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是在山的西邊,山的東邊很難過去,而且那邊也沒有什麼路,就算是這裏的村民也很少去。

老李繼續說:“我們本來也不知道去幹什麼,反正他們又說好話,又要給錢的。我們就尋思,反正也不是做什麼壞事不是?所以就帶他們過去了。不過奇怪的是,帶個路爲什麼要那麼多人呢?”

老黃在一旁給我解釋,說是總共去了七個人,現在死了三個了。

我聽老李那樣一說,也是覺的奇怪,而且這就是一個小山,海拔都還沒有三百米呢。如果只是帶路的話,隨便一個人就行了,沒有道理非要弄七個人不是嗎?

老李又告訴我說:“本來山這邊,山那邊的也不遠,但是那個人卻一點都不焦急,走路都很慢,不停的看四周的情況。當天本來是應該要回來的,結果卻弄到了天黑。”

我眉頭一皺,那這事情就更加奇怪了,就問老李,“他有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老李搖頭,“那倒是沒有看出來,反正一路上就看他拿着個一個盤子,不停的看來看去。”

“盤子?”

我一怔,隨後就明白過來,應該是定位用的羅盤,然後就描述了一下給老李聽。

老李連忙說:“對對,就是那種東西。”

我點頭,看來這人是有點道行。而且能夠找到這個地方的話,也絕對知道更多的事情,所以就讓老李繼續說下去。

老李說:“其實我們在這裏都生活了幾十年了,天黑了,在那邊睡覺啥的,也沒有啥不適應的。但是那一天我記的,星星特別的亮,甚至連月亮都沒有星星亮呢,當時我們還都談了起來呢。然後還在那看星星呢。”

山村以及一些普通的村子所在地方,因爲沒有霧霾和路燈的影響,所以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星星,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老李繼續說:“後來也不知道咋的,我們在談那個勺子星的時候,就看到那星星猛地亮了一下,然後就聽到那個人讓我們站起來,然後我們就……”

老李臉上忽地一下被恐懼佔據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然後我們就看到了好可怕好可怕的山鬼衝向了我們,然後……然後就啥也不知道了。”

我一愣,“就這?”

老李點頭,“是啊,到現在也想不起來具體是咋回事了,好像很奇怪,但是不知道真正是爲啥。反正就知道,那個山鬼真的很可怕,高的很,長的也嚇人的很。”

老湯忽地低聲說:“二狗,這難道是?”

我點頭,這老李雖然說的有些亂,可是我們都可以清晰的注意到一點。

那天,星星很亮,勺子星更亮。

勺子星也就是北斗七星。

能夠和這個聯繫在一起的話,而且還能夠在那個時候出現山鬼的話,那麼我唯一的解釋就是。

“七煞星咒。”

我心底一沉,這是茅山祕術裏記載的。 七煞星咒是茅山祕術中記載的相當高級的一種,這是藉助星辰的力量才能夠做的一件事情。不過,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是一種很毒的手段。

我之前有幾次叫師父的時候,他也和我講解過一些東西。

怎麼說呢,其實就是一個最基本的道理。不管是什麼,都是用的好呢,就是好,用到壞處上了就是壞。畢竟,這是手段問題,要看什麼人用不是嗎?

老湯看我不說話,就湊過來問我,“二狗,這事你到底是啥想法?”

我低聲告訴老湯,“幾乎可以完全確定,這個人就是蔣黎明瞭。按照他們的說法,這應該是七煞星咒搞出來的,那個山鬼肯定也是因爲這個所以才引出來的。雖然具體的信息無法瞭解,但是也已經可以確定,蔣黎明對這裏很熟悉,如果沒有搞錯的話,那他現在肯定就是在想弄朱雀丹筆了,這一點是幾乎可以完全肯定的。”

老湯說:“能搞不?不會和上次那樣了吧?”

我想了想說:“那樣的機率不大,畢竟上次在太平村的時候,咱們都太被動了,對那地方也不熟悉,而且又黑燈瞎火的,沒有死在裏邊就已經是萬幸了。”

我和老湯在這邊說着話,老黃就過來了,“陳老弟,老李這邊弄好了,你看要不要去把其他人弄弄?”

聽到這話我這纔想起來,那還有幾個人呢。

這一點自然是不用說了,畢竟這是積德的事情,所以我就應了一聲,然後和老黃還有一些村民去了那幾個和老李情況差不多的人那裏。第二,第三個還沒什麼,都和老湯差不多。

但是最後一個的時候,情況卻不一樣了。

隱婚蜜愛:黎先生獨寵鮮妻 你能夠想到一個人身上都爛的不成樣子,甚至都散發出屍臭的氣味嗎?

而偏偏人還沒死。

我用天眼看了一下,他的陽火和老李差不多,都是被一團黑氣籠罩了。要是不靠近他的話,都以爲那只是一具屍體了。不過,情況絕對不僅僅是這樣,他的情況明顯要比老李他們要嚴重的多。

我仔細看了一遍,卻沒有看明白到底是哪裏不一樣了。

然後我就按照之前的套路來了一遍,村民對現在對我都非常的信任,所以我行起事情來非常的方便。然而,這一次卻讓我費解了,這個叫李飛的男人雖然情況稍微的緩和了一點,但是卻沒有一丁點要甦醒的痕跡。

我頓時明白了,這裏邊肯定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我看了老湯一眼,老湯明白我的意思,上前仔細查看了一下,然後告訴我說:“沒有什麼外傷,也肯定不是中了屍毒。”

我點頭,老湯是趕屍人,如果是殭屍的話,不管是什麼症狀都是可以看出個大概的。

老湯又問我,“是不是很難辦?”

我點頭,然後和老湯說:“他的身體這種腐爛也不像是一些邪術害人,也不像是中毒,倒好像是身體自己在腐敗一樣。”

這話剛說完,我就吃驚的看向老湯。

老湯也頓時明白了,低聲說:“難道是蠱術?”

蠱術在苗疆一地比較盛行,具體的情況也是玄乎,我自己也不清楚,畢竟沒有怎麼接觸過,除了上次弄羊脂白玉的時候算是碰到了一個。 舊愛成婚:顧少誘愛入局 在各個省內,說實話,要說中了蠱術什麼的,那都和中獎差不多了。

畢竟,咱大天朝地域遼闊,而且人家也不至於跑到鬧市區然後天天找人下蠱吧?那不是吃飽了撐的閒着沒事幹了嗎?

我點頭,告訴老湯,“應該就是蠱術,蠱術的話是一些生物來破壞人體。我看他現在的情況倒是真有點像是這個。”

說完,我上前翻開了李飛的眼皮,死灰色一般,簡直都是半隻腳都踏入鬼門關了。但是眼白的地方卻出現了一道很細的綠絲,這很奇怪,也很詭異。

老湯卻拉了我一下,低聲說:“乖乖,不得了啊。這人的能耐不小,這的確是蠱術,而且很厲害。”

我就問老湯這是啥意思,老湯告訴我說,說這綠絲不爲別的,是一種很毒,很特殊的小蛇,具體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啥,反正很毒,要是外人一不小心接觸的話,估計當場就死了,但是也不知道這些村民自身是咋回事,竟然還可以活到現在。

我點頭,然後想了想就和老湯說,“那你有辦法嗎?”

老湯說:“你想辦法把這東西弄出來,我然後來搞定它,你看咋樣?”

這當然可以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折騰這事了,就應了老湯一聲。

“你們都出去吧,再弄個火盆進來。”

老湯吆喝一聲,村民聽到這話也都出去了,然後又弄了個火盆進來,是燒着的木材。

老湯關上了門,然後又檢查了一下,我就問這是幹嘛?老湯說這種小蛇的速度非常的快,而且非常的小,怕它跑了,然後去禍害其他人。

我暗道這老湯心也夠細的,當下我就弄了幾道符貼在了李飛的身上,然後又弄了一道符燒着了放在了碗裏灌他喝了下去。

“你到一邊去。”

老湯手裏多了一個海碗,海碗的後邊被他弄了個洞,然後還貼上了符,用的竟然是鎮屍符,我雖然納悶,但是卻也沒有多問。

過了大概有兩分鐘吧,李飛臉色突然一陣血紅,胸口都在快速的起伏着。我看到老湯目不轉睛的看着,不到十秒的時間,就看到李飛嘴巴一陣蠕動。

“給我出來吧!”

老湯怪叫一聲,海碗直接蓋在了李飛的臉上,然後猛地收了回來,我就聽到咔嚓一聲,海碗發出了脆響,出現了好多裂痕。

老湯又是一張鎮屍符貼在了碗口,然後直接扔進了火盆裏。

趁着這個時間我也看清楚了,那海碗裏一條渾身綠的滲人的,不足一根手指頭長的小蛇在不斷蠕動着。一雙小到不能夠再小的眼睛散發出猙獰的惡意,看的我脊背一陣發寒。

“嘶嘶……”

小蛇雖然小,但是它的聲音卻真的不小,而且非常的刺耳,簡直和陰森的鬼叫一樣。

但是它就是衝不出來,很快火焰將把它給全部包裹了。與此同時,老湯一個勁的往裏邊扔鎮屍符,起碼也扔了好幾十張吧。

又過了一會,小蛇終於被燒的不成樣子了,老湯才鬆了口氣。

我就問老湯,這是咋回事?怎麼還跑不出來了呢?

老湯說:“那李飛都快死了,身上是有屍氣的,鎮屍符鎮的就是這個。這傢伙剛出來,身上的屍氣還沒有散掉,只要有鎮屍符,再加上四周的火,它哪裏跑去?不過剛纔也是夠危險的,差點就把海碗撞碎了。”

聽到老湯這樣說,我想到剛纔連老湯這麼孔武有力的傢伙都差點沒拿住海碗,要是我的話,估計就要讓它跑了吧?

我笑說:“老湯沒看出來啊,你還挺有本事的。”

“廢話,沒點本事還怎麼混?”

老湯笑罵一聲,“麻痹滴,這蔣黎明是從哪裏弄來了這樣的一個人啊?這傢伙有夠能耐的啊。”

我點頭,這蔣黎明也的確是夠能折騰的。

可不管如何,這一次我們是來對了,事情也做對了。最起碼我們知道要對付的是什麼人,被看什麼陰陽術士啊,會蠱術啊,其實如果是明着來的話也沒有那麼可怕,可怕的就是暗地裏這樣做。

這正是所謂的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我暫時把這些想法拋開,然後去看那個李飛,發現他的情況的確好轉了不少。我就又弄了清神還魂的符咒,這一下情況就更好了。

但是我想不通啊,這到底是咋回事呢?

他明明情況是最糟糕的,但是怎麼就可以活到現在呢?

別說是他了,就算是我,中了這種蠱術那也活不長啊。

我看了一圈,也沒有看出個什麼來,就和老湯說,讓人進來吧,咱們的事情也算結束了,回頭讓老黃帶咱們去山的那邊,去找蔣黎明那個鳥人。

說完我就準備出去叫人,老湯卻一把抓住我,“二狗,別急啊。”

我納悶,就問咋了。

老湯伸手指了指牀頭,我更納悶了,“到底咋了?”

牀是木牀,真沒有什麼好看的。

老湯嘿嘿一笑,“你小子怎麼就二了呢?你看他牀頭的中間那根木塊。”

我一愣,然後就去仔細看了過去,這一看卻是一驚,我擦,竟然刻有符咒,很完整,而且這木頭好像也不一般,不是尋常的木頭。

“是年代很久的桃木……這傢伙應該是從附近弄來的,然後想到做張牀就用上了。”

老湯嘿嘿一笑,“沒準是個寶。” 我一陣驚歎,這小小的一個山村,曾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啊?

爲什麼到處都可以看到這些東西啊。

要知道,自從當年破四舊之後,其實很多東西都消失了。河南又因爲國家政策成爲了農業大省,而不是像其他地方那樣是工業,所以發展的話也很慢。到了現在的話,大家最熟悉的卻是崇山少林寺了,道家的卻是真的不多了。

然而,這一次蔣黎明來到這個地方了。

他也算是我們茅山派的,既然選擇來這個地方,那自然的,很多事情就是和道家有關係了。蔣黎明剛剛得到掌門玉印,那麼他下一個目的肯定就是朱雀丹筆了,而這也是我趕緊來的主要原因。

我看着牀頭的這一段桃木,看模樣,應該是以前的木門。這麼說的話,這裏曾經可能還有道觀一類的。能夠過了那麼多年,這符咒還有一定的威力,更可見其的不一般性。

我就問老湯,問他對河南到底瞭解多少。

畢竟很多派系流傳下來的,幾乎都和河南無關了。如武當山,那是在河北了,什麼趕屍人之類的,這都是和外地有關係了。但是河南卻真的很少,少到我是不知道的地步。

“這我哪裏知道去?”

老湯擺手,“反正這裏在古代的時候你也知道的,那都是戰爭不斷,天天殺來殺去的,鬼才知道在這暗中還有什麼勢力呢。”

這一點我也能夠想到,只是現在心頭的疑惑實在是太多了。

越是不知道的事情,我反而是越想知道,可我偏偏就沒有辦法知道。這一點我還真要佩服蔣黎明瞭,這孫子倒是知道不少事情。

老湯就說:“你說咱都救了人了,是不是可以拿點東西啊?”

我看了老湯一眼,這傢伙兩眼放光呢,是真的動心了,我們來到這裏還沒有多久,先是看到了一把鏽跡斑斑的鐵劍,但是卻有法力的效用,現在又看到了這個,能不動心嗎?

說實話,我也動心啊。

但是這能夠咋說?救了人,然後找人家要東西?

如果對方是道家的人那還好說,可是人家不是啊。就算你告訴人家效果,他們也未必就真的完全明白,那樣的話,反而還是欺騙性。

這種事情,我還真的做不來。就搖頭,“算了吧,人家既然能夠弄到了,那也是緣分,贊幹嘛做這種事情?回頭問問老黃,看看這樣的東西有真不想要的沒。我總感覺,說不得就可以在這裏得到一些啥好東西呢。”

老湯也不什麼貪婪的人,聽我這麼一說,也就不想這個事情了。

我看事情反正也辦完了,就和老湯說,我們出去吧,然後準備一下開始去山那邊。

老湯對我的話自然沒有異議,我們剛一往外走,我忽地想起一個事情,就問老湯,“老子是哪裏人?”

“操,你還老子呢,你他媽什麼地方的你不知道啊?”

老湯頓時急眼了,“你小子啥情況,怎麼還罵人呢?”

我一陣無語,只好又說:“媽的,我說的是老子,道家的創始人。”

“哦哦哦,你說這個啊。”

婚後戀人 老湯乾笑一聲,“這個好像有爭議吧,反正他是華夏人是真的。”

我點頭,“而且那個時候,中原之地也是華夏族主要的地方。我好像看到過記載,就是關於老子所在地的不確定性,也不知道到底是河南人還是安徽人。你說,那個時候以老子的聲望是不是很厲害?就和國家主席似的?”

老湯說:“那是必須的啊,那個時候信仰多厲害啊。再說了,老子在那個時候的身份地位多高了去了?也是那個時候道家勢力非常的龐大吧?”

老湯停了一下,又說:“你該不會懷疑這裏是老子的故鄉吧?”

我搖頭,“那倒不至於,不過如果是和老子有一定關係人曾經所在地的話,這一點還是有可能性的吧?”

老湯想了想說:“這倒是,這個機率還是很大的。不過,咱也沒有辦法求證啊。”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建國之後很多東西都毀掉了,鬼才知道真正的祕密是什麼呢。可如果我這個想法成真的話,豈不是就真代表這裏有東西和老子有關係嗎?

朱雀丹筆的話,我是真的不瞭解。但是掌門玉印應該就是我們茅山派的吧?不過這一點我沒有問過師父,因爲似乎也沒有問的價值啊。

老子的尊號是太上玄元皇帝,又被叫做聖祖。 第一寵婚:總裁的心肝寶貝兒 想想這樣的人,能簡單的得了嗎?

至於說什麼剛出生就白頭,我倒是不是很認同。不過人家都是公元前的人了,扯這道理也沒啥意思。

老湯見我不吭氣,就問我,“二狗,你想啥呢?”

我就笑了笑,也沒多說,就和老湯出了門。老黃他們都還等着我們呢,見我們出來,都連忙問我們人咋樣了,我也就實話實說了。一看我們真的有本事,大家也都更加高興了,看我們的眼神,都和看神醫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