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的去趟鬼子國,證明一下立場,結果可好,又做過頭了!和那些亦正亦邪的人差不多。

「阿九,阿彬是個很不錯的苗子,只是這做法……」

說到這裡,茅山掌教又忍不住搖了搖頭。

「我的徒弟,我知道!更何況,因為一些原因,他快要去歐洲去了。」九叔第一句話說的很有力,對王彬充滿了維護,只是後半句也充滿了惋惜和痛苦。

「他要去歐洲?為什麼?」茅山掌教有些驚訝的問。

九叔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站起來,在屋子裡轉了一圈,才轉身問:「掌教,難道願意為國為民,身陷煉獄,這也有錯么?」

掌教沒有說話,只是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九叔見狀,繼續發泄自己的不滿。

「阿彬,在入我茅山之前,我不知道,可入門之後,他的所作所為,我可是一直在看著,提出了組建道盟,北上魔都,說服武道中人,建立武盟。魔都會戰,抵禦外敵,他的手下,雖是外族,可在抵禦鬼子的戰鬥中,犧牲的比我們哪個門派的人都多。」

茅山掌教點了點頭,只是說了句:「我知道!」

「你們擔心阿彬的來歷,他又參參加了鬼子國之行,雖然只是一天的殺戮。可從進入鬼子國,到撤退,都在出謀劃策。更是掩護大隊人馬的撤退。」九叔停了停,才繼續說「殿後的據說有三十人,可回來的又有幾個?不否認,他造成了極大的殺戮,可那是敵國異族!」

茅山掌教一下站了起來,煩躁的走到窗前,「我知道,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我們這麼認為有什麼用?懷疑猜忌的人太多了!」

掌教的話,九叔何嘗不懂?這也是最無奈的地方,現在的修道界,過去保守了!

「阿彬離開華國,應該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吧?」九叔發泄完,語氣平淡了些。

「有我茅山,這點可以保證!只是不排除有些小人會貪圖他的機緣。」茅山作為幾大道家分支,這點自信還是有的,只不過王彬顯露的機緣,不排除個別小人,會起貪念。

「如果有人敢動歪念,就不要怪我手狠了!」九叔狠狠的說了句。

「放心,誰敢動歪念,我茅山滅了誰!」茅山掌教因為王彬的事本就覺得虧欠,哪裡還容得下有人暗算他啊!

回到自己房間的王彬,沒有像往常一樣,喝茶看書,而是看著這間生活了很久的房間,有些不舍……

「主人!」修斯從窗戶進來了。

「有什麼事?不是告訴過你,沒事不要來這裡找我么?」王彬因為修斯的打擾,有些生氣。

「那個趕屍人到了,已經和鎮長家的人接頭了!」

修斯聽出了王彬語氣不大對,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監視,等那個吸血鬼把那些毒販還有鎮長一家都殺了,在動手把那些都處理了。」

不錯,這就是王彬的計劃,接吸血鬼的手,除了那些人。

「主人,我的技能目前對付這些亡靈生物,不佔優勢啊!」

修斯有些委屈的說,感情主人也是個小肚雞腸的人啊!讓自己對付那麼多亡靈,沒有合適的武器,很麻煩的!

王彬搖了搖頭,自己跟個下屬,鬧什麼氣啊!

「這把短劍,附魔了,帶有火焰屬性。去吧!」

「遵命!我的主人」

修斯拿上王彬給自己的短劍,趕緊走了,免得再被殃及魚池。 隨著修斯的離開,王彬坐到桌旁,掏出懷錶,輕聲輕語:「丫頭,我什麼時候能見到你啊!突然,有點無聊,記得你說過從來沒有機會去國外,現在我帶你去……」

王彬的語氣中,那份傷心,那份思念,那份低落,還有一絲恐懼。

如果讓熟悉認識的人知道了,估計都會認為不可能是王彬的表現吧!

畢竟,哪怕理解王彬的做法的人,也很都認為他是個十分堅強,冷庫的人。

修斯離開義莊,直接趕到鎮長家,潛行的技能,使得他大大方方的從正門直接進來。

趕屍人和鎮長父子在客廳談價錢,看著在哪裡為了這樣的黑心錢爭吵的三人。修斯突然明白為什麼對於這些人,自己的主人為什麼這麼厭惡了。

趕屍人離開鎮長家,回到停屍的地方,手上提著許多食物。

正如王彬印象中那樣,所為的趕屍,不過是活人假扮,偷偷運毒的。

修斯看到這邊沒什麼事了,就趕去教堂,看那個吸血鬼是否蘇醒了。

等趕到教堂,修斯沒有發現那個吸血鬼已經失去了蹤影,而一個年輕修道士躺在教堂中,失去了生命。

神父在哪裡祈禱,很明顯發現了死者的不對。企圖祈禱驅魔。

只是看到神父的方法,修斯直接無語了。替西方教廷擴展地盤,可卻一點都不教真本事。

修斯記得王彬的告誡,一旦吸血鬼離開,馬上去處理那些假殭屍,免得出現意外。

正如王彬所擔心的,這畢竟是現實世界。

吸血鬼在到趕屍人那裡之前,已經吸了好幾個人的血,其中就有鎮上販賣鴉片的那個老闆。

這些剛轉化的吸血鬼殭屍,十分弱小,修斯很快超度了。

按照吸血鬼的足記,最終目的地還是趕屍人的落腳處。

這個時候,那些偽裝成殭屍的人,正在哪裡喝酒吃肉,玩的不亦樂乎。他們不知道,死亡馬上就要降臨在他們的頭上。

這個吸血鬼,可以說是異類中的異類了,竟然可以在吸血鬼和殭屍之間,來迴轉換。

如果不是王彬對此不是特別感興趣,也沒有耐心做進一步調查的原因。修斯的任務可能就會變成活捉這個異類吸血鬼了。

吸血鬼的實力本可以直接碾壓這些人,可任然選擇了偷襲,很快這些人就被吸幹了血。

吸血鬼沒有離開,而是藏在了陰影處,伺機而動。

趕屍人一身酒氣的回到了零時落腳地,沒有聽到同伴的喧鬧聲,作為已經入邪道的趕屍人,馬上感到不對。

趕屍人走進屋內,看到一地的屍體,心中一驚。蹲下檢查屍體,發現頸部都咬印,雖然因為貪財,選擇運毒,可學的本事卻沒落下多少。

吸血鬼襲擊的一瞬間,趕屍人一個轉身,一張符紙貼在了吸血鬼的額頭。

趕屍人剛想說什麼,吸血鬼掙脫了束縛,一下就咬了他的脖子。

修斯在哪裡吐槽,這個傢伙太大意了。吸血鬼吸食完血食,尤其是吸了有修為的趕屍人,明顯達到了飽和,直接往教堂飛馳而去。

修斯看到吸血鬼回教堂了,也就沒有在繼續跟蹤,而是來到趕屍人的屍體旁。

「怪就怪你們的行為碰觸了主人的底線吧!」

修斯對於這些人,並沒有絲毫的同情,不只是因為販毒的行為,更主要的是這些傢伙碰觸了王彬的底線,也就等同於碰觸自己的底線。

修斯沒有在耽誤時間,雖然這些剛轉化的殭屍吸血鬼,實力都不強,可也是個麻煩,除了趕屍人,修斯把其它殭屍全都殺死了。

趕屍人留著還有用,鎮長一家,還需要趕屍人去除害。

這一夜,鎮上的人像往常一樣休息,整個鎮子那麼安靜。

只是在這份安靜中,鎮上的一些人,永遠的消失了。

總裁的致命遊戲 清晨。

教堂的神父急匆匆的來到了義莊,來找王彬。

「王先生在么?」

神父在門口喊著,沒有經過同意不敢進院子,顯然王彬的震懾,讓神父不敢像前世劇情中那樣,用些小心思。

「阿彬,找你的來了,自己處理好!不要殃及無辜!」九叔已經知道王彬的計劃,就不在管了,只是叮囑不要傷及無辜。

「放心吧!師傅。」王彬應道。

王彬沒有讓神父進客廳,而是直接在院中的亭子里站著。

「有什麼事么?」王彬輕聲的問道,只是眼睛看都沒看神父,一直盯著手中的書。

神父猶豫了許久,昨晚自己的手下的修道士死了一個。一早去鎮長家,才發現鎮長全家都死了。還有好幾個哪天一起吃飯的商人,也都滅門了。

神父這下才害怕起來,既怕王彬因為自己的一意孤行重開教堂以及謠言的事而遷怒自己,也怕自己一眾人的性命不保。

「王先生,那天多有得罪。」

「有話直說,不要啰嗦!」王彬不耐煩的打斷神父的話。

神父身後的一個修道士剛要說些什麼,神父趕緊攔下,開玩笑,現在自己的性命都開對方是否願意幫助,這時候得罪,不要命了!

「王先生,你和九叔早前提醒的事,還是發生了,教堂已經死了一個修道士,希望你能幫我們消滅那個惡魔,免得傷及更多的人!」神父充滿了無奈,語氣中也充滿了懇求的意味。

「傷及更多的人?這個不用你擔心了,那個吸血鬼沒有機會出來作惡的!至於你們?自求多福吧!據我所知,吸血鬼和你們西方教廷可是死敵啊!」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王彬放下手中的書,看向神父,語氣中滿是幸災樂禍。

「王先生,你們道家不是講究除魔衛道么?你難道就任尤吸血惡魔亂殺無辜么?」神父一聽王彬早就知道吸血鬼的事,只是不願意管自己的死活,一下急了。

「拜託!我們是會除魔衛道,可既然可以藉助魔道消滅那些背棄祖先族人的畜生,我覺得很好啊!你們還是回去吧!不送了!」王彬說完,起身就準備回房子。

神父看出王彬不會因自己的話而動搖,不在說什麼,準備藉助信徒的力量,逼迫王彬出手。

神父和自己的徒弟,剛走到門口,王彬突然喊了一句,神父以為王彬改變主意了,馬上回頭,只是王彬的話吧把他徹底打入地獄了。

「不要妄想拉那些被你們忽悠的普通人替你們送死,否則不用吸血鬼動手,我會直接滅了你們!」王彬突然想到這個老傢伙會不會又利用普通人來威脅自己,還是提前警告一下吧! 神父一行人,失魂落魄的離開了義莊。

王彬剛進客廳,九叔在坐在那裡等著王彬。

「阿彬,這樣,是不是有些殘酷了?」

王彬知道自己的師傅心軟了,只能做好師傅的思想工作,不然有自己的罪受。

只是還不等王彬說話,九叔就揮了揮手,不讓王彬說話。

「阿彬,我知道你做的對,只是你馬上就要走了。我只對你說一句話,不要迷戀殺戮!不要被力量所誘惑墮落!」

說完這一切,九叔慢慢回到自己的房中。

「不能拖了,今晚直接處理了,免得師傅為難。」王彬自語道,又看了一遍客廳的一切,那份不舍又重了些。

修斯一個晚上跟蹤吸血鬼,只要是要傷害普通人的時候,修斯就出現擊退吸血鬼,並且一步一步把他引向王彬想除掉的那幾個人家中。

所以,鎮上此刻,並沒有像原本劇情那樣,出現那麼多殭屍,那個大小姐也因此幸免於難。

只是鎮上一下死了這麼多人,而且大部分還是贊同重開教堂的人,鎮上開始流傳各種傳言。

傍晚時分。

鎮上還是像往常那樣熱鬧,忙碌一天的人們,出來散步的,吃飯聊天的,串門的,閑的十分悠閑。

王彬獨自來到教堂,看著這座重新修繕一新的建築。

周圍的人看到王彬又來到教堂,都遠遠的圍觀。上次王彬顯露戰鬥狀態,著實震感了小鎮上的人,很多人都認為是天兵下凡。

「這個建築還是從這裡消失吧!」王彬沒有機會圍觀的人,而是看著緊關的大門,輕聲說道。

「主人!」

修斯來到王彬身後。

「裡面的人,怎麼樣了?」王彬問了一下那些修道士的情況。

「主人,那幾個傢伙全部集中在禮堂,看樣子,寄希望他們的主能救他們。」修斯對於這些只會把希望寄託於他人的傢伙,顯得十分蔑視。

王彬沒有在說話,直接把鎧甲召喚了出來。

整個鎧甲,如流水般,在王彬的身上流過,隨後就轉化成了鎧甲。

這又引起了圍觀人群的驚呼,有些人又跪拜了下去。

「炎爆術」

王彬直接一個魔法,把大門轟開。對於這個吸血鬼,王彬並不是太在意,所以選擇了最直接的辦法。

隨著爆炸聲響起,神父知道這應該是那個東方惡魔來了,正以為是來消滅吸血鬼而高興的時候。吸血鬼感受到了威脅,企圖擴充自己的後裔,以對抗那份威脅。

當王彬和修斯進入禮堂時,進入眼前的,是滿屋的血痕。

吸血鬼已經把所有修道士吸幹了血,很快就可以轉化了。

吸血鬼看到進來的王彬二人,尤其是看到修斯,有些恐懼的後退了幾步。

修斯多次擊傷擊退吸血鬼,給吸血鬼留下了極深的陰影,此刻看到修斯,不自如的后提。

「近乎失去智慧的異類,看樣子,確實有不簡單啊!」王彬看著在那裡嘶吼的吸血鬼,很快就下了結論。

「主人,你的意思是,這是實驗的產物?」修斯有些疑惑的問。

「審判!」

這是王彬第一次使用聖騎士的技能,也是最克制黑暗生物的技能。

吸血鬼根本來不及躲閃,直接被擊中,在光芒中,化為灰燼。

「在這麼個小鎮,出現吸血鬼,還是神父變得,你不覺得,很不正常么?修斯。」

「主人,你的意思是幕後是西方教廷?」

「通知留守魔都的霍格爾和赫克托耳,做好準備,等我們到了,就去英國。」

「是,我的主人!」

王彬走出教堂,等著修斯把整個教堂查看一遍,以免後患。

「主人,所有的修道士,都被我凈化了!」

修斯走到王彬身前,半跪行禮。

王彬點了點頭,面對教堂,舉起右手,默念咒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