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回葉靈:「我們當然不住這!平時……」

還要說,只是被老大瞪住了!

是有多蠢才會對外人講自己的秘密!

氣氛有些詭異,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這妞是一個女人,但是看著她的時候,就沒人要搶著去做些什麼。

如果是以前……

終於有人動了心思。

「老大,不是帶妞回來玩的嗎?我們……」聽老大分配。

帶頭的年輕人瞥了人一眼,然後看向葉靈。

「你自願的?」

問她。

葉靈觀察著幾人的眉來眼往,問道:「你們平時就帶人來這裡?」

有人以為她是嫌棄,使嚷嚷:「難不成還要租旅館啊!」

憤怒。

葉靈看向人,想到一個詞,賊眉眼。

幾人被她的眼神看得不耐煩,全都怒氣上涌,爭先恐後的要先上。

甚至還放狠話。

有人直接拉了她的手。

葉靈像個破娃娃,也不掙扎。

只是問了句:「你們有t嗎?」

然後是譏笑與咒罵。

葉靈不輕不重的說:「我有hiv。」

「什麼?」 一畝花田:我的花神女友 拉著她手的以為有幻聽。

葉靈又慢慢的重複了一遍。

「嚇鬼啊,你以為我們會信!」

「對啊,想這樣的詭計,我們才不會上當!」

「哦。」

葉靈也不管他們信不信。

伸手把手指咬破,滴出血來。

「可以試試。」

或許是葉靈的動作太過果敢,幾人倒是嚇住了,一臉的半信半疑。

「hiv的傳播方式就三種,你們想和將要做的是其一,其二便是這血,看是看不出來的,除非拿去驗。我猜你們也沒時間做這樣的事。」

葉靈看著流出來的血,沒有要擦掉的打算。

「信不信隨你們,你們要做什麼也隨你們。」葉靈一臉的無所謂,像個沒有求生意志,比他們還灰敗的人。

「我只是事先告訴你們了。信不信是你們的事。」

說完,就一副請便的樣子。

幾人面面相覷,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好一會,帶頭的人才走近她:「所以你才跟我們回來?!」

「你們不是說有好玩的么?我已經很久沒開心過了,要玩就玩吧。」

帶頭人一又眼瞪著她,彷彿想分辨真假。

可是那眼裡,看不見半點害怕,平靜得像灘死水。

「老大,她可能只是在說謊!」有人忍不住了。

帶頭人看向他。

其他人也看向他。

葉靈也望去:「我說不說謊,你可以試試,反正我包里有葯,如果需要,我還可以告訴你領取的流程。免費葯的效果不是很好,但還是有點用的,如果自費買些進口葯,聽說效果會更好,不過進口葯的價錢……」

葉靈抬頭看了看屋頂,神色平常的說道:「跟供樓差不多吧,而且還是地段好的樓。」

再看那人時,已經囁囁說不出話來。 她挺無趣的。

她知道。

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誰也沒動靜。

還是有不怕死的人,覺得好漢不吃眼前虧吧。

不過他也沒得逞,因為有人來了。

五六七八下被人制服,幾個人沒有一個是對手,也不知道是倚仗什麼敢目無王法。

葉靈也沒有問人是怎麼來的,不過看那生氣的臉,還是別問了。

也許他心情好了會告訴她,只是不知道等什麼時候才會好。

把人趕走,葉靈就不曾見過他了,似乎神情憔悴了些,下巴還有些黑影,整個人陰沉了些,加上黑著臉,又是晚上,總覺得路有點長。

「需要去警局嗎?」葉靈問了句。

夏雲澈就開車,不理她。

她也就不問了。

他帶了她回家。

一路抿嘴,一路隱忍著情緒。

葉靈不小心看了一下他的眼,又沒堅定的把人拒絕在門外。

夏雲澈不請自入。

坐著等招呼。

這個時間這個點,真的要坐在一個女人的家裡賴著不走嗎?

他似乎不介意。

葉靈放下東西,也不知該怎麼對他,乾脆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收拾完,打了個呵欠,倚著床看了會書,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夏雲澈等了許久,沒有人出來,也沒有聲音。

災厄收容所 終於忍不住起身,看見她就那樣歪著就睡了……

的確早已過了睡覺的時間。

他本來還擔心她遭遇那樣的事會害怕或者有別的情緒,誰知道自己坐了那麼久,竟然毫無用武之地。

儘管心裡又氣又有些不甘,可是不管怎樣,她在自己面前,他腦里就只剩下與她相關的一切了。

細心的把人扶好躺下,蓋好被子,然後一直看著。

回憶著與她相處的點點滴滴,心臟莫名的有些亂跳。

他想輕撫那些並不太安穩的臉,可是又怕驚擾了她。

等著自己的,無疑是掃地出門。

曾經一次次問自己為什麼非她不可。

可答案就是她。

彷彿除了她,這世間的人,都與他毫不相干。

自己日漸的冷漠,對比著接近她時的日漸火熱,那麼明顯,怎麼可能騙得了自己?

他的無法自撥,每一步都想要小心翼翼博得她的喜歡。

可是她從沒表現出有什麼喜歡的人或事。

做該做的事,走該走的路,越來越不在乎別人的目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讓進,自己也不出來。

他又怎麼感覺不到那一次次拒絕他的動作與表情?

可是只要有一丁點的希望,他好像都想要奮不顧身的撲一撲,死一死,但無形中又有什麼阻止著他這樣去做。

時常有守著她就好的念頭,但是這麼多年的生活經驗又告訴他,不去爭取,怎麼就知道不會成功?

夏雲澈看著人,有些意動。

但最後還是選擇了走出來,坐在客廳,望了望窗外的夜色,不久終於合上了眼,也沒多少時間了,眯一眯就可以上班去。

而且,能跟她同處一室,即使一牆之隔,他也莫名的安心,很快就睡了過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捲縮在沙發上,身上多了條毯子。

嘴角微翹。

她是個心軟的人,雖然有時候對他挺無情的。

她的房門是關上的。

並不會給他預備早餐什麼的。

夏雲澈也不在意,他睡了個好覺,精神挺足的,該上班去了。

葉靈是等到關門聲響起許久,才走了出來。

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

一一一

葉靈發現自己遇上了一些麻煩,上次的那幾個沒有在周圍轉悠了,夏雲澈發信息跟她說,是查了一些過往,以致他們會被改造一段時間,雖然不長,但短時間是不會攪擾到她的。

葉靈沒說什麼,其實那幾個人從來都沒有攪擾到她,畢竟,他們或許還怕她呢。

畢竟,在有些人眼裡,她就是個病毒。

不過這些她都不會跟夏雲澈說,為了表示收到,一般都是哦或者嗯作為回應。

而夏雲澈似乎也是適應的,一般都明白她是不想聊天的意思。

葉靈自己可以處理一些小麻煩。

但是住址被知道,個人信息也不是什麼秘密,攪擾的次數多了,她有些心煩。

那些人,似乎是慣犯,知道怎樣的行為會讓一個女孩子害怕,如果她只是一般的女孩子,或者就被那些手段給嚇住了。

但是她不會怕,只是有點煩。

終於還是告知了夏雲澈。

而她自己,則宅在家裡,做了件大事。

時間有點長,第三天的時間夏雲澈跑來敲門。

看見葉靈毫髮無損的來開門,所有想像的都沒有,有點尷尬的站著。

葉靈知道他用了一些似公非公的手段在她身上,所以每次有些什麼事,他都會知道。

所以看見他時雖然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復了正常。

知道她不出門,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夏雲澈有些躲閃,一副心虛的樣子。

敢做就敢當,心虛什麼呢?

葉靈看著他,等他開口。

他只是問:「你吃飯了沒~」

葉靈也容許他避而不談,回他:「還沒。」

「呃,一起吃個飯吧?」

「哦。」

夏雲澈一怔,有點不相信的看她,用眼神確認了一遍。

的確是答應了?

他該欣喜還是跳躍呢?

要保持鎮靜。

夏雲澈整整喉嚨,帶著精神氣的重新說了吃飯的事。

葉靈竟是順從的。

一路走著,夏雲澈都有些不敢相信,難道這三天里,她閉門不出的日子,是發生了什麼嗎?讓她有如此的轉變?

要是知道就好了,讓她再轉變轉變,接受他……

想想而已。夏雲澈有些走神,所以撞了一點葉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