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秀一下我的歷史文化知識了!!

我拿起裝逼的道具——扇子,輕輕搖了幾下,對著清風明月,很騷氣的任自己的頭髮隨著夜風飛舞,道:「當然,根據史書記載,李治長期有頭痛與眼睛毛病,時常無法下判斷,到晚年,眼睛全盲,為了治好自己的頭暈病,增壽不老,李治篤信長生之術,令道士煉藥。因傳言為他煉丹的劉道合成仙了,李治對他敬獻的丹藥的療效也深信不疑,加大了服用量,結果導致急性中毒,死於東都洛陽。」

石大人微笑道:「顏姑娘果然是有才之士。」

我腳底一個踉蹌……

石大人最喜歡殺的就是才子……

被您誇有才簡直是告訴我您想要殺我一樣!!

驚悚啊!!

我略略回頭:「如果沒猜錯,盛唐除妖司裡面的那群以林敬業為首的道士,其實就是唐朝皇帝養著為他們煉丹的方士、術士等人。這林家真是……」真是該天打五雷轟啊!!

不過其實也不怪那群煉丹的道士,因為是皇帝們的需求嘛!

不能全怪他們。

石大人從容道:「雖說他們煉丹不行,但是除妖還是有那麼一點用的,尤其是那把月華劍,有人說月華劍是天外隕石所鑄,林敬業當初拿著月華劍,上天入地無對手,這固然誇張了一點,但月華劍和林敬業給鬼怪造成的陰影不小啊。那麼就有請顏姑娘為我們取來月華劍。」

卧槽!!

兄弟你在這兒等著我呢!!

我說你怎麼問我跟林家關係好不好,走的近不近呢!原來是這樣啊!

你特么是有多大的臉,覺得我會幫你們騙月華劍?!

做夢吧!勞資才不要為虎作倀呢!

我靈機一動,決定套套話,道:「這個月華劍你們有什麼用?」

石大人沉默片刻,我以為他不會回答了,他卻說:「我覺得我已經暗示的很清楚了……」

卧槽!!

兄弟你到底暗示了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自己根本沒接收到你的暗示!!

石大人笑道:「不死葯啊,沒有人能抗拒不死葯的誘惑,據說不死王現世,你知道不死王從小就吃不死樹上的果子,從小就喝赤泉里的水嗎?秦皇漢武等人要找的不死葯大部分就是找不死樹啊。可惜現在不死樹和赤泉都沒有了。但不死王還在。」

我去!!!不會吧,不會這麼巧吧!

感覺前方高能,我似乎捲入一場極大的陰謀之中……

謝謝,熱血小說草根傻少年拯救世界的劇本我不想接,好走不送謝謝!!!

我特么不會解鎖了什麼高能劇情吧?!不要強行給我開啟國產玄幻熱血電視劇的劇情啊!!!

秦皇、不死葯,這特么是電視劇演爛掉的劇情啊!參見某著名電視劇《古XX戰秦俑情》、《神X》以及《尋找XX之旅》……

淡定,淡定,小說、電視劇里的情節怎麼可能在現實中發生……

石大人接著道:「不死王體內有著不死之血,得到他鮮血的人在不死之血沒有用盡的時候也是不死之身,但服下他血的人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不死王可以對他下達絕對命令,他絕對要服從不死王。」

我背後冷汗颼颼。

首先,不死王就是顏巴。

其次,他知不知道呢?

錯惹腹黑總裁 他這麼說是試探還是……

石大人笑眯眯道:「顏姑娘你有點緊張,我還沒怎麼說呢。不死王說完了,我們再來說一下月華劍。我想要不死王的身軀,月華劍必不可少,只有月華劍兇悍的戾氣才能逼出不死王原本的神魂,我才能得到不死王的身軀。成為不死王之後,所有服用過不死之血的人我都能下達絕對命令。你覺得丁家那些位高權重的人會不會為了永生而屈服於我呢?」

絕對不用猜!!

我賭一毛錢,肯定會的,別說是丁家的人,就是全球首富,只要相信你,他絕對會乖乖的讓出自己的一半身家給你……

連古代皇帝都抵禦不了不死的誘惑,誰能抵禦呢? 轟!

一聲轟鳴傳來,讓四周無數學生嚇了一大跳,齊刷刷望去,就見一堵美化牆壁四分五裂。

那裏正躺着一個年輕人,口吐鮮血,眼球凸起,面色極其的痛苦,渾身傳來一聲聲鞭炮般的斷裂聲。

咔咔咔…

吳啓痛的眼球都要爆裂了,只感覺渾身骨骼一根根崩碎,皮膚上都滲透出一股股血液,染紅了衣服和地面。

“你….噗….”他話沒說完,眼球一凸直接暈過去了,就算是昏過去都不閉眼啊。

雖然沒死,但是距離死差不多了,若是不及時治療的話,可能直接回嗝屁了也說不定。

“剛剛一拳用力好像大了一點點。”柳塵看着自己拳頭,嘀咕了一句。

這話讓眼前的大少,還有幾個跟班臉色發白,滿臉驚恐的看着他,一個個忍不住後退,嚇到了。

“你,你竟然敢打殘了吳啓?”大少滿是震驚的喊了聲。

四周發呆的學生們齊齊驚醒,一個個駭然的看着柳塵,露出了一種憐憫的神情。

吳啓是誰啊,他叔叔,吳鋼,可是天河學院教導處主任啊。

“你死定了!”

大少又驚又怕的說了句,慌忙打了個通訊,接着一臉冷笑的看着柳塵,眼裏又驚又怕,又有着一絲快意。

彷彿等下柳塵就有好戲看了。

“這小子慘了!”

“敢打殘吳啓。”

“快看,教導處的人來了。”

果不其然,很快遠處趕來了一批人,一個個乘坐着懸浮摩托落在了這裏,來的正是教導處的執法者。

足足來了五個執法教員,而且,爲首的一個正是一位主任,一臉陰沉的走上來。

他來到了被撞碎的美化牆壁前,看着躺在裏面的吳啓,兩隻眼球凸起,顯然奄奄一息,昏迷不醒了。

“是誰?”吳鋼一臉暴怒,咆哮着轉身。

他雙目透着一股寒芒,掃過所有人,大家紛紛避讓,驚恐的退避,唯有柳塵靜靜的站在那裏。

“是誰傷了我侄兒!”吳鋼暴怒的咆哮。

沒有人說話,就算是大少都有些惶恐了,不敢吭聲,害怕被牽連了,畢竟是他設計帶來了吳啓。

“是我!”

一個平淡的聲音傳開,吳鋼唰的盯住了說話的人,正是柳塵,面色很平靜的看着他。

“是你?”吳鋼一字一句,咬得很重。

他心裏怒火熊熊,這小子,竟然明目張膽打傷他的侄兒,而且還是直接打成重傷。

吳鋼心裏殺機涌現,恨不得宰殺這小子,但是他很清楚不可能,因爲這裏是天河學院。

就算他是執法教導主任,都沒有這個能耐在學院裏面殺人,估計還沒殺就被上面的人給鎮壓了。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不過,吳鋼卻寒着臉,說道:“小子,無故打傷學院的同學,手段狠辣殘忍,將吳啓渾身骨骼盡數打碎,鑑定爲十級傷殘。”

“來人,給我銬上!”吳鋼一揮手,五個執法者立刻上前,一人手持一條能量鎖鏈嘩啦的捆綁了柳塵。

吳鋼一步一步走上來,寒聲道:“你們五個,去將吳啓送入基因修復倉裏面治療,立刻,馬上,此人交給我來親自帶他上太空接受處罰。”

“是,主任!”

那五個執法者齊齊點頭,將被打成十級殘廢的吳啓帶下去治療,至於柳塵就交給吳鋼這位主任了。

畢竟人家的侄兒被打傷了,他沒發火,而是按照學院的制度來辦事,那就沒啥好說的,賣個面子。

“小子,你祈禱吧,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吳鋼走上前,壓低了聲音,彷彿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般叫人恐懼。

“走!”

說完,他抓起鎖着柳塵的能量鎖鏈,帶着他離開了這裏,留下大少等人一臉大喜過望的表情。

“哈哈哈!”

大少一臉笑意,暢快道:“柳塵啊柳塵,這次你還不死,被吳鋼這位狠辣的教導主任帶去處罰,肯定沒好下場。”

“就算是不死也要脫三層皮,有你好受的,然你敢打我?”大少一臉的暢快笑容。

其實,吳啓就是他故意帶來的,不過是給了1個億給人家,讓他過來幫忙教訓一個人。

吳啓那是自傲慣了,根本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被大少給算計過來,想教訓柳塵,結果反而被一拳秒掉了。

十級傷殘,估計要修養三個多月才能恢復過來了,這吳啓也是倒黴,碰上柳塵這樣一個怪物。

本來呢,柳塵正思考着怎樣上太空去的,沒想到吳啓出現了,聽其他人說他叔叔是學院的教導主任。

這下子靈機一動,好吧,送上門的機會,直接打殘了,反正是來找麻煩的,正要藉此機會上一次太空上。

果然成功了,教導主任吳鋼一來,直接鎖住了柳塵渾身基因能量,封印了一身基因組後帶着從太空電梯,上了太空。

來到了禁閉基地上面,本來這裏正在排查隱患,是暫時不接受學院的處罰學生到來關禁閉的。

但教導主任身份在那裏,而且正好上來沒有人,讓他暢通無阻的帶着柳塵來到了基地上的一個外禁錮平臺那裏。

“柳塵,小子,你不該將吳啓打成重傷,你知道他可是我的心頭肉啊,你竟然敢打傷他?”

平臺上,吳鋼本來平靜的臉忽然變得猙獰起來,面目兇惡,兩眼盯着柳塵,露出一絲絲兇光。

柳塵詫異,心思一動恍然道:“明白了,那吳啓,不是你侄兒吧,我看,很像是你的兒子啊。”

“小子,你知道得太多了。”吳鋼兩眼一眯,殺心畢露。

他被柳塵說中了心事,沒錯,吳啓並非是他侄兒,而是他的親生兒子,是兒子。

看着一臉殺意的吳鋼,柳塵笑道:“真佩服,你不是他親叔叔嘛,嘖嘖,竟然成了親兒子,看來,你跟你大嫂關係不錯啊。”

“笑吧!”吳鋼一臉冷酷,哼道:“本來,我只打算讓你飄在太空上十幾二十天,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小子,怪就怪你傷了我兒子,還知道的太多,所以,你必須死。”吳鋼說完一臉殺意騰騰。

說着,他拖着能量鎖鏈,將柳塵綁在了金屬柱子上面,寒着臉轉身離開了這個平臺。

咔!

他站在平臺內部的窗戶前,冷冷的看着柳塵,臉上露出一絲狠辣的笑容,打開了平臺外面的能量防護罩。

剎那,柳塵直接被捲入了太空之中,整個人暴露在太空中的無數射線,高能粒子,無窮輻射之中。

“小子,你可以安心的死了。”吳鋼喃喃自語,雙目中閃過一絲狠辣,直接打開了能量鎖。

咔嚓一聲,綁着柳塵的能量鎖直接斷開,柳塵整個人瞬間就被捲入了茫茫太空之中,飛走了。

不錯,吳鋼將柳塵直接放逐太空,飄走了,等於直接要殺死他,這小子知道了他的祕密。

而且還打殘了他而寶貝兒子,簡直不能忍受,直接利用自己的職能,將柳塵帶上來,放逐太空中。

“嘿…”吳鋼親眼看着柳塵飄走,看到他有些愕然的眼神,心裏很暢快啊,終於爲自己兒子宰了這個人。

柳塵是真的驚訝,沒想到這個教導主任,竟然真敢這樣做,斷開能量鎖,直接將他放逐太空之中。

這等於直接殺了他,還真敢做,不怕天河學院追究?

其實,吳鋼根本不知道柳塵的任何信息,甚至認爲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罷了,殺了就殺了,只要沒有證據,甚至沒有任何的信息就好了。

放逐太空,是最好的做法,沒有親自動手,全程沒有打柳塵哪怕一下,甚至可以說成是出事故失蹤了。

他的想法很好,但是,卻不知道,此刻軍事科的一羣教員怒了。

“什麼?”

“1班的學員柳塵,被其他科的教導主任吳鋼帶上太空處罰?”

消息傳到了軍事科教導處,一羣教員們勃然大怒,你道爲何,因爲軍事科的處罰,學習,教導,都是獨立出來的。

別的科目裏面的導師,教員,甚至執法者都無法過問,更無法直接執行處罰的。

現在一聽,柳塵被帶走了,還帶上了太空,這羣軍事科的教員們頓時勃然色變,怒火熊熊。

“我們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他來處罰了?”

“豈有此理!”

一羣教員們大怒,揹着消息給激怒了。

“走,上太空!”

紫潼冷冷的說了句,立刻轉身趕往太空基地,副院長說過了,不能讓柳塵再上太空,用其他方式處罰。

現在聽見柳塵被吳鋼帶入天空,心裏都用處一股殺意,這簡直就是跑來打了軍事科教員們的臉面了。

“嗯?”

太空基地,吳鋼正要乘坐電梯下去,但卻見一羣怒氣衝衝的教員從電梯裏走出來。

爲首的正是紫銅,上來就將他團團圍住,一個個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你們,幹什麼?”吳鋼有些不悅的看着眼前的紫潼和四周一羣軍事科的教員。

“幹什麼?”

紫潼寒着臉,不含一絲情感的問道:“柳塵呢,人在哪,立刻帶我們去,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

“柳塵?”吳鋼心裏咯噔一下,感覺有些不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