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吉說錯了嗎?其實沒錯,事實就是如此,李世民不該覬覦,但李世民又錯了嗎?如果他不以雷霆手段殺了李建成和李元吉,那死的一定是他。就連李淵都不信,李建成繼位之後,會放着李世民不管。

「元吉啊,不要再執著了。入土為安吧。」

「不,父皇,我不能。」李元吉的聲音嗚咽了起來,道:「此仇不報,誓不輪迴,否則我即便下了地府,我也無法面對我大哥。」

「這些年,我召集了大哥留下的死士和我的部曲,聯合苗疆的巫蠱師,方士等,成立了天煞盟。就是為了刺殺李世民,報血海深仇。眼下,天煞盟已經被李世民盯上了,他的那個兒子,不知怎地,掌握了元霸的力量,斬殺了天煞盟的最強屍傀。這幾日,李世民讓不良人聯合程咬金的城防衛,逐戶排查,天煞盟在長安的勢力已去七八。」

「父皇,兒子求您,讓剩下的人躲到大安宮吧。長安城沒有比這裏更安全的地方,如果您不幫忙,兒子的血海深仇,就真的報不了了。」

「可是……」李淵下意識想要拒絕,但李元吉又道:「父皇,您想讓兒子再死一次嗎!」

這句話,戳中了李淵的內心。當年李世民殺死兩個兄弟,他沒能阻止,現在,李元吉既然『活着』,他不能讓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沉吟良久,李淵嘆了一聲,道:「元吉,如果你答應我,過了風聲儘快離開長安城,我、我會幫你、」

「父皇,只要你幫我這一次,我保證儘快離開長安城。」

「好吧。」李淵點點頭,道:「明日我會安排人去東市採辦,你讓你的人裝作商賈混進宮來。下個月,我會跟你二哥說,我要去城外九成宮小住,屆時儀仗之中,人必定不少,你的人混在裏面,應當無礙。」

「多謝父皇。」

黑影一晃,消失不見。

李淵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沒再說什麼。

他雖然老了,但是並不糊塗。他知道,李元吉不會放棄復仇,這次來找他,也許只是一場利用。

但是作為一個父親,他沒有辦法拒絕。他打算等把李元吉送出長安城,看着他走了,他再把事情告訴李世民。

他們這兩個兄弟,最好此生就不再相見。至少在他活着的時候,不要再發生兄弟鬩牆的事情了。

李淵再次望向窗外,思緒不禁回到了武德年間。

他想起來李元吉曾經帶這些巫蠱師和術士來見他,說什麼永生之法。

就是如此永生么?

李淵搖了搖頭,如此人不人鬼不鬼,還是死了更好!

。 對於韓斌來說,這個獎項是意料之內的事情。因此,他此刻是一臉笑容的走上了那燈光璀璨的舞台。

此刻,在舞台上的四周也是有着無數的攝像機在對着走上舞台的韓斌進行瘋狂的拍攝著,這樣的一幕也是讓韓斌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

舞台上的女主持人此刻纖細的小手拿着話筒,一臉微笑的走了過來,來到韓斌身前就微笑的開口:「情歌小天王韓斌可是我們今年的一位絕對的新星哦,想必現場的各位都已經聽過不少他的情歌了吧?在這裏我也是想問問我們的情歌小天王,你的這首《幸福告白》在得到了最佳的情歌單曲獎項后,心情是怎麼樣的呢?」

在聽到主持人的話后,韓斌也是微微一笑,自然他的那笑容之中也是充滿了明顯的傲慢之色,於是微笑的就開口了:「心情?說實話,心情也就是一般般了,因為我對於這個獎項早已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在聽到韓斌這傲慢的話語后,下方屬於他的粉絲再度開始尖叫了起來。

而劉煥老師則是輕輕搖頭:「唉,這個年輕人還真是不懂得謙虛啊!太剛直了!不是好事。」

而於此同時一旁的梅艷芳梅姐也是直接給下了定論:「這樣的人,註定是走不遠的,因為太過傲慢,如果稍微遇到挫折就會折斷。」

不管是在娛樂圈兒還是在其他的行業里,人際關係可是一大項,想要走的更遠的話,那麼你就要放下你的那種傲慢,因為在這個領域裏,人與人都是一樣的。

當韓斌傲慢的說完這句話后,另外幾個沒有獲得獎項的臉色也是立馬就不好看了,而舞台上的那名女主持人在聽到韓斌的這話后,也是微微一愣,看來,她也是沒有想到這個韓斌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不過她的臨機應變能力還是不錯的,為了緩解韓斌所帶來的語言尷尬,她立馬再次開口:「聽說這首歌曲是一名前輩原創大師親自為你量身打造的歌曲,不知我們的情歌小天王對於大師的打造歌曲的功力有什麼看法?」

在聽到主持人的話后,韓斌再一次傲慢的熱諷:「大師的功力自然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總之比起那些自以為是,稍微能創作幾首歌曲就自以為了不起的人強的那真的是太多了。」可以說這個韓斌每一句話都是在含沙射影了,並且很多的人在聽到這句話后,自然是明白在說誰了。

如今娛樂圈兒里,在年輕一代,能作詞作曲又是演唱的原創歌曲也就沈天賜了。

因此,在聽到韓斌的這句話后,梅艷芳梅姐也是直接生氣:「真是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能如此的無禮,實在是太過分了!」

而一旁的劉煥老師和華仔以及學友天王也是一樣的搖了下頭,顯然他們也是看出來了,這樣的人在娛樂圈兒註定是走不遠的。

這邊的女主持在聽到韓斌的話后,再度尷尬起來,內心也是有些鬱悶了,這個人怎麼這麼極品呢?不過還是繼續說道:「在接下來,還有一個最佳新人的獎項,據我所知,今年還出現了一位與你可以說旗鼓相當的新人啊,不知道你有沒有自信再將最佳新人獎拿下呢?」此刻的主持人已經將稱呼給改變了,從先前的「情歌小天王」直接換成了「你」,由此可以看出,這位主持人也是不再尊重眼前這個可以說是大腦進水的韓斌了。

顯然韓斌還在自我陶醉,在聽到主持人的話后,他再次傲慢的開口:「今年最佳新人只有一個,而且我還是非常的相信,這個新人也一定會是我,因為連一首情歌都不會演唱的人,怎麼能讓眾多的年輕人喜歡他呢?你們說對不對?」韓斌自我陶醉的繼續着他的韓式說話風格。

在聽到韓斌的話后,那舞台上的主持人也是再度凌亂了,因為她做主持人這麼長時間,她是從未遇到過如此的尷尬人和場景……

本以為這個傢伙能夠謙虛一點兒的,但是沒想到,這個傢伙簡直就是極品中的極品!

而在聽到這中極品人物的話后,就連坐在電視機前和觀看網絡直播的觀眾和沈天賜的網友以及粉絲們也是強烈的不滿的起來,尤其是沈天賜的那強大的粉絲們。

「哎喲我就去了,這舞台上的站着的是一個什麼玩意兒啊!怎麼連滿口噴糞的都能上台領獎了?」

「卧槽了,今年算是大開了眼界了啊,這尼瑪的是一個什麼素質的玩意兒啊,他以為他就是太陽嗎?所有的人都要圍着他轉不成?」

「不是,這個東西怎麼處處都是在針對我們的天賜哥呢?是不是覺得咱們的天賜哥好欺負不成?若不是咱們的天賜哥在微博上和工作室里嚴正的聲明,讓咱們低調一些,不然的話,就這樣的人,分秒就讓他從娛樂圈兒中消失。」

「……」

而此刻舞台的下方也開始了一些不平靜起來,畢竟擁有強大粉絲群體的沈天賜不管走到哪裏,都是會有喜歡他和支持他的粉絲的。

因此在聽到了舞台上那個韓斌無腦和愚蠢的發言后,自然引起了沈天賜粉絲們的不滿了,於是在現場就和支持韓斌的粉絲爭吵了起來,不過顯然他們不是天賜粉絲的對手。

一時間場面也是有些混亂起來,主持人看到這樣的情況,也是急中生智,立馬就結束了對這個大腦進水的韓斌的繼續採訪,而是直接進入到表演的環節。

主持人也是直接開口:「那麼就讓我們來期待韓斌給我們帶來的節目吧。」

在聽到主持人的話后,韓斌也就直接來到了一架黑色鋼琴的面前,不過彈奏鋼琴的自然不是他,他只是以為演唱的歌手。

當優美的鋼琴旋律響起的時候,知道的和聽過的人立馬就聽出來了,這是韓斌所獲獎單曲的《幸福告白》的前奏旋律。

當優美的琴聲旋律傳遍了整個現場時,在場的眾人也是逐漸的安靜了下來。

這個時候隨着優美旋律的前奏結束,韓斌的歌聲也慢慢的響起,開始飄蕩在現場上空。

聽着那優美的歌聲,劉煥老師也是不由得讚歎:「年輕人雖然是一臉的傲氣,但這歌還是唱的不錯的。」

一旁的學友也是點了下頭,開口:「年輕人嘛,或許都是有着一股子年輕氣盛的情緒!不,應該是傲氣才對!」

不得不說,這個韓斌,他雖然為人高傲,但是他的音樂底子還是一點都不弱的,不然他也不會站在這個領獎台上。

很快,一曲結束,現場也是響起了掌聲,而且韓斌的那些個粉絲們也是在瘋狂的大喊著偶像韓斌的名字。

在拿到心儀的獎項之後,韓斌也是一臉笑意的走下了舞台。

當他來到沈天賜身旁的時候,他依舊是還不忘得意的看了他一眼,於此同時韓斌的嘴巴也是那麼無聲的開啟了一下,通過隨心所欲系統的告知,韓斌那是在無聲罵了他兩個字「垃圾」。

對於這樣的小丑,作為穿越過來的文明國家的人,沈天賜自然是沒有放在心上的,因為對於這樣的人只能是用行動來刺激他,如果你用同樣語言的方式來回擊他,那樣只會顯得你是沒有素質的。

獎項的程序依舊在繼續著。

當領獎人走下舞台後,那名女主持人又拿着話筒走上了舞台,然後微笑的看着現場繼續微笑的開口:「今年出現了許多的精品的音樂,也出現了許多我們從未接觸過的華夏古風歌曲,接下來入選最精品單曲的三首歌分別是……請看,大屏幕!」

隨之,屏幕之上出現了三段視頻。

其中有一個便是沈天賜在《華夏好聲音》上所演唱的那首《青花瓷》。

而另外兩首則是其餘兩位老歌手演唱的。

這個時候主持人就開口了:「那麼請大家猜猜看,今年夏天,給我們最驚喜也是最獨特的歌曲到底是哪一首呢!」

「《青花瓷》!《青花瓷》!《青花瓷》!」

沈天賜的粉絲們在下方大聲的喊著,而那兩位跟沈天賜一起獲得提名的老歌手在看到這樣的情形后也是一臉苦笑着搖了搖頭……

而唯獨只有韓斌一個人在一臉難看的盯着大屏幕,此刻他的那張潔白臉有些隱隱作痛的感覺。

主持人繼續開口:「如此看來大家都是沒有意見了,沒錯,今年最獨特的創意單曲正是沈天賜的《青花瓷》!這首歌曲直接開創了音樂領域的一種新的類型,華夏古風類型!下面就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的天才音樂原創型歌手沈天賜上台!」

「天賜哥!!!!」

「天賜哥!!!!」

「天賜哥!!!!」

「天賜哥!!!!」

沈天賜的粉絲們此刻也是瘋狂的喊叫着。

「天賜,快,這下該你了!」劉煥老師和華仔以及學友他們微笑着對一旁的沈天賜說着。

「我的好弟弟,等會將那《青花瓷》在唱一遍,將那個叫什麼韓斌的給壓下去!氣死他!!」梅姐也是開口說道。

聽到梅姐的話,沈天賜也是微笑着點了下頭,同時,沈天賜起身走之前也同樣看了一眼那個韓斌,然後才慢慢的邁步走上台去。

在看到沈天賜的眼光后,韓斌依舊是那麼傲慢的開口:「切!瞎得意個什麼啊,即便上去了,那最佳新人的獎項也一定會是我的!哼!」

而此時,沈天賜也已經走上了那璀璨的舞台,此刻舞台之上也開始播放起沈天賜的那首華夏古風的《青花瓷》的動聽歌曲。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

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瞭然~

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圖韻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縷飄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你眼帶笑意~

「我看還是先把音樂關了吧,這樣下去我總想着跟着這麼優美的旋律演唱,這樣以來,我還怎麼進行提問呢?」此刻女主持人也是有些風趣的說道。

而舞台下方的人在聽到女主持人的話后也是哈哈大笑起來。

的確,沈天賜的這首華夏古風的歌曲的魔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很快,後台的音樂停了。

然後主持人才微笑着開口問道:「沈先生,在開口問之前,我這裏先恭喜你了,恭喜你和小穎女士有情人終成眷屬~」

沈天賜也是微笑的開口:「謝謝!」

接着女主持人繼續開口:「沈先生,雖然你在五年前就出道了,但前後加起來,也就是不到兩年的時間,而所創作的歌曲已達五首歌曲,而且每一首都是那麼的精典,而且一直都是霸佔各大音樂網站的榜單首位。現在,就讓我來代替大家問問你這個天才當事人,到底是怎麼做到這樣的成就的呢?」

在聽到女主持人的話后,舞台下的人和電視機前的,還有現場許多的歌手此時都翹首以待,是的,沈天賜的成功也是太過傳奇了,並且成名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而且所演唱的歌曲,每一首都是那麼的精典,並且還是自己作詞作曲,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這個時候,沈天賜也是接過話筒,然後微微一笑:「天才,愧不敢當!而且世界上也沒有這麼多的天才,所謂的天才,只是等於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靈感而已,也許你們只是看到了我台前的風光,但是你們是無法看不到我背後的努力的,所以說,我也不認為這是什麼奇迹。」

在沈天賜的這句話說完后,舞台下的人在安靜了片刻之後,立馬就自動的熱烈的鼓起掌來,而且都是懷着一種激動的心情鼓掌的。

尤其是那些成名的歌手在聽到沈天賜的這句話后,更是暗自的嘆氣,是的,沈天賜說得鎮是太對了……

他們的粉絲們看到的只是他們現在的風光,而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舞台的背後到底經過了多少次的拚命才走到的這一步的。

看着舞台上的沈天賜,劉煥老師也是呢喃著:「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靈感,好啊,這句話說得好!天賜的這句話恐怕會成為今年最勵志的一句格言了。」知道張春桃和賀岩無事,本來心情還算不錯的馬母,一踏進自家家門,忍不住那臉就拉長了。

後院里,賀娟正在洗一家子的衣裳,因為馬家開藥館的緣故,對於衛生特別的注意。

別人家這個時候,十天半個月不洗一次澡換一次衣服,尤其是那些小孩子,用他們爹娘的話說,不乾不淨,臟一點不生病,那身上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四百六十七章兩個毛病咚咚咚!

「請進。」辦公室內,正在翻看一張報紙鄧恩抬頭看了門一眼,放下報紙的同時回應道。

得到回應的克萊恩打開門走進了辦公室,他隨手關門的同時,坐到鄧恩對面,表情鄭重里透著些許激動地說道:「隊長,我感覺我已經徹底掌握占卜家魔葯了。」

「我想提交特別申請。」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九章克萊恩:我懷疑你同時在迫害我「下官參見天使!」

不安歸不安,張維賢和陳洪是皇帝派來的人,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眾人紛紛上前行禮。

「諸位免禮,本公奉旨巡視京營,還要勞煩諸位多多配合。」

張維賢也笑着拱手道,雖然是來搞事的,但是事情沒開始之前,還是沒有必要翻臉的。

「國公請!」

《簽到在神話明末》第三百章整飭營務,重錄名冊 掛斷電話,林羽簡單的跟李四福打個招呼,便驅車趕回沈家。

沈家大門口,任桐華獨自站在那裏,不住的抹眼淚。

沈雨農已經將林羽的話告訴她。

她本想跪下來哀求,求沈雨農行行好,給她一張林淺和宣雲嵐的照片。

但現在,因為林羽的一句話,她連跪下哀求都不行。

她知道林羽絕對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