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心裡一緊,自己怎麼才被這個小丫頭看了一眼就覺得這麼害怕。

村長乾笑道,「宋姑娘哪裡的話,這事兒是我們早已經都商量好了的。」這些蠢人現在能幫他們的就只有眼前的這個宋離了,難不成他們是打算把宋離也給得罪了?

「小姑娘,你看看我們這裡有老有小的,你就發發慈悲心幫幫我們吧!」馮氏也符合著張老二的話。

有了張老二跟馮氏的這話,周圍已經有很多村民都開始議論起來了。

宋離毫不在意這些人說什麼,她要是被這幾人三言兩語的就給嚇著了,然後把銀子交了出來,那她才是天字第一號的傻瓜。

喬大郎被村民這些不合理的要求給氣的不行,直接一個箭步衝到張老二的面前,將張老二從人群中提了出來,扔到宋離面前。

「張老二,你胡言亂語的說些什麼?」

張老二一臉嬉皮笑臉的看著宋離,又看了看一臉惱怒的喬大郎。

「怎麼,難不成你跟著小娘子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不成?」 翻過天去,便是點驗的日子,清晨的外門,一改平日里的靜謐,顯得格外的熱鬧。今天是宗門點驗的大日子,整個外門分部的所有弟子全都起了個大早,朝著山頂的廣場涌去。

「誒,聽說了么?咱們大師兄唐林,已然突破到了涅槃境前期,拋開四島的師兄師姐幾乎無人能稱得上對手了,今年的頭籌恐怕非他莫屬了。」

「呵呵,可不是么,我們這些四島之下底子里,大師兄算是決定高手了,想從他手裡奪得名次,難啊。」

「我們操這心幹嘛,點驗上隨便挑個修為不高的小輩來打,贏了就歇著,什麼四島名額,讓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去爭就是了,我們看看熱鬧就行。」

「哈哈,說的是……」

一路上,不少弟子相互說笑著,顯然對於這宗門點驗,並不是很上心。

葉天埋頭徑直朝山上走,周圍的人見葉天也要去參加點驗,皆是一副嘲弄的笑臉。

「但願今天過後,你們還能笑得出來。」葉天挑了挑嘴角暗想道。

山頂廣場之上,三大門弟子皆列為方陣排佈於大殿之前。廣場正中,早已由四大島弟子搭建好了禮台。宗主應玄子以及四大島的四位執教供奉皆負手立於台上。

「眾位弟子,宗門點驗現在開始。每年都說的話,今年我要再重複一遍,交手之間,生死有命,死傷榮辱各憑本事。但切不可刻意傷人性命,若是對手認負,不可再行趕盡殺絕之事。若是有什麼問題是死斗才能解決的,那便要簽下生死狀之後,再做交手。可都記住了?」

「記住了!」

應玄子言簡意賅的發言,引得台下弟子們齊聲應道。待到眾位大能走下禮台,宗門點驗便正式開始了。

率先開始陸陸續續上台的,便是那些個實力中游的弟子們,他們只需上去挑些實力不強的來打一打就行了,也沒什麼追求,那些更弱一些的,此刻也是人心惶惶,生怕被點上去。

而這樣的結果,自然也都是無一例外的完勝。那些懶散無用的弟子們,接二連三地被點上台去,又接二連三地被抬下來。葉天冷眼看著一個個小輩們弟子被擊倒在地,臉上沒有絲毫的波瀾。

「三年弟子丁回,點驗飛刃島新人,冷雲霜,雙方上台!」負責宣讀對戰名單的弟子拿著手中的冊子開口道。

「哇,丁回你這個人太心機了,居然點了那新來的冷雲霜!」周圍的不少弟子們一聽,立刻鬨笑著開始起鬨。

「嘿嘿,圖個方便,若是哪位想點這冷雲霜,就莫怪我丁回,先佔了這個便宜了。」丁回嬉笑著擺了擺手,隨後縱身一躍,跳上禮台。

「這傢伙動的什麼外腦近……」

瞧得這一幕,蔣祺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反倒是葉天輕笑了一聲,朝著蔣祺擺了擺手,腳下一踏,飄然落在禮台之上,背負著雙手,笑看著對面的丁回。

「咦,此子的修為,怎麼會已經隱隱有了幾分涅槃境的味道?!」應玄子坐在大殿前的坐席上,不經意地瞟了葉天一眼,頓時面色一驚!

「宗主好眼力,此子確實是身上有了幾分涅槃境的味道,想來,他那天生的靈氣能量,被他煉化了不少啊。」飛刃島的冥空真人捋了捋花白的鬍子點頭笑道,「此子雖命途多舛,但天不亡他啊,這才沒多久,他的修為已經化天境中期了,怕是不用半年就可涅槃,我們的擔心,有些多餘了。」

禮台之上,葉天一副挑釁的表情朝著丁回努了努下巴,丁回見對手這般張狂,直接亮出一對靈符,化為兩把能量飛劍,朝著葉天攻殺而上!

葉天卻是撇著嘴看著衝來的丁回,側身一轉,避過了丁回發出的劍符,同時閃身而上,負於身後的左手伸出,抬手一掌拍在丁回的背上,稍一發力,只見那丁回頓時如同一塊破麻袋一樣撲了出去,直直地摔下了禮台,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一掌,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一掌,便將丁回給打飛出了禮台,台下之人都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嚯,此子這是什麼門道?」明澈道的靜明真人點了點頭,指著葉天笑道。

「而且此子膽識過人啊!閃避出手皆是一氣呵成,看得出,此子很有自信。」千音島柳音真人也在一旁附和道。

「呵呵,且看這吧,說不定他的表現,能讓『那位大人』有些興趣呢。」應玄子點頭笑道。

「飛……飛刃島冷雲霜勝!」宣讀名冊的弟子有些結巴地念出這一結果,禮台下,丙字門的弟子們無不是一片起鬨之聲。

「等一下,我不服!」

不然,一聲低沉的喝聲從高台之上傳來,眾人齊刷刷的望過去,幾乎是在場的所有人,不論老少,面色都是飛快的一變!

包括葉天在內!

那台上開口之人,葉天再熟悉不過了,熟悉到,自打從風墟國離開后的每一天,都能想起這張面孔來。

蒼玄。

暗俞國的國君,蒼玄!

那個原本形如童子的身軀,如今已經張開了,看上去像是個中年男人,怕是這所謂的完美身軀,是能夠隨著蒼玄的心思自由變換的。

葉天如今也不是曾經那沒見識的小愣頭青了,自然是清楚得很,這所謂的完美身軀,和他的萬象玲瓏法身差不多,怕是能夠自由隨意的控制其變幻才對。

蒼玄的突然出現,讓得葉天心中滿是詫然,更是讓得在場之人統統有些詫異。

蒼玄何人?

那是暗俞國的君王,凌駕於萬法仙門本門之上的存在,此時此刻,卻是出現在了這小小的一個外門分部之中!

這樣的情況,讓得葉天心頭頓生出一陣悚然之感來,他大約的能夠感覺到,這蒼玄此來,就是沖著他來的!

應玄子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望著那突然出現的蒼玄,詫然道:「陛……陛下,您怎麼……親自來了?不是說來的是公卿大臣么?怎麼回事陛下您……」

「孤親自前來,你們不歡迎么?」

蒼玄的目光在漫長掃了一眼,根本沒有如何在意那應玄子,目光最終是落在了葉天的身上,「孤聽聞你們新來了一個小輩弟子,尚未涅槃,卻可以使用靈氣能量,這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稀奇事情啊,孤特地來看看,有何不妥么?」

「不敢不敢!冷雲霜,還不快上前來拜見陛下?!」

應玄子連忙擺了擺手,旋即便是招呼著葉天上前。

葉天皺了皺眉毛,目光與那蒼玄碰撞在了一起,面色也是頗為的有些難看。

這蒼玄身上的氣息,赫然是已經有了九劫涅槃境頂峰的層次,恐怕要比蕭尋天等人還要強出許多了,此人前來,凶多,吉少!

「呵呵,他不會拜孤的,他的脾氣,你們可不清楚。」

蒼玄忽然失聲笑道,旋即便是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葉天的面前,用著一種詭異的目光注視著葉天,上下打量片刻之後,便是狂笑了起來。

軍長老公別亂來 「陛下在笑什麼?」葉天皺眉問道。

「沒什麼。」

蒼玄搖了搖頭,臉上掛著一陣讓人莫名的笑容,光是看著那張笑臉,葉天就感覺自己的脊背都是一陣陣的發涼!

蒼玄靜靜地看著葉天,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眼中滿含著熱切,像是注視著自己至親摯友似的,帶著滿面的笑意,淡淡的開口,道,「只是覺得我們好久不見了,葉天。」 張老二這話一出,喬大郎的臉色尤為難看。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張老二竟然會這麼胡亂揣測自己跟宋離之間的關係。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喬大郎呵斥道,自己被編排也就算了,可是小姐是個姑娘家,怎麼能被張老二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如此的編排。

張老二絲毫不畏懼喬大郎,梗著脖子道,「你跟這小娘子之間要是真的沒有任何的關係,這小娘子又怎麼可能會幫你這麼大的忙?」

總之張老二是打定主意,今天肯定不會讓喬大郎好過。

宋離即便是被張老二說自己跟喬大郎之間有不正常的關係,臉色依舊如故。

「村長,看來你們的誠意還是不夠。」不過她可不認為自己前來就是為了受這人的氣的。

「宋姑娘你誤會了,這張老二本來就是個混人,他說的話還請宋姑娘您千萬不要放在心上。」這該死的張老二,現在冒出來說這些,擺明了就是跟自己作對。難不成他真想看著整個村子的人都跟著陪葬不成?

「你們兩個把張老二拉出去,讓他在外面好好清醒清醒。」村長也不管如今外面正是天寒地凍的時候,直接讓兩個村民抓著張老二出去。

張老二自認為自己是為了村裡著想,結果村長不領情也就罷了,居然還要把自己給趕出去,折讓張老二如何能忍受得了。

「村長,你可千萬不要被這對姦夫**給騙了,咱們大家一起上,不怕這小娘子不把銀子給咱們。」張老二的嘴裡還不停的叫嚷著。

開始的時候宋離還能假裝聽不見張老二的話,可是如今張老二竟然連姦夫**這種話都說出來了。要是再繼續裝聾作啞下去,那就不是宋離的性子了。

「啪。」宋離一記耳光打在了張老二的臉上。

張老二不敢置信的捂著自己被打的左邊臉,這個小娘子怎麼敢?她怎麼能有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自己耳光。

「你。。」張老二揚起手,就要朝宋離下手。

喬大郎擋在了宋離面前,「張老二,你想做什麼?」

「你讓開。」是宋離的聲音,喬大郎有些猶豫,但是最終還是讓開了。

張老二齜牙欲裂的看著宋離,這小娘皮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自己耳光,自己要是不找補回來,自己今後在黃良村還怎麼混?

「怎麼?你不服氣?」宋離冷笑,看來是自己給人的感覺太好說話了,所以他們才會這麼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張老二恨恨的看向宋離,他當然不會服氣。

「你們還不趕緊把張老二給我拉出去。」村長害怕張老二把事情越鬧越大,最後弄得不可收拾的地步,將宋離這個好不容易願意過來幫他們的人,給氣走了。

張老二被兩個壯漢駕著出了喬家的屋子。

「剛才的事情對不住。宋姑娘你可千萬不要見怪。」村長解釋道。

「你可沒跟我說你們村裡是存了這樣心思的。」宋離這話是對著喬大郎說的。

喬大郎也沒有料到,這些人竟然連這樣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還好現在只有張老二跟風是在和么說了。真要是所有人有存了這樣的心思,自己今天說不定都不一定能安全將小姐給帶回活水村。

這一切都怪自己,是自己太愚蠢了。還以為能借著這一次的機會幫上小姐的忙,可是結果反而讓小姐受辱。

「是我的不是,我這就送小姐您回去。」喬大郎道。

村長大驚,「大郎,你這是什麼意思?」可不能讓喬大郎把人給送回去了,明天就是最後的期限了,真要是這個時候讓喬大郎把人給送回去了,那他們黃良村可就算是完了。

「村長,我一片好意求了小姐過來,但是張老二卻出言侮辱我家小姐,既然大家這麼不看重,那我自然只好帶著我家小姐回去了。」喬大郎道。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村長張了張嘴,卻什麼辯解的話都說不出口。

「可是你家小姐不是還打了老二一巴掌。」這是馮氏,剛才她見事情鬧得嚴重,害怕自己也像張老二一樣被人給扔出去,所以不敢開口說話。

可是這會兒喬大郎說自己要帶著宋離離開,她急了,所以才會不管不顧的說了出來。

宋離眯了眯眼睛,這個聲音她記得,剛才叫囂的聲音裡面好像也是有這人一份的。

宋離才只是一個挑眉,喬大郎就已經知道宋離的意思了。

喬大郎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一眼就認出了馮氏來。

「馮氏,你胡言亂語的說些什麼?」喬大郎呵斥道。

馮氏冷不防的被喬大郎給認了出來,一想到張老二剛才的下場,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我說的都是事實。」馮氏可沒有張老二那麼大的膽子,但是心裡頭卻總是不舒服的。

「看來這位大娘倒是個明是非的人。」宋離冷笑道。張老二污衊自己跟喬大郎之間有不正當的關係,自己不過出手教訓了張老二一巴掌,這婦人竟然認為這件事情就算是這麼扯清了,這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馮氏摸不準宋離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性子,只覺得宋離這人實在是奇怪的很,而且脾氣多半也不怎麼好。

「小姑娘,你小小年紀,心腸怎麼就這麼不好?」馮氏道。

宋離笑了笑,「你是我誰?」

馮氏被噎住了,她的確跟宋離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宋離不對她好也是正常的。

村長害怕宋離一氣之下就走了,連忙將喬大郎拉倒一旁。

「大郎,我知道這事兒是老二的不是,可是如今村裡是什麼情形,我想不用我多說你也應該是清楚的。你好歹也是我們黃良村的人,這個時候你可千萬不能置之不理。」

喬大郎就是因為考慮到現在村裡的情形,所以才沒有在說完要送宋離回去之後,立馬就不管不顧的將宋離送回去。

「村長,這事兒你們若是不給我家小姐一個交代,只怕這筆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

村長沉思,沒有人會比他更加清楚眼下的情形。

「宋姑娘,是張老二的不是,我這個老頭子在這裡給你賠禮道歉了。」縱然當初能跟活水村的秦國強村長一爭長短,到了如今也被逼得沒有了往日的風采。 只是他也明白,只是這麼一說肯定是還不夠的,他的面子還沒有大到可以讓宋離諒解張老二的地步。

「那塊地的西邊還連著一塊將近十幾畝的山,就當做是賠罪,一起給宋姑娘你了。」

村長這話一出,村民們立馬就嘩然了,那塊山地算起來也幾十兩銀子,如今為了給宋離賠罪,竟然就直接白送給宋離了。

這說起來都是張老二的錯,要不是張老二那張臭嘴胡說八道,他們也用不著還要用那山地去賠禮道歉,一想到這裡村民的心裡對張老二就多了幾分的埋怨。

而在外面的張老二還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村長願意用山地來作為賠罪也是宋離沒有想到的。

「村長大可不必如此。」

「應該的,要不是張老二胡說八道,宋姑娘也不會被人誤會。」村長一張布滿皺紋的臉上堆滿了笑。

宋離點點頭,算是將這件事情答應了下來。

「在這裡的所有人都要記住了,張老二今天胡說八道的話你們一定不能說出去,誰要是把這話傳了出去,那就不要怪我不給他留情面。」村長擔心宋離不放心,更是直接當著她的面,警告了這些村民一遍。

村長將自己的態度放的如此低,倒是讓宋離不好計較。

喬大郎也知道村長所說的那片山地,確實也能算得上是塊好地方,不過能讓村長捨得把那塊地拿出來,這倒是有些出乎喬大郎的意料之外。

「小姐,那塊地要是開出來,倒是可以種些果木之類的。」喬大郎在宋離的耳邊小聲道。

「還是先把其他事情談完再說。」宋離道。

村長聞言一喜,看來這位宋姑娘應該不會急著回去了。這樣就好了,起碼這件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村長上前兩步,「大郎,咱們現在就帶著宋姑娘去看看那塊地,要是宋姑娘滿意,咱們就趕緊將這件事情定下來。」

為了防止還有人會出來搗亂,村長這次直接挑選了幾個跟他是親戚關係的年輕人跟著一去看地。

宋離對莊稼地不怎麼了解,看著這麼大片地。心裡頭後悔,自己剛才怎麼就忘了讓爹跟自己一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