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也不是。這套鎧甲除了靈力動力系統是重新煉製的完美靈力動力系統之外,其餘都是。”戰天說道。關於這一點只要使用一下,打聽一下就可以知道。再說大家都是明白人,那套上品靈石動力系統那麼貴重是不可能輕易交個秦鑫作爲彩禮的。如果崔家非要那套上品靈石動力系統,那大家只能是說抱歉了。

“不知道爲什麼要更換那套靈力動力系統呢?”不管什麼時候都會出現不合時宜的聲音。雖然有很多人都表現出了不滿之色,但是他們也想聽一下戰天是怎麼解釋的。

“那套系統是爲了進入祕境使用,所以可以裝靈石的空間很小,只有幾塊大小。而現在這套系統卻是採用了儲物袋存放靈石,可以裝一百立的靈石。如果嫌裝得多的話,我也是可以在煉製小的裝上去。”戰天說道。原來的只能裝幾塊,現在可以裝一百立 ,可以說大了無數倍。如果按照比例來說也確實是大了數倍不止。

“不知道那套系統可否送與我們崔家呢?”還是那個討厭的聲音討厭的人。

知道那動力系統的人都是一皺眉,都在心裏說上億靈石說送就送啊,就是崔家想買能輕易的買下來嗎?真是無恥小人。

“哦,是這樣的。因爲那動力系統是仙物閣提供的材料,根據我和仙物閣的協定,那套系統歸仙物閣所有,我是沒有決定的。如果你想要做一個,可以找仙物閣定做。到時候他們纔會再次提供材料讓我煉製的。”戰天說道。那個不是我的東西,如果你想要去找仙物閣買,看他們吊不弔你。

“這樣。那確實可惜了。關於鎧甲的是就到這裏了。”崔家家主可不希望那個人再次出聲破壞眼前十分融洽的氣氛。“不知道小友什麼時候準備結婚呢?”崔家家主問一旁秦鑫,他纔是今天的主角。

“再過些日子就有良辰吉日,我打算十天之後成親。到時請您賞臉光臨。”趁熱打鐵,以免夜長夢多。秦鑫把衆人給選的日子說了出來。

“十天之後….恩,確實是個好日子。到時候我一定會準備好一份大禮的。”崔家家主說道。

“謝崔家家主。”秦鑫說到。

大家進屋之後又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商議了一些具體細節之後崔家家主帶着一干人等離開催小影的家。其餘人又在催小影的家裏呆了一段時間之後紛紛告辭離開。就此秦鑫和催小影的婚事就算是定了下來。 五人小隊之中的秦鑫要結婚了,而且是很快就要結婚了,這可難壞了隊長。爲什麼呢?因爲他們平時都是在魔獸山脈裏面呆着,回到望仙城也是作爲修整,對於這如何操辦婚事可是一竅不通。況且催小影也算是個世家女孩,這個可不能讓人家失了面子啊。可是他們現在居住的小院實在是太小了,只有三間房子,就算是其他人都搬出去也顯得很寒酸。

經過一番商議之後,戰天提出把他店鋪的一層倉庫改建成九套房間,給他們每一個人一套讓他們在裏面居住。這樣一來他們就不用再外面租房子住,二來都有了自己的修煉空間可以多一些時間修煉,三來可以給秦鑫和以後的他們撐場面,四來兄弟們可以有時間就在一起,五來就是可以幫着戰天打理店鋪。經過一番討論最終同意了戰天的建議,於是找到竇再江讓他幫着找人設計改造一層倉庫。

房子的問題解決了,然後是邀請人員了。邀請誰?唯一認識有較好關係的是竇再江,其他人都是煉氣期的修士小隊成員的朋友,可以說沒有一個有分量的人物。跟竇再江一商議,這老修士還真不賴,說是算他一個,並且直接讓老錢過來撐場面;然後竇再江又讓戰天去請鄭天奎夫婦幫忙,鄭天奎夫婦也是欣然同意。不管怎麼說總算有四個重量級人物了,至少鄭天奎夫婦肯定是了。其實鄭寶寶更是重量人物,但是嘛,什麼問題大家都懂得的。

至於結婚過程則是崔家派禮儀長老過來協商,原本打算大辦一場,但是因爲男方一些問題所以就簡化很多。最後決定簡簡單單那的操辦,因爲二人都只是煉氣期修士沒有什麼名望,邀請的人員也不是很多。在商量過程中戰天問道關於那套鎧甲現在是怎麼樣了。

“你說那套鎧甲啊。我們家族的煉器師正在研究你是怎麼煉製出來並組合在一起的,等他們研究明白就會交到催小影的手上。”禮儀長老說完又問戰天“你那套鎧甲是不是借鑑了傀儡煉製的方法?”

“也算是,不過由於我沒有接觸過傀儡煉製也就無法達到傀儡的效果。我主要的還是把一些簡單的陣盤組合在一起放到那套鎧甲上而已。真要是說起來頂多算是一套陣盤。”戰天很是謙虛的說。


“呵呵呵,這個想法雖然有很多人在嘗試並且成功了,不過能達到小友你的水平的還是很少的。更何況是這麼多的法術釋放的時候並不衝突,那就更難得了。我曾經遇到過類是的東西,不過也只是兩三個法術組合在一起,與你的根本無法相提並論。”禮儀長老很不吝嗇的誇獎戰天。

“多謝。如果你們想要煉製方法我也可以全部告訴你們,然後大家相互借鑑學習。”戰天給出去的都是很普通的煉製方法,至於核心的那套上品靈力動力系統可是一點也沒有交出去。比如使用上品靈石可以加上聚靈陣可以做到給上品靈石補充靈力,如果是到魔獸山脈每天獵殺幾隻魔獸不用消耗靈石;比如使用上品靈石動力系統的時候威力要比靈石大上一倍消耗是隻有十分之一,也就是同等威力攻擊消耗只有給出去的那套的二十分之一。就連那套上品靈石動力系統也被戰天默默的收進自己的儲物袋之中,還好仙物閣沒有找他要,不然還真的不知道給不給。另外那套上品靈石動力系統的靈力輸出還可以提高二十倍,也就是說換成築基期法術依然可以使用。

“那就有勞小友了。”如果崔家可以煉製出那套鎧甲那就是給戰天他們每人一套又何妨。對於戰天願意主動把煉製方法交給崔家禮儀長老是非常高興的,他也肯定家族方面所有的人也都會高興的。

“對了,長老。不知道秦鑫提親那天那幾個反對之人是什麼人呢?視乎地位很高啊。”戰天的意思是告訴你們可以,但是你的把你家族裏面那些反對的聲音壓下去,別到時候讓他們使壞。


“哦,那些人啊。他們是崔家旁支,因爲生意對象有人要想娶催小影爲妾,所以纔會出言反對。現在催小影已經決定和秦鑫結婚了,那他們也不會再反對了。另外鄭天奎夫婦和鄭寶寶一起出席婚禮,還怕有人出來挑刺嗎?你說對不對啊?哈哈哈…”禮儀長老知道戰天擔心什麼,於是給了戰天一個定心丸。再說崔家姑娘就算是出嫁了,也不會允許別人隨便欺負不是嗎?這可是家族臉面問題。

“那好,等婚禮結束之後我一定會親自前往崔家學習的。”戰天把自己的之態放得很低。我可是去學的,那你們可就得拿出東西讓我學習,不然被學生變成了老師,作爲一個家族可就不好看了。

“那是。雖然我們崔家煉器佈陣一般,但是築基期的還是有一些東西。希望到時候可以再次相互借鑑一二。”等你到了築基期要是有什麼好東西也得拿出來與我們崔家共享。

“那是一定的。我們還是討論一下秦鑫和催小影的婚禮吧。你看他們已經討論了很多了。”既然一些可能出亂子的因數已經解決,那就再次回到正題。再說這次主要目的是商量如果操辦這場婚禮的。

“那好。我們崔家出席的人也是四位築基期修士,這樣也好兩邊人數均衡一下。家主和夫人都是會參加的,另外就是我和護衛首領。你們看怎麼樣?”禮儀長老說完問在座的竇再江。

“這樣最好。”竇再江笑呵呵的說道。崔家家主和夫人出席主要目的不是參加婚禮,是要與鄭天奎夫婦拉好關係。至於禮儀長老和護衛首領則是向外界表明崔家會站在自己家族子女的身後爲他們撐腰。

然後大家又仔細商討了一下婚禮過程中的一些細節,有哪些要注意不要出錯,有哪些可以簡化或者可以去掉,聘請那個酒樓的廚師掌勺,具體都是什麼菜色。因爲是在戰天的店鋪裏舉行,所以靈酒方面都是由戰天提供的,這也算是一個變相的廣告。畢竟這次會有築基期修士參加,他們可是真正喝的起靈酒的人。

幾天之後戰天店鋪改造裝修完成,裏裏外外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竇再江陪着禮儀長老參觀了一下,把不滿意的地方再弄一下,然後就等着結婚那天的到來。

到了成婚的日子,秦鑫騎着黑風豹穿着大紅新郎裝領着一隊吹鼓手簇擁着一輛青牛駕轅劍刺虎護衛的獸車到催小影的家迎接新娘子催小影。隊伍到了新娘子催小影的家之後經過一番和世俗類是的禮儀之後順利的接到新娘子往回走。一路之上都有雨箭魔鷹在每一個路口向天釋放一陣冰火箭雨作爲禮花。這次戰天可是把所有的寵物都叫上了爲秦鑫助陣。雖然場面不大,但是也是夠隆重的,畢竟黑風豹的築基期等級在哪裏放着呢。兩個普通煉氣期修士的婚禮這就夠瞧的了。

凌甜甜,劉晶瑩,白舒緩,侯青,範琢,範遊紛紛表示將來他們結婚戰天也一定要把所有的寵物借給他們撐場子。戰天則是每個人仔細看了一眼之後搖搖頭嘆息一聲不做回答。那意思就像是他們一輩子也沒有人要似得,自然是引來三女一番“毒打”,侯青等四人在一旁加油助威。

在戰天店鋪的部分也是很順利的進行完成,當最後新娘子被送入洞房之後,秦鑫出來敬酒則是被大家一頓海灌,幸好戰天給秦鑫準備的是僞靈酒,不然就別想入洞房喝交杯酒了。

另外,戰天的靈酒獲得在場的所有人的認可。崔家家主當場表示會在戰天這裏購買一些靈酒。就這樣這場婚禮雲滿完成。 秦鑫順利結婚之後,戰天等人才算是真正的可以休息幾天。這時候望仙城比武大會早已經結束了。通過閒聊戰天知道了那一百多人之中前十名的名字和他們爲什麼可以堅持那麼久的原因。簡單點說就是他們都是大宗門大家族的核心子弟,身上的武器裝備可以讓他們越階挑戰並且可以獲勝,另外他們背後的宗門家族還爲他們特意畫制了很多的高級獸皮金剛罩紙符,也可說是他們背後宗門家族的一次實力展現。另外由於他們都是比較有名望的,一般人也不願意得罪他們,所以主動攻擊他們的人也不是很多,這也是他們可以堅持到最後的原因。

至於那個金丹期兵刃是否被人找到就不得知了,一點消息也沒有傳出來。不是保密做的好就是真的沒有人找到。現在大家都在等待第二次進入的人是否能找到那件金丹期兵刃了。至於爲什麼大家都這麼熱衷於那件金丹期兵刃的原因也出來了,據傳說試一把上古兵刃,並且已經產生了一絲靈智,城主在金丹時期有些駕馭不住了,所以將它封存。後來城主大人進入元嬰期,那個兵刃是金丹期,也就沒有用了,於是才放進祕境之中以待有緣人。那個兵刃據說是看起來像一把石頭做的劍,但是具體是什麼材料城主大人也沒有認出來。

“原來是一把已經產生靈智的‘石劍’,怪不得有那麼多人想要得到它。就算是沒有成長空間了,也可以作爲鎮族之寶。”戰天很是羨慕城主大人當時的運氣,竟然可以得到一把上古“石劍”;有讚歎城主大人棄劍的時候的豪邁,那可是一個無數人想要得到的擁有靈智的寶物,說放棄就放棄。

“誰說不是呢?讓不也不會有這麼多家族宗門爭搶着要進入祕境呢。”侯青說道。

“不過應該很難得到。我知道城主大人已經進入元嬰期好像有二百多年了,想必那把‘石劍’已經在祕境中也有二百多年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早已被人取了出來。”白舒緩說道。

“應該不會,如果早已被人找到,城主大人不是就白公佈了嗎?”劉晶瑩不認爲已經不再祕境了。

“反正我們也是沒有份的,想那麼多幹什麼啊?”侯青說道:“這次戰天雖然沒有找到那件‘石劍’或者其他武器裝備,但是靈石的收穫也是非常豐厚的,你們說是不是讓他好好的請我們喝一頓啊?”

“對啊。是該請我們喝一頓。上次都沒有喝痛快。”範遊難得說一句,顯然他是很饞了。

“我要喝兩罈子靈果酒。”範琢很是直接。

“我也要兩罈子吧,你們也就不要多要了。”隊長髮話,不過這話怎麼好像有些直接給戰天做了決定呢?

“好吧,兩罈子對於小氣的戰天來說已經很多了,我知足了。”侯青說道。


“我們兩人一人一罈子吧。”秦鑫說道,也許是戰天剛幫過他不好意思多要吧。

“我們每人一罈子靈果酒就可以了。”劉晶瑩和白舒緩還有凌甜甜相互看了一眼後兩天代表三人說道。

“你們真的要喝酒嗎?”鄭寶寶在一旁發話了。

“鄭寶寶怎麼捨不得了嗎?這就爲戰天做起管家婆了嗎?”催小影調笑鄭寶寶。

“不是的。前幾天戰天給我一個影像玉牌,上面有你們在河邊喝酒之後的樣子,是非常難看的。所以你們一定要少喝一些,免得再被戰天拍到了。”鄭寶寶顯然把戰天覆制後還給他的影像玉牌當成是戰天拍攝後讓她看的了。

“什麼!?你竟然還把那天拍了下來?鄭寶寶,你說說那個影像玉牌在哪裏?”催小影這時候也不顧及戰天是否幫助過她了,直接向鄭寶寶大聲索要。不說別的,就是那天的形象肯定是醜大了,這要是傳了出去自己平時維持的美女形象可就是毀了。

“是啊,鄭寶寶,可以讓我們看一下嗎?”凌甜甜語氣比較溫柔,但是依然很是急切。

“寶寶,求你讓我們看一下好嗎?”白舒緩使用哀求戰術,滿眼都是急切。

“寶寶,給我們看一下好嗎?我們有好東西不是都與你一起分享嗎?難道說你真就不給我們看看嗎?”劉晶瑩開始扒小腸。

五人小隊雖然也是很想要收回那個影像玉牌,但是礙於面子不好說什麼,也都是滿臉懇切的看着鄭寶寶,希望鄭寶寶交出影像玉牌。

“戰天,他們是怎麼了?”鄭寶寶看到衆人的表情很是不解與害怕,於是轉頭求助戰天。

“別理他們,咱們吃糖葫蘆。”戰天說着取出一個糖葫蘆遞給鄭寶寶。鄭寶寶很是聽話的接過糖葫蘆吃了起來,不理其他人了。

大家看到戰天竟然用一串糖葫蘆轉移鄭寶寶的注意力都覺得非常無恥,但是對於鄭寶寶竟然這麼聽戰天的話就真的不理大家了也是很無奈,於是紛紛用憤怒的表情看着戰天。大有戰天不讓鄭寶寶交出影像玉牌就會動武的架勢。

“戰天,這究竟是這麼回事?”隊長作爲平時的首領這個時候必須站出來,讓戰天趕緊交出來。

“那天我給你們‘沖洗’的時候鄭寶寶在一旁給你們的樣子拍攝了下來、前幾天忽然想起來就拿過去看了一下又還給她。如果你們想看倒是可以,但是可不許看了不還啊。”戰天笑嘻嘻的說道,怎麼看都是一副欠扁的表情。

“好。我答應你。”秦鑫咬牙切齒的說道。顯然他更關心他新媳婦的醜態是否流傳出去。

“寶寶啊,你把那個影像玉牌讓他們看看,好嗎?”戰天壓力甚大,只好讓鄭寶寶給大家看。

“什麼影像玉牌?我有這個東西嗎?”鄭寶寶迷糊適時出現。

“額…你看看你的儲物袋裏面是否有影像玉牌,要是有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好嗎?”戰天用很溫柔騙小孩的語氣說道。

“好吧。”鄭寶寶一臉不情願的放下糖葫蘆,然後在儲物袋裏面翻看起來,好一會纔拿出來一堆影像玉牌。

“恩?…”大家都愣住了,要不要複製這麼多份啊?怎麼鄭寶寶還打算出售不成?這是戰天的主意嗎?大家現在臉都黑了。

“咳…大家別誤會,我沒有讓鄭寶寶複製這麼多影像玉牌啊。”他說的是實話,確實沒有讓鄭寶寶複製,但是他自己複製了。讓大家暫時不要聲討他之後問鄭寶寶說:“鄭寶寶,這些都是什麼啊?”

“影像玉牌啊。你不是要這些嗎?”鄭寶寶看來是真的又迷糊了。

“這裏面都是一些什麼內容啊?”戰天雖然也會對某些事好奇,但是不會偷窺人家的隱私。該問的還是要問清楚。

“這些都是我最近煉丹的時候錄製下來的。你看很多吧。”鄭寶寶很是自豪的說道。

“恩,是挺多的。你爲什麼要把煉丹過程都記錄下來呢?”戰天繼續問。

“因爲我發現使用影像玉牌可以看到以前煉丹的過程,這樣我就可以改進煉丹方法了。”鄭寶寶說道。

“那你…”戰天還想繼續問下去,可是旁邊的人不幹了。

“咳…”四周想起咳嗦的聲音提醒戰天不要在廢話了。

“那我就找找看啊。”戰天說着挨個玉牌拿起來查看裏面的內容是否是關於那場醉酒的。很快戰天就找到了,於是讓鄭寶寶把其他的影像玉牌收起來。然後激活影像玉牌讓大家觀看。

玉牌的視角顯然是鄭寶寶的,因爲戰天正在給幾個人沖洗。已經被轉移注意力的衆人沒有想起問一下戰天自己是否複製一分下來。在影像玉牌放完所有的影像之後,秦鑫一把把影像玉牌搶了過來交給催小影。催小影雙手烈焰燃燒一下子就把影像玉牌燒燬。

“哼哼…我沒有想不還給你,是催小影她太生氣把影像玉牌燒燬了。現在我把影像玉牌還給你。”秦鑫接過催小影手裏已經損壞的影像玉牌扔給戰天。 客廳內十幾個人圍坐在一張較大的桌子旁,其中一個人手裏拿着一塊已經變得漆黑的玉牌愣愣的看着對面的一個滿臉怪笑的男人滿是無語狀。在拿着焦黑玉牌的男人旁邊一個女孩專心吃着糖葫蘆。滿臉怪笑的男人旁邊是一個滿臉得意的女人。其餘的人那都是一副滿心高興看好戲的樣子,而且看着那個拿着焦黑玉牌男人的神情滿是鼓勵。

過了好一會之後,拿着焦黑玉牌的男人對旁邊專心吃糖葫蘆的女孩問了一句話:“寶寶啊,你的玉牌讓這小丫頭片子給燒了,你說咱們怎麼辦?是讓他們陪呢?還是打他們一頓?”

“啊?什麼玉牌?”專心吃糖葫蘆的鄭寶寶滿臉疑問看着戰天,顯然她已經忘了影像玉牌的事了。

“好吧。是我交友不慎,過幾天還你一個新的。”戰天很是無奈的說道。

“哈哈哈….活該,讓你誘騙寶寶吃糖葫蘆,這下子招報應了吧。活該。”催小影衣服很解氣的樣子嘲笑到。

“真是活該啊。這叫偷雞不成蝕把米,讓你顯擺。活該。”白舒緩拍着手說。

“活該。”凌甜甜很是簡練。

“要是有影像玉牌把他剛纔的樣子記錄下來就好了。”劉晶瑩說道。

客廳裏面幾個男人可能是爲了自己的靈酒着想並沒有附和,只是點頭表示贊同。

“你們在這樣等你們結婚我可不借你們寵物了。”戰天威脅道。

“誰怕誰?你要是敢不借給我們,我們就鼓動鄭寶寶不理你。”凌甜甜反威脅道。

“我是結完婚了,我不用借你的寵物了。”催小影很是得意的說道。

“你….”戰天指着催小影你了幾遍之後說道:“我在給秦鑫介紹幾個老婆。”

“可以啊。只要我當大老婆就可以。多多益善。”催小影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個可以有。”秦鑫說道。不顧他剛說完就遭到四女的聯合攻擊。

“好啊你,這才幾天你就想再找女人了?我打不死你。”催小影直接付諸武力解決問題,三位幫手也是立刻助陣。

“哎呀~”戰天拉着鄭寶寶和其餘四個單身漢一起躲得遠遠的,撓有興趣的看着四女大戰秦鑫。

“你說秦鑫能不能駕馭的了這四個瘋女人?”侯青不怕死的小聲問隊長。

“你不是對凌甜甜有意思嗎?怎麼這會想撮合秦鑫和她了?”隊長小聲問道。

“本來看凌甜甜人長得好看,說話做事很溫柔。可是你看現在,多麼兇悍啊?”侯青一臉誇張害怕的樣子。

“小猴子,你說什麼呢?看我不一起打死你。”凌甜甜聽到侯青的話之後立刻把侯青也拉進捱打行列。

這會可沒有人在出聲了,可是…..過了一會鄭寶寶吃完了糖葫蘆看了一眼打作一團的六個人問戰天:“他們捱打真的很舒服嗎?看他們滿臉享受的樣子。要不我也下去打他們一頓?”

“噗…”“噗….”“噗….”“噗…”沒有捱打的四個男人聽到後都笑噴了。確實侯青和秦鑫雖然看起來抱頭捱打還發出慘叫聲,但是從他們這個角度看確實是很享受的表情。四個女人聽道鄭寶寶的話也再也不好意思打了,於是她們坐回一邊休息。

“不打了嗎?”侯青一臉可惜的表情。

“老婆,我是被他氣得,你不要生氣哦。”秦鑫在哄着催小影。

“哼…今天晚上睡地上。”催小影把臉別過去說道。

“是。”秦鑫很是沒有骨氣的同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