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過後,李雪梅推着林凡出去散心,家裏就剩下葉寧和林淺雪。

“葉寧你進來。”

正在沙發上打遊戲的葉寧,突然聽到林淺雪在叫自己,似乎有事。

“馬上。”

葉寧起身推門進入林淺雪的閨房,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她的閨房,以前不讓葉寧靠近一步。

“今晚你就睡我屋裏。”

林淺雪躺在牀上,只露出一顆小腦袋,指了指地下粉色的被窩。

“你確定?”

葉寧有些意外的樣子,撓了撓頭,這關係進展的太快了吧。

葉寧自己都沒想到,林淺雪會突然這麼做,平時都不讓自己靠近閨房一步,今天就讓自己睡在她的閨房裏,哪怕是打地鋪。

“你想什麼呢?” 看到葉寧尷尬的樣子,林淺雪捂住腦袋,只露出一雙美眸,道;“現在天氣冷,我是怕你凍感冒,不然還要花錢給你治病。”

葉寧躺在了地上,聞了聞粉色的被褥,“好香啊,老婆這是你的被褥麼?”

“嗯。”

林淺雪輕輕應了一聲,看了眼地上閉上眼睛的葉寧,小聲道;“葉寧你會怪我之前那麼對你嗎?”


葉寧睜開眼睛,翻個身看着林淺雪,笑道;“不會啊,你是我老婆,心疼都來不及呢,怎麼會怪你呢。”

當修斯醫生的事情後,林淺雪又看到了報銷單上葉寧的名字,她瞬間就明白了一切,原來葉寧暗中幫助了自己家這麼多事,可他從未提及。


對於葉寧來說,這一切都微不足道。

六年前當得知自己的婚姻被爺爺主宰,還給自己找了一個上門女婿,那一刻林淺雪是憤怒的,但是她沒有能力去拒絕。

之後就慢慢接受了這一切,可兩人相處沒幾天葉寧就神祕消失了,無論怎麼找都沒找到,一年兩年三年的尋找,最後林淺雪放棄了,後來她也就不那麼在意葉寧了。

就在林淺雪快淡忘這個男人時,消失六年的葉寧卻鬼使神差的回來了。

那一刻她是震驚和憤怒的,看到消失六年的葉寧突然出現,林淺雪整個人都是懵的狀態。

聊着聊着,兩人就睡了過去。

清晨,天一亮,葉寧早早就醒了,他先去小區做了個晨練,然後從外面買回來早餐。

林淺雪對自己的態度有所轉變,這一切都在葉寧的意料之中。

吃完早餐後,葉寧騎着電驢載着林淺雪出門了。

“葉寧我們不是去集團嗎,來車行做什麼,媽不是說了,等過些時日在買車麼?”

林淺雪驚訝道,沒想到葉寧會帶着自己來4S店。

葉寧停下車,笑道;“當然是來買車,你上班老騎着電驢不行,我們進去。”

不等林淺雪說話,葉寧拉着她走進4S店。

這是一家較大的品牌4S店,有十幾個銷售員圍着桌子坐在一起嗑瓜子。

“您好先生女士,是需要購車嗎,比較喜歡哪一款車呢?”

看到有客戶,一個年輕的女孩小跑上前,一臉膽怯的說道。

這是她第一次做銷售,沒什麼經驗,一些普通的客人那些老銷售員眼光毒辣,普通的客戶都不願意接待。

葉寧拉着林淺雪走動,看到都是一些大品牌的車子,林淺雪小聲道,“葉寧,還是別看了,這些車子好貴啊,最低都是二十多萬起步。”

“沒事,看又不花錢。”

葉寧笑了笑。

“土老帽!”

“哪裏來的鄉巴佬,一看就是窮人,這裏的車最低都是二十萬起步!”

“就是,這小楚也真是,這種客戶也接待。”

“算啦,小楚畢竟是新人,學習學習也無妨,對她有好處。”


圍着桌子嗑瓜子的幾個銷售員諷刺,雖然聲音不是很大,語氣尖酸刻薄。 “要不算了吧,這裏的車都太貴了。”

林淺雪看向葉寧,聽着一旁嗑瓜子的幾個銷售有些自卑,貝齒咬了咬嘴脣,緊緊握住葉寧的手掌。

葉寧轉頭看向銷售員小楚,“你們這最貴的車是什麼車,我要送給我老婆。”

“最貴的車?”

聞言,銷售員小楚吃驚。

暗道,難道碰上了一個大客戶麼。

“葉寧別吹牛,我拿的錢不多啊。”

林淺雪變色,快要急壞了,葉寧突然說要買最貴的車, 着實把她嚇了一大跳,自己哪裏有那麼多錢,趕緊的從包包裏拿出銀行卡,裏面也就十幾萬,是她這一年辛苦攢下來的。

“沒事有我在。”

葉寧安慰道,輕鬆淡定,拉着林淺雪的手。

先生最貴的車是這輛最新款奔馳,裸車價一百五十萬元左右,加上雜七雜八的費用二百萬。

銷售員小楚指着一款奔馳黑色轎車,侃侃而談,心裏頗爲激動,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刷卡。”

葉寧遞給銷售員小楚一張黑卡,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葉寧哪來這麼多錢,你瘋了這麼貴的車,買它幹嘛,我上班騎電驢就好了。”


林淺雪驚慌道,拽了拽葉寧的胳膊。

“我送給你的,你上班不能天天騎着電驢吧,風吹日曬的。”

葉寧擲地有聲的說道,態度堅決。

“呼哧。”

銷售員小楚跑了回來,尊敬的遞上銀行卡,十分激動的說道;“先生,這是您的銀行卡,已經支付成功,您大概什麼時候來提車呢?”

剛剛刷卡的時候,4S店經理都嚇了一跳,這種銀行卡全世界都是限量的,讓小楚好好招待客戶。

“現在就開走,車牌有了告訴我。”

葉寧接過銀行卡,直接打開車門。


這一頓操作太霸氣了,驚的吃瓜子的那幾個銷售員目瞪口呆。

“尼瑪的,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啊!”

“唉,小楚撿了個大便宜!”

“氣死老孃了……”

“嗡。”

葉寧啓動車子,林淺雪坐在副駕駛,到現在都還處於懵圈的狀態。

“先生您慢走。”

銷售員小楚微笑道,揮了揮手。

出了4S店,林淺雪纔回過神看向葉寧,愈發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充滿神祕。

“等等啊,電驢不要了?”

林淺雪驚道,想要讓葉寧停車。

“不要了,以後我開車送你上下班。”

葉寧沒有停車,加大油門離去。

彼時。

李雪梅從林淺雪屋裏拿了張銀行卡準備去銀行取錢,家裏最近生活開銷大,很多地方都需要用錢。

到了銀行,排了兩個號,李雪梅向銀行人員遞上銀行卡。

“取多少?”

“都取出來吧。”

李雪梅淡淡的說道這張卡里本來就沒多少錢,也就一兩萬的樣子。

葉寧和林淺雪剛開車到家,還沒來得及下車,她的電話就響了。

林淺雪拿起來一看,是李雪梅打來的。

“媽,怎麼了。”

她剛開口,就聽到對面傳來委屈的哭聲,頓時林淺雪變了臉色,道;“媽?出什麼事了?誰打你了?我馬上到!”

葉寧頓時皺起眉頭,“上車!”

“轟隆隆—”

奔馳好似憤怒了一般,引擎轟鳴,猛地掉頭,直接朝着銀行而去。

一路上,林淺雪忍不住落淚。

“我媽從沒受過這樣的委屈,她那麼要強的人……”

李雪梅竟然被銀行抓住,說她偷東西,這怎麼可能呢?

她一家人就算窮死、餓死、也絕對不會幹這種丟人的事情。

“我爸都捨不得罵她一句,別人竟敢打她。”

葉寧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腳下的油門越踩越深。

銀行,總經理室。

“哼!還撒謊!”銀行經理冷冷一笑,頓時向後退了一步,“把她控制住,什麼你的銀行卡,是你偷的吧?!”

瞬間,那兩個保安上前,直接摁住了李雪梅的肩膀和手臂!

“你們、幹什麼,快放開我,這是我女兒的銀行卡!”李雪梅驚恐的大叫,十分害怕。

“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