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有了靈智,會理性思考的黑鐵豹,現在也開始拚命了,沒有什麼招式,兩隻前爪不斷向木宣拍去,一條豹尾甩出獵獵風聲,氣勢驚人。

看到木宣藉助一件應該屬於絕品的靈器,與黑鐵豹都不要命般的戰在一起,辰弓也開始感慨起來。

「這種拚命的打法還真是有可取之處,只是不知道我如果有一把絕品靈器,拼起命來,能不能把這畜生斬殺。」

雖然開始能藉助絕品靈器與黑鐵豹糾纏,可慢慢的就不行了,畢竟木宣的修為低,體內靈力不夠充裕。

當身體增加了不少傷勢之後,木宣對辰弓呼喊道:「你這傢伙還愣著幹嘛啊!趕快想辦法殺了它啊!」

看著劍揮的越來越慢的木宣,辰弓突然有種想法,借黑鐵豹之手斬殺木宣,然後得到木宣所有的一切,他自信一個人能從黑鐵豹口中逃脫,雖然是發狂的黑鐵豹。

可這種想法僅僅在辰弓心裡一閃而過,因為他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說過自己的命是木宣的,他也不會食言,否則剛剛為何要拚命的救木宣呢?

還有就是從那平平無奇的一掌就能轟殺了呂天恆的老者,能看出木宣出身不凡。

將來萬一事情敗露,他相信,對方會使用呂天恆更加嚴重的酷刑來折磨自己的。

那些大勢力有這種能力。

主要的是他相信木宣能創造奇迹,自己跟隨著他,將來的成就定不會一般。

收起種種心思,時不時的抓住機會給黑鐵豹造成大的傷害,並且不斷想辦法來擊殺黑鐵豹。 辰弓在不斷思考著要怎麼解決掉黑鐵豹,木宣藉助絕品靈器堪堪抵擋,並且對辰弓不斷的催促。

就在木宣再次催促辰弓的時候,黑鐵豹怒吼一聲,想要逃跑!

這讓木宣愣了,可還沒等他繼續愣下去,那剛逃了兩步的黑鐵豹,猛然轉身,全力向木宣攻擊而去。

這還了得?辰弓搶先一步,擋在了木宣前邊。

「撼岳拳!」

又是一拳轟出,可僅僅抵擋了一會兒,拳影就消散而去,威勢不減,繼續攻擊而去。

這一會的時間,辰弓已經取出一柄剛得到不久的中品靈器,全力攻擊,打算攔截下來黑鐵豹的攻擊。

「震山錘!」

砰!

那中品靈器被打出好遠,黑鐵豹的攻擊也被打散,辰弓才鬆了口氣。

這時木宣也反應過來,繼續對黑鐵豹攻擊而去,不過卻小心了不少,畢竟黑鐵豹剛剛所做的那回馬槍,可不是一般人會的。

不是經過殺伐的人們,根本不可能會使用出這樣的計謀,可這四階的黑鐵豹卻是能夠使用,顯然靈智可不是一般的四階妖獸可比,或許它守護的地方真有什麼東西也說不定。

因為黑鐵豹雖然與木宣二人糾纏,但一直拖著木宣二人,遠離它所霸佔守護的地方。

那兩頭三階後期的石鐵牛也沒有被召喚過來幫忙。

事出必有妖,木宣心中突然有種想法, 拒染豪門:帝少的首席逃妻

同時木宣也慶幸,慶幸自己先在亂石崗得到了李攀的絕品靈器,否則還真奈何不了黑鐵豹了。

在與黑鐵豹糾纏的過程中,木宣也在不斷的進步著,戰鬥技巧越來越熟練,戰鬥起來也越來越生猛。

還有就實木線發現絕品靈器比一般的後期靈器要強大不止一籌,否則辰弓孕神後期的修為,藉助中品靈器,才堪堪抵擋黑鐵豹的攻擊,而自己開竅初期的修為,卻能藉助絕品靈器,苦苦糾纏著黑鐵豹。

知道了這種情況,木宣對辰弓喊道:「哎!你先攔住它,我把這把絕品靈器借給你,你來斬殺了這畜生!」

辰弓也看出了絕品靈器的威能不一般,現在木宣主動提出讓自己來藉助絕品靈器來斬殺黑鐵豹,這剛好符合自己的心意。

全力出手,拿出拚命的勁頭,把黑鐵豹從木宣面前死死的攔了下來。

木宣忍不住後退幾步,墩到地上大口喘息起來。

實在是太累了,雖然能拚命攔下黑鐵豹,但木宣也不輕鬆,若非娘親劉蓉給他準備充足,早就支撐不下來了。

歇息的差不多了,木宣一連取出四件低品靈器,一股腦的朝黑鐵豹砸去。

一時之間黑鐵豹也被砸懵了,畢竟是靈器,黑鐵豹被打到身上也不好受。

木宣藉此機會,手中三尺青峰毫不猶豫的甩向了辰弓。

先是把握了一下手中的三尺青峰,這件絕品靈器,滿意的笑了笑,有了這絕品靈器,自己斬殺這黑鐵豹,機會還是大大的有。

加上木宣能夠如此信任的把一把絕品靈器交給自己使用,拚命的勁頭更足了。

這樣一來,黑鐵落入了下風。

絕品的靈器在木宣手中就能堪堪糾纏黑鐵豹,到了修為與黑鐵豹相差不多的辰弓手中,黑鐵豹定要落入弱勢的。

這下木宣就放心了,同時也感覺到了體內靈力的匱乏,身體上的疼痛。

「他媽的!這種拚命的打法,真不是人受的。」

「是啊!那就不是人受的,可你不去拚命,你的命就沒了,像剛才你面對四階妖獸時那副諾諾弱弱,膽怯的樣子,如果不是你身邊那位捨命相救,你的命早就沒了!」

木宣那還中突然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雖然知道對方說的有道理,可木宣還是警惕的看著四周道:「你是誰!快出來!」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訴你,在這個殘酷的修真世界當中,你不能快速的適應下來,就算你資質再好,也不可能成長起來的!」


木宣沉默了,是啊!他的適應能力不是很強,也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是一味的想要變強,可他到底怎樣才呢過變強?成為強者的潛質,他有嗎?

當初師傅就說過,自己只擁有強者之心,沒有強者之志,後來自己才明白,強者之心就是指堅韌的心智,可強者之志,到現在他還沒能明白到底是什麼。

自己已經找到了路,可卻沒有找到強者之志,今天這莫名出現的聲音,彷彿讓他找到了意思感覺。

可能是感覺到了木宣心性的轉變,那聲音滿意的笑道:「很不錯的小傢伙,那我就告訴你這隕石坑的真實面目吧!」

一聽要告訴自己隕石坑的真實面目,木宣認真的準備聆聽起來。

「隕石坑其實就是一位妖族通天境強者隕落時留下的部分傳承!不過需要得到那位強者認可的人,才能打開隕石坑,並且得到這裡的傳承。」

通天境?妖族?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自己根本不明白呢?木宣不解的問道:「通天境是什麼境界?還有什麼是妖族啊?」

「有很多問題需要你自己去尋找答案,不過將來你能把我留下的這些東西得到,併發揚光大,定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木宣嘀咕道:「就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看來你小子看的挺透徹嗎!的確,任何時候,天下都沒有免費的午餐,不過答應我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讓人妖兩族能夠和平的相處下去,而不是什麼百年獸潮,千年大戰,死傷無數!」

木宣一聽,這個要求怎麼與李攀前輩的差不多呢?只是李攀前輩只針對人類,可這妖族到底是什麼?

木宣不想得到做下太多的承諾,多了累人啊!

「那我還是走吧!這承諾我不能給,太大了,太累了。」

對方沉默了,是啊!木宣說的沒錯,這個目標太大了,太累了,而且還太危險了,若非如此,當初自己或許就不會付出生命的代價,也沒有實現。


不過自己苦苦等待三百年,這一縷殘魂也即將消散不能再等下去了,而且能感覺到,外邊還有自己的可以託付之人,只要藉助木宣之手就行了。

「那你能答應我將來做到這句話嗎?」

木宣心裡一震,心想不會又是那啥『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吧?』不過對於通天境妖族強者的傳承他還是很期待的:「那前輩就說說看吧!」

產攤一聲,那聲音略微苦澀道:「以後面對所有生靈時,都能做到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看著眼前那荒涼的小山,木宣愣愣的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這隕石坑只有方圓十里大小,那神秘的聲音在自己答應下來對方的要求后,對方也沒小氣,把隕石坑內的所有生命,無論人、妖都弄了出去。

對於木宣來說,答應一個人也是答應,答應兩個人也是答應,反正是同一個目標,能得到逆天的東西,何必呢!

在所有生靈被驅逐后,木宣就感覺出現到了一處地方,不遠處辰弓也在。

那不是三處四階妖獸守護的地方,而是最平平無奇的,坐落於隕石坑最中心地帶的一座荒涼小山。

那山體全是怪石林立,沒有一株植物生長其上。

那神秘的聲音告訴木宣說,所謂隕石坑的傳承,就在這座小山上,而小山就是自己的一隻腿骨所化。

一隻腿骨就能化作一三百丈方圓的小山,那其本體會有多大?

辰弓對這座小山也是清楚的很,因為他本人就經常在此修鍊,這小山因荒涼,人跡罕至,正是辰弓修鍊的好地方。

但萬萬沒想到這小山竟然就是最主要的地方,也就是隕石坑真正的玄妙之處。

可想到哪三頭四階妖獸守護的那三處奇妙之地,木宣就不解了,那三處沒有奇妙的話,為何會被三頭四階巔峰的妖獸守護著呢?

「這是怎麼回事?」

對於這一切,辰弓很是不解,剛剛那黑鐵豹都被自己打怕了,已經有逃跑的跡象了,可突然就消失不見,之後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自己經常修鍊的地方。

發現木宣只是好奇的樣子,所以就對木宣詢問起來。

木宣嘿嘿的怪笑了兩聲,說道:「你的機緣到了!」

「我的機緣?」

辰弓聽到木宣如此回答,吃驚起來,自己在這修鍊這麼多年,都沒發現有什麼大機緣,這木宣一來,只是被四階黑鐵豹追著打的許久,就能給自己弄來大機緣?

對於辰弓那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木宣沒有做過多的理會,而是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小山,在心裡問道:「前輩所謂的傳承給如何取出來呢?還有,我很是不解那三頭唯一存在於隕石坑的四階妖獸,為何死死的守護著那三個地方?」

「呵呵!就知道你會問,那三處地方是我臨死前把傳承留在這的時候,隨手斬殺了三個作惡多端的傢伙,把他們的骸骨留在那裡,布置成了陣法,來掩飾這隕石坑。」

「隨手斬殺?神元境?」

忍不住吞了幾口吐沫,木宣久久沒能回神,在對方口中就這麼簡單?

神元境啊!自己出了死去的李攀,還從來沒有見過第二位,李攀一位神元境就能坐上葉城鎮兵的職位,統領十萬雄兵坐鎮一方。

對方臨死前卻能隨手殺了三個,並且用他們布置成陣法?

壓下心中的震驚,木宣在心裡問道:「前輩還是快點告訴我怎樣才能取出你的傳承吧!我的時間可不充足,聽娘親她們說,獸潮又快來了!」

那聲音聽到獸潮,冷哼一聲道:「什麼獸潮,還不是看妖族與人族的人口基數太大,消耗的資源太多,雙方快速培養勢力的手段。」

這又是一個重磅的消息,木宣也僅僅只是聽說獸潮,可到底怎麼回事,自己也不明白,聽到什麼雙方害怕人口基數太大,並且培養勢力的一種手段,再次震驚。

沒管不斷在小山上搜尋的辰弓,深深吸口氣,平復下心情,心中問道:「前輩能否把獸潮的事情,給我講明白點?」

久久沒有聽到回應,就在木宣放棄的時候,那聲音嘆息道:「早晚你要知道的,我就告訴你也無妨。」

於是那聲音在木宣心裡不斷響起。

「萬餘年前,我們所在的古域被邪惡勢力,化仙谷掌控,可萬年前化仙谷突然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可他們來平衡當時人、妖兩族的手段,百年一次獸潮,卻沒有消失,而是被各方勢力延續了下來…」


聽那聲音把獸潮的前因後果徐徐道來,木宣得到了更多有用的消息,對於獸潮也有了更清晰的概念。

獸潮顧名思義,就是妖獸攻擊人類。

人類時時刻刻都在獵殺妖獸,也就是那神秘聲音口中的妖族,妖獸卻不是時時刻刻會找人類的麻煩,所謂為了平衡這雙方的關係,人、妖兩族的高層,制定了這百年一次的獸潮。

但也不是說獸潮只是為了平衡這種情況,還有一種目的,就是神秘聲音所說的,來消耗雙方那龐大的基數。

想想也是,單單一個大宋,就擁有數億人口,古域可是有著不少像大宋一樣的國家,這麼多人,每天、每年的消耗要多少啊!所以為了讓人、妖兩族的人口基數達到一種平衡,所以獸潮的首發者,化仙谷消失后,獸潮仍然被實施著。

而且妖族雖然大多存在於仙古山,可各個人族的國家內,也是有著不少妖族聚集的,就像徐家凹這些人族的一些人居住在屬於妖族的領地內。

消息方面,可以說木宣收穫更是豐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