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一般像婕拉,安妮這樣的輔助,都會買出AP裝備,增加團戰時候的AP傷害,並且效果還真不錯,”

橘子姐神祕一笑,開玩笑的說:“剛纔導播給了林天一個鏡頭,他剛纔是在……”

“額,吃東西,”

根號笑了笑:“餓了是可以吃點東西的,”

“可是我怎麼看像是糖果呢,”

“喲,你看那麼自信啊,還真是糖果呢,”

兩個解說調侃着,臺下的觀衆們也是炸開了鍋,議論紛紛,

“臥槽,剛纔林天真的在吃東西,我還以爲自己看錯了呢,”

“這有什麼奇怪的,打比賽的時候,經常會準備一些飲料,小零食的,”

“是啊,有時候打的比較晚,又沒時間吃飯,就吃一小塊巧克力,能頂上半天,”

“不過一般都是吃巧克力,餅乾什麼的,這是吃糖,有點奇怪啊……”

觀衆們議論紛紛,雖然說沒有規定比賽的時候不能吃東西,不過嘛,一般的選手都是喝喝水,喝喝飲料,吃東西的很少,因此大家對林天的做法十分好奇,

“哈哈,怪不得這個猛呢,原來一邊打,一邊吃糖,猛的一比,”

“66666,吃了這顆糖,五個位置都能打,”

“王族戰隊的隊員們怎麼不吃呢,就GOD戰隊的人屁事多,”

對這件事,廣大網友們的態度褒貶不一,討論的也很多,

不過有一些比較小衆的說法卻被淹沒了,比如說有人認爲之前傳出來了最後一場之所以延遲是因爲有選手的身體不適……

而且還說很大可能是GOD戰隊的,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再結合剛纔GOD戰隊的輔助選手林天比賽中吃糖這一舉動,是不是有什麼聯繫呢,

不過更多的人說這樣的說法想象力真豐富,本來沒有的事說成是有的,

真真假假,到底誰知道呢,

VIP包廂內,拿着手機的李清雅止不住的搖搖頭,

看着劉若琳和徐青兩人還在爲GOD戰隊的大好局勢而高興,但是李清雅就是高興不起來,

“你在擔心什麼,”徐青問道,

“哦,沒,沒什麼……”李清雅淡淡的道,

劉若琳看了兩人一眼,隨即說道:“別瞎擔心,沒什麼事,你看現在好好的,”

說着現在看看比賽場景,下路的婕拉打的依舊非常強勢,一個致命的控制捆住了燼,在加上寒冰的傷害,當即就逼出了燼的閃現,

下路是絕對的優勢,現場再次傳來GOD戰隊粉絲的歡呼聲,

李清雅也只能是嘆息一聲,默默的注視着比賽,

EG戰隊官賽區,旋風思考了半天在戰術板寫上了許多關鍵點,再次觀察着比賽,

突然他冷不丁的說道:“教練,選手有人身體不適嗎,”

“恩,”EG戰隊教練愣了愣,“爲什麼這麼問,”

“剛纔,有些不對勁啊,”旋風微微皺眉,他剛纔在後臺看見主辦方負責人在與劉子光商量着什麼,

EG戰隊教練聳聳肩,“我還不知道,不過你想知道的話,我幫你去問問,”

旋風頓了頓,說道:“算了,先看完比賽吧,”

“也是,你覺得這場比賽,誰的迎面比較大,”

旋風摸着下巴:“這個不好說啊,看起來是GOD戰隊的優勢,不過優勢主要是在下路,中路GOD戰隊小劣勢,上路五五開,不過巨魔的補刀比波比多一點,”

“恩,如果GOD戰隊想贏的話,必須要穩住,而且要在中期打的特別好才行,”

旋風點點頭,目光重新放在婕拉身上,所有所思,

兩隊自八分鐘就一直穩健的不行,也許是最後一場比賽,雙方都打的相當謹慎,

十分鐘的時候,雙方在中路再次發生遭遇戰,

中野在加上輔助全部過來支援,只不過這波僅僅是僵持和搶奪中路右側的視野,並沒有打起來,

甚至僅僅是逼出了蛇女和麗桑卓的大招,一個召喚師技能都沒有逼出來,

兩邊同時選擇撤退,這波團戰沒有打起來,

“可以這麼說,一頓操作一個人都沒死,兩邊都慫了,”根號笑着說,

“必須要這麼打啊,現在這麼關鍵的局勢,一個人的衝動都有可能導致全隊的失敗,”

“是的,所以這場比賽,很有可能要拖到大後期,大家稍安勿躁,慢慢的看,我相信呈現給我們的一定會是一場盛宴,”

當冷酷的麗桑卓第一件掏出了深淵權杖的時候,餘下的錢先出了一個布甲,大家都知道麗桑卓是要做中亞了,

中亞對麗桑卓來說是一個質的提升,根號斷定GOD戰隊在麗桑卓的中亞沒有做出來之前都不會打團戰的,

結果也正如他們所說,GOD戰隊現在想的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裝備,在關鍵裝備比如麗桑卓的中亞,波比的日炎,寒冰的颶風沒有做出來之前是絕對不會打團戰的,

相反,王族戰隊就不是這樣,

燼和蛇女都是不需要太多的裝備就可以打出極高傷害的C位,

因此現在王族戰隊就是找架打,但是現在GOD戰隊的思路非常明確,就是不跟你打,一直在迂迴牽扯,

最終的一血塔沒想到是發生在上路,巨魔,人馬甚至把兵線推進中路一塔的蛇女也過來幫助推線,波比只能後撤,無奈讓出了上路一塔,

一血塔沒了,直接加在王族戰隊上面的經濟非常豐厚,可以說簡直是直接拉平了與GOD戰隊的經濟差距,而且本來也就沒有多少差距,

孫策無奈的道:“他們鐵了心是要上路一塔啊,真的沒辦法,”

“沒事,”孤狼說道,“天哥他們馬上也要把下路一塔推掉了,也不算虧,”

正說着,林天忽然說道:“不,下路一塔先不推,留着,”

“恩,”李自豪一愣,“天哥是想養着這個燼,”

林天點點頭,

一般在下路極爲劣勢的時候,劣勢一方的ADC都希望對面快點將防禦塔推掉,這樣自己就可以安穩的補兵了,甚至可以在二塔前囤起一大波兵供自己發育,

但是有些聰明的下路組合就故意不推完防禦塔,留在這裏,讓兵線始終卡在一個對面ADC十分尷尬的位置,這樣ADC的發育就十分難受,

不得不說,這個方法十分聰明啊,

李自豪也點點頭,推完這波線之後並沒有選擇推防禦塔,而是直接跟着婕拉從河道前往中路,

順便還打了一個河道蟹,補充一下河道的視野,

GOD戰隊的目標,就是中路一塔,

所有的一塔中,中路一塔的戰略價值是最大的,推完了中路一塔,中區的資源,視野,都會受到對面慘烈的壓制,

寒冰,婕拉,麗桑卓三個人集結在中路,王族戰隊的中野也迅速的反應過來,竭盡全力的去保護住中路一塔的血量,

即使被寒冰偷偷摸了一下也是非常致命的,寒冰現在平A的傷害非常高,防禦塔又如此的脆,

此時王族戰隊中路的防禦塔還有四分之三,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危險,

當寒冰,麗桑卓全力推線的時候,寒冰也勉強能夠平A了三下防禦塔,之後蛇女,人馬都來,瞬間把兵線清完,GOD戰隊在繼續推有點不現實了,

開始GOD戰隊並沒有走人,而是繼續在中路迂迴着,

根號不解的問:“難道GOD戰隊還想對中路一塔下手嗎,現在不理智啊,”

“是的,不好推的,蛇女清線也不錯,還有一個人馬打反手,要是琴女在塔下開出一個大招,大中兩個人,GOD戰隊這波就爆炸了啊,”

“我覺得爲了穩健,還是先撤退比較好,”

“是的,先穩一手,比較好,”

也許是穩健的夠多了,現在GOD戰隊在這裏表現的相當強勢,寒冰不停的用W技能消耗,麗桑卓不停的用Q消耗,而另外,婕拉的種子,E技能都成爲了王族戰隊的噩夢,

兵線一來,GOD戰隊總能在瞬間就清完,隨後寒冰趕緊上去點兩下塔,

麗桑卓也點一下,婕拉點一下,

中路防禦塔的血量在一點點的消耗,不過蛇女清兵也非常快,不會讓寒冰多點幾下,

不過李自豪兇悍的嚇人,每次在防禦塔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還要扛這一下平A出兩下,

就靠着這種不要臉的打法,王族戰隊中路一塔已經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再來一輪兵線甚至可以直接推完了,

不能這麼幹啊,聖僧有些着急,不過燼不能過來,他必須先發育,但是花落說道:“燼,先來吧,這波馬上就要打起來,”

燼有些無可奈何,只好放棄下路這一大波的兵線,趕往中路防禦塔,

就在此時,又一波兵線來了,GOD戰隊趁機發動了對王族戰隊中路一塔的總攻,

不過蛇女也十分大膽,走位十分靠前,就是清理兵線,但是……目標編號014 誰都沒有想到的是,盲僧居然是繞後了,從右側的F4繞了過來,然後一個誰都預料不到的Q技能打在蛇女身上,

“糟糕,盲僧,”花落急忙打出幸好,

蛇女也是有些擔心,盲僧現在有閃有大招,要是來個迴旋踢,對面是GOD戰隊的人,踢回去,自己就死了,

於是蛇女開始下意識的往後撤,這一撤,王族戰隊就跟着撤退,

僅僅是下意識的往後方走的還有,李自豪大喜,寒冰瞬間又點出了兩下,

“哎……”聖僧嘆息一聲,“一塔不要了,守不住了,”

說完,他操縱着人馬開始往後撤,

大家守塔的時候都有這種感覺,要是地方繞後從側翼包夾過來,總會下意識的往後撤退,

但是往往這一撤退就出了問題,有ADC在的時候,對方會趁着撤退的兩秒甚至一秒的時間直接集火將防禦塔推掉,

現在王族戰隊就犯下了這個錯誤,其實也不能說是錯誤,而是下意識的反應,李自豪抓住機會,兩下,三下,四下……

“砰,”

中路一塔告破,

花落嘆息一聲,中一塔被破,這是始料未及的事情,原以爲還可以在多撐幾分鐘,沒想到真的就這樣被破了,

而蛇女往後撤的時候,盲僧的二段Q並沒有踢過來,他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西吧,”

這位韓援中單有點惱羞成怒,但是終究是自己這邊慫了,

“GOD戰隊打的非常聰明啊,就是逼迫你的中一塔,思路非常清晰,而且盲僧的及時的側翼繞後包夾也是很精髓,逼迫的王族戰隊整體都向後退了一步,GOD戰隊纔有機會快速推掉防禦塔,”

橘子姐說道:“這樣一來,一塔被破掉,王族戰隊的視野有點被侵佔的意思啊,”

“是的,就看聖僧和花落能不能即使的將視野給做出去,否則在中期的團戰將會打的十分受限制,”

聖僧嘆息一聲,便指揮着隊友們後撤,“小龍還有兩分鐘刷新,花落去做一下視野,”

“好的,我馬上去,”花落的琴女在回城後立刻合出了一雙五速鞋,但是剛剛準備出門,看見了婕拉的一本增益典福,他咬咬牙,直接將五速鞋換成了法穿鞋,

五速鞋帶來的是快速的支援和遊走,而法穿鞋相對於輔助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當然這是對一般的輔助,但是對琴女,安妮,婕拉這樣的英雄來說,法穿鞋的作用還是很大的,

“咦,琴女居然合出了一雙法穿鞋,有點少見啊,”根號奇怪的說,

“看來花落也是打算走法傷路線,畢竟法穿鞋帶來的穿透傷害收益還是很高的,”橘子姐說道,

“這兩個輔助在團戰中都可以看出很可觀的傷害,但是琴女的傷害與婕拉相比,肯定是要差一些的……”根號沉思片刻,“我覺得琴女倒不如把法穿鞋換成CD鞋,這樣可以儘快的刷新自己的技能,更多的去利用技能保護隊友,”

“這也是一個思路,當然,路人局的時候,殺人書的琴女都見過呢,”

兩人也是一笑,的確,琴女這個英雄說實話你打中單都可以,只要你膽子打,任何位置都可以打,

花落的想法的確有種與林天爭鋒的感覺,合出鞋子後立刻向小龍圈趕去,

不過他看了看燼的位置,微微皺眉,“下路的兵線有一大波,趕緊去啊,”

“馬上,”燼在全力對付紅BUFF,這讓花落有點無語,

現在這個時間點,ADC要紅BUFF的收益比打野小的多,難道說現在還會打起團戰來,

聖僧也沒有說什麼,紅BUFF他要不要無所謂,在打完紅之後,燼才姍姍來遲,而此時基本上快有兩撥兵在下路一塔這裏聚集着,

自家的防禦塔已經吃了三個兵線了,

燼非常老道的在遠處就用W技能瞄準着兵線,狠狠的吃了一個炮車兵,之後趕到一個Q技能加上暴擊平A幾乎收了一波兵,

可是就在燼老老實實收兵的時候,所有的觀衆們都是屏住呼吸的看着,因爲在石頭人下方的草叢裏,正蹲着兩個人,

盲僧和婕拉,

剛纔麗桑卓,寒冰,盲僧和婕拉四個人逼迫王族戰隊後撤推完中路一塔後,他們也就撤退了,但是實際上,撤退的只有麗桑卓和寒冰,

而盲僧和婕拉則是假裝去小龍圈做視野,給他們一種要打小龍的錯覺,然後在林天的指揮下,從三角草叢一直騷擾了石頭人下方的草叢裏,

這一路上,林天身上的掃描,真眼和盲僧身上的真眼全部用完,

視野全部被控制,

全程沒有被人發現,

也是王族戰隊的視野鏈有些空缺,在小龍圈的時候,排了一個眼位,但是三角草叢並沒有一個視野,

三角草叢都不會有,在一塔左下方的草叢裏難道會有視野, 會穿越的道觀 馭獸醫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