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看得這景況,眉頭一皺。

兩個龍王這樣的打法,分明就是清楚對方的實力,知道一時半會兒分不出勝負來,因此打算採取持久戰,先利用天器的能力消耗對方的體能,同時捕捉空隙。

但二人都是老謀深算之輩,戰鬥經驗何其豐富,要找到對方的漏洞進行攻擊絕非那麼容易的事情。

原本李默是想著三種可能,第一種是二人強攻猛打而水龍王勝出,那便可隨他離開。

待返回水龍王城之後,再悄悄帶著龍嫣逃出,大破法陣之後即可返回到修鍊場。

第二種就是兩人不分勝負,打得難分難解,那麼看準機會一個斷角丟過去砸傷二人,而周邊其他人必定投鼠忌器,不敢追擊。

第三種便是水龍王戰敗,那麼也可等待時機,待到水龍王被重創而無力再戰時,趁著紫龍王大意扔過斷角重創對方,也可藉機逃跑。

但眼下這狀況二人分明是要打上幾天幾夜甚至個把月才收場的意思,他可沒有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再說了,這地下的深處可就是駭獸啊,若這麼長久打下去驚動了那東西的話,到時候誰都跑不掉。

「那要怎麼辦。」

龍嫣亦是聰明,估摸得到李默的計策,聽他這麼一說,也蹙起眉頭來。

「看來只有想方法讓他們打得激烈些了。」

李默說罷,便故意大聲叫道:「完了完了。」

「什麼完了。」

旁邊,水龍王隊伍里的一個虎族將領便忍不住問道。

作為水龍王身邊的親信,眾人都清楚這個貌不驚人的瘦弱獸人有著能夠培育天火的能力,日後地位自然不同凡響,否則的話水龍王也不會親自領隊過來了。

因此他一說話,眾人自然就受到吸引。

李默便道:「犬族長之所以背叛殿下,便是因為紫龍王自稱修為已大大超過殿下,對付殿下就好似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我本是不信這事情,但是你們看看,這紫龍王動都不動一下,就這麼輕輕鬆鬆的就將殿下的攻勢擋了下來,難道他真的比殿下強大十倍百倍不成。」

他故意把話說得極大聲,這一傳到水龍王耳朵里,它頓時臉色一拉,冷喝一聲道:「紫龍王,你竟敢背地如此羞辱本王。」

紫龍王自然知道李默是胡說八道,不過它卻沒有辯解這事情,更清楚的知道這是激怒對手的好機會,便放肆大笑道:「水龍兄何必惱羞成怒,這麼多人看著呢,你我之間修為誰高誰低,大家可是眼睛雪亮的。」

這麼一說,紫龍王手下的猿蟒兩族便都大叫起來,一個個直贊紫龍王勇武無雙。

「殿下也勇武無雙。」

水龍王席下這邊,一個虎族將領生怕氣勢被對方比了下來,直接照搬了對面的口號。

他這麼一喊,其他虎族和蜥蜴族的將領便也都跟著叫了起來。

這麼一喊,水龍王額頭上頓時浮起幾道黑線,同樣的口號加了個也字,便好似跟在紫龍王屁股後面似的,它堂堂龍王豈能受此侮辱。

紫龍王更是囂張狂笑,令水龍王直是又羞又怒,終是按捺不住這怒意,一聲咆哮便化作光影竄了出去。

他一劍橫掃,直接將群獸擊殺。

「神通·屍骨成山。」

但聽紫龍王一聲厲喝,剛剛被斬殺的群獸突然間化為無數白骨,瞬間構造成一個龐大的牢籠將水龍王困在其中。

同時,一根根尖銳的骨刺從骨牢各處伸出,以閃電般的速度刺向水龍王。

「神通·純靈之體。」

水龍王雙臂一展,身體突然變成透明,一根根骨刺刺入進去,好似穿過無形之物般,無法傷到它。

「好厲害的神通。」

李默不由低語一聲,紫龍王的神通即可困住敵人又可發動致命攻擊,而水龍王的神通則能夠將身體轉化為靈體,從而完全規避真氣的攻擊。

就這麼一招,兩人的實力便穩在所見過的幾個十天王之上。

「紫龍王,你未免太天真了,以為就憑你這神通就能傷到我。」

水龍王被骨刺洞穿周身,一臉傲然的說道。

「好,殿下靈軀一現,萬物不傷。」

諸虎族將領都大聲喊道。

這麼一喊,水龍王更是浮起得意之色,似乎展示自己的能耐般並不急於脫困,而且還明顯朝著李默那邊望了一眼,似是要看看李默驚訝的表情,從而讓他知道自己極高的實力。

「天真的是你。」

卻見紫龍王大笑一聲,驟地一揚手,一抹虹光暴射而來,正中水龍王胸口。

「啊,。」

水龍王頓時如遭重擊,吐血間身體瞬間恢復原狀,雖然他及時運勁將大部分骨刺震碎,但是仍被少部分的骨刺穿透身體。

而那虹光落地,卻是一枚烏黑色的小石頭。

「破靈石。」

李默定眼一看,頓時明白過來。

靈體之軀其實就是純粹靈魂的姿態,如果只是用真氣之類的攻擊是無法傷到的,只能夠用靈魂攻擊作為手段,而這破靈石則是可以給予靈魂巨大創傷的罕見礦類。

紫龍王一招得手,已飛似的竄了過去,右手屈指成爪朝著水龍王胸膛襲去。

若是被他這一抓抓到胸口,只怕連心臟都要被抓出來。

水龍王豈能讓它得逞,猛吸一口氣壓住傷勢,雙手一合擋下這一爪。

雙手和一爪間似粘合在一起,二人都拼著勁道。

一看這局面,李默便知道時機成熟,他立刻飛身而起,大叫一聲道:「殿下,我來助你。」

一聲大喝,他如閃電飆行。

有你我的兄弟 但是這速度在兩個天王眼中那根本不夠瞧,紫龍王嘴角更是浮起輕漫的笑意,此時更留有餘力的笑道:「你這小子倒還真是忠心,只不過就憑你那點微末修為,連本殿一根指頭都接不下來。」

「還不快退,這不是你能夠涉足的戰鬥。」

水龍王更清楚這一點,連忙大聲呵斥。

即使生死關前,他仍然惦記著神兵鑄造之事,若李默一死,那麼這事情也就成了泡影。

… ?面對紫龍王的不屑和水龍王的示警,李默卻是腳下生風,未停半分,一衝到近處,便驟一揚手。

手指從手臂鱗甲上拂過之時,鱗甲下的鏡中界暗綻光澤,駭獸斷角在瞬間被引出,朝著紫龍王飛砸而去。

「恩。」

紫龍王本是一臉輕慢,但一察覺到來物氣息的異常陡地眉頭一皺,便要扭頭。

這個動作看得李默心頭一緊,紫龍王的應變比想象中更快。

但他自是早有籌備,此刻頓時大叫一聲道:「殿下,趁他分心快動手。」

水龍王重傷在身,剛剛察覺到斷角的奇異,但是聽到這話立刻把察覺到這是個重創對手的好機會。

他立刻真氣狂放,將蓄積的力量在瞬間爆發。

饒是紫龍王此刻佔了上風卻也絕不敢怠慢,亦是掌上勁道大漲,重心也移動到了水龍王那裡。

與此同時,他眼角的餘光在襲來的斷角上掠過,然後瞳孔驟然大放,驚愕失聲道:「不好。」

顯然,他已經察覺到了斷角的身份。

但是眼下時機已晚,因為水龍王的這麼一阻攔他已經失去了接下斷角的機會。

而李默雖然修為遜色一籌,但這一擲之力可謂拼盡全力。

但聽「磅,。」的一聲悶響,紫龍王被斷角砸得正著,靈獸斷角上釋放出來的靈氣在撞擊之下迅速的滲透其身體,對過往的經脈骨骼造成巨大的傷害。

即使獸人的身軀比起人類強上數倍,但是這種身體卻吸收不了一絲靈氣,如今靈氣入體體內遭到了粉碎的破壞。

紫龍王發出凄厲的慘叫聲,一口鮮血噴洒長空。

而斷角的力道讓他朝前撲去,正好撞在水龍王身上。

這一撞上去,靈氣衝力的余勁便一股腦的砸在了水龍王身上。

水龍王本是重傷之軀,哪裡料到會被波及,連躲避的時間都沒有被撞得正著,整個人頓時倒飛出去,落地時直是吐血不止,命都好似只剩了半條。

一招得手,李默幾乎是閃電般的收回了斷角。

此刻乃是擊殺兩個龍王最好的機會,但是剛才釋放斷角之時,李默的身體也好似被掏空了似的,那靈氣對身體造成的壓力異常巨大,僅僅是一擲之力已是力氣枯竭,此刻再度催動斷角反倒可能落入紫龍王手裡。

畢竟,對方可是堂堂天王,即使重傷之下那也有著絕對強悍的實力。

因此李默並不敢冒這個險,以防手裡唯一的底牌落空。

一收回斷角,他便朝著虎蜥兩族的將領大吼一聲道:「此時不動,更待何時。」

兩族將領此時正是一個個目瞪口呆,誰也沒有想到這人類轉生者的一擊竟是如此厲害,將紫龍王打得吐血不起。

它們雖已開智,但腦袋卻沒有人類轉得那麼快,雖然察覺到了斷角的奇異處,但還沒有那麼快反應過來,畢竟靈境之物出現在這裡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因此,如今李默一聲大喝下,眾人頓時回過神來,幾乎下意識的朝前沖來。

他們這一動,蟒猿兩族的將領也立刻做出反應,兩支隊伍一擁而上,眼看就要激斗在一起。

李默則趁機飛身而退,見他飛來,龍嫣眼中直是異彩連連,如此危機的場面被這麼輕鬆化解,可謂有勇有謀。

看著龍女這表情,李默微微一笑,也是暗鬆了口氣。

一落地,便低聲說道:「咱們快走。」

趁著眼前亂局,一路飛奔很快就能跑得沒影。

哪知就在這時,突地一聲長笑起,那笑聲穿雲洞石,直是震懾靈魂,以至於兩支即將接觸的隊伍都一下子停住了。

尋聲而去,便見上方雲層散開,但見一個灰衫龍王騎著飛鷹降落,其身後有著一大群鷹族獸人,一個個手持長弓,背生雙翼。

「灰龍王。」

龍嫣咬牙切齒的說道,眼中殺機再現。

「該死,這下可是真的麻煩了。」

李默則是心頭一沉。

這時,灰龍王已落了地,看著一身狼狽的兩個龍王,他直是笑道:「便知道你們兩個會狗咬狗,本王便想著過來看看熱鬧,但沒想到,事情真是出乎預料啊。」

說罷,他已目落到龍嫣身上,一臉獰笑道,「早已失蹤,認為已然死掉了的嫣丫頭居然還活著,不過紫龍王你可也真是個窩囊廢,把人關了五千年居然還沒有套出轉生池的秘密,不過她落到本王手裡那就不一樣了,本王有千般方法可以讓她把她知道的一切吐露出來。」

「你休想。」

龍嫣一挫牙,恨恨說道。

「嫣丫頭,本王的手段你雖有耳聞但是親自體驗過就不一樣了,本王會把你身上的零件一個接著一個取下來,而且能夠保證即使只保留你的頭顱和心臟,都能夠讓你不死。」

灰龍王陰沉沉的笑道,那笑聲直是令人不寒而慄。

這傢伙好狠的心腸。

李默蹙著眉頭,暗道絕不能夠讓龍嫣落到他手裡。

記得鼠檀三說過,灰龍王是三個龍王中最為狠毒的一個,當初灰龍王戰死之後,便是他提議對火龍王城進行屠城以威懾族眾,那一戰造成了大量無辜者傷亡。

五千年時間過去,這灰龍王的狠毒勁非但沒有消失,反倒越發的濃烈了,若是龍嫣落到他手裡豈非是落入人間地獄。

龍嫣聽得這話,雖然怒殺滿心,但是聽得這話俏臉上卻也浮過一絲慘白。

「不過,你我的事情大有時間慢慢算。」

灰龍王又道,然後目落到李默身上,笑眯眯的道,「兩個龍王為了你這個人類轉生者大打出手,本王也想看看你究竟有何能耐,但沒想到還真出乎本王預料,你的手裡竟然有,,靈獸之角。」

這四個字一出,兩王手下的人馬都直是失聲驚叫。

「現在,就把獸角交給本王吧。」

灰龍王一攤手,大笑著說道。

「犬生,快把獸角交給本王,剛才的事情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紫龍王這時卻也站起身來,一聲大喝。

「不,交給本王。」

水龍王也跟著站起,只是身上滿是鮮血,狼狽之極。

灰龍王放聲狂笑道:「你們兩個窩囊廢就這樣子也敢和本王搶。」

這一說,兩個龍王也都是臉色一沉。

水龍王自不消說,現在站起來都是腳軟無力,紫龍王被斷角所創此刻也是體內遭受重創,即使合二人之力也休想與灰龍王爭鋒。

灰龍王說完,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機,冷冷說道:「你若不交出來,那本王就親自過來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