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以爲一直都會這樣了,今天我看到了你,我覺得你就是我的希望,所以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幫幫我,千萬要幫助我啊!我真的不想就這樣下去了。”

那隻女鬼哭的快要斷氣了一樣,要不是鬼沒有眼淚,周偉光真的擔心這裏會鬧洪水。

“你說的這個事情,我從前還真的沒遇到過,你等我回去好好想想,之後再來找你如何?”

周偉光是真的不知道,同時也不想在這裏浪費太多的時間,畢竟那邊周瑩瑩還相當的危險,自己不能把周瑩瑩那邊的事兒給丟沒了。

女鬼還想請求一下,這事兒對於女鬼來說,也真的是相當嚴重的了。 但是女鬼看着周偉光的這個樣子,也知道他現在肯定有什麼着急的事情要辦。

“你,大概什麼時候才能……”

女鬼怯生生的問着,生怕周偉光的話都只是敷衍,自己的事兒,目前看來,也真的只有他纔可以幫忙了。

“你放心好了,我這邊的事情一忙完,我會立刻來找你的,也是這一兩天,放心吧。”

周偉光爲了能儘快的離開這裏,回到周瑩瑩的身邊,也只是含糊的答應了,然後轉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小心的進了張昊天家的大門,周偉光發現周瑩瑩還在睡着,心裏說不來的踏實。

真好,周瑩瑩還沒醒過來,這要是真的醒來了,還知道怎麼疼呢。

在感慨之後,周偉光又想到了張昊天那邊,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找到他們想要找的東西,還有,這都出去這麼長時間了,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周偉光心裏着急,但是也知道,現在不是打擾張昊天的時候,說不這會兒他們正在忙什麼,要是打擾到了,那不好了。

於是周偉光默默的放下了手機,重新回到客廳,坐在了前世的身邊。

前世剛纔看周偉光一進門奔着周瑩瑩去了,也沒吭聲,現在看着周偉光坐到自己跟前了,前世左右也是無聊,乾脆也隨便的跟周偉光說幾句話,權當是打發時間了。

“剛纔的事兒,怎麼樣了?”前世問。

“還行吧,也還算是順利。”周偉光含糊的回答。

這事兒卻還算是順利,當然了,要是去掉那隻女鬼的話,但是實際,那隻女鬼也真的沒做什麼阻攔,甚至還求着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幫助她的丈夫,當然了,前提是那個是她丈夫。

“那你還回來的這麼慢?”前世不是很明白了,不是沒什麼事兒嗎,爲什麼還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

既然沒什麼事兒,那不是應該早些回來的嗎?

周偉光覺剛纔的事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事兒,再說了,自己做這個事兒也都是光明正大的,也沒什麼不可以說出來的,乾脆,直接把剛纔那隻女鬼的事兒,當做是打發時間的談資說了出來。

“還有這樣的啊,這不是搶嗎?”在前世看來,那隻女鬼還真是相當的可憐,自己的丈夫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搶走了,自己現在也只能是站在旁邊看着。

不過,到底是什麼東西做了這種事兒?光天化日的,這麼明目張膽的搶?

“我也不是很清楚,本來也沒想多管的,這些事兒你懂得,還是少管較好,但是人家都那麼求着我了,我也沒好意思拒絕,給答應下來了,但是你看看,現在周瑩瑩還這樣呢,我怎麼還有心思管其他的?所以等到周瑩瑩好了之後再說吧。”

周偉光忽然有些後悔了,自己剛纔爲什麼要答應,爲什麼呢?

這答應下來倒是簡單,可真的要去幫忙,不這麼簡單了!

首先不說別的,說自己現在沒那麼多的時間啊!周瑩瑩這邊的事兒還沒解決完呢,再說了,算是周瑩瑩這邊的事情全都搞定了,外面還有那個將軍虎視眈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又來找什麼麻煩了。

越想,周偉光心裏越後悔,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是更好的辦法了,既然都答應下來了,總也不能不辦。

想來,這個事兒應該也不會太麻煩了,所以回頭等到張昊天他們回來了,自己再過去看看也是了,爭取早點解決了那邊的問題,省的以後麻煩。

周偉光心裏是這麼盤算的,但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好好的,一個晚的時間,這人能被別的什麼東西給佔據了呢?

越想周偉光越不明白,想來,這個事兒還真的要自己親自去看看才能知道了。

與此同時,張昊天還在迷霧摸索,但是現在,他已經覺得那個聲音近在眼前了。

“你是誰?你想做什麼?”

張昊天大聲的問着周圍,因爲不知道那個傢伙到底是在哪個方向,所以只能轉着圈兒的一點點的問。

“呵呵,你來找我,還想問我是誰?”

之前那個咿咿呀呀的聲音漸漸停止,最後,還說了這麼一句話。

張昊天沒明白,“我找你?”自己來這裏,可從來不是來找什麼厲鬼的,自己是來找那朵花的,自己只要那朵花。

“不是來找我,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那個聲音反問。

這把張昊天問的更加糊塗了。

自己真的不是來找這隻女鬼的,真的不是!但是爲什麼這隻女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難不成,真的有很多人想來找這隻女鬼嗎?

想來,這不過是一隻女鬼,那些人來找她能做什麼?估計這個世界,除非是有什麼特殊目的的,不然,沒誰會想去找女鬼吧。

張昊天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出來較好,還有,這件事兒還沒弄明白呢,還是先看看再說。

“你說很多人來找你,我覺得我跟他們不一樣,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想借用你這裏的一朵花。”張昊天簡單額的解釋。

這個事兒,自己真的是無辜的,自己從來沒想要找什麼女鬼,無非是路過這裏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還不是自己想要遇到的,這完全是強買強賣了。

要是有辦法,還真的不想遇到這隻女鬼了呢!畢竟自己現在着急尋找那朵花,這隻女鬼的出現,真的算是耽誤自己的事兒了。

“我只說一次,我並不是來找你的,我是希望可以找到那朵花救人的,所以,你要是以爲是我來找你,所以才弄出這些東西來,那大可不必了,希望你可以幫助我,我知道你很好。”

最後張昊天還不忘記誇讚這隻女鬼幾句,希望她可以看在這些好聽的話份兒,儘快的撤掉這裏的迷霧,也好讓自己可以儘快的找到那朵花所在的位置。

當然了,要是這隻女鬼能帶着自己找到那多花兒,那簡直是更好了!

不過,這個想法也僅僅只是一閃即逝了,因爲張昊天知道,這種事情真的只能看那隻女鬼心情了,人家心情好了,纔會帶着自己去尋找,心情不好,沒準兒還會給自己找來更多的麻煩。

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隻女鬼再次開始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太好笑了!”

這笑聲讓張昊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了,自己說的話,真的這麼好笑嗎?自己好像也沒說什麼吧,這隻女鬼是什麼意思?吃錯東西了,還是什麼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張昊天實在是不理解了,心裏覺得好,又不想這麼憋着,乾脆直接問了出來。

“還說你不是來找我的,你自己都說了,你明明是來找我的!”

那隻女鬼再次開口,說的也是半哭半笑的,聽起來那個聲音十分的詭異。

“什麼?我不是,我……”

張昊天想要解釋,自己真的不是來找她的,但是後面的話還沒等說出來呢,張昊天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隻女鬼目前看來,肯定不會是傻的那種了。

但是她前後幾次都說自己是來找她的,現在還這麼說,難不成,這隻女鬼是……

張昊天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那不應該僅僅只是一朵花嗎,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但是轉念又一想,張昊天想到了墨衣,他不也是不應該的存在嗎,所以,這麼看來,這朵花要是真的經過天長日久,還有那些怨氣的餵養,真的會變成成正常人的樣子啊!

想到這個,張昊天忽然覺得,自己這次,怕是白來了。

不用想都知道了,如果這只是一朵花,那自己只要是找到了,可以直接帶走,畢竟那東西雖然是有生命的,但是並不是有思想的。

可現在,這朵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不僅僅是有生命了,還有思想,還可以做很多的事兒,這怎麼帶走啊!

算是真的帶走了,這樣一朵會說話的花兒,誰又敢直接下手去拿來給周瑩瑩吃掉啊。

張昊天心裏開始犯難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周圍的一切開始漸漸清晰,遠遠的,張昊天看到了一個全身黑色的女孩,正慢慢的朝着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那個女孩走的不緊不慢的,看的出來,相當的沉着冷靜。

張昊天反倒是開始緊張了。

這朵花要是能變成這樣,想來,也快要和墨衣差不多了,這樣本事的傢伙,要是真的對自己下手了,那自己可怎麼辦纔好?

雙手慢慢的抓緊,張昊天已經做好準備了,一會兒要是真的不行,自己只能三十六計走爲策了。

漸漸的,當那個女孩模樣的傢伙走到了張昊天跟前,張昊天驚的發現,這個女孩長得真的很美麗啊!眉宇間,不管怎麼看,都像是精雕細琢的藝術品。

張昊天從前也是沒少見識各種美女的,周瑩瑩其實也很美,但是這會兒,眼看着面前的這個姑娘,張昊天呆住了,大腦都跟着一片空白了。

“呵呵,凡人。”那個姑娘顯然不屑於張昊天的呆滯。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這才醒悟過來,收斂了自己的眼神。

“那個,那個,你是……”張昊天說的支支吾吾的,腦袋還有些空蕩蕩的,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較好了。

“呵呵,你不是想找我嗎?現在我已經站在你面前了,你想做什麼?”

那個女孩,眯着眼睛,笑呵呵的看着周偉光,但是眼神裏,滿滿的都是警告。

這嘴雖然不說,但是這個眼神已經很明顯了,這是在警告張昊天,你要是敢有不合適的想法,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那個,我,我,我想確定一下,你是曼陀羅?”張昊天還是不太敢確定,這個事情,還是問清楚較好,省的回頭出現什麼誤會不好了,還有,要是真的搞錯了,也真的算是浪費時間了。

“是!那是我的本體,我已經這麼多年了,自然要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女孩說的很輕鬆一樣,並且,還有一些驕傲的味道在裏面。

既然確定了現在的身份,張昊天開始糾結了,“那個,那個,其實我是來找你幫忙的。”

這個事兒還真的有些不太好開口,但是爲了周瑩瑩,張昊天覺得自己沒什麼做不到的,不過是求着這個姑娘,要是真的能因此救了周瑩瑩,自己多求幾次也沒所謂。

“幫忙?呵呵,找我的人多了,你希望要我做什麼?”那個女孩笑呵呵的說着。

張昊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說,或者說,自己說了有沒有什麼用處,這個傢伙是打算看自己熱鬧呢,還是真的打算幫助自己一把呢?

想來想去,張昊天覺得,自己說一下也沒什麼損失,畢竟什麼都不說的話,自己也沒什麼希望,這要是說一下,興許自己還能有一半的機會得到這個傢伙的幫助呢!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個十分要好的朋友,他被一個很厲害的傢伙在魂魄裏放了東西控制住了,只要是清醒的時候,會頭疼欲裂,所以我們想找到那朵花兒,可以讓她算是在魂魄分離的狀態之下,也可以很好的保持住,至少不會因爲離開身體,魂魄徹底死亡了。”

張昊天簡單的說着這個事兒,並沒有說那個是將軍的所作所爲。

“聽起來,好像還真的有點意思呢!”那個女孩拖着腮幫子,像是在思考着什麼似的,只是,這並不像是在思考什麼困難的東西,更像是在思考什麼好玩兒的事情。

但是這個話落在張昊天的耳朵裏,有些像是這個女孩拒絕了的意思。

“我知道,這個事兒也不是太好辦的,但是這個人對我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所以我不能放棄任何希望,我一定要救她。”張昊天用着卑微的語氣說着。

要是能救了周瑩瑩,別說是這個語氣,算是讓自己做更過分的事兒,自己願意,畢竟跟周瑩瑩起來,其他的什麼都不算是重要的。

眼看着張昊天也真的是很誠心的樣子,這個女孩的興趣更大了。

“你是說,是個很厲害的傢伙嗎?”自己已經很久沒見到厲害的傢伙了,附近的都被自己打敗了,現在也是時候尋找一些新的樂趣了。

張昊天沒明白這個事兒的重點,自己的話說的不清楚嗎?自己明顯是在想辦法救周瑩瑩啊,但是爲什麼這個女孩的注意力是放在什麼厲害不厲害的面去了?

難不成,這個女孩是想挑戰一下大將軍嗎?

“這個,好像確實是很厲害,這個傢伙有幾百年了,本事也挺大的,所以,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找麻煩的好。”

張昊天是真的很想讓這個女孩去試試看的,反正要是能勝利了,自然也是有好處的,要是不勝利,那對自己來說,也是沒什麼損失的。

但是越是希望她去,張昊天也越是要說一些刺激她的話,這種一直生活在山裏面的傢伙,沒準兒能當了也說不定呢。

“呵呵,我看啊,你是小看我了!這樣,我可以答應你救你那個什麼朋友,但是你也必須答應我一件事兒。”

“什麼?”張昊天一臉期待的說着,只要是能幫助到周瑩瑩,別說是一件事兒了,算是十件事兒,也不在話下!

當然了,這個的前提是不傷天害理,還有,不違背自己的良心。

“很簡單,我要你帶我去見那個什麼將軍,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傢伙有多大的本事!”

女孩擡起頭,像是十分厲害的樣子,也根本不服氣什麼將軍不將軍的。

在女孩看來,自己的本事也是不小的,至於會害怕這麼個東西嗎?

張昊天真的要笑出來了,“我幫了你,你幫我和我朋友嗎?”

“那是自然的!”女孩毫不猶豫的回答,這事兒本來是個好事兒,有什麼不好回答的。

“事不宜遲,咱們走吧!”張昊天巴不得這個女孩趕緊跟自己走呢,周瑩瑩還在家裏呢,這都出來好半天了,也不知道周瑩瑩怎麼樣了。

要是周瑩瑩什麼事兒都沒有,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但是要是周瑩瑩真的睡醒了,那不太好辦了,興許現在正在疼也說不定呢。

“等等!”

“怎麼?”這個女孩不會是要反悔吧。

“我不能這麼跟你走。”

“什麼意思?”真的要反悔了嗎?

“你看啊,我是一朵花來着,要是我跟你走了,我的本體要出現問題了,算是不出現問題,要是有什麼小東西破壞了也不行,所以,你必須想辦法帶着我的本體一起離開,回頭你還必須給我送回來,有問題嗎?”

“小事情,你的本體在哪兒?”

在張昊天看來,這是一朵花,帶回家裏養着是了,又有多難?

但是當女孩帶着張昊天出現在迷霧的一個角落的時候,張昊天看到了那個通體全黑的花朵。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張昊天總覺得這花兒的葉子,還有花瓣兒,全都有着七彩的光芒,看起來十分的好看,但是也十分的詭異。

“是這個了,你想辦法吧,你要是能想到辦法,我跟你走!”

女孩抱着肩膀站在旁邊,心裏也想看看這個張昊天能怎麼辦。

自己可是多年的曼陀羅,這種花兒看着十分厲害,但是實際是十分的脆弱,稍微有一點點的問題都不可以。

這也是爲什麼這麼多年一直沒離開過這裏的原因,不過,要是張昊天有辦法,那還等什麼呢?

眼看着那朵花,張昊天開始糾結了。

自己從來沒養過什麼植物,這個東西要怎麼弄?

這個理論是要把花兒的根部從土壤里弄出來,然後再用什麼容器帶走是了,但是這個花兒要如何養活好,那不太知道了。

想來,這地方也不會有什麼鐵鍬容器之類的東西了,能用的,也只有自己的雙手,還有自己的衣服了。

仔細的又看了看,張昊天慢慢的蹲在了那朵花兒的旁邊,雙手開始小心的在那挖掘着,一點點的,生怕傷害到了那朵花兒一樣。

那個女孩一直站在旁邊提着心,這是自己的本體啊,這要是傷害到了,自己可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纔好了。

好在張昊天並沒有傷害到那朵花,並且還成功的把那朵花從地挖起來,放在了自己的外套面。

生怕自己家裏的土壤不適合這朵花,張昊天還額外的弄了一些土壤,也一併放在了衣服面。

“也還行,現在,帶我回家是了!” 吞天神皇 那個女孩十分滿意張昊天剛纔的動作,真的是很小心謹慎呢!看來,這個傢伙還真的是很需要自己的幫助!

這要是真的把自己的本體帶走了,自己可以自由了。

女孩心裏開心的不得了,想着外面的美好,心裏都恨不得立刻飛出去了。

眼看着張昊天抱着那朵花兒站了起來,周圍的迷霧也開始慢慢的擴散開了。

重生之遇見你 當週圍漸漸變得清晰,張昊天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是站在山頂的!

這是什麼情況?自己彷彿沒翻山越嶺的,更沒有朝着山的方向走啊!爲什麼自己現在會是在這裏的?自己到底是怎麼走到這裏的?

本來還想再問幾句的,但是張昊天覺得,不管怎麼來的,自己只想知道自己現在要怎麼回去,還有,自己一定要儘快回去,之後回去了,才能趕緊想辦法救治周瑩瑩。

“行了,跟我走吧。”那個女孩笑嘻嘻的說着。

這件事兒本來也是幫她的,所以現在,她是相當的配合的。

張昊天不能很好的知道下山的方向,乾脆乖乖的跟在那個女孩的身後,朝着下山的方向走。

此時,山下的迷霧也漸漸散開了,墨衣剛纔還在糾結,眼看着迷霧散開了,墨衣趕緊四下尋找,想知道張昊天現在在哪兒了。 第209章他似乎一下子就老了好幾歲

陸司寒與姜南初都沒有想到簡梓佑會來悅龍灣。

「他來做什麼,不怕有來無回嗎?」陸司寒冷笑著問。

「簡梓佑說想和南初小姐見一面。」

「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