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重點是在下一個時代。

輪迴你也要排隊啊是吧,所以隔了不知道多久,一個少年橫空出世。出生以來未嘗一敗,橫掃當時所有敵手。最後用了僅僅百年的時間突破九級修為,更是憑藉九級初期的修為就橫掃了當時所有的老一輩九級巔峰的修為大能稱霸星宇。而他無敵之時也向世人透露出他就是當年奪得輪迴四葉草的那位大能,他選擇了整株吞下博得了一世輪迴。

至於之後這位輪迴轉世的大能者怎麼了卻無人得知,傳說是突破了九級晉陞到了傳說的境界探尋更廣闊的宇宙去了。

而這一件事也被流芳百世,一直流傳至今。

「你是說他吃了輪迴四葉草?」

「不一定是四葉草,能讓你帶著記憶輪迴的仙植很多,天魂花、孟婆棗、天藤心都可以,而且還有一些功法也能做到這一點,例如天魂功法、地藏婆娑功。也有一些天地至寶可以讓人重獲生命返老還童,例如世界樹的樹心、摩訶古盒等等都可以做到。」小白夜順口就說出了一堆聽起來就很牛叉,卻又完全沒聽過的東西。

「你。。你怎麼知道。」

「我爹跟我說的」

你爹牛叉啊!!

陳峰:「你怎麼知道他就是?」

小白夜:「第一,他的靈力掌控十分精準,精準到不浪費一絲的靈力剛剛好把對手擊暈的程度,又不至於殺死對方,,而且基於不同修為的人不同的力度。」

蕭紫羅反駁道:「那不會是人家天生對靈力的掌控精妙絕倫有無比的天賦嗎」

「第二,他不但靈力的掌控精妙到極點,而且就連對手的情況也了如指掌。一萬多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盡相同,但是他卻可以看透每個人的情況在給予不同程度的攻擊,這就證明了他的眼力十分的老道,試問一個八歲的小孩子怎麼練就這麼老道的眼力勁?我就算他從娘胎就開始練習,滿打滿算也就九年多一點,這種眼力勁不但需要對對方的身體情況修為了如指掌,還需要對對方的功法技能也十分熟知才可以做到。別說八九年了,給你百年都不一定能做到。」

當初小白夜在哈斯地下大迷宮的時候白明東就展示了他自身的眼力和豐富的經驗硬生生幫助自家兒砸戰勝對手。

其實小白夜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們都開始有點相信了,要是秒殺一萬多個雜魚的話那也不算太過的逆天,但是這樣子秒殺那就有點誇張了。當時在場的那位大長老雖然能感覺到趙漠對靈力的把控十分精妙,但是也沒有小白夜那樣想的這麼深入,而且他也沒想過輪迴這一種情況以為趙漠只是一個逆天的妖孽而已,先入為主的限制了他的思維。

「還有最後一點,也是最關鍵的一點。你們四個身上殘留著九道法則氣息,而且氣息十分的微弱但是卻很精純。單一分開這九道法則沒什麼問題,也只能說明他是妖孽而已,但是在一起就有問題了。」

「什麼問題?」韓靜兒問道,她知道這應該就是小白夜如此肯定趙漠是重生者的原因了。

「這是一種功法,叫做天玄。別名,九世輪迴換天玄。這種功法修鍊到圓滿不是需要輪迴九次,而是需要九道法則組合成一種不存在世間的輪迴法則,效果也是簡單粗暴,讓你免受輪迴不死不滅,不過我可沒聽說會變成小孩子,可能是出了什麼狀況吧。」

老實講,在場除了小白夜外,另外十人是聽得一晃一晃的,已經是十臉懵逼了:這尼瑪是在說睡前小故事嗎?怎麼我感覺在聽別人講故事!?

「你。。你怎麼知道這種功法的?」竹竿有點結巴的問道。

「因為我曾經見過和感受過這種功法和輪迴法則所以知道啊」換來的卻是這麼輕描淡寫的回答。

歐陽龍騎:「如。。如果你說的是真的話,我感覺你更像是輪迴轉世的」

眾人狂點頭! 「講真,你真不是重生者?」

小白夜都無語了,他那裡像重生的了,實力是不是最強另說,起碼做事就不想一個思想成熟的人,反而十分的幼稚,而且見識也沒有多廣闊。

「是是是,我不但是重生的,還是異世界穿越過來的好了吧」

「哈哈哈!哪有什麼異世界的,那些小說傳記說的所謂異世界重生其實就是因為機緣巧合在另一個星球去到另一個星球而已,因為距離太遠他們把這種超遠距離傳送說成了異世界而已」蕭紫羅立刻就給小白夜科普了一番。

「就是啊,怎麼會有異世界呢。哈哈哈」

「哈哈」

「哈」

。。。。。。

小白夜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些在哈哈大笑的幾個夥伴,看的他們都有點慌了。

「真。。。真有?」

小白夜:「講道理,應該有。」

「媽呀!!!」

今天在場的十位小夥伴的三觀是被小白夜瘋狂的刷新了,一開始推斷趙漠是重生者他們基本是相信了,而異世界的事情他們雖然還是不信,但是不得不說他們開始動搖了。

韓靜兒:「不管真假這些事情先放一邊,我們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商量對策,就算他是重生者也沒有打不贏的道理。」

小胖問道:「有什麼對策?」

。。。。。空氣又安靜了起來。

韓靜兒可憐巴巴的看向小白夜,她需要軍師。

叮鈴!

突然小白夜的晶卡響了起來。

「時間剛剛好」

眼鏡問道:「怎麼了?」

「情報來了」

原來小白夜得知了參賽學院的名單后就把四級以上的學院名單歸納在一起交給了通天商會讓他們幫忙調查,雖然參賽學員名單被學院聯盟嚴密的保管著,通天一族的情報機關也無法拿到。但是可以通過其他手段去獲取啊。例如:調查這些學院排名前十的學員名單和信息。

可能有些學院會有一些秘密武器什麼的隱藏起來,但是八九不離十了,前十就是參賽人數了。雖然參賽人數是不固定的,但是一般來講就是十個人前後了。再多也不會超過十五人,再少也不能少於八人。

小白夜把情報發到晶卡群上,分享給其他人。

小白夜:「雖然不是全部,但是四級以下的我想我們也沒有太大的必要去留意,而這裡都是四級以上的學院的參賽人員名單,雖然只是推理出來的沒有證據證明,不過起碼正確率有八九成。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情報記下來。之後按照原定計劃行事!」

在剩下的時間裡面,眾人一邊模擬情報上重點留意對象的招式,一邊破解,而且還在練習組合陣型再加上自己的修鍊等等,可謂是廢寢忘食。

只是怪物學院的一行人在閉門不出練習的時候,天夢城卻不安靜了。

「喂喂喂,你們聽說了嗎,天塹城的凡一學院的隊長趙漠參加那個地下拳賽,一人秒殺了上萬名參賽學員後來輕鬆奪冠!!」

「我靠,這麼牛叉嗎。」

第二天。

「喂喂,聽說了嗎。羅紀放話要挑戰趙漠」

「就是那個排名第七的尼羅城的羅菲學院隊長——羅紀嗎?天說他天生聖脈啊」

「不就是他嗎,當時羅紀聽說趙漠被譽為新生第一人就跑去挑戰了」

「結果怎麼樣?」

「趙漠沒有應戰,聽說是出去了還是怎麼的,反正沒打起來」

「該不會是慫了吧,我聽說羅紀已經二級巔峰修為了,而且天生聖脈,靈力的質和量比常人高出數倍」

第三天,離開賽越來越近,有一些學院的學員根本就按耐不住性子,主動去挑事,小白夜都不用去刻意收集情報了,自己就送上門來。而且越來越多的『猛人』蹦出來,雖然更多的牛人還是隱藏起來。只是這些跟怪物學院一行人根本沒有關係,一樣是照吃照睡照練,做了快一周的宅男宅女。

一直到開賽當天。

「我去,白夜那小子人呢,不會到最緊要的關頭才來玩失蹤吧!?」歐陽龍騎看見自己的死對頭居然沒在,又趁機嘲諷了一波。

眼鏡:「小白去通天商會拿東西了,一會就回來」

蕭紫羅問道:「拿什麼?」

「好像是武器吧,他花錢購買了一些材料讓通天商會的人打造了武器,聽說還是剛剛才趕工完成。」

「他不是用那隻灰溜溜圓滾滾的召喚生物當武器的嗎?」

「誰知道他怎麼想。」

┓(-?-?)┏

「諾,說曹操,曹操到」

小白夜悠悠閑閑的一步一步走來。

韓靜兒微怒的喝斥:「你去哪了!快開始了,要去會場集合的!」

小白夜撈了一下頭,不好意思說道:「嘻嘻,去了拿武器,訂造了一把劍和幾把槍,以防萬一嘛!」

老怪物走出來,擺了擺手:「好了,都到齊的話就走吧,別耽擱時間了」

—————————

學院聯盟爭霸賽,每一年都會舉辦。期中考期末考是對學員的考核,而學院聯盟爭霸賽則是學院聯盟對各大學院的一次定點考核,一考就是十二年,從小院一年到高院三年,每年一次一共十二次。每次考核的情況成績都會有專門的人員記錄在案並且進行評價和給分。會根據相應的情況進行不同的獎勵或者懲罰,對於學院高層領導和老師資源的懲罰和獎勵。

畢竟學院聯盟的本質是培養保護四系星的修鍊者,而學院也是因此而設置,所以當老師的福利是十分高的,不但功法很多,許可權很高,資源也是多得多得多啊。 爹地,她纔是你媳婦兒! 所以學院聯盟不但是入職考核嚴格,就連任職時候的考核也很嚴格。人家不考核你自己,反而是考核學院的學生,而且還是不管哪個年級的老師,都一樣有懲罰。當然了,獎勵也一樣有。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勢力想把自家的子弟送進隊伍。師資力量實在強大啊,整個學院都優先為幾個人授業解惑。

一開始集合的地方是一個廣場,和學院招收有點類似,只是這個廣場是成扇形的,高級的學院站在最前面,相較低級的排在後面,以此類推。因為越低級的學院數量就越多,所以這個廣場也因此是呈現扇形分部。

「這人數好像比當初招生還要少嘛」

「恩,這很正常,因為一級學院是有免除考核的權利的,因為他們的資源也是少得可憐,只有當一級學院想晉陞二級學院的時候才會參加考核,但是就算如此一級學院還是佔據了這裡所有學院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二級學院百分之九,剩下的百分之一才是三級以上的學院。」

因為考核是每十二年一次的輪迴,所以並不是三十三個城所有學院都會參加,就拿天塹城來講,五級學院就凡一學院參加了,四級學院就三家,當初四校聯誼根本原因是因為沒有第四家四級學院參加所有才找上怪物學院頂上的。而天塹城參賽的學院總數卻有六七百所之多,可想而知一二級學院的比例是多大。

老怪物:「好了同學們,現在請開始你們的表演了,按照某人所說,不想贏參賽個屁!都給我贏!!」 「對對對,干他R的!!」小白夜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喊得還特別大聲。

「呵呵,哪來的土包子,居然在這裡大吼大叫的」

突然,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眾人看了過去。只見一個頭上扎著一個小辮子,穿著一身紅色衣服的小孩童雙手交叉於胸,眼神不屑的看著怪物學院這邊。

這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孩童,看上去只有七八歲的樣子,雖然小白夜等人實際年齡也就八歲,但是因為修為和天材地寶的緣故身體已經成長到了十三歲十四歲了,而場上基本上也都是外貌、體格和年齡不相符的,所以這個扎辮子的孩童就顯得特別的顯眼,出眾。

( ̄_, ̄)

孩童不屑的說道:「這裡可是三級學院的地方,你們該不會是一級學院的走錯地方了吧,一群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說時遲那時快,小白夜暴脾氣就上來了:我去!這死小娃子什麼意思,莫名其妙就被懟了?

小白夜擼起衣袖就準備上去跟他先干一架再說其他的,只是被韓靜兒扯住沒辦法而已。

趙絡韻小聲說道:「這個校徽好像是尼羅城的歐庄學院。三級五星的學院跟我們相當。」

因為大家都沒有忘記小胖四人的怪物學院精英的身份還在保密,所以他們都沒有穿著學院戰服過來,外人是認不出他們是那個學院的,參賽的時候也是打算佩戴胸章就好了,戰服的防禦他們不需要。都是家族子弟了,身上沒幾件防身的還真的不好意思出來溜達,戰服的防禦可有可無。

不過孩童的聽力很不錯,他聽到了趙絡韻說的話,挺起胸膛:「沒錯!我就是歐庄學院的隊長——娃鬼子!」

「娃鬼子?!」

小白夜:「歐陽蟲騎你聽過?」

「馬德!是龍騎!歐陽龍騎!!!」

「行行行,龜騎!」

算了,歐陽龍騎也放棄了,越跟他較勁自己就越吃虧。

「尼羅城有一個宗門勢力叫做鬼娃宗,勢力很強大,他們修鍊的功法很特別,修鍊的人身體都會停止發育,而七歲正是最佳的修鍊年齡,所以整個宗門幾乎上到宗主,下到普通弟子,都是孩童模樣。其中這個娃鬼子更是佼佼者,而且聽聞他手段極其殘忍,被他殺死的人都會被斷去四肢,而且都會化妝成嬰童的樣子。」

眾人立刻就用厭惡的表情看著那個聽到自己的『光榮歷史』還在滿意點頭的娃鬼子。簡直變態至極!

「咦~~噁心,變態。」

周圍的人聽到歐陽龍騎解釋也都稍微遠離了一點,誰也不想跟這個變態一起,娃鬼子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在哪裡陰陰的偷笑。

「還有多久開始啊?」

韓靜兒看了一眼晶卡,晶卡上顯示時間是八點五十分,而開始時間是九點鐘,應該快要開始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應該要開始了,畢竟這裡只是集合地方,真正的舞台要使用傳送法陣傳送過去。」

突然,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出現在最高處:「大家好!我是學院聯盟的長老,大家叫我鄧老就好,是今年小院一年的總負責人。閑話我也不多說了,說一下比賽規則吧,雖然很多人都已經打聽過了,但是還是要說一下。」

小院一年跟二年是完全不同的,參賽學院不同,模式不同,負責人也不同。所以是分開比賽也分開集合地點。不過不管是幾年級的,第一關都是一樣的:闖魔獸群!

拿小院一年的做例子,魔獸群是由一級和二級魔獸混合組成,比例大概是8:2的比例。而第一關也是一級學院的分水嶺,二級學院穩紮穩打的話可以過,一級學院就基本都過不了。所以闖魔獸群可以說是用來考驗一級學院和二級學院的學員的。

闖魔獸群也不單單是硬闖就可以。第一:通關有時間限制,超過了時間失敗。第二:通關是報名學院的隊伍全員參加,包括替補。第三:通關時間不是按照隊伍裡面第一名的時間,而是按照最後一名,所以需要保護隊伍中的弱勢隊友一起前進。

淘汰。競速、團結、生存。

當然了,對於一些學院來說第一關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單純只是用來把人數減下去而已。

嗡!

這位鄧長老講完規則后,也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廣場的地面就出現一個超大型的傳送陣法。看來在這裡集合不是沒有道理,這個廣場本身應該就是一個大型的傳送陣。

咻!

場上數萬名學員就消失不見了。

———————————

草原!

一望無際的草原!與湛藍的天空相連接,天空藍的無瑕,藍的透徹,藍的高遠。天空沒有一片白雲,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生機盎然的草原。

小白夜輕輕的踩了一下草地,鞋子十分的乾爽,也沒有沾到泥巴之類的東西。置身在這種沒有一絲絲雜質的地方,真的十分舒服,很想讓人在這裡。。。

「燒烤吧!」

!?

「哈哈哈,開玩笑開玩笑」

雖然大家都不覺得小白夜是在開玩笑。

咚!

咚!

咚!

大地在劇烈的顫抖,而且震動越來越強烈好像在往這邊靠近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