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奴再次愣住,去吧?去哪啊?「殿下,您這是……」

慕千離纖長的睫毛微顫,眼眸睜開,淡淡的看過來,「聽不懂嗎?」

分明是溫潤至極,安逸至極的語氣,月奴卻渾身一顫,「懂……小的懂,小的這就去!」

說完不敢再多問一句轉身屁顛顛出去,關上門的那一刻呼哧呼哧的大喘了幾口氣后,月奴臉上突然露出哭喪相來,「誰能告訴我,我倒是該去幹嘛啊?」

雪奴剛去把藥房又整理了一遍,順道又添置了些便於休息的物件方便慕歌使用,出來就看到月奴一副要哭的樣子蹲在自家殿下門前,搖搖頭走上前來問道,「又怎麼了?」

月奴看到雪奴眼中一抹驚喜閃過,可片刻后就想到雪奴之前說他蠢的話,頓時又傲嬌的一哼,「我還沒準備原諒你!哼!」

雪奴也不惱,也不再問,直接轉身就走。

月奴見狀頓時急了,「你……你就不能哄哄我?」

雪奴有些疲憊的轉過身來,「月奴,殿下隱世七年不問世事,如今終於因為二小姐而開始與皇上接觸……」

「這跟讓你哄哄我有什麼關係嗎?」月奴不解。

雪奴嘆了口氣道,「殿下一旦插手朝中事物,我們碧落閣便不會再超然太久,你莫要忘了,碧落閣終究在皇宮!」

「所以呢?」

「所以,你以後別在這麼天真了好嗎?無憂無慮的日子也該結束了!」雪奴眼中驟然浮現出耀眼的光來。

「……」月奴愣愣的看著雪奴,半晌后眼中也陡然浮現出亮光來,「你是說……」

「我什麼都沒說,你坐在這幹什麼?」雪奴打斷月奴的話道。

月奴頓了下,一拍額頭,「雪奴你這次可一定要幫我!」說著便把自己與殿下的對話給雪奴複述了一遍。

「雪奴你說殿下說的去吧,是讓我去哪啊?」月奴一臉苦惱。

雪奴抿唇一笑,「如果我沒聽錯的話,從頭到尾殿下吩咐你做的事情貌似只有一件吧?」

「嗯那……」月奴點點頭。

雪奴挑眉看著他,「那你還糾結什麼呢?」

月奴眨眨眼睛,片刻后眸子中閃過驚詫,「你意思是,殿下還是要讓我去稟告皇上他想提前婚事的事情?皇上之前便表明了態度,叛國之罪不可恕,這是絕不可能答應的啊,除非現在立刻馬上能證明將軍的清白,可是如今證物齊全,證明清白可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的!」

「這些不是你該考慮的,殿下讓你去,你老實去就行了!」雪奴提點道。

可月奴還是不開竅,「我不是不願意聽殿下的話,只是明知道皇上不會答應的事……」

「皇上會答應的!」雪奴見月奴不明白,乾脆說明了。

「啊?怎麼可能?」月奴大驚。

雪奴無奈一聲嘆息,「你去過就知道可能不可能了,我還有事,你快點別耽擱了殿下的事!」

說完雪奴也沒多少功夫去跟月奴細細解釋,轉身離去。

路過慕歌門前時候,雪奴還衝著聽呆了的彩鳳翠微兩人微微一笑。

而月奴則惦記著雪奴說的那句別耽擱了殿下的事情,也沒跟彩鳳兩個打招呼一路飛奔著就出去了。


「彩鳳,快,告訴我剛剛是不是我聽錯了?月奴跟雪奴說離王殿下要提前與咱們小姐的婚事?」翠微拉著彩鳳的衣袖有些雲里霧裡的問道。

彩鳳也瞪著大眼睛,半晌後面色複雜的點了點頭,「你沒聽錯,我也聽見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殿下一旦跟咱們小姐成婚後,將軍府不管如何都不會影響到小姐了!我能說其實這幾天我最擔心的就是離王與小姐解除婚約嗎?」翠微一直吊著的心終於安穩許多。

彩鳳點頭,雖然離王保下了主子,但她也以為離王與主子的婚事怕是不成了,畢竟如今將軍背負的是通敵叛國的罪名,可她如何也沒想到離王不僅護住了主子免受牢獄之災,竟還在這個節骨眼上要提前與主子的婚事?

要知道這個時候與主子成婚,必然會被人詬病串通將軍府通敵叛國啊,就看將軍的那些個同僚友人一個個避之不及連問都不敢問一聲就怕被牽連波及的態度,便知離王如此做會有多麼的冒險!

「翠微你幹什麼?」彩鳳正出神,見翠微起身要去敲門,連忙拉住她。

翠微臉上喜不自勝道,「自然是去給小姐彙報這個好消息啊……」

「不可!」彩鳳堅定的拉住翠微,「這是事不能讓小姐知道,小姐連玉壁都不肯用怕牽連離王,更何況與離王立馬成婚?」

「那你的意思是?」

「我們什麼都沒有聽到,離王吩咐月奴是在房中,我們根本什麼都不知曉!」彩鳳低聲說道。

翠微有些犯難了,「可我們知情不報若是讓小姐知道了,怕是……」

「我寧願被主子懲罰,也要主子日後生活有保障不用再提心弔膽!」彩鳳小臉堅定,沒人比她更擔心再惹主子不高興,可她顧不得這麼多了。

翠微仔細想了下,點頭重新坐下,「好,我聽你的!」

於是,關於提前婚事這麼重要的決定,在慕千離的無意去說和翠微彩鳳二人的有意隱瞞下,直到第二日一大早聖旨傳來,慕歌才知道!

一夜未睡的慕歌頂著烏黑的眼圈被翠微小心翼翼的請出綠園接聖旨時候,整個人都是懵的。

直到傳旨的公公道了聲恭喜,雪奴塞了銀子過去打法他走人,抱著聖旨的慕歌陡然眸色一凜看向雪奴,「七日後大婚?」 第226章好一個人盡皆知

「二小姐莫怪,這聖旨本應殿下與二小姐一同接的,只是殿下如今實在起不得身才委屈二小姐獨自出來接旨……」雪奴一臉歉意的替慕千離說話。

對於雪奴如此所問非所答的話,慕歌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只道,「離王如今可醒了?」

「殿下剛醒……」

雪奴話未說完,慕歌轉身直奔慕千離處。

雪奴見狀暗暗鬆了口氣,看向在一邊面露喜色的彩鳳和翠微,低聲問道,「你們兩個沒跟二小姐說嗎?」

彩鳳精緻的小臉上一臉的迷茫,「說什麼?我們一晚上都守在門口,都快擔心死我家小姐了,別的什麼都沒注意,不知道雪奴姐姐指的是什麼?」

翠微跟著彩鳳連連點頭,「事呀雪奴姐姐,你指的是什麼呢?」

雪奴見狀好脾氣的一笑,「你們兩個小機靈鬼!走吧,大婚日子定下了,只有七日的時間著實緊迫了些,但該準備的一樣不能少了,碧落閣人手少,你們兩個也過來搭把手吧!」

兩個小丫頭立馬點頭,今日這聖旨算是這段日子以來最讓人開心的事情了呢,將軍府雖然敗落了,但是離王完全沒有輕怠小姐的意思,我們一定要好好替小姐籌備籌備,就如雪奴說的該準備的一樣都不能少!

「月奴你還愣著做什麼?倒是走啊?」

幾人轉身之際,翠微發現月奴一人還傻愣愣的呆在原地不動招呼了一聲。

月奴一個激靈回神,連忙追上雪奴。

「有事?」雪奴斜睨他一眼。

月奴連連點頭,「昨夜我去求見皇上說明了咱們了殿下的意思時候,皇上好一頓生氣,怎麼今晨就來傳旨了?昨晚皇上的態度分明是不同意的啊?」


「所以呢?」雪奴問。

月奴湊近了些道,「所以雪奴你一定知道是為何吧?快給我說說!」

「我不知道……」

雪奴話沒落月奴就打斷了,「你昨晚分明說皇上會同意的!顯然你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不過是相信殿下,殿下即然讓你去說,自然是有把握皇上會同意的,你若真想知道為何,直接去問殿下吧!問完趕緊過來幫忙!」雪奴說完,腳下步子都快了不少,顯然七日的時間的確太短了,讓一向穩妥的雪奴也不免緊迫起來。

下人們都忙活起來了,而此時慕千離房中,卻安靜的詭異。

慕千離在花奴的幫助下起身斜倚在床邊,目光溫柔如水般看著慕歌,謫仙般如詩如畫的容顏上帶著淡淡的淺淺的笑容,即便氣色不佳,卻難擋那絕世容顏的一分光華。

「歌兒, 陰陽輪回:閻王,別撩 。」慕歌不說話,慕千離率先開口打破了這一室的靜寂。

「我知道,若非你去求,皇上如此賢德怎麼可能讓我這個罪臣之女這個時候嫁給你?看在別人眼中豈不是故意在膈應你?」慕歌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彷彿她嘴裡的那個罪臣之女不是她而是別人一般。

「是呢,皇兄是個好皇帝,怎會如此待我?若非昨夜是我讓月奴去說,這聖旨今晨也過不來呢。」慕千離淡笑一聲。

慕歌平靜的臉上劃過一絲探究,「是月奴去說的?並非是你親自去?還是昨夜說的?今晨聖旨就過來了?」

慕千離淺淺一笑,「是。」

慕歌沉默了。

慕千離也不說話,只是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靜靜的看著慕歌。

「皇上在防著你!」慕歌突然開口,不是詢問,而是肯定。

慕千離不語,只是微微抬頭看了眼窗外透進來的霞光,片刻后收回視線淺笑道,「都言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歌兒你瞧,這麼燦爛的朝霞映滿天,看來今日有雨……」

慕歌沒有去看天,只是看著慕千離,「你都隱世七年不出,身體也虛弱至此,皇上還不放心什麼?」

「歌兒覺得皇兄此人如何?」慕千離不答反問。

慕歌思忖片刻,如實道,「說不上雄才偉略,卻也英明仁厚,他在位這七年東聖雖未曾擴增版圖,但百姓還算安居樂業,尤其是對先皇留下的臣子並未打壓,甚至還加以重用,對兵權也不像史上其他帝王勞握在手,對武將也沒有偏頗,若非將軍府出事,對我爹爹更是寵信之至,在百姓口中風評極佳!」

「這是歌兒出自真心的看法嗎?」慕千離笑問。

慕歌搖頭,「這是百姓眼中的皇帝,我渾渾噩噩這麼多年,對皇上了解不深,但在將軍府出事前,皇上的確是對我爹爹極好,對我更是愛屋及烏有求必應!」

「是呢,你與太子起了爭執,皇兄向著你,傳言你縱火殺人時候,皇兄乾脆不聞不問還將來告狀的皇姐訓斥一頓,前陣子你看上了皇嫂的東珠,皇兄都讓人送來與你!皇兄之於你可謂是好過了皇室中所有的皇子和公主!」慕千離笑道。

慕歌微微挑眉看他,「這些你都知道?」

「這些事早已人盡皆知,千離雖然足不出戶,奈何有月奴那個多嘴多舌的下屬,他出宮玩的時候聽來的事情沒事就說與我聽……」慕千離笑道。


慕歌卻臉色沉了又沉,「人盡皆知……好一個人盡皆知!」

慕歌一聲冷笑突然轉身去開了門,沖著外面正忙活的月奴招呼了一聲。

月奴一臉迷茫的進來,看看慕歌又看看慕千離,出聲問道,「主子們是有事要吩咐小的嗎?」

「也沒什麼事,就是你若有空就出宮一趟,幫我聽聽看如今外面的人都是如何議論將軍府的!」慕歌說著拿出一張銀票遞給月奴。

月奴看了慕千離一眼,沒敢接。

「怎麼?嫌少?」慕歌皺眉。

月奴一臉糾結,欲言又止。

「二小姐讓你做什麼你去便是!」慕千離吩咐道。

月奴猶豫了下道,「那個,這幾日小的聽得不少,不需要再出去打聽了……」

「怎麼說?」慕歌問道。

月奴沒直接說,而是小心翼翼道,「那個……都是那些個百姓們閑著沒事亂說的話,小的以為二小姐沒必要聽他們胡說八道……」

慕歌臉色一沉,「說!」 第227章離王威望很大嘛

月奴脖子一縮,忙道,「哦,他們就是說人不可貌相,蕭將軍看著挺正直,沒想到卻如此兩面三刀表裡不一,不僅不知感恩還罔顧君恩,虧的皇上對將軍那麼好,竟做出如此忘恩負義之事,皇上必然心痛到無以復加,若是把皇上氣出個好歹來,蕭將軍就是千古罪人……」

話到最後月奴聲音越來越小,若非屋中實在安靜,慕歌都不一定能夠聽清楚。

月奴說完看看自家殿下,想了下又道,「二小姐莫要往心裡去,他們也就是閑著無事胡說八道……」

「就這些嗎?」慕歌打斷月奴安慰的話,臉色很是平靜看不出生氣的樣子。

月奴皺著臉訕訕一笑,「基本都是這一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