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是瘋了,怪只怪我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你,爲了你,我不惜背叛魔門,這次雖然有解藥,但一個月後呢?我體內的毒發作,我還是難逃一死。

我只想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個月時間裏,和我唯一愛的男人廝守在一起,那樣,我死也沒有遺憾了。”胭脂突然激動起來,說到最後,更是大哭了起來。

萬一一聽,微微一怔,感情那毒還會發作,剛纔的解藥也只是暫時壓制住毒性而已。

胭脂背叛魔門,以後再也沒有解藥了,她選擇了一條死路,而爲的竟然就只是和自己在一起一個月。

萬一覺得不可思議,他有些接受不了胭脂的想法,的確,萬一哪裏能理解到,從小生活在魔門,見到的都是人性最陰暗的一面的胭脂。

胭脂用自己的生命,去詮釋什麼是‘一見鍾情’,這個女人,太傻了!

聽着胭脂的哭聲,萬一心頭軟了,他天性就見不得女人哭,更或許,此刻他已經被胭脂的執着,胭脂對愛的那份瘋狂的追求微微打動了。

萬一轉頭看着哭得梨花帶雨的胭脂,他本想抱抱她,但內心卻告訴他,你已經有了柳妖妖,而且,另一個愛你的人,如今還下落不明,你不能做出對不起她們的事,不能!

但萬一又不忍心此刻去傷害眼前這個傻女人,只得輕聲說道:“胭脂,你太傻了,我已經有愛的人了。”

胭脂卻倔強的擡起頭看着萬一,說道:“你有你愛的人,但你沒有權利阻止我去愛你,我只求在我生命的這最後一個月裏,能天天看到你,你放心,我不會破壞你和你愛人的關係的。”

萬一只得嘆了一口氣:“隨你吧,不過有機會,我會幫你奪解藥的。”

胭脂一聽,雖然內心感動,但卻急忙說着:“萬一,不要去招惹魔門,魔門的可怕不是你能想象的,我不希望看到你有事。”

萬一微微一笑:“你覺得現在魔門會讓我好過嗎?”

胭脂一怔,的確,萬一剛纔差點殺了黑白二使,魔門一定會報這個仇,而且,自己現在跟在萬一的身邊,魔門也絕對不會放過自己這個叛徒的。

“好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我得先回去救醒白羽。” 我不想受歡迎啊 ,舉步就向外走。

胭脂仍然是緊緊的抱着他的手臂,而這次,萬一再也不忍心喝止她了,萬一萬萬沒有想到,夜探一次宋家,會遇上魔門的胭脂。

他更沒有想到,只和他見過一次面的胭脂,竟然就會愛上了自己,而且還會爲了自己背叛魔門。


不過,萬一也並不是傻子,‘一見鍾情’的確很有可能,胭脂說的那些以前的經歷,或許也是造成‘一見鍾情’的因素。

但萬一仍然是留了一個心眼,如果這胭脂一切都是爲了演戲呢?

那黑白二使來得太過湊巧,胭脂的愛,萬一自然也不會盡信,如果這一切都是爲了演戲的話,那萬一只能說,這胭脂可以去拿影帝了,而且,魔門或許就已經盯上自己了。

而那時候, 特種仙醫 ,胭脂留在自己身邊,如果真的還和魔門有聯繫,萬一也正好可以藉機更多的瞭解魔門。

一切,那就用時間來證明吧。

離開宋家時,萬一忍不住說道:“宋家的三兄弟昨夜都已經死了,魔門應該不會放棄這麼大的勢力,會派人來接手吧?”

“宋家三兄弟都死了?”胭脂很是詫異:“你殺了他們?”

萬一搖了搖頭:“不是我,哦,對了,魔門是不是和苗黎族有往來?”

“苗黎族?”

胭脂微微一怔:“或許吧,這個我並不知道,不過,宋家的三兄弟都只是傀儡而已,魔門的確很快就會派人來接手。”

萬一微微一笑,心道:那正好,到時候可以順藤摸瓜。

只聽胭脂又說道:“萬一,我能猜出,你是想要對付魔門,既然我已經背叛魔門,有件事我想應該要告訴你。”

“什麼事?”萬一趕忙問道。


“以前我每個月的解藥並不是黑白勾魂使送來的,黑白勾魂使在魔門中的地位僅次於八大護法,他們突然來雲省,我想,魔門應該會有什麼大動作。”

“哦!”

萬一微微一皺眉,這個消息很重要,看來得讓袁成調動天組的勢力好好查查,同時也監視一下宋家後續的動作。

萬一沒再說什麼,帶着胭脂向黑狼幾人住的賓館走去。 “三弟,我覺得特巴爾攻打寧遠城估計有變數,你還是儘快派人去寧遠城查看一番。”

走出營帳的艾布特眉頭緊皺,按他對特巴爾的瞭解,就算是他在寧遠城殺人作樂,也不回連續幾日不傳報回營。

“大哥,你太謹慎了。”

艾布倫微微有點不滿。

剛剛是誰毫不猶豫拿自己上去頂塔朗姆的?

現在又來催促自己。

艾布倫心裏有些窩火。

“算了。”

艾布特搖頭,道,“三弟你自己看着辦。”

說完。

艾布特大步走離了這裏。

剩下的艾布斯冷冷一笑,也離開了這裏。

留下艾布倫臉色陰沉如水,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


……

一處山坳。

北庭營地,旗幟招展,被寒風吹得獵獵作響。

李玉娘看着身邊的李易,輕聲道,“小弟,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姐,放心吧。”

勒着戰馬繮繩的李易,看了一眼不遠處被困綁的高仙芝,又道,“姐,高仙芝就交給你看管了,千萬不要讓他逃了。”

李玉娘點頭,“嗯,我明白。”

她也知道高仙芝的重要性,與其危險性,所以專門找了一隊人馬,時刻守着高仙芝。

並且以鐵鏈鎖住了高仙芝雙手雙腳,拿布快堵住了他的嘴,讓高仙芝不能言語。

“踏踏……”

李易策馬來到高仙芝身旁,盯着他那怨毒的雙眸,道,“高將軍,如果我們都能活着,我會和你一起去長安。”

話畢。

李易便不再理會高仙芝,而是策馬奔出,喝道,“兩騎將士聽令,隨我出發!”

“諾!”

“轟隆隆!”

兩千幽冥鬼軍與兩千重甲騎兵,紛紛策動戰馬,跟隨在了李易身後,奔襲大食軍團的西面駐防。

“走!”

李玉娘也揮舞手中火把,發出行軍的號令。

浩浩蕩蕩的五萬北庭鐵騎,寒刀映着火光,閃爍着冷冽。

當接近子時一刻時。

李易等人到了大食西面駐防。

在途中,李易選擇了一處地方,進行埋伏。

此刻。

他只帶了許諸華雄與燕雲十八騎。

他們臥馬影藏在山坡後,看着不遠處的火光連海的大食營地,李易向着身邊的燕雲十八騎,低聲道,“燕雲十八騎聽令。”

“爾等直接殺入大食營地,吸引出大食騎兵,到預訂埋伏的地方。”

“切記,不可傷害前沿的大唐百姓。”

“吾等謹遵將軍之令!”

燕雲十八騎,齊齊拉勒繮繩,縱馬衝殺了出去。

他們無一人手持火把。

除了戰馬踏地聲,就向幽靈在夜色中飄蕩。

“華雄,你且回埋伏之地,做好準備。”


燕雲十八騎去了,李易又看向了身邊的華雄,讓他立馬回去。

至於他與許諸,則是策應燕雲十八騎,繼續引導出來的大食騎兵追擊。

“將軍小心。”

華雄點頭。

翻身上馬,疾馳而去。

而……

燕雲十八騎速度極快,沒過一會兒,他們邊抵達了大食駐防線邊緣。

可眼前的一幕,卻讓燕雲十八騎的眼眸更加冷了。

只見幾千大唐百姓,被大食兵卒關在了籠子裏,每隔一米放置一個,完全把他們當成了拒馬,或者是護盾。

“殺!”

www● Tтkǎ n● ¢ ○

燕雲十八騎同時暴喝一聲,瞬間驚醒了籠子裏的大唐百姓,也驚喜了後面的大食哨衛。

“不好,有人劫營!”

“敵襲,敵襲!!!”

“防禦,喚醒勇士們!”

一陣兒怒吼在大食營地裏響起。

此時已是子時,大食兵卒基本都在睡覺。

有外圍大唐百姓組成的拒馬,大食軍團根本不用擔心,會受到安西城的大舉進攻。

再說。

安西的兵力也不夠啊。

所以他們警惕性很低。

“噗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