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孝想要說話,但話到喉嚨就被哽咽堵住,根本說不出來話。諸葛茜雪從後面環抱住他,「我不知道古賢哥對你說了什麼,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打他。如果全世界都拋棄了你,我會依然站在你身後支持你。」

李子孝由大哭變成抽泣,慢慢的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其實……」他將古菲菲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全都告訴了諸葛茜雪,諸葛茜雪聽得心裏也是一陣陣心酸。

「子孝,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古賢哥的妹妹在你心裏一定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我想,如果你是古賢哥的話應該也會這樣選擇,畢竟這關係到整個家族。」

「家族真的很重要嗎?」

李子孝不知道家族的可貴之處在哪裏,因為他根本就沒有享受過家族的待遇,立場不同意見當然也就發生了變化。

「或許吧。」

諸葛茜雪沒有給出肯定的答案,對於大家族裏的勾心鬥角她也沒有參與過,現在的她更加不可能知道。

「星期日舉辦婚禮……」

李子孝自言自語說了一句,接着一把擦乾了眼角的淚水,失神的邁着腳步走出衚衕。

諸葛茜雪眼神里充滿了羨慕,「如果我要與別人舉辦婚禮你會不會像這樣痛哭呢?」

李子孝低着頭邁着腳步,他的心裏非常的亂,越是心情不好越發生別的事情,這不他走了沒幾步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黑色的高跟鞋。

也懶得說話,往左面挪了挪打算繼續往前走,誰知道那黑色的高跟鞋也跟着挪動了起來。

李子孝心煩的抬起頭,「我說你怎麼……是你呀,梁嫣。」

見擋住自己去路的是身着黑色外衣,黑色短裙加上黑色si-襪的梁嫣,心裏的火氣也壓了下來,還沒來得及說第二句話,梁嫣一把抓起他的手臂。

「喂,你輕點,很疼哎!」李子孝吃疼的喊了一聲,一甩手就擺脫了梁嫣。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梁嫣摸著李子孝手臂上綁着不是很規矩的繃帶,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呃?」李子孝被梁嫣突然冒出來的眼淚嚇了一跳,「喂,你怎麼了這是?怎麼好好的還哭了呢?」

「笨蛋!笨蛋!李子孝你這個大笨蛋!」梁嫣垂著李子孝的胸膛,聲音變的非常柔弱,「手臂疼不疼?」

「沒事,擦傷而已。」李子孝呲著牙,滿臉的不在乎。

「你就胡說吧,沒被槍打穿手臂就算幸運了。」

「你怎麼知道我這是槍傷?」

「我是先知,當然知道了!」梁嫣破涕為笑,非常自豪的看着李子孝。

「先知?」不知道為什麼李子孝一看見梁嫣就想要逗她,「那你能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失去第一次嗎?」

「這個嘛……」梁嫣抬起頭看了看天空,突然她發現自己被耍了,剛想開啟「暴走模式」,一看李子孝已經跑出去很遠一段距離了。

*************

錢浩放了學就火急火燎的來到了醫院,他要問問醫生自己的情況到底屬於什麼,是不是因為發育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掛完號他就一路飛奔到四樓,在一個轉角處因為速度太快沒有看清有人,隨後一股強大的衝擊力把他撞倒在地。

「哎呦。」錢浩捂著額頭在地上滾了兩下,忍着疼痛看了一眼自己撞在了什麼東西上,這一看他背後就冒出了冷汗。

只見一個少了一條手臂的人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看樣子撞得不輕,腿呈外八字一時半會兒夠嗆能從地上爬起來。

「我草你媽的,你長沒長眼睛?」

「對不起對不起。」錢浩連忙道歉將被他撞倒的人扶了起來。

「真你媽的疼,你趕着去投胎還是怎麼着?」

「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我是着急,不對不對,是因為李子孝,也不對,哎呀……」錢浩語無倫次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最後一拍大腿乾脆不說話,等著讓人家罵。

「你剛才說什麼?」

「對不起。」

「不是這句。」

「我是真的有急事。」

「也不是這句,你說你是因為誰?」

「李子孝啊!」

「你認識李子孝?」

「何止是認識,我和他是同班同學,不提他還好一提就滿肚子全是氣!」

「你叫什麼名字?」

「錢浩。」

「李進旺,如果你和李子孝有仇的話,那麼咱們倆算是同一陣線的人了。」

。 江瀾站在客棧中,他好像看到了全新的階梯。

跟之前不一樣的階梯,位置也不一樣,彷彿能夠走到客棧全新的高度。

此時的客棧,在他眼裏有密密麻麻的線條,那都是道的體現。

整個客棧都是這種線勾勒而出的,線條如同一扇全新的門,立在他跟前。

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望着如門的階梯,江瀾心中有種莫名的歡喜。

彷彿能夠遇到全新的領悟,是一件很值得開心的事。

他未曾停留,邁步走上了階梯。

每一步都很沉重,每一步都能夠看到更多,有所領悟。

原先屬於江瀾的道,就已經變得凝實,現在彷彿變得更加豐富。

原先道的世界有了更多的細節,有了陰影,有了地下河,有了四季綱常。

而現在,開始有了鏡面,似真假,正負。

如同一條全新的道,可本質上又沒有任何變化。

他在行走,在明悟,在察覺更多。

這一次,他感覺自己能有所突破。

但是他只能來彌補他的道,不能將他的道完全彰顯。

不然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現在應該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只能正常悟道。

至於為什麼能夠突然領悟客棧中的道,師父會為他解釋吧。

客棧之外。

莫正東從高空落下,妙月仙子也跟了出來。

她頗為好奇江瀾是又做了什麼,能夠讓客棧老闆把師兄叫出來。

只是出來時候,她看到了客棧的異常,眉目微蹙,有些驚訝。

鏡花水月核心之道。

這可不好領悟,不是單純領悟道就能接觸鏡花水月核心。

莫正東面無表情,只是看着。

不驚訝,不感慨。

心中倒是有些歡喜。

這很像他徒弟的風格,能人所不能。

莫正東落在客棧老闆身邊,妙月仙子落在莫正東邊上。

三人看着客棧。

少年等人安靜的站在一邊,喘氣都不敢大聲。

第九峰峰主,第五峰峰主。

這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八太子最清楚不過。

要不是他背景了得,姐姐是瑤池神女,姐夫是第九峰唯一傳人。

他很可能就要被這兩位吃的骨頭都不剩。

那無敵之姿,那洞穿一切的眼神,讓他想跪下來請安。

姐夫的師父也是長輩,請安也合理。

紅雅自然也是畏懼,這些人以絕對的力量掌握着她的生死。

焰惜雲懵懂,但是大地在告訴她,躲遠點,躲遠點,別靠近,別被看到。

很危險,看一眼都容易死人。

哪怕是貔貅都安靜的吃草,權當自己是普通的靈獸。

原本打算過來喝酒的敖野,正蹲在一邊給貔貅拔草。

專門挑最難吃的。

他躲在貔貅身後,不會被看到。

「老闆,鏡花水月賣我一份可好?」妙月仙子看向一邊的客棧老闆說道。

「就一份,被莫正東買了。」客棧老闆回答。

妙月是何等人他懂,太過危險。

倒也不是實力多強,而是無法明白她的想法。

崑崙中最無懼妙月的,大致有兩個人。

一個崑崙掌教,一個第九峰莫正東。

隨後老闆看向莫正東道:

「你們此行外出,得到了什麼?」

莫正東望着客棧,輕聲開口:

「建木。」

妙月有些意外,但是又覺得正常。

如此幽冥入口被開啟,也能說得通。

只是…

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簡單。

她不開口,也不問。

而有了建木,領悟客棧核心之道,也算正常。

很合理。

「機緣倒是深厚。」客棧老闆頗為感慨:

「只是不知道他能否走到最上面,上去之後,又是否會摘下裏面的果實。」

「老闆可以先試着估價。」莫正東說道。

摘不摘,莫正東不在意。

摘了最好,他買得起。

「老闆。」妙月仙子看着正打算開口客棧老闆,笑着道:

「小心開價哦,江瀾這次九成不會摘。」

「妙月仙子為何如此篤定?」客棧老闆問道。

「師兄在乎他的弟子,他弟子又如何會讓師父失望?

鏡花水月的價值,他懂。

這次接觸到核心,他更懂。

老闆覺得他會摘嗎?

所以,價格開高了,容易賣不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