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桃冷笑。

「我是沒看到,這事兒,是不是你做的,你心裡沒點逼數?王秋蘭,我給你留條活路,你自己去村長和里正爺那裡,讓他們陪著去縣衙認罪。該怎麼罰,縣衙老爺說了算。」

「林氏你有證據就拿出來,我該償命償命,該砍頭砍頭。別以為你能打,我就怕了你!」

林桃眉頭一挑。

「意思,你不自己去認罪?」

「我呸!我哪來的罪!」

想詐她?林氏這是把她,當三歲小娃嗎?

「走開!」王秋蘭狠狠的撞向林桃。

沒想,高出她一個腦袋的林桃,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作用力反倒讓她倒退好幾步,狼狽不堪。

林桃補充道:「機會我給過你。是你自己不要的。」

王秋蘭模樣狼狽,嘴上可不輸半分氣勢。

「你再糊說,我就要找村長和里正爺評禮!我王秋蘭做人坦蕩,豈是你能隨意誣衊的?」

林桃面無表情的點頭:「記住你今天的選擇。」

王秋蘭冷哼一聲,快步離去。

張大海在一旁低語。

「娘,您看您,咋這麼沉不住氣呢?您這麼一鬧,咱再想找證據,就不容易了。」

「我做事,還需要證據?」林桃沒好氣的瞪了張大海一眼。

張大海都嚇傻了,他娘這是啥意思?

難不成,要提刀滅王秋蘭家滿門?

猛咽兩口唾沫,張大海手腳冰涼。

別說,這事,他娘絕對能幹得出來!

回頭,他得和兩個哥哥說道說道,得把老娘看緊嘍。

別一個大意,真弄出人命來。

大牢的滋味,他再也不想嘗了!

天黑盡了,張大山和許氏才趕著車回來。

龍王村離張家屯子是有些遠的。

「事定了?」林桃問。

許氏點頭:「定了,七日後,李家就帶著人過來。」

林桃點頭。

張大把牛牽回角落,一邊拴一邊問。

「娘?您老咋想的?之前不說瞧不上李家嗎?他一個七等民,壓根兒就配不上咱家二妮!別人嫁閨女都選比自家強的,您倒好,選了個差一大截的。」 看到許崧們出現,趙韻兒開心給雙方引薦。看到許崧的時候,珂樂感覺這人有點面熟哈,這不是那個兒時的青春記憶嗎?不過珂樂對許崧只是知道有好幾首傳唱頗廣的歌曲,對這個人卻了解不多,見到人也只是略微驚訝微微一笑。等聽到趙韻兒介紹媸雅和司然的時候,珂樂才是真的驚訝不已,這才是強大的存在啊。

「你便是珂樂啊?」媸雅看著面前白衣白毛的珂樂忍不住先開口,怎麼都喜歡穿白的或者黑的呢?最主要媸雅一直覺得能管理這樣一座城市的,應該是很厲害的人物,現在看來感覺也一般。媸雅不想承認自己的地盤明明資源豐富,但是卻是閉關自守,不如人家珂樂。

「媸雅前輩,在下正是珂樂。前輩有何指教呢?」珂樂雖然管理一個城市整個家族,但是實際上方法用對了,她也很清閑的,基本上就是放權下去,讓家族長老來管理,面對更厲害的龍族,珂樂還是很謙遜的。

媸雅一看對方非常友善,滿臉都是笑意,本來想較真一下都不好起頭,說難聽點,一個幾千歲的小朋友,自己也不好意思欺負人家,以往被媸雅打哭的動物要是知道該難過了,我們還不是比你年輕。

「沒什麼,你們這兒挺好的。」媸雅說著扣扣頭,看看四周的風景。司然確實很了解媸雅這是尷尬的表現,怎麼之前是想要打架嗎?司然在心裏面想,不自覺嘴角一完,再過多少年,媸雅還是自己認識的小姑娘,單純可愛。

「前輩覺得也不錯是吧。」珂樂說著很自來熟的介紹起這個月牙湖泊起來。眾人一聽,原來這個湖泊還有這樣的來歷。

一行人一邊漫步,一邊聽珂樂講述她的經歷,紛紛對月牙湖泊,沙漠之城感慨不已,能夠機緣巧合利用這股地下水源打造這樣一個美麗的沙漠之城,除了天時地利以外,珂樂的智慧也是必不可少的。

珂樂給眾人吃過沙漠之城的特色美食,紅柳烤植物肉以及仙人掌果味茶,是用珂樂的十二階泉水特製的,果然美味又舒心。

一番暢談深交之後,媸雅突然有了疑問。

「我記得很多年前我經過這兒的時候沒有這個水源啊?」媸雅看著被微風吹皺的湖面,這面湖水湛藍深不可測,比之自己的碧玉水潭也是不遑多讓的。

「媸雅,這個問題,我都可以回答你的。」趙韻兒聽了笑嘻嘻的上前。

珂樂剛想說自己也不知道,畢竟這異世大陸什麼東西都存在,就是地球上的科學不存在。許崧司然也很感興趣,二人思索一番感覺不出滿意的答案,這種問題趙韻兒能知道?三人一狐獴紛紛看向趙韻兒。

「別這樣看著我哈,我只是覺得這可能是某種契機而已,就像珂樂靈魂竟然能從地球上來到這裡,說明這個光球大陸是有某種特別的途徑能連通這裡跟外部世界,只是我們看不到摸不著而已。」趙韻兒說著嗤嗤一笑,感謝她以前看過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吧。

「是這樣嗎?」媸雅聽著趙韻兒的回答感覺好像聽懂了,又好像沒懂。

一旁的司然倒是若有所思,之前他和媸雅猜測過,光球發生了變化,所以不是二人輕易就能出去的,現在珂樂和沙漠之城的變化也倒是可以印證其一。

「哎呀,不管了,反正咱們的旅程還是要繼續的。總歸到時候會找到出星球的辦法的。」趙韻兒說著戳一戳媸雅微皺的眉頭,拉起媸雅。

「我們去泛舟吧。」趙韻兒看著湖邊的小木舟來了興趣,這麼美麗的湖泊,真是忍不住讓人想擁抱。 翌日!

陳寧就告辭宋家,前往中海市軍區,準備乘坐專機,返回北境。

中海市軍區基地,坐落在郊區。

陳寧獨自驅車前往軍區基地,但是出了市區之後,他開車開著開著,就覺得不對勁。

因為出了市區之後,他在路上,竟然沒有遇到一輛車,也沒有碰到一個路人。

不對勁!

就在陳寧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道路前面忽然傳來一陣汽車引擎的轟鳴聲,然後就見到道路前方,出現一輛黑色的廓爾喀裝甲suv。

廓爾喀被稱為公路坦克,擁有防彈功能,非常強悍。

這件這輛黑色廓爾喀如同憤怒的犀牛,迎面朝著陳寧這輛紅旗轎車,狠狠的撞來。

更要命的是,陳寧的車子後面,還有一輛黑色軍用版本的悍馬車。

這輛軍用版本的悍馬,也擁有防彈功能。

廓爾喀跟悍馬,一前一後,狠狠的撞向陳寧的紅旗轎車。

轟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三輛車狠狠的撞在一起,聲勢嚇人。

如果是一半轎車,被廓爾喀跟軍用版本的悍馬前後夾擊,估計早就撞成一堆廢鐵了。

但是陳寧這輛紅旗轎車,是首長專用級別的紅旗轎車,造價高達兩千多萬。

擁有強悍的防彈跟抗地雷功能。

因此,紅旗轎車雖然遭遇前後夾擊,但卻沒有損毀。

三輛車撞在一起之後,現場就安靜了下來。

下一秒!

廓爾喀跟悍馬的車門,幾乎同時打開。

一個身穿黑色披風,戴著面具,染著滿頭銀髮的魁梧男子,從廓爾喀車上下來。

一名身材修長,穿著緊身服,擁有一頭火紅捲髮,俏臉上紋著奇怪符號的矯健女子,從悍馬車上下來。

這兩人,便是名動東南亞的頂級殺手。

男的叫火雲邪神。

女的叫玉面羅剎。

火雲邪神跟玉面羅剎,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有時候數年不出現,但每次出現,都會嫌棄腥風血雨,引起轟動。

他們上一次出現已經是兩年前,兩人血洗了東南亞某小國的一個武裝部落,斬殺了那武裝部落的大酋長,還殺光了部落里五千多名軍民,當時引起世界轟動。

之後,他們銷聲匿跡了許久。

沒想到,今天這對魔王,竟然出現在這裡。

火雲邪神跟玉面羅剎,兩人下車之後,步伐沉穩的來到紅旗轎車兩側。

玉羅剎見到被兩輛車交擊的紅旗轎車,裡面沒有動靜。

她忍不住道:「他會不會已經死了?」

火雲邪神平靜的道:「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若是他那麼容易死,項家就沒有必要花大價錢請我們出手了。」

話音剛落!

紅旗轎車的門咔嚓的打開了。

然後一隻穿著黑色戰靴的腳伸了出來,緊接著一道挺拔的身影,就從紅旗轎車裡出來了。

正是陳寧!

剛才的撞車,讓紅旗轎車裡的安全氣囊全部彈出來了。

安全氣囊打在陳寧臉上,把陳寧臉上的特工人皮面具都弄破了。

陳寧抬手,便把臉上那薄如蟬翼的面具給撕下來,立即,露出他俊美如斯的真實面孔來。

玉面羅剎詫異:「咦,這傢伙還會變臉。」

陳寧冷冷的望著眼前兩名頂級殺手,漠然道:「你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敢來殺我?」

火雲邪神桀桀笑道:「別人出了十億,買你的人頭,不管你是誰,你今天都死定了。」 秦可遇也是個人精,瞥了眼江亦琛那晦暗複雜的臉色,眼珠子一轉,上前一步,開始套近乎:「哎喲,江總也在。」她清了清嗓子說:「是這樣的,我和我朋友在唱歌,這兩人突然衝進來要我們滾,說這裏被江總包了下來,我覺得江總不會做這種沒品不講理的事兒,所以理論了幾句,這兩個人就動手把我朋友打傷了。」

江亦琛靜靜聽着,目光在顧念身上一掃而過,臉上表情平靜,但是眸色卻像是深沉的夜,透不進光。

「她撒謊,明明是他們先動手的。」慕昕薇提高了聲音,對秦可遇的顛倒黑白很是不滿,她指了指一旁被顧念砸的頭破血流的朋友,急忙道:「他們把我朋友打成這樣,亦琛哥哥,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叫他亦琛哥哥,也還和以前一樣,喜歡在江亦琛面前扮演柔弱無辜的形象。

秦可遇差點就要吐了,她用餘光頗有些同情的看着顧念,心疼死她了,這都攤上的是什麼事兒。

顧念握緊了秦可遇的手,然後深呼吸一口氣,因為喝了酒眼中水霧迷濛,她抬起臉來,一字一句:「人是我砸的,後果我會承擔,還是先把人送到醫院去吧!」

慕昕薇為了讓江亦琛看到這一幕,硬是不把人送到醫院去。

秦可遇看了一眼顧念,直搖頭,這丫頭,也是實誠。

周小北不明白內情,他捂著胳膊一瘸一拐走上來:「人我砸的。」他將顧念護在身後,「跟她沒關係,要報警是么,行。咱們去警局好好說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