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陸彥他爸「這位是……呀,你是「戚覺」家的小子吧?」說著快步也走了過來,這下好了,一幫人全體站著,擠在中間真是熱鬧,要是剛才這一大幫人還在,就感覺自己像是耍猴的了。

我是已經短路了反正是看不明白了,姐姐估計也是不太懂,但是也大方得體的站在一邊。

那邊戚雲點點頭道:「見過陸伯父,晚輩戚雲」

「不錯,不錯」爹爹和陸彥他爸對戚雲也是一通誇,別人家的孩子嘛總歸都是要誇誇的咯,我懂他們的套路。

隨著疑惑的加深,我不能坐以待斃,我向姐姐投去目光,用眼神問她「這戚雲又是怎麼回事」姐姐依然溫柔的笑了笑隨後搖了搖頭。厲害,裝的跟什麼似得。

剛來就這麼燒腦,一下子覺得心好累啊。

「娘………」一陣連自己都肉麻的撒嬌聲從我的口中溢出。

「怎麼了?」爹爹屁顛屁顛的跑到我身邊,看得出來這個爹還是很寵原身的,真是很不好意思怎麼就被我穿過來了,很有負罪感。

見我撒完嬌又不說話,爹爹很是關心「丁兒是不是沒休息好,累了?」

我無力的點點頭,能怎樣呢,我可不就是累了么。

「那爹娘,我陪妹妹進去休息吧」姐姐體貼的走過來。我順從的靠著姐姐,裝著撒嬌的口氣繼續道「娘也要來嘛」

「好好好,娘也來陪你」這孩子,娘無奈的搖搖頭。

陸彥的娘在一邊看著笑,絲毫不掩飾對我們母女間溫情的嚮往,本來邀上她也無所謂,但我現在把娘哄出來也無非就是想了解這到底咋回事。所以不能帶她一起玩耍,只能讓她繼續羨慕。

娘向大家道了別,留下他們一幫人繼續寒暄。

我們娘三來到爹娘的房間,房間很寬敞布置的可以說非常好啊,跟電視里的什麼宰相府一樣了,根本不像電視里的山寨,就是在大石頭或大木頭上鋪一塊老虎皮之類的。

我四下打量了一圈,跟著娘乖乖的做到床沿上。

娘跟姐姐可能之前寒暄過了,因而現在只是看著我。

「娘,丁兒好想你哦」千穿萬穿馬屁是不會穿的。

「少來,你這臭丫頭眼裡就只有你爹。」娘手指頭輕輕的戳了一下我的腦門,姐姐跟著在一邊笑。

「哪有,爹娘都一樣親的嘛」我繼續恬不知恥,但是總的感覺這個丁兒可能確實是跟她爸比較好,然後姐姐呢可能就跟娘親一些,這個很合理,很公平的嘛。

熱場之後就要切入主題了「娘,你們不是流放了么?怎麼來到山賊窩了,這我們路上碰到的陸彥怎麼又正好是這山賊夫婦的兒子呢,那個戚雲又是誰啦,怎麼這麼亂啊。」

姐姐在一邊也連連點頭「就是啊,娘,不光妹妹不明白,我也不懂」

娘先是又戳了一下我腦門然後道「不許沒禮貌山賊山賊的叫,那是你陸伯父和陸伯母」

「你們怎麼認識的啊?再說那個又不是我要叫的,大家不都這麼叫么,陸彥自己都叫這是山賊窩」

「哎,關於你伯伯和伯母這故事就太長了,他們從前啊那可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啊,落草為寇后,也從來沒做過壞事的,他們不光沒做壞事,還幫助了許多無家可歸的老人和孩子,還有那些窮困潦倒沒飯吃的人,有這樣行俠仗義的山賊么?娘義憤填膺的為她的小姐妹報不平。

「他們啊是爹娘最尊敬的人,爹跟娘原本以為我們家就此沒落,多虧了他們相助啊」娘繼續陶醉,我卻越聽越迷惑,要不要這麼離譜啊。

「那我不說什麼山賊了,既然你們之前就是舊相識,為什麼咱們家出事的時候,我們不來投奔他們,還要選擇流放呢?」

聞言,娘無奈的嘆了口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自古忠孝兩難全,而今你爹已沒有雙親要孝順,難道連忠都不盡了么?你讓他做出違背聖上的旨意,你爹是萬萬不會做的」

姐姐在一邊認真的點了點頭,我卻想著,看我爹那樣不像那種,不是說不忠君愛國,而是沒這麼愚忠啊,再說當時不肯逃,現在被人救了,如果照娘的說法,不應該視死如歸拒絕他們的好意繼續前進的么,我看我爹在這待著很怡然自得啊,呵呵,當然我也不會說出來,自己心裡想想就好,相信我爹心中自有盤算。

我打斷娘的自我沉醉催促她繼續講。

娘一臉呆萌道「還要講什麼,都講完了啊。」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暈,我剛才就問了這些么?

「那個陸彥和戚雲還沒講啊」我好心的提醒。

「陸彥要講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們怎麼碰上的啊,彥兒帶著你們上山,我就看見蕊兒和你,真正打照面也就是剛才啊。說到這啊,這孩子我也是多年沒見了啊,看他現在長的多好,真是舉世無雙啊,我看比他兄長還要好」

我無語了又岔題了,不過陸彥的兄長是誰啊?

娘回過神變了神色,「好了不說了,你呀,又沒禮貌了,彥兒今年十九了,你該喚他一聲兄長才對。」

「嗻,奴婢知罪」我敗下陣來。

「小丫頭」娘跟姐姐都被我逗笑了。

「娘,那戚雲呢?」我繼續問,姐姐也不笑了認真的看著娘,我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難不成姐姐對這戚雲也有意思?我要盯牢了,才不要戚雲當我姐夫。

極品奇葩遇總裁 「戚雲啊,我不認識,但是你陸伯伯不是說了么,他是戚城主的兒子啊,戚城主跟我們家乃是舊相識,只是那時候連我都沒見過呢,後來啊你爹入京為官,這才分開的吧,到不成想在這見到他的孩子了。」 聽到莫天的話,慕山與洛漠好奇的看向沐青青,不知道這宗主與沐青青還有什麼私下的賭約不成?

「青青自然是不敢忘記!不過……」沐青青說到此處,微微抬眸,眼波流轉之間,卻被莫山看得清楚。

「你若是真的辦到,那麼這次密藏開啟,雲嵐宗定有你一份名額,如何?」莫天見她如此,笑道。

「弟子謹遵宗主之意!」

沐青青當下大喜,連忙向莫山行了一個標準的晚輩禮。

「好了,好了,你們也都累了,快下去吧!」莫山坐在首坐連忙笑著揮了揮手。

於是,慕山等人行了禮之後,便全都轉身向外走去。

「哦!」

誰知剛剛走出大殿,外面便有一眾弟子站在門口沖著幾人歡呼著,更有甚者,居然還吹起了口哨。

「這?」

一群人不明所以,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恭喜大師兄,雲師姐,斬殺兇犯石超,哦!」為首的幾名弟子大喝,說完,一眾弟子又開始歡呼起來。

聽到他們的話,慕山苦笑不已,這斬殺與自己有何關係,那可都是雲婉蓉和沐青青的功勞。

所以他上前一步,打算將實情和盤托出!

「不!」可誰知他剛要張嘴,一旁的雲婉蓉卻是偷偷的拉了一下他,而後又沖他微笑著搖了搖頭。

慕山無奈,只得點頭稱是!

「哦,大師兄威武!」

所有的弟子衝上前來,一把將慕山舉起,而後用力的拋向空中,甚至連一旁的洛漠也難逃此命運。

到是雲婉蓉與沐青青是女孩子,所以那些弟子上前來后,鬨笑著退開了。

「都是些猴崽子!」雲婉蓉無奈,拉著沐青青悄悄離開,只留下慕山與洛漠被眾人拋來拋去。

回到玉亭閣,沐青青便遠遠的便看到趙勾捧著食盒坐在地上。

「趙勾!」走近了,沐青青叫道。

「是,沐姑娘,你回來了,聽說你們昨天斬殺了兇犯,你沒受傷吧!這是我讓劉嬸特意為你做的菜,你嘗一嘗!」

趙勾對於他這個師父的主人,自然是恭敬萬分,就連說話都是一直低垂著頭,不敢抬頭正眼看一看沐青青。

而沐青青聽到趙勾的話,卻是感覺心暖不已,想來在這雲嵐宗之上,除了雲婉蓉,那麼就屬趙對她最為關心了。

沐青青心裡當然也明白,很大的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王絡,但不管如何,趙勾能有些心,就已經讓她非常滿足了。

「我沒事,謝謝你了趙勾!」沐青青將門打開,示意趙勾一同進入。

趙勾略微沉思了一下,還是邁步跟了進來。

將食盒在桌上放好,趙勾便已經退步站到了一旁。

沐青青洗了洗手,便將食盒打開,頓時整個屋子都被一股飯菜的香氣所充斥著。

「想來我昨日卻是滴水未進,怪不得看到這飯菜卻覺得如此的香甜。」沐青青捧著米飯,用力的聞了聞,看像子倒是像幾天沒有吃飯了一般。

「趙勾,你坐,我先吃點東西!」緊接著沐青青含糊不清的開口嘟囔了一句,便開始大吃特吃起來。

趙勾無奈,只得垂首站在一旁,有心想讓沐青青將王絡叫出來,但想想又沒那膽子。所以只能看著她一口一口的將一碗米飯吞了下去。

可就在此時,那房間內突然一道黑霧翻滾,當下趙勾大喜,連忙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哎,趙勾,你起來啊,這是做什麼?」

正在吃東本的沐青青自然是沒有注意到房內的變化,嘴中含著一塊雞腿嚷嚷道。

「當真是吃貨!」黑霧落下,赫然是王絡懸浮在半空之中,眼中正是噙著一抹不削!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說著,趙勾便要磕頭請安。

見此,王絡無奈的揉了揉眉心,「你是把我的話都當做耳邊風了不成?」

趙勾幹笑兩聲,從地上站起身來,又變成了彎腰行禮。

「絡哥哥!」看到王絡,沐青青將手上的雞腿下意識的扔到了盤子里,而後喏喏的叫了一聲。

王絡劍眉一挑,斜著眼看了看被她扔到盤子中的那隻雞腿!

沐青青又悄悄的伸出油膩膩的小手,不著痕迹的推了推。

王絡這才轉過頭來,看著下面站著的趙勾,說道:「我教你的功法,近幾日可有練習?」

「回師父,弟子自然是每日勤加練習,從來不敢懈怠,只盼能見到師父,讓師父為徒弟指點一二!」趙勾抱拳,一臉認真的回道。

聽到趙勾的話,王絡到是來了興緻,不由得的輕輕的點了點頭,示意趙勾展示一翻。

我在異界當大佬 趙勾得令,調動體內的靈力,通過特定的經脈開始在體內運行,而他的雙手則是在胸前不斷變幻著結印。

「幻靈功法第一變!」趙勾突然低喝一聲,而後他整個人突然漸漸開始變得虛幻起來。

「咦!」沐青青輕掩那紅潤的小口,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她實在難以相信這趙勾居然會隱身了不成。

而接下來的事情,更加的匪夷所思,那趙勾所站的位置卻是又有一道影子緩緩浮現。

「椅子?」沐青青震驚的幾乎是脫口而出。

「師父,您看看我變得怎麼樣?」房屋中那突然多出來的椅子,竟然說起了話,聽那聲音竟是與那趙勾一般無二。

沐青青緩緩的走上前去,伸出如玉般的小手,輕輕的碰觸到了那椅身之上,但是那觸感,竟然與真的椅子一模一樣。

啪啪!

沒想到這時王絡鼓起掌來,看來他對於趙勾的表現非常的滿意。

不等沐青青退去,那把椅子突然光芒一閃,趙勾已經一臉拘謹的站在了沐青青的面前,而後撓了撓腦袋笑道:「對不起,沐姑娘,我現在只能堅持這麼久!」

近身妖孽兵王 「絡哥哥,這就是你教趙勾的那套功法?」沐青青轉過頭,好奇的開口問道。

「那是自然,這套功法一共有四層,這才僅僅只是第一層而已!」王絡一臉得意的點點頭,要知道這套功法他自己都心動的許久! 王絡之所以心動,是因為這套功法一但習成,那可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但是一想那非人的折磨,王絡最後還是放棄了。

但是趙勾不一樣,對於天生的軟骨的他來說,練習這套功法再適合不過。

「四層?」沐青青自然是對於這四層的內容比較感興趣,剛想要張口問,但是轉頭看到王絡那略有些清冷的容顏,頓時便將話吞了進去。

最後,還是趙勾聰明伶俐,懂得沐青青的言外之意,所以便為沐青青講解起了這四層功法所包含的內容。

幻靈功法,是帝級功法!

可能這一點連王絡與趙勾都不知道。

功法一共分六級,分別是低、中、高、帝、天、神級。

每一級又分三品,上品、中品與下品。

而這套幻靈功法便是一隻靈獸幻化成人形后,為自己迎接九天神雷所自創的一套功法。

此功法不僅可以隱藏氣息,更是可以隨心所欲,變化多種造型。

雖說是帝階,若是使用得當,說是天階也不為過。

而且最後這隻靈獸依靠此法成功渡過神劫,飛身成為神獸!

這此功法所包含的四層,一層是最基本的變化,便是可以變化成為沒有生命的物體,比如桌椅、板凳,甚至是衣服鞋子也都可以變化,只要是沒有生命的物體即可。

這第二層功法自是要高級一些,它可以變化成為任意的一種動物,哪怕是魔獸也可以。所以,如若能修鍊到第二層時,趙勾便可以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第三層,是可以變成人類。模仿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可以模仿的惟妙惟肖,絲毫不差,就算是自己最親近的人都分不出來。

第四層,也是最難的一層,如果學會了此功法,不說天下無敵,最起碼逃生的本領無人能敵!

第四層直接可以變成五種元素!

金,木,水,火,土,甚至是空氣,雷電,雲層,雨水,只要你想,便可以變幻出任何形態。

「哇!」沐青青的一雙美眸之中,已經是一片星光,她雙手抱拳,放在胸前,無比羨慕的看著正在憨笑的趙勾。

「趙勾,你把這套功法教給我好不好?」沐青青甚至已經看到了自己遨遊天空時的景像。

沐青青的話音落下,趙勾卻是一臉為難的看向半空之中的王絡,這功法可是王絡教給自己的,自己說什麼也不敢私下裡就做主啊。

感受到趙勾求救的目光,王絡唇角微勾:「你教她便是,你先幫她鬆鬆筋骨,砸斷手腳在說!」

「什、什麼?」沐青青一聽,嚇得一張俏臉頓時變得慘白一片,「怎麼練功還要砸斷骨頭么?」

「不砸斷了怎麼練,你以為你能折成那椅子的大小么?」王絡不由得冷哼一聲。

這個沐青青就喜歡異想天開,如果真是那麼好練,小爺我自己早都練了——好吧,我重塑肉身之後馬上就練了!

而且不止要斷骨,斷骨重生的時候,還是再斷,一般人忍受不了早就疼死了!

有幾個人是王絡這樣的天生軟骨?

王絡有的時候懷疑,創造這套功法的神獸,會不會與趙勾有些什麼關係?怎麼就跟為趙勾量身定做的一般。

「趙勾啊,回去一定要勤加練習,若是以後為師我帶你闖蕩這萬莽大陸,你可不要脫了為師的後腿啊!」王絡半空之中落下身形,輕輕的拍了拍趙勾的肩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