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晴是潘教授的獨女,就這麼一個女兒,潘教授以前多少對他有些恩惠,他倒是不好見死不救,何況林晴還是沈靜的好朋友。

「真的嗎?」

沈靜有些擔憂的望著莫問,不過從莫問的語氣中她聽出了肯定,心中略微安定了幾分。

「嗯,你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就可以了。」

莫問點點頭,他想起了顧靜曼,此女乃是魔都古武界的人,頗有些勢力,或許能通過她找到林晴的下落,精察或許很難查出這種事情,但同為古武界的人,卻並不難。

剛想起顧靜曼,說曹cāo曹cāo就到,一陣手機鈴聲驀然響起。

莫問掃了一眼,正是顧靜曼的電話。

「弟弟,起床了沒有?」

顧靜曼那嬌嗲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甜而不膩,嬌而不媚,一個很懂得把自己魅力展現出來的女人。

「找我什麼事?」莫問挑了挑眉頭。

「姐姐沒事就不能找你不成?」電話那邊的聲音嬌柔,卻又含著一些嗔意,頗有些撒嬌的味道。

「我很忙,先掛了。」

莫問勾了勾嘴角,語氣淡淡的道。他相信顧靜曼找他沒有什麼事情就見鬼了,昨天剛發生了那種事情,以顧家堡現在的處境,她不可能會悠閑到沒事跑來他尋開心。

雖然他今天也有事找顧靜曼,林晴的事情沒有她幫忙恐怕還不成,不過凡事都有一個主動與被動,把握主動的人,才會掌握最大的利益。

他可不想因為林晴的事情,令顧靜曼地狠狠訛他一把,以顧靜曼的性格,相信她一定會幹出這種事情來。

「別,你個沒良心的東西,姐姐就不能找你有點事情嗎?」

顧靜曼立刻繳械投降了,今天她能跑來找莫問,自然不會沒有事情,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情?」

莫問挑了挑眉頭,嘴角扯開了一抹笑意。

「下來說,我在下面等你。」顧靜曼道。

掛了電話,莫問望著沈靜:「沈老師,我出去一趟,順便把林姐的事情處理一下。」

「莫問,真不報精嗎?」

沈靜六神無主的道,一個女孩子碰上這種事情,除了報精,還能有什麼辦法。

「不用,相信我,晚上等我消息,若是沒有消息,你再報精。」

莫問拍了拍沈靜的肩膀,語氣舒緩的道:「沈老師,別擔心,等會我去找顧靜曼,她是地頭蛇,關係廣,這種事情她處理比精察方便很多。」

這自然是安慰的話,顧靜曼現在自個兒都自顧不暇,哪裡會有什麼心情去管林晴的事情。不過這話效果卻不錯,想起顧靜曼的身份以及在魔都的影響力,沈靜安心了不少。

走下樓,遠遠的就看見一輛炫酷的跑車橫在大門口,一如既往的囂張,一如既往的炫目。

人沒有變,車子卻換了,一輛銀白色的蘭博基尼,造型剛猛,英氣逼人。周圍圍著一群人駐足觀望,眼中儘是驚嘆之色,顧靜曼開的車子,從來都不會低於一千萬。

這個富婆……

莫問搖搖頭,這種豪車平時都很難看見,她卻天天換著開。 莫問把雙手插在褲兜里,神情自若的走到那輛絢麗的敞篷蘭博基尼跑車面前。

顧靜曼悠閑的靠在椅背上,戴著一副黑色墨鏡,手中夾著一直細長的雪茄,煙霧繚繞,細長的手指上塗著玫瑰花紋的指甲油,嘴角勾著瀟洒不羈,輕狂的模樣端是一副女土豪的派頭十足。

「上車。」

顧靜曼挑了挑尖峭的下巴,笑眯眯的對著莫問道。

「什麼事?我可是大忙人。」

莫問勾了勾嘴角,打開車門在副駕駛座上坐下。

「哎喲,姐姐這不給你送錢來了嗎,你忙嗎?忙的話那我改天再給你吧。」

顧靜曼細嫩的手指一彈,雪茄就在天空中劃過一條弧線,準確地掉落在垃圾箱里。

她側著頭玩味的望著莫問,小嘴一吹,一股煙霧噴了莫問一臉。

「女人抽煙不好。」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對顧靜曼的挑釁只是笑了笑。

「興許你們男人抽煙,女人就不能了,什麼道理?」

顧靜曼不屑的瞥了莫問一眼,她雖然是女人,但從來不認為會輸給男人。

莫問懶得跟顧靜曼理論,斜睨了她一眼,把一隻手伸到她面前。

「幹什麼?」顧靜曼道。

吃你上癮:女人,你被捕了 「給錢呀,磨蹭什麼。」莫問白了顧靜曼一眼道。

「不給。」

顧靜曼輕哼一聲。

「你剛才怎麼說的,做人有沒有誠信。」

莫問無語道,他還以為顧靜曼真的那麼勤快的給他送錢來了。

「弟弟,姐姐怎麼會不講信用呢,不過你必須先幫姐姐一個忙,我就把錢給你。」

顧靜曼眯著眼睛,笑吟吟的道,聲音嬌嗲的很。

「果然無事不登三寶殿,我說姐姐,凡事一碼歸一碼,先給了錢,然後咱們在說說後面的事情。」

莫問勾了勾嘴唇,早有所料的笑了笑。

「咱們之間有必要分的那麼清楚嗎?」

顧靜曼嬌媚的斜了莫問一眼,魅·色暗生,端是楚楚動人。

「我喜歡做明白事,幫忙倒也不是不可以,但老規矩,先講好條件。」莫問笑眯眯的道,根本不理會顧靜曼的**與套近乎。

「哼,一點風趣都沒有,姐姐真擔心你這個木頭能不能找到女朋友。」

顧靜曼不忿的剮了莫問一眼,從手包里摸出一張金卡丟在莫問身上。

「裡面有一個億,密碼6個6,可辦理轉賬。」

對於莫問這個財迷,顧靜曼自己都甘拜下風了。

「姐姐果然很有誠信。」

莫問笑了笑,很自然的把金卡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弟弟,今天姐姐真有事找你幫忙?」

顧靜曼的臉色突然凝重了起來,眸子等著莫問的眼睛道:「你幫不幫我?」

「有什麼好處?」莫問挑了挑眉頭。

「條件隨你開。」顧靜曼道。

「真的?」

莫問上下審視了顧靜曼兩眼,勾了勾嘴角道。

「當然,不能強迫姐姐哦。」

顧靜曼白了莫問一眼,那眼神什麼意思?難道還想吃了她不成。

「咳咳,姐姐想多了,我只是在考慮姐姐有什麼值得我感興趣的東西而已。」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吶吶的笑道。

「說吧,你怎麼才肯幫我?」

顧靜曼輕哼一聲,她現在真有噴莫問一臉鹽汽水的衝動。

「你又沒有說讓我幫什麼,姐姐以為我會隨便跳坑?」

莫問笑了笑道。

顧靜曼這麼性格要強的女人,求上門來,肯定不會是什麼小事。風險太大的事情,他可不幹。

「你還真是一點都不吃虧?」顧靜曼白了莫問一眼:「吃點姐姐的虧難道不可以嗎?」

「吃豆腐可以嗎?不愛吃虧。」

莫問挑了挑眉頭,一本正經的道。

「小混賬,倒是姐姐眼拙了,以前還當你是一個憨厚正直好青年,真是人不可貌相。」

天見可憐,顧靜曼什麼時候認為莫問憨厚正直了,好像從來都是傻頭傻腦,傻氣木訥吧,還好這種事情,莫問不知道。

「莫問,姐姐準備請你助我顧家堡一臂之力。」

顧靜曼鄭重的道,也不跟莫問繞彎子了,知道想從莫問身上沾點便宜不太可能。

「有危險嗎?你似乎受傷了。」

莫問挑了挑眉頭,顧家堡的那點事他也知道,而且他早就看出顧靜曼受傷了,雖然不是很嚴重,但顯然之前發生過什麼。

「弟弟好眼光。」

顧靜曼有些訝異的望了莫問一眼,她受傷的事情隱藏的很好,而且不是很嚴重的傷勢,一般外人很難看出來,這個莫問倒是不簡單,眼光不是一般的毒辣。

「昨天回去之後,我就把唐家背叛的事情及時告訴了家中長輩……」

顧靜曼深吸了口氣,緩緩道。

原來,那日顧靜曼回到顧家堡,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家主,把寶利大廈發生的事情,以及唐家與周家合作,野心與意圖都說了一遍。

之後自然與顧靜曼所想的一樣,家主震怒,準備先下手為強。當晚,顧家堡就以協商唐廣與顧靜曼婚期為由,約唐家家主以及唐家幾個主事人到顧家堡商談。

而暗地裡,顧家堡卻布下了陷阱,等著唐家掉進來,企圖把唐家高層一網打盡。

誰知唐家似是早有察覺,安排了高手在顧家堡外面接應,並且溝通了周家的人躲在顧家堡外,以防發生什麼變故。

當晚變故自然是發生了,但顧家堡並么有佔到什麼便宜,面對有備而來的唐家以及周家高手的突然出現,兩方几乎拼了一個兩敗俱傷,誰都沒有討得便宜。

昨晚一場大戰,面對唐家與周家的家主圍攻,顧家堡的家主老爺子受了重傷,短時間內恢復不過來,而唐家與周家兩名家主雖然也受了傷,但卻遠沒有顧家堡的老爺子傷勢重。

可以說,顧老爺子短時間內都沒有再戰鬥的能力,而他卻是顧家堡唯一一個抱丹境界的古武者,失去了他,等於失去了家族支柱。

若是周家與唐家再來攻打顧家堡,恐怕顧家就沒有再招架的能力了。

「姐姐,難道你認為我能比得上抱丹境界的老頭,而且還是兩個人?」

莫問挑了挑眉頭,抱丹境界可不是氣海境界,一個抱丹境界的古武者,相當於百八十個氣海境界的古武者,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雖然他現在有著氣海境界的修為,但想擊敗抱丹境界的高手,依舊有些勉強。別看他通脈境界的時候能輕鬆擊敗唐家的氣海境界長老,但抱丹境界與氣海境界完全不在同一概念。

曾今身為胎息境界的武者,莫問自然知道其中的差別,修為到了氣海境界之後,一個小境界的差距,都相當於以前一個大境界了。

怪物寢室裡面的五怪那麼牛,隨便一個都是青年翹楚,可以說最頂尖的天才一類人物,也大多都是氣海境界而已,從氣海境界突破抱丹,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顧家堡一個偌大的古武世家,也才一個抱丹境界的古武者,由此可見一斑。

「我弟弟英明神武,**倜儻,俊俏不凡,怎麼比不上那兩個老頭?那兩個老傢伙比不上我弟弟才對。」

顧靜曼眯著眼睛,一臉笑容的奉承道。

「別拍馬屁了,對付兩個抱丹境界的武者,姐姐還是另請高明吧。」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對付一個都勉強,對付兩個?不是找死么!他可不會吃飽了撐得慌,為了那個顧家堡去拚命,顧靜曼又不是他老婆,有必要那麼賣力嗎。

「哎,你這人,怎麼就不能聽別人把話說完呢?」

顧靜曼白了莫問一眼,暗暗腹誹道:「還對付兩個抱丹境界的武者,美死你了,恐怕人家一隻手都能滅了你吧,眼高手低,還喜歡自以為是。」

她壓根就沒有想過請莫問前去對付唐家與周家的兩名抱丹境界古武者,難道她得了妄想症,去做這種不現實的事情。

雖然她承認莫問本事不小,尋常氣海境界的古武者都不是他對手,但也不會誇張到他能跟抱丹境界的古武者相比了。

「那你想幹什麼?」莫問挑了挑眉頭,一點也不在意顧靜曼那似乎在瞧白痴的眼神。

「昨晚兩家鬧翻之後,唐家與周家聯合向顧家堡發出戰帖……」

顧靜曼抿著嘴,凝重的道。

原來,昨晚的事情剛發生,今天早上顧家堡就受到一封戰帖,乃是唐家與周家聯名發起,明天午時,與顧家堡約戰雲台山觀雲峰之巔。

屆時,顧家堡與周唐兩家各出十人,一戰定勝負,若是顧家堡輸了,便交出明教藏寶圖,並退出雲台山古武界。若是周唐兩家輸了,便不再插手顧家堡的事情,並退出雲台山古武界。

「周唐兩家的家主承若,明日一戰,兩人皆不會出場。」

孕娘子:五夫尋香 顧靜曼深吸口氣,望著莫問道。

「顧家堡答應了,所以你準備讓我湊個熱鬧?」莫問勾了勾嘴唇。

「不錯,姐姐希望你幫助顧家堡出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