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潛質無窮!

這樣的徒弟,他就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

倘若錯過,定會惋惜一生!

「可是師傅,他好像是林氏一族的族人…···」琴小雨猶豫道。

「那又如何?」燕青淡然一笑。

「哈哈,真是痛快!」萬莫愁開懷道。

「可惜了這一頓。」林風洒然一笑,卻是事情鬧的如此之大·自然不可能再安穩痛飲。

「那有什麼,有的是機會。」萬莫愁揮揮手,絲毫不在意,倏地輕嘆,「打從進入九洲之地,這裡確實繁榮過雁翎府千萬倍,但這裡的人們對於蠻荒武者極是瞧不起,受盡冷眼······」


「不怕林兄弟你見笑,之前我還真是有點自卑。」萬莫愁自嘲的一笑。

倏地猛拍胸口,萬莫愁颯然道,「不過多虧了林兄弟你,我現在終於想明白,事實上我就是蠻荒武者,那又如何!」

望著萬莫愁,林風心中卻也是明白。

其實很簡單,身份和實力的極大落差,產生了負面的情緒。

在雁翎府,萬莫愁呼風喚雨,想干仟么就幹什麼。不止是雁翎府第一強者,雁翎萬族的族長,集實力與權力在一身,就如太上皇一樣。但而後被自己擊落下雲端,又到了釋羅郡后,才發現······


在這裡,他根本算不得什麼。

星海級的存在,在這裡太卑微,就是星主級,放眼望去大街上都有數之不盡。

但其實萬莫愁的資質極佳,雁翎尊府的成績便可見一般,萬年裡雁翎尊府積分最高的一個!

年僅三十不到,便已成星主級。

而且,是自己一步一步踏上這層階梯。

「說的沒錯,萬兄。」林風眼眸爍爍,望著萬莫愁重振雄|風,卻也為他開心。打從進入釋羅郡見到萬莫愁后,自己便發′,萬莫愁多了一分洒脫,卻少了一分昔ri的霸氣,就好似菱角被磨平似的。

對武者來說,就是心中那份鬥志和追求,已然消失。

但如今,昔ri那雁翎府第一強者的氣勢——

終於回來!

「這才像之前打的我狼狽逃竄的雁翎府第一強者。」林風笑道。

當ri的自己,可是被萬莫愁打的極慘,用盡所有實力甚至連磁爆都用上,卻仍無法擊敗萬莫愁,最後使用風遁才勉強逃出生天。

那一戰,是自己經歷過最危險,距離死亡最近的戰鬥之一。

「哈哈,現在恐怕是我被你打的狼狽逃竄。」萬莫愁開懷道,倏地輕訝了聲,小聲道,「對了林兄弟,你那刻紋師技術到底從哪學的,我怎麼從未曾聽你提過?」

林風微微一笑,正待開口,倏地——

一陣熟悉的香風襲來。

「是她?」林風腦海中頓時浮現出那絕美的身影有著沉魚落雁之姿。

林氏一族,林羽墨。

「師兄請留步。」輕柔的聲音傳來。


林風目光一爍,眼前林羽墨已然站立在自己身前,擋住去路。

實力高深莫測!

在她身旁還有個同樣秀麗的少女,正撲朔著眼睛,閃動的望著自己,想來也是林氏一族的族人。林風心中瞬間暗凜,眼前這名為『羽墨,的女子,曾和燕青大師『爭鋒相對,,族中地位顯然不低。

「羽墨姑娘誤會了我並非林氏一族的族人。」林風徐徐道。

「嗯?」林羽墨好奇的望著林風,卻是不解。

原以為林風之所以拒絕燕青大師,是因為族人身份關係,但眼下……

「不可能!」林美玉嚷道,指著林風腰間令牌,「你若並非我林氏一族的族人,怎會姓林,又怎會有這塊令牌!」

林風笑了笑取下令牌,旋即拋了過去。

林羽墨伸手接過,美眸帶著分好奇望著令牌,頓時輕輕一訝。

「我是林氏一族剛剛招收的煉器師學徒,並非你們族人。」林風望著林羽墨,微笑道。雖然同是身份令牌,令牌的背面都刻著一個大大的『林,字,但同為令牌有著好幾層等次,並不相同。

便如朱雀洲的身份令牌,有青石級,有粗鐵級,jing鋼級等等。

林氏一族的令牌同樣如是。

「至於我姓林······」林風望向林美玉,颯然道,「整個朱雀洲姓『林,的武者多如牛毛,總不可能都是你們林氏一族的?」

一句話,讓的林美玉俏臉一紅,她卻也看到了林羽墨手中的令牌。

確實雖是林氏一族的令牌,但並非真正林家族人的令牌

「原來如此。」林羽墨輕輕點頭,旋即將令牌遞還給林風,「剛才多有冒犯,請勿見怪。」林羽墨美眸微微閃動,「冒昧問一句,林風你既非我林氏一族的族人,剛才為何不答應燕青前輩?」

「很簡單,因為我喜歡做煉器師,不喜歡刻紋師。」林風微然一笑,望著兩女木然的表情,徐徐道,「兩位若是沒事,我等便告辭,再會。」

言罷,便收好身份令牌,與萬莫愁一道離去。

留下林羽墨和林美玉兩人,面面相覷。

「真是個怪人。」林美玉嘟了嘟小嘴。

「我們回去,師妹。」望著林風離去的背影,林羽墨雙眸閃動,心中若有所思。

既然他在家族之中,那麼以後有的是機會。

林氏一族並不缺煉器師,但這等資質的刻紋師,卻是求也求不得!

「林風……」林羽墨輕喃。

「我們就此暫別,林兄弟。」萬莫愁笑道。

「好,萬兄,你接下來有何打算?」林風言道。

「原本我還在為去『赤道聯盟,還是『鷹嘯九天,抉擇不定,但現在我已經完全明白。」萬莫愁眼眸綻光,「鬆散寫意的生活不適合我,我需要競爭需要拚鬥,要想不被人輕視鄙夷,就要變強!」

「我萬莫愁,決非弱者。」萬莫愁鬥志十足,「我會拼盡一切力量,進入『鷹王,,磨練自己!」

「這才是我認識的萬族長。」林風笑著伸出右手。

萬莫愁的氣勢和鬥志,已然恢復。


「啪!」雙掌緊緊相握。

「一年後見,萬兄。」林風目光炯然。

「小心被我追上。」萬莫愁嘴角划起,笑道。

「樂意之至。」林風淡然而笑。

(第二更~~) ()

林風,返回山谷。

身上的身份令牌雖然是最『低等,的,但也算是林氏一族的一份子。

相比起宗門,家族的模式更複雜,權力分配更集中。一般的家族會分為直系和支系,這裡就不得不提一個詞——血脈,在斗靈世界認為,血脈是很重要的,因為這代表著家族的榮耀和根本。

家族族長,副族長之位的傳承,必須為直系血脈!

血脈中,直係為第一檔,亞直係為第二檔,支係為第三檔,亞支係為第四檔,而第五檔便為分系。

林羽墨對燕青所言並非虛言,在朱雀洲周圍數萬『府,中,有許多府確實有林氏一族的分支存在。但許多歷史已經太悠久,更有許多早已是覆滅,還有更多的失去聯繫……

而第六檔,便是外系。

所謂的外系,指的是效忠林氏一族,為林氏一族所屬武者。

當然,這只是最普通的血脈劃分,根據不同情況這地位有著許多變化。許多分系的林家族人,終生效力於林氏一族,功勞極大,最終都能達到第三檔地位,更有甚者達到第二檔的地位亦是存在。

而外系武者,根據實力貢獻及忠誠,達到第四第五檔的地位很多。

有甚者,甚至到達過第三檔,最後更是迎娶族長之女,地位直升第二檔。

「因禍得福,原本還想混入林氏一族,伺機打聽叔叔『林鯨,的下落。」

「但如今贏下這場比試,過不了多久林氏一族應該便會知曉。」

「對我來說,這是個不錯的籌碼和機會。」

山谷中,林風獨居在蘑菇屋內,暗暗思索。

雖為煉器師學徒,但自己的目的並非為學煉器而來。

混入林氏一族,相當重要!

「確實,人算不如天算。」林風淡然一笑。

自己也沒想到·會遇到燕青這樣的刻紋大師,至於比試更是臨時起意。

那安陸挑釁自己,卻不知完全落入自己圈套之中。

「倘若比試的題目並非我出,那可就要出洋相了。」

「不過十倍率『時間刻紋之陣,·確實不容易繪製,差一點便失敗,好在最後服下一顆……」

「應該是萬兄所說的『星丹,?不知是誰暗中幫了我一把?」

心中暗忖,林風甚感疑惑。

旋即洒然一笑,卻是也隨得它,若幫自己的那人要出現,恐怕早已出現。

別說釋羅郡·光是這『乾羅區=,能人異士便已是太多太多。

星主級?

那算什麼……

「叔叔林鯨要尋,還有父親當ri所發生的事也要查,但最關鍵的還是修鍊。」

「父親的身體雖然被暫時冰封,延緩死亡,但卻只有一萬年時間,要想讓爹活過來,我必須變的足夠強大!」

「在斗靈世界·實力越強,得到的就越多!」

點點頭,林風心中很清楚。

自己的目標·從來不曾改變過。

「呼,吸~」深深的呼吸,林風很快沉浸入修鍊的世界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