天南滿頭大汗了。也是無所畏懼。

而反觀冰宗的宗主和二長老,作為女性修鍊者,若是惹得自己滿頭大汗的,自然是不太願意的。

冰宗的二長老,還頗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方天南,似乎是在奇怪著方天南的所作所為。不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冰宗的二長老,也是忽然的就輕鬆的笑了笑。

與此同時,方天南幾乎是在這一瞬間,突然的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三處丹田的能量波動。

隱隱的,這一絲波動,彷彿是在跟外界的「冰火」能量的波動,相互的應和著一樣。

不管是在能量波動的強度上,還是在頻率上,都幾乎是一致的。

。。。。。。

「這,……」方天南莫名的就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流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來。

「怎麼樣?」冰宗的二長老笑著問道,「是不是感覺到,自己的情緒,也受到了這裡的環境的影響了?」

「嗯。」方天南點了點頭,這幾乎是異常明顯的事情。

「還是趕緊的,運轉你自己體內的星力、神識,甚至於是所有的能量吧,按照你自己所修鍊的功法武技,來進行運轉,否則的話,任何的修鍊者,在這裡的環境之中,待得時間長了,都是會受到一些影響的。」冰宗的二長老,解釋著說道,「無非是受到的影響,究竟是多大的區別而已。」

「呃,……」方天南不由得苦笑了一句,「這還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啊。」

「不是說這裡的環境,就是獨一無二的,……」冰宗的二長老繼續解釋著道,「主要是因為,我們冰宗的創始人,在建造冰宗的所在地的時候,特意的中尋找到了這樣的一個環境。」

「為什麼?」方天南問道,「僅僅是因為冰宗內所儲藏的功法武技,是適合冰屬性以及火屬性天賦的修鍊者來進行修鍊的嗎?」

若真要是如此的話,方天南琢磨著,冰宗的創始人,在尋找自己的宗門的所在地的時候,也太過苛刻了一些吧?

至少,在冰宗創立的時候,方天南琢磨著,冰海雪原上,應該還沒有上古時代的陣法遺迹的出現的。冰宗的出現,就是在上古時代。而這一座冰海雪原之中的上古時代陣法,恐怕是利用起了冰海雪原之中的一切自然環境,其中。也包括了冰宗的所在地,才創建起來的。


說不得, 我在八十年代圍觀軍婚的日子 ,參與的大能之中,就有著冰宗的成員呢!

。。。。。。

「當然不是了。」冰宗的宗主。頗有些詫異的看了眼方天南,說道,「就好像是方宗主所在的聖地,難道,宗門之內擁有著什麼樣的功法武技,在挑選著門下弟子的時候。 獨步仙塵 ?」

「呃,這個,我還真不是很清楚。」方天南無奈的說了一句。

不過,在內心裡,方天南倒是想起了。因為自己和唐嫣的出現,忽然的發現了,聖地之中竟然是擁有著一部,只有掌握了空間之力的修鍊者,才能夠修鍊的地級功法「空速星痕」,如此一來,聖地在接下來招收新弟子的時候,恐怕會有所「偏向」吧?

只是。因為一部地級功法,而在招式新弟子的時候,會有所針對性的選擇。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像是聖地之中,其餘的一些功法武技呢?在級別上,並沒有達到地級的程度,卻蘊含著很多的玄級的功法。

在這些功法武技之中,能夠適合修鍊的天賦屬性的修鍊者。就變得更加的豐富了。

總不能是有了一些特殊的天賦屬性的修鍊者,來到聖地之中。卻因為對方的天賦屬性比較奇特的緣故,而拒絕的吧?

「任何一個頂尖的宗門。都不可能拒絕天賦出眾的修鍊者。」冰宗的宗主不由得笑著說道,「甚至於是一些特殊的天賦屬性的修鍊者,還會受到幾大宗門的哄搶,……」

「不至於吧?」方天南喃喃的道了一句。

「這可是真實的發生過的事情哦。」冰宗的宗主頗有些玩味的說道,「即便是我們冰宗,之前也有參與過這樣的事情呢。只是,因為這都是各大宗門高層之間的博弈,普通的修鍊者之間,自然是不知道的了。」

。。。。。。

方天南在成為聖地的宗主之前,不要說是對於天聖大陸上的一些頂尖宗門的了解了,就算是對於整個天聖大陸上尋常可見的事項,都不見得是怎麼清楚的。是以,方天南也很清楚,冰宗的宗主,這是在提醒著方天南了。

畢竟,方天南能夠成為聖地的宗主,事實就擺在那裡。

方天南肯定是接受了聖地的傳承能量的。

而在此之前,方天南絕對不會是一些頂尖宗門內的核心成員。

槍鈴情緣錄之通天江湖

要說天聖大陸上,所有的宗門都會參與到對某一個天賦出眾的修鍊者的爭搶,方天南肯定是不信的。但是,奈何那些勢力所在地毗鄰的宗門之間,可就很容易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