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城C區的廣場……”陳泰輕聲說了一句,“我們要立刻動身才行,不然,等我們找到C區,這傢伙也許就走了!”

“好!”聽了陳泰的話,我當即一揮手,我們一行八人,便直奔服裝城而去。

進入服裝城之後,我們幾個男人,便開始找起了通往C區的標識,而那三位美女則是……已經被服裝城裏琳琅滿目的漂亮衣服,吸引的挪不開視線了!

“那個……胡大美女,你和陸家姐姐還有靈兒,先隨便逛逛吧!”我頗爲無奈的對胡墨說道:“我們幾個去找那頭豬,反正陳泰也會宇宙國的語言,不耽誤我們執行任務,等我們解決了那頭豬,再聯繫你們……”

“好!你們去吧!”我的話還沒說完,胡墨便分別挽起了李靈兒和陸茗軒的蓮藕玉璧,三女直接衝向了服裝城的深處……

貌似,衣服對女人的殺傷力,的確超出了我的想象,不管是千金大小姐,還是霸道女總裁,貌似都喜歡漂亮衣服……

我頗爲無奈的聳了聳肩,最後,只能對陳泰說道:“我們也走吧!”

就這樣,我們八人,便分成了兩支小隊,一支三人小隊負責購物,另外一支五人小隊,則負責對付那頭豬……

憑藉陳泰過硬的宇宙國語言的能力,我們很快便打聽到了通往C區的路,也就十幾分鍾之後,我們四人再加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傀儡祖乙,便出現在了C區的小廣場之前了。

巧的是,那金勇柱似乎已經完成了宣傳,已經走下了臨時搭建的舞臺,朝着服裝城的深處走了去……

我見狀,立刻遞給了衆人一個眼神,我們五人,分成了四隊,分別從不同的方向,朝着金勇柱那邊摸了過去……

金勇柱似乎並沒有發現他已經被人跟蹤了,我站在不遠處遙望金勇柱,這傢伙竟然不立刻離開服裝城,反倒是走到了C區的某處角落,一轉彎,走進了洗手間……

當即,我立刻四下張望了起來,四下無人,只有洗手間的門口,站着兩名看似強壯的宇宙國大漢……

天賜良機!

我果斷的一揮手,瞬間,我們四組五人,便直接衝進了洗手間……不對,石毅和祖乙瞬間打暈了那兩名大漢之後,便僞裝起了金勇柱的助手,負責站在門口看門放哨,而我和石乾坤,以及陳泰,則是悄無聲息的摸進了洗手間。

洗手間內,空無一人,只有“嘩嘩”的流水聲,以及正在吸收的金勇柱。

那金勇柱倒是蠻警覺的,我們三人魚貫走進洗手間之後,那傢伙的眼神也立刻變得凌厲了起來!

不過,光眼神凌厲,似乎並沒有什麼卵用……

僅僅在金勇柱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的那一瞬間,我身邊的陳泰便一個箭步,衝到了金勇柱的身前,那雙手掌,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連串的殘影,直接按住了金勇柱的雙肩,在金勇柱還沒有從驚駭中反應過來的時候,陳泰陡然發力,直接將金勇柱的兩條手臂,硬生生的給卸了下來,也就是俗稱的,脫臼! 那金勇柱吃疼,自然想大喊,不過,他還是低估了陳泰的速度,卸掉了金勇柱的肩膀之後,陳泰直接擡手,封住了金勇柱嘴巴,讓他只能發出極其輕微的“嗷嗷”聲,這聲音,我估計連站在門口的石毅都未必能聽到!

話說回來,陳泰這電光火石般的突然爆發,倒是讓我對他的實力,重新的評估了一番……他的速度,我能達到,但那準確無誤的“分筋錯骨手”,我卻是根本無法一直相比!

別看陳泰只是簡單的卸掉了金勇柱的兩條手臂,可這其中,對於穴位,骨骼,力道等方面的掌握,卻是極其困難,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把金勇柱的肩胛骨給捏碎了!

扯遠了,再說陳泰制住了金勇柱之後,陳泰立刻壓低了聲音,用宇宙國話問了金勇柱幾個問題,那金勇柱最開始還假裝強硬,結果,陳泰就又把他其中一條手臂給接上了,然後再卸下來,長此以往,重複三次,那金勇柱的臉上,已經佈滿了因爲疼痛而產生的冷汗!

最後,金勇柱忍不住了,發出了一道“嗚嗚”的聲音,陳泰便微微的鬆開了一點封住他嘴巴的手掌,而那金勇柱,則是一邊大口呼吸着洗手間裏,對他而言的新鮮空氣,一邊用宇宙國的話嘀咕了起來。

旋即,陳泰便將金勇柱的話,翻譯給我和石乾坤聽,“這傢伙說了,他師父鄭泰淳,就是古跆拳道戰隊的一員,目前還在海川市。”

“鄭太蠢?這名字,夠霸氣!”石乾坤調侃了一句。

“問他,那個鄭太蠢在哪!”我沒理會石乾坤,直接用神州話對陳泰問了起來。

隨後,陳泰便轉問金勇柱,那傢伙也是被陳泰打怕了,直接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了我們……我估計,他怕陳泰折磨他是一方面,他應該是想讓我們去找鄭泰淳,因爲,他認爲我們打不過鄭泰淳,讓鄭泰淳爲我們報仇!

陳泰和那金勇柱嘀咕了一番之後,便轉過頭,給我和石乾坤翻譯了起來,“鄭泰淳目前住在海川市郊外的一座山莊裏,很好找,就海川山下,那裏只有一座莊園……與鄭泰淳在一起的,還有鄭泰淳的師兄崔正煥,那崔正煥也是古跆拳道戰隊之中的一員!”

“他知道世界靈戰嗎?”

“知道!只不過,這傢伙對古跆拳道戰隊的內部信息,並不知道太多,也就知道,他的師父鄭泰淳,以及崔正煥而已!”

聽了陳泰的話之後,我便冷冷的點了點頭,隨後,我突然陰笑了一聲,問向陳泰道:“對了,這傢伙,會道術嗎?用島國和宇宙國的話來說,應該叫陰陽術吧?”

這次,陳泰沒有和金勇柱翻譯,而是直接回答我道:“我猜他不會道術,只是單純的內勁武者罷了,而且這內勁還不怎麼樣,也就相當於我們神州的中天位初期!”

“那就好辦了!”我冷笑一聲,忽的,我揚起了手臂,虛空畫出了一道金色符籙,並且將其直接打入了金勇柱的體內。

符籙消失,金勇柱的全身也立刻輕顫了起來,不僅如此,這傢伙還口吐白沫,雙眼外翻,模樣甚是恐怖。

“又是離魂符!”石乾坤不爽的嘀咕了一聲,“你能不能換點新花樣?”

陳泰沒說話,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他已經猜出了我的用意!

我沒理會石乾坤,因爲,我之所以使用離魂符,目的之一,主要是想測試一下我的天機眼,遇到金勇柱的陰魂之後,是不是會自動開啓!

而目的之二,則是故意留下一些蛛絲馬跡,證明我們來過這裏,並且,就在宇宙國! 沒過多久,金勇柱倒地,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徵,毫無疑問,他死了!

只不過,金勇柱死後,我卻並沒有看到他的靈魂,也就是說,我的天機眼,目前仍處於被封印的狀態之下!

這就難辦了……

世界靈戰已經開始,沒了化瞳天機眼,損失一大助力,戰鬥力也會隨之下降不少……

不過,現在可不是思考天機眼的時候,我們接下來,還有許多事情要幹呢!

幹掉了金勇柱之後,我們也算是完美的完成了進入宇宙國之後的第一項任務,因爲,我們從金勇柱的身上打探到了古跆拳道戰隊的動向!

我們既然扔下了金勇柱的屍體,便朝着衛生間之外走了去。

離開衛生間,與石毅和祖乙匯合之後,我便聯繫上了胡墨,並且和胡墨三女約定在大屏幕下方集合。

“楚風,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石乾坤彷彿害怕四周的宇宙國人聽見他的聲音,刻意用極低的語氣,對我問了一句。

“怎麼辦?當然是馬不停蹄的趕往海川山下的莊園了!”我冷笑一聲道:“金勇柱不知道的情報,鄭泰淳和崔正煥,一定知道!”

“可是,你剛纔爲什麼直接殺了金勇柱?用道術抹去他的記憶不是更好嗎?”石乾坤繼續追問,這傢伙一旦打開話匣子,就真的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話癆。

“兩個原因,其中之一,不方便和你透露,其中之二,便是,我故意殺了金勇柱,先讓葉皓沅背一背鍋,反正殺了一個跆拳道協會的內勁武者,又不算造成民衆恐慌,教廷也說不出什麼,還有就是,殺了金勇柱,能夠更加方便進行我的下一步計劃……”

“那你的下一步計劃又是什麼?”

“以後你就知道了!”

就在我和石乾坤閒聊的這段時間,我們一行五人,已經出現在了大屏幕的下方了,而讓我意外的是,胡墨三人,竟然先我們一步到達了那裏,並且,這三位大小姐的手上,竟然沒有提着袋子,也就是說,三女並沒有購物!

這可真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們三個什麼都沒買?”石乾坤終於轉移了注意力,把目標定格在了陸茗軒三女的身上。

“看看就行了,我們是來拼命的,可不是來購物的!”陸茗軒沒好奇的嗆了石乾坤一句。

那石乾坤見陸茗軒還沒有消氣,便立刻賠上了笑臉,開始討好起了陸茗軒。

不過,二人這波撒狗糧的舉動,立刻被我打斷了……

“我們馬上出發,去海川山,那裏,有兩名古跆拳道戰隊的成員!”我斬釘截鐵的說了一聲。

旋即,我們衆人也放下了各自的小矛盾,立刻展開了行動……

又攔下了兩輛出租車,我們一行八人,直奔海川山而去!

還是那句話,宇宙國本來就不大,從海川市內到海川山,出租車也就開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二十多分鐘之後,我們八人,便進入了海川山的範圍之內了!

遠遠的坐在出租車上,我便已經看到了並不算怎麼雄偉巍峨的海川山,尤其是,海川山下,被一片小竹林包裹,隱約露出輪廓的那座小型莊園……與其說是莊園,不如說是四合院!

我也是服了,就這種在神州隨處可見的四合院,到了宇宙國,竟然變成莊園了,這國家,到底有多麼的虛僞?

距離那座莊園,不,四合院還有千餘米距離的時候,我便示意陳泰讓出租車停下。

當即,兩輛出租車便停靠在了路邊,由胡墨付了事先在船上準備好的宇宙幣,我們八人,便慢悠悠的朝着那座四合院走了去,完全沒有大戰之前的緊張…… 這海川山,並不算什麼名勝古蹟,也不算什麼旅遊勝地,而且距離市中心又比較遠,這裏還沒什麼居民區,所以,這一路走來,我們連半個人影都沒看到,這倒是讓我們八人,顯得無比的突兀。

“楚風,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去找麻煩,會不會暴露行蹤?”石乾坤有些擔憂的問向我,“畢竟你之前特意囑咐過,我們連神州話都不能正大光明的說,還要僞裝成島國人……”

“這就叫,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我別有深意的撇了石乾坤一眼,反問道:“況且,我們有大搖大擺嗎?我們可是專門挑無人的小路再行走,對吧?”

石乾坤很無語的四下掃了一眼,的確,我們四周,的確是空無一人……

千餘米的距離,對於我們幾人來說,完全就是幾分鐘的事,沒多久,我們八人,便出現在了那片小竹林之內,與那座四合院,遙遙相望。

站在竹林中,我指了指那座正門緊閉,沒有一絲聲響的四合院,輕聲道:“待會,我和陳泰進去,你們六個人在外面警戒!”

“我也去!”李靈兒的聲音很堅決,彷彿不允許我反駁似的。

我無奈的看了李靈兒一眼,最後,只能應下了她的要求……

李靈兒知道里面住着兩名古跆拳道戰隊的成員,而我和陳泰進去之後,難免會爆發戰鬥,按照李靈兒的脾氣,有戰鬥的地方,就應該有李大小姐的倩影,這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確定了潛入四合院的任選之後,胡墨便安排陸茗軒等人,分別守在四合院的四個方向,而我和陳泰,以及李靈兒,則是悄無聲息的繞到了四合院的後方,找了一個沒有監控設備的死角,輕鬆加愉快的翻過了院牆,正式潛入進了四合院之中。

待到我們三人全都平緩落地之後,便直接閃進了角落之中,藉助牆體的陰影,隱匿身形。

透過院牆與房子的過廊,我能清晰的看清小院內的佈置,是那種很正式的宇宙國味道,不過,這並不能阻擋我對這座所謂的“莊園”的鄙視!

“不就一座四合院嗎?還莊園?我真是無語!”我不滿的嘀咕了一聲。

“廢話少說,趕緊衝進去,我先試試那所謂的古跆拳道軍團,到底有幾分本事再說!”李靈兒很急切的盯着那座房子,靈目之中,隱泛戰火!

“走吧!”我輕輕的一揮手,當即便貼着院牆,朝着房子的正前方快步奔去,我身後,李靈兒和陳泰也是緊緊的跟上了我的腳步……

順利的摸到了木製的推拉款房門之前,我們三人就像是幽靈一般,蹲在窗下,仔細聆聽着裏面的動靜,似乎,房子裏面,隱約傳來了兩個男人的不同聲音。

當然,他們說的都是宇宙國的話,我和李靈兒自然聽不懂,這時候,我們自然會將目光轉移到陳泰的身上。

陳泰並沒有翻譯,因爲他的聲音,很容易引起房內二人的警覺,所以,陳泰只是對我和李靈兒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旋即,陳泰突然指了指那木製的推拉房門,對我和李靈兒攥起了拳頭!

毫無疑問,這是陳泰在暗室我和李靈兒,是時候動手了!

我也是不疑有他,與李靈兒相互對望了一眼之後,我們三人,立刻從上躍了起來,首先是陳泰,這傢伙先聲奪人,猶如一隻潛伏再暗處的獵豹,直接撞碎了木門,一馬當先的衝進了屋內!

當那漫天飛舞的木屑綻放的同一時間,一道沉悶的“嘭”音,也是隨之爆出,那是木門被撞碎的聲響,只不過,這聲響還未落地,李靈兒便已經迫不及待的跟在陳泰的身後,衝了進去,彷彿生怕陳泰會搶了她的對手那般…… 陳泰和李靈兒一前一後,先我一步的衝進了房內,而我,也只好慢悠悠的走進去了,反正屋裏只有兩個人,按照陳泰和李靈兒的架勢,似乎並不打算把這兩個人留給我……

當我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進屋內的時候,屋內的兩名宇宙國人也早就擺好了戰鬥架勢,一臉警惕的盯着我們三人,尤其是後進來的我……

就在那兩名宇宙國人盯着我的同時,我也在打量着他們……那是兩名年過四旬的中年人,穿着寬鬆的宇宙國大袍,但卻難以掩飾二人身上紮實的肌肉,還有那兩個傢伙的眼神,凌厲而嗜血,看來,這兩個傢伙,並不是金勇柱那種貨色能比的,他們,真的殺過人,染過血!

“楚風?你們怎麼會找到這裏?而且,你們竟然會在宇宙國?”就在這時候,兩名宇宙國人之中,穿着黑色大袍的傢伙朝着我低吼了一聲,而且,他說的竟然是不標準的神州話!

雖然不標準,但能說出神州話,已經算是不錯了,最起碼,我不用陳泰翻譯了!

“哎?你認識我?”我頗爲意外的盯着那黑袍中年人。

“我手上有你的資料!”那黑袍中年人沒說話,不過,另一側的白袍中年人倒是率先開口了,“他叫陳泰,她叫李靈兒,你們是神州隊的人!”

“不錯!看在你認識姑奶奶的面子上,姑奶奶就給你們一個痛快!”李靈兒一邊朝着那一黑一白的兩名中年人揚了揚下巴,一邊勾起了手指,似乎,是在暗示二人一起上的意思。

“囂張的神州人,竟然想一對二,挑戰我們?”那白袍中年人好像被李靈兒狂傲的態度激怒了,忍不住的破口大罵了起來,“年紀輕輕,竟大言不慚,你若是現在求饒,我兄弟二人可留你們一條性命!”

聽了那白袍中年人的話之後,我不厚道的笑了起來,當即,我便隨意的盤膝坐到了類似榻榻米似的地上,沒辦法,誰讓宇宙國的文化與島國也有些接近了,整個外廳,除了一張矮桌之外,什麼都沒有,更別說椅子了,所以,我也只能坐到榻榻米上了。

“靈兒,他看不起你!”我笑吟吟的坐到了榻榻米上,反正李靈兒不會給我出手的機會,那我就借勢逗逗李靈兒吧。

“敢看不起姑奶奶?姑奶奶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神州古武八極拳的威力!”李靈兒本就動了怒,再被我這麼一挑唆,更是火上澆油,那雙美目彷彿都要噴出火了似的,簡直就像是一頭女暴龍!

“哼!”這次是黑袍中年人發出了一聲冷笑,用生澀的神州話說道:“本來,我們還想去神州通往歐羅巴大陸的必經之路伏擊你們,想不到,你們這些膽大妄爲的神州人,竟然主動送上門來,還敢進入我們宇宙國的領域,真的是找死!”

“說的不錯!只可惜,卡特隊長要我們參與第二次伏擊,大好的機會,竟然讓給了那羣島國人,不甘心!”白袍中年人補充了一句。

“不需要不甘心,因爲,他們不是主動送上門了嗎?”黑袍中年人冷笑了一聲。

貌似,這兩個傢伙一唱一和的對話中,好像根本就沒把我們放在眼裏,更沒把神州的靈異圈放在眼裏!

聽到了這裏,我不爽了!

本來,我對宇宙國就沒有好感,如今,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竟然還敢叫囂,看不起我們神州?

當真是不能忍了!

“靈兒,你要是再不動手,我可就要上了!”我極其不爽的低吼了一聲,聲音之中,充滿了暴躁的肅殺之氣! “你不會有機會出手的,兩個人,一人一招,只殘不死,先留他們一條命,方便我們審問他們!”李靈兒冷冷的笑了起來,不得不說,李靈兒笑起來,其實很美,只不過,如今李靈兒這一抹笑意之中,卻是夾雜着無限的殺機。

“那就交給你了!”我輕聲對李靈兒說了一句,旋即,便轉過了頭,對沒有任何表情的陳泰說道:“資料在你身上吧?”

陳泰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隨後,他便從懷中摸出了一沓紙,並且遞給了我。

接過了陳泰遞過來的資料,我便直接找到了古跆拳道隊的那份資料……根據資料上的照片顯示,黑袍中年人,就是金勇柱的師父鄭泰淳,而白袍中年人,便是其師兄,崔正煥!

還有,古跆拳道戰隊的人數,共有七人,隊長是鄭泰淳和崔正煥的師父,號稱宇宙國跆拳道之王,也是宇宙國靈異世界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李昌容!

這李昌容,早年曾來過神州修行,並且又東渡島國,可謂是同時兼修神州道術,島國陰陽術,以及宇宙國的古跆拳道,雖然年過六旬,但戰鬥力依舊不可小覷。

“李昌容……”我合上了資料,輕輕的唸叨起了這個名字,旋即,我便對李靈兒喊道:“動手吧!不然換我來!”

“哼!”李靈兒撇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聲,旋即,便擺出了八極拳的起手式,還挑釁一般的再次朝着鄭泰淳和崔正煥勾了勾手指。

再說鄭泰淳和崔正煥,本來就看不起李靈兒這麼一個年輕的小女娃,此時,接二連三的被李靈兒挑釁,二人也是忍無可忍,當即,二人便拳打腳踢,先耍了一套古跆拳道,好像在刻意的炫耀什麼似的……

不過,鄭泰淳和崔正煥的古跆拳道,耍的倒是虎虎生風,與我們所見過的跆拳道,完全不一樣!

前踢,側踢,推踢,擺踢,後旋踢……這二人的招式,一招連着一招,招招都有後招,一旦被擊中一下,接下來,便是狂風暴雨般的連續技,而且,鄭泰淳和崔正煥的每一招之中,都夾雜着內勁,而且,還是中天位後期巔峯,距離大天位初期也只有一步之遙的內勁之力!

不過……就這點實力,也敢看不起我泱泱神州?

看來,今天不打到他們哭爹喊娘,是難出我心中這口惡氣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場中的三人,已經交上了手!

鄭泰淳以詭祕的步法,無比快速的繞到了李靈兒的身後,與崔正煥前後夾擊,朝着李靈兒瘋狂的攻了過去,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二人應該朝着李靈兒差不多提出了二十七腿……

嗯,剛纔還各種裝叉,然後現在又毫不猶豫的二打一,這宇宙國的人,還真是夠無恥的!

不過,李靈兒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面對崔正煥和鄭泰淳的前後夾擊,李靈兒用比他們更精妙詭祕的腳步,比他們更加迅猛的速度,輕描淡寫的閃開了二人的攻勢!

鄭泰淳和崔正煥一擊落空,臉上也隨之出現了驚愕的神色,不過,這二人也算是老手了,只是經過短暫的沉吟之後,便再次朝着李靈兒發起了進攻!

便見鄭泰淳腳步亂蹬,猶如踩踏天梯那般,一躍躍出了兩米的高度,並且藉助了開始下墜的力道,直接一招造型漂亮的後旋踢,無比狂暴的掃向了李靈兒!

然而……鄭泰淳這招看似無懈可擊的後旋踢,在李靈兒的眼中似乎是漏洞百出一般,當即,李靈兒很果斷的側過了身體,猛的探出一掌,纖纖玉掌彷彿穿透了空間那般,捕捉到了鄭泰淳招式中,那彷彿看不到的縫隙!

嘭!

一道無比沉悶的聲音,陡然在外廳炸響開來,緊接着,便見那鄭泰淳的身體,好像斷線風箏似的,直接撞到了牆上,甚至,練堅硬的牆壁,都被砸出了數到觸目驚心的裂痕!

“古跆拳道,真不怎麼樣!”李靈兒收招,輕輕的拍了拍手掌,輕蔑的撇了一眼趴在地上,猶如死狗一般的鄭泰淳。 這邊,鄭泰淳被李靈兒輕描淡寫的一掌,便直接拍飛了,而且,中招之後的鄭泰淳,整個人都蜷縮在了地上,身體抽搐,似乎,已經無力再戰!

李靈兒之前說過,一招一個,只殘不死,這結果,還真是照着她的話來了!

當然了,李靈兒能一招解決鄭泰淳,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爲,李靈兒在擺出了八極拳起手式的時候,周身便已經外泄出了大天位初期的內勁,以這種境界,對付那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宇宙國人,當然是輕鬆加愉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