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的嬤嬤驚駭的看着賈環,她在李家當了一輩子的差,還從沒見過這麼大膽而又不要臉的主兒。

公孫羽也羞臊的恨不得鑽進地縫裏去,唯有李光地,笑的又喘又咳的,有些駭人。

賈環上前將他扶在牀頭靠起,替他拍了拍背,順好氣後,李光地對那嬤嬤道:“領着這位奶奶,去藥房煎藥,都聽她的。”

那嬤嬤忙應聲後,恭請公孫羽去了相府藥房。

等房門再次關上後,李光地渾濁的老眼忽地變得明亮之極,他死死盯着賈環,道:“環小子,你跟老夫說道說道,這般急着出京,到底爲了哪般?”

…… “你這般急着出京,到底爲了哪般?”

賈環聞言一怔,看向李光地。23us.com更新最快

李光地一擺手,道:“這裏只有咱們爺倆兒,你也不許再裝傻充愣。

旁人看不出你的門道,是因爲他們都是局中人。

老夫卻站在局外,冷眼旁觀你多時,若是再看不出你的名堂,這些年,就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但饒是如此,有些地方依舊不解,你到底想做什麼……”

李光地的眼神,隱隱有些狐疑和審視。

賈環乾笑了聲,看着李光地道:“不管爲了哪般,都不會是造反。

這一點,老爺子你總相信吧?”

李光地哼了聲,道:“知道你現在不是爲了造反,但誰知道你是不是在韜光養晦?”

賈環無語道:“等小子在江南把聲勢造起來,你老就知道是不是在韜光養晦了。

也不敢瞞你老,說到底,小子就是不想將銀行總部建在京裏,怕被人惦記。

而之所以做這個銀行,也只是爲了自保。

您也知道,小子太過年輕,手中的力量,又讓許多人放心不下。

當今天子在位時還好,可一旦……

怕生變故。”

“所以,你就想用一個勞什子銀行,勾連四方利益,以圖將來自保?”

李光地將信將疑道。

賈環點點頭,拉着張椅子到牀榻邊,坐下後與李光地相對,目光毫不避及的看着老人,道:“老爺子,您是老於世故的,所以能看破小子的佈局,也當明白小子的心思。

很簡單,這世上,沒有什麼是牢不可破的關係。

祖蔭,交情……

都會隨着時間而褪色。

唯有利益永恆!

小子以爲,只要賈家能夠給大家帶來利益,成爲不可取代的一份子,那麼這些人就一定會永遠保着賈家。

小子不掌軍,不知政,只給大家賺銀子……

我就不信,誰還非要將小子當成眼中釘肉中刺!”

李光地目光深邃的看着賈環,道:“你就不怕……日後會被人摘了果子,再砸碎了骨頭,喝你的骨髓?

你雖不掌軍,不知政,可你勾連四方,本身就是一種極大的能量和威脅。”

一股寒意涌上心頭,賈環深呼一口氣,道:“小子已經將最大的一份利益,分給了天家。

我手中的份額,遠不及天家所有。

而勾連在一起的勢力,給予他們的利益,卻不會超過造反帶來的風險。

難道,還會讓人不安心?

至於敲骨食髓……有這樣貪心不知足的人?”

“未必就沒有……前朝神宗皇帝,不就是酷愛銀子的人?從沒個知足的時候。

到那時,你又當怎麼辦?”

李光地眯起眼,緊緊盯着賈環,問道。

賈環沉默了稍許後,道:“他若真想要銀子,舍給他就是。

小子從來都不是守財奴。

只要能許我帶着一家遠離中原,逍遙自在就可。

若還貪心不足,不肯罷休,非要要了賈家闔家性命。

那麼……”

說着,賈環頓了頓,面容忽然變得隱隱猙獰,寒聲道:“小子雖不會試着魚死網破,但伊霍之行,某亦能爲之!!”

“大膽!”

李光地瘦弱的老身中,忽然爆發出一聲厲喝。

虎老雄風在,一時間的威勢,如天地變色般,壓向賈環。

賈環卻渾然不懼,寸步不讓的與李光地對視着。

他自忖問心無愧!

良久後,李光地才緩緩的收起了氣勢,嘆息一聲後,垂下眼簾,用老邁孱弱的聲音道:“你啊,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伊尹霍光二人,行廢立之事,又豈是人臣能爲的事?”

賈環沉聲道:“縱然再不該,可總也要保證家人的周全安危。

否則,談何男兒大丈夫?

至於萬千罪孽和罵名,我一人當之便是!”

李光地擡起眼簾,看向賈環,道:“那廢立之後呢?哪個後繼之君,能容得下你這樣的臣子?”

賈環淡淡道:“所以,小子才花費大精力,開發西域。

不求其他,只求能建起一塊可居之地,爲賈家謀一條後路。”

李光地聞言,緩緩仰起頭,過了好一會兒,才長嘆息一聲,道:“如此,就能說的通了。

也真是難爲你了……

你在西域,應該還有一手吧?

旁人都只道你手下除了那幾百親兵外,就只有五城兵馬司那一千兵丁。

可如今看來,你自然不會只留這麼一手。”

賈環乾笑着點點頭,道:“果然瞞不過你老人家,小子在西域的確還藏了只暗手,但人數不多,只求關鍵時刻,能接應家人。”

李光地饒有趣的看着賈環,道:“你這猢猻,怎會將老底都告訴老夫?

你就不怕老夫將這些話都告訴皇帝?

只憑你那句‘伊霍之行,某能爲之’,陛下就會把你喊進宮裏,教你什麼是人臣之道。

學不會,怕是出不了宮……”

賈環無奈道:“不說明白不行啊,您老爺子不問也就罷了,可若問了,我不老實回答,您不給我添亂,也就不是您李相爺了。

在您心裏,任何人都沒有大秦的江山社稷重要。

太上皇尚且如此,更何況小子?

別看您老都活成老不死的了,可小子忌憚的人裏,您老絕對屬第一!”

這句話,絕不是馬屁之言。

李光地這樣的巨擘,論能量,甚至論威望之隆,都要在隆正帝之上。

更何況,這老頭子是真真活成人精的,經驗豐富,智計百出。

他要是想給賈環下絆子,那纔是防不勝防……

賈環話雖說的大膽無禮,李光地聽了卻極受用,嚯嚯笑了一陣後,看着賈環道:“你是極好的孩子,老夫也極喜歡你。

心裏知道忠孝,當初被賈家趕出府,回頭來還是那樣孝順,日日給榮國夫人晨昏定省,對家裏姊妹們友愛呵護。

太上皇在時,你恭順太上皇。

陛下在位時,你又恭順陛下。

不迂腐,知道變通,知道社稷爲重,這一點,最好,也最難得!

更難得的是,你心裏還裝有天下百姓,不似其他勳貴那般奢靡糜.爛……

所以,老夫沒有不喜歡你的道理。

唯一擔心的,就是你走的太順了,順出了不該有的心思。

那樣,好事也變成了壞事。

老夫就算再喜歡你這孩子,也要爲江山社稷除了你……

好在,你一直都保持着那份赤子誠心。

好哇,真好哇!”

賈環嘆息一聲,垂下眼簾道:“其實有時候,小子也覺得委屈,憋屈的不行,恨不得放開手大鬧個天翻地覆。

黃雀鎖情記 可冷靜下來就知道,行不通的。

先不說能不能做成事,單讓那麼些人,那麼些叔伯兄長,那麼些士卒,因我一個人的事,就流血送命,血流成河。

還鬧的社稷動盪,庶民罹難……

我就做不得。

實是見不得那些,那樣做,是冷血無情的梟雄,可我卻沒出息的緊,做不來這事。”

李光地活了一輩子,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事沒見過,他自看得出,賈環說的是真心話,也就愈發高興。

他拍了拍賈環的手,笑着勸道:“人生在世,誰又真的能一輩子順心如意?

莫說是你,就是太上皇,就是陛下,難道就能事事順心?”

賈環知道隆正帝是實打實的憋屈了大半輩子,只是……

“老爺子,陛下也就罷了,過的着實憋屈,我不如也……

可太上皇,難道也不順心?”

狼少的心尖寵 他奇道。

李光地哼哼一笑,目光中閃過一抹回憶,道:“順心?又怎麼可能順心,他從來沒順心過……

登基之前,過的就不順心,被一些叔王伯王欺負。

登基後,更是屢歷險境,連姓名都差點丟了。

後來……

後來和榮寧二公一起征戰四方,也是有勝有敗,談不上事事順利。

再後來,江山穩固,可悉心培養的太子,也走上了邪路。

當初的太子,是何等的驚豔啊。

文治武功,都超凡脫俗!

若非如此,也不會被廢了又立,立了再廢,幾經周折……

可惜啊……

再到後來,爲了儲位,幾個皇子爭鬥的撕破臉皮,恨不得刀槍相向。

甚至還真的死了好幾個……

賈環,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苦,你們小兒輩,永遠無法體會。

也是從那一年起,太上皇纔開始白頭……

然而,卻連天家宗室裏,都說是太上皇在有意養龍蠱!!

唉,這也是太上皇心灰意冷下,對朝堂大權撂手,任憑忠順王施爲的緣故。

結果,讓朝堂上鬧的烏煙瘴氣。

鬧到最後,更是……

不提了……

賈小子,你說說,太上皇他哪裏過的順心?”

賈環聞言沉默。

李光地見之笑了笑,又道:“所以啊,你也別覺得憋屈。

大丈夫立於世,只圖一個快意恩仇,隨心所欲,那不算能耐。

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匹夫。

只有能忍人之不能忍,受榮辱而不驚,方爲真正的大丈夫,成就大功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