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冷笑一聲。

象敖聽得嘴角一顫,此刻直是後悔之極,只是那個時候李默幾人就好似籠中之鳥,任人宰割,又豈會想到事情會急轉直下到這地步。

「哈哈哈,敖老弟,看來你的求援不起作用啊,還是老老實實受我一擊吧。」

鯊暴暴笑一聲,驟地一伏身,雙拳重砸在地上。

「神通·風沙。」

但見象敖周邊突地沙石亂涌,轉眼間聚合成巨大的石沙龍捲,將它困再其中。

呼嘯狂旋的石沙帶起洶湧的撞擊聲,光是這攻擊力就堪稱兇悍,再強的防禦也會在石沙高的摩擦力下被碾得粉碎。

而事情更未結束,但見鯊暴雙手朝前一揚。

「咻咻咻,。」

他身上的九枚骨劍突然脫體而出,一股腦的扎入石沙龍捲中。

「啊,。」

象敖慘叫一聲,奮力震破石沙龍捲,待他出現在眾人眼前時,豁見胸腹和四肢上被九把骨劍貫穿,其中最重的兩劍直接是從胸膛刺入,距離心臟只怕沒有多遠的距離,而另一劍則是貫腹而出,那裡乃是魚丹所在之地,若魚丹有絲毫破損,對修為和身體都會造成重大的影響。

「哈哈哈,敖老弟,不過如此啊。」

鯊暴一招得手,頓時哈哈大笑。

「哇,。」

象敖想要說話,但一個字還沒吐出來,血就先從口中湧出,落了一地。

見得象敖傷至如此,龜賈人等人都是一臉死灰。

劍鯊族五大強者只是一招的攻擊,就讓他們都身受重傷,再打下去勝負是沒有任何懸念的,如今所能做的,就是等死啊。

想想不久前還在高談闊論,擊殺劍鯊族,占島而居提升排名,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都不由得悲憫起自己的命運來。

而在這之外,同時還有對李默一行的怒氣。

「姓李的,你冥頑不靈,不知道事態輕重,很快就會步我們的後塵了。」

龜賈人厲嘯著道。

「對,剛才叫你出手你非得揪著恩怨不放,現在我倒要看看你們三個如何面對劍鯊族的五大強者。」

象敖嘔了口血,也忍不住訓斥道。

李默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深邃的笑意,接著慢慢說道:「快到了。」本書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這話說得無頭無腦的,諸人都聽得一愣。

然後一剎,便又陡然察覺到什麼。

周邊山野的廝殺聲不知在何時突然高漲起來,殺聲震天,其間也伴隨著鬼哭狼嚎般的慘叫。

遠處長空上兩道光影高飛馳而來,不多時便輕飄飄的落在李默身邊。

一人身著藍裙,小臉精雕玉琢的如絕世之美玉,眼中透著柔情,正是蘇雁。

另一人身著紫裙輕紗,臉蛋嬌美如月,目如一汪秋水,美目中透著冷靜和睿智,正是宋舒瑤。

「天王。」

窺探到二人的修為,象敖等人頓時恍然大悟,然後又都紛紛搖頭,覺得李默想得過天真了。

原來李默底氣這麼足,無非是因為有著兩個天王做後援,如今二人到來,合成五人之數,準備就此抗衡劍鯊族五人。

在幾人看來,李默自然是五人中最強者,但也僅僅只是和象敖不相上下的修為,這樣的五人怎麼可能會是劍鯊族的對手。

「原來如此,是這樣的算盤啊。」

鯊暴也笑了起來,眼中流露著輕蔑。

兩個嬌柔得跟花兒似的人類女子,它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沒錯,就是這樣的盤算。」

李默微微一笑,朝著二女笑道:「五個人,這劍鯊族的族長就交給我,其他四個任你們選。」

「默大哥覺得這四人哪個最厲害,便交給我就是了。」

蘇雁笑道。

「論厲害的話,怕是這鯊屠夫了,十劍合一,殺傷力頗為不俗。」

李默便道。

「你這小子倒是有幾分眼力,小丫頭,本將的一劍能夠將鐵龜族族長的殼給擊碎,你覺得你那嬌小的身板可能擋下我嗎。」

鯊屠夫一臉獰笑的道。

「擋下你又有何難,這小爐子就夠了。」

蘇雁一翻掌,手中冒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香爐,飄著輕煙兒,正是元泱爐。

「天器嗎,如此小的一個天器也妄圖擋下本將。」

鯊屠夫傲慢的說道。

「就它,擋下你已是綽綽有餘。」

蘇雁笑道。

「好,那本將就先取你的小命,然後再對付那小子。」

鯊屠夫眼睛一瞪,神通一起,再度暴射而出。

人如鑽頭離地高旋轉,那度快得猶如一道驚虹。

地上激起騰騰的氣浪,猶如在劍鯊在海域中破浪而行似的,一時間煞氣騰騰衝天,相比之下,嬌柔得如同花朵般兒蘇雁似是隨時都會被吹飛似的。

「去。」

但聽蘇雁一聲輕喝,元泱爐彈飛而出,落於鯊屠夫之前十丈。

一剎的功夫,元泱爐突然倍增成百倍大小,穩穩落在地上,其重量之巨落觸地時,周遭似乎地動山搖般。

「轟,。」

鯊屠夫一頭撞在上面,高旋轉的骨劍和元泱爐的表面生劇烈的摩擦,電光四閃。

但是,任由它將度再提升一籌,那元泱爐卻是巍然不動。

「好重的爐子。」

遠處,鯊暴低聲道了句。

是的,作為極品天器的元泱爐,硬度理所當然,不是被骨劍就能擊碎的程度,讓人意外的是其重量。

那重量如山般,因此抵禦住了鯊屠夫的全衝擊。

鯊屠夫在察覺到無法震退元泱爐之後,立刻停下動作,雙腳落地,雙手抓著元泱爐猛地一抬。

「騰,。」

他力大無窮,硬是一把將元泱爐抱離地面。

「好。」

鯊千手幾人都大讚了一聲。

「看我把它丟到天邊去。」

鯊屠夫暴喝一聲,全身蓄力,青筋直冒,準備將元泱爐擲飛。

卻見蘇雁掩嘴輕笑道:「你該不會以為這爐子的分量就這麼點吧。」

話一落驟見那元泱爐迅的倍化,倍化的同時其分量也在遞增。

鯊屠夫臉色陡地一變,雙腳從剛才的直立到這麼一會兒工夫已被壓得屈了腿,身上的青筋更好似隨時要暴裂般似的。

眾人看得臉色都是一變,誰也沒想到剛才那小小的香爐居然能夠變大幾百倍,不止是體積更有重量的倍增,這東西那是可以直接壓死人的啊。

「磅,。」

鯊屠夫終是猛地一退,落在十丈外的地方,那巨大的元泱爐重重落在地上,周遭地面被那分量壓得又是一抖。

「怎麼樣,我說擋得住你吧。」

蘇雁笑道。

「天真,這東西分量倒了這地步,移動度也會銳減,你覺得本將會突破不了它嗎。」

鯊屠夫冷笑一聲,突地一閃身,已一下子移動到了元泱爐的後方,緊接著一彈身,人如飛旋的鑽頭高襲來。

龜賈人等人看得都是搖著頭,確實這元泱爐有些厲害,但是若重量提升,度也減慢的話,那麼是根本不可能攔住鯊屠夫的。

「正好,試一試這東西的威力。」

卻見蘇雁不慌不忙,一手微微虛抬,將元泱爐縮小至原形,飛似的朝著鯊屠夫追去,同時右手一翻。

前方驟地紅光噴涌,亮出一尊龍形大炮來。

猙獰的龍頭大張開著,兩個輪子重重壓在地面上,龍身上雕刻著的鱗片栩栩如生。

「火龍炮……」

李默微微眯起眼來,打量著這稀罕的天器。

在凡土,火藥早已經運用在了軍事上,火炮也隨之誕生,並且運用在了攻城戰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各種天器也都是尊由凡土之器的外形鑄造,不過這種火炮類的天器卻是異常罕見的。

這正是當初李默一行在陰幡山時,和畫魔一道尋覓當年遺迹,經歷無相劍器魂之事後所尋到的當年懸劍宗兩大宗門的天王們所遺留下來的重寶。

當時龍嫣得了拘魂鎖,秦可兒獲得了天書寶畫,而蘇雁所獲得的正是這尊火龍炮。

火龍炮一經出現,其炮口處便聚合著濃郁的火光,直線對準著高逼近的鯊屠夫。

轟,。

隨著一聲爆響,一道紅光從炮口飆射而出,瞬間打中鯊屠夫。

顯然,鯊屠夫沒有避閃的意思,它對自己骨劍強度的自信讓它要硬拼這小丫頭的攻擊。

然後,隨著一聲慘叫,鯊屠夫被火炮的力量震得倒飛而起,落在百丈外的地方。

一落地,他便止不住的嘔了口血,同時,隨著「咔」的一聲脆響,額上的骨劍驟地裂開了一條細紋。

「怎麼可能。」

鯊千手等人頓時大吃一驚。

吃驚的不止是鯊屠夫被震退,更吃驚於十把骨劍合一而成的級骨劍居然被一炮震裂了,那足以想象剛才一擊的強度有多強大。

「不愧是攻城利器。」

李默則是一笑,這火龍炮的威力確實非同一般,由純火屬性的蘇雁操縱起來,可以將其威力最大程度的釋放。

「不好,快躲。」

鯊暴陡地高聲示警。

鯊屠夫也一下子察覺到什麼,抬頭望天時,豁然見到巨型的元泱爐正朝下墜來。

只是他此刻有傷在身,腳才動半步,元泱爐便已落到頭頂上,無奈中唯有雙手一舉,將其抗住。

「轟轟轟,。」

元泱爐出沉悶的聲響,體積沒完沒了的倍增著,此刻鯊屠夫連移動半步的可能都沒有,唯有硬抗著這重器。

而隨著元泱爐的膨脹,重量也在狂增,他雙腳慢慢屈下去,背也被壓得彎彎的。

「可惡。」

他大罵了一句,此刻卻是脫不開身來,就這話一落下,然後陡地又想起件事情,臉色一變。

蘇雁身前的火龍炮此刻開始第二波的蓄力,隨著火光的聚合,第二炮隨時可能開啟。

它現在可而是躲都躲不過,若是再度被火龍炮打中,傷勢可想而知。

這時他才明白這人類丫頭的厲害之處,兩件天器本都是大殺器,再配合起來那簡直是要人老命啊。

此刻,龜賈人等人臉上的輕視也早一掃而空。

「屠夫兄,我來助你。」

鯊千手沉喝一聲,人已如影動,朝著鯊屠夫高射去。

「這人就交給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