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他盤膝端坐在葫蘆旁邊,身邊出現了許多無限古井,古井不停的吸收混沌古氣,這次卻並沒有演化為眾生,就是源源不絕的灌注進入了那葫蘆深處。

江離之所以不演化為眾生,是因為眾生太多,以他現在的實力,恐怕也難以管理,需要把無限法則再度推算精深,把葫蘆的秘密參悟出來,才可以無窮無盡的演化,葫蘆秘密不參悟,他本身的力量還是難以解脫,無法運轉如意。

所以,他現在吸收混沌古氣,輸入葫蘆之中,不是在締造眾生,而是締造自己的複製體。

沒有錯,他是在締造自己,這是從和混沌戰鬥之中參悟出來的,以自己來獻祭,逐漸奪取葫蘆更多的控制權。

在葫蘆內部,滾滾混沌古氣被吸收,稍微凝聚,就化為了一個個的江離自己,靈魂波動,肉體,血脈都簡直相同。

每個江離誕生出來,都是雙手合十,然後獻祭自己,融入葫蘆之中。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足足十多天,起碼有上萬的江離自己獻祭,當然,這些締造出來的江離,並沒有混沌締造出來的那個複製體那麼強大,不過數目加起來,仍舊非常可觀。

漸漸的,江離就覺得,自己對於寶藍色葫蘆的控制權大大增加了。

再這樣下去,葫蘆遲早會被煉化。

葫蘆的吸引之力越來越大,到達最後,甚至在葫蘆之上,隱隱約約出現了江離的面孔,這就代表著,江離的修為越來越強。

「吞噬混沌!」

那葫蘆口內部居然出現了江離的聲音,似乎江離自己就如寄居蟹一般,寄居在葫蘆內部。

葫蘆口的吸力居然被無限古井還要巨大,或者說,江離把自己的無限古井執法,融入了葫蘆深處。

葫蘆內部的霧氣江離的意志也開始分析,是不同於混沌的霧氣。

這種千變萬化的霧氣也可以凝聚成萬物,只不過凝聚成的物質就和混沌內部產生的各種物質結構截然不同。

江離在一一分析。

只要他能夠吸收那霧氣,再次凝聚成萬物,那就對於葫蘆的控制力更強了。

「無限法則,150條,再度旋轉,無限獻祭………」

越來越多的自己被凝練出來,再度獻祭,可謂是無窮無盡,雖然江離這樣大肆掠奪混沌元氣,但混沌卻並沒有降臨下來劫數了。

因為混沌知道,就算降臨劫數,也是為江離輸送元氣而已,沒有什麼意義,就在前面,混沌的劫數連複製體都出來了,但是還沒有能夠奈何得了江離,基本上劫就沒用了,還是要等待自己蘇醒,混沌之子出世,鎮壓一切。

終於,這寶藍色的葫蘆似乎被江離的獻祭觸動了本能。

嗡………

葫蘆的本源深處,玄奧的意志猛的激射,進入了江離的腦海深處。

頓時江離的神念無限提升,似乎看到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一幕。

他的元神脫離了混沌,世界觀發生根本的變化。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就是混沌之外?」江離飄飄然,古老的圖畫在他思維海洋中沉浮不定,他就看見了,無窮無盡的虛空中,開始的時候,許多團氣流懸浮著,如同水母在大海深處,相互漂浮,而那混沌,本身是一股很小的氣團,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混沌氣團越來越大,吞噬了無數的東西,還在不停的擴張。

那就是混沌在吞噬各種莫名其妙東西的過程。

那些圖像,光怪陸離,甚至有些模糊,似乎在做夢一樣,使得江離還無法清楚的了解混沌之外的情況。

突然,圖案斷裂了。

江離再次回到現實世界。

他就經歷了一小會兒,不過這點經驗,足可以使得他內心深處產生超越混沌的許多經驗。

「看來還是不夠,沒有能夠把這葫蘆徹底控制,化為無限葫蘆,承載無限金丹。」江離有心把葫蘆練成自己的法寶,裝載無限金丹和諸多眾生,是最後一個脫離混沌的機會。

他再次集中力量,抽取混沌,凝聚成自己,進行獻祭。

此時此刻,他的敵人也在盤算怎麼對付他。

在吞噬帝國之中,江納蘭的面前站立著幾個人,分別是大夢太子,最強武者,萬千秋,軒轅彼岸,當然還有七大高手帝國的人。

「絕到哪裡去?」江納蘭詢問。

「不知道,他回到自己的帝國,就不知所蹤,我們都開始融入道之帝國,他卻把自己帝國中的許多財寶,精英全部都帶走了,顯然是違背了我們的契約,不想和道之帝國聯合。」闡的一個化身出現在這裡敘說情況。

「我已經打聽到了消息,此人似乎被無限之主所降服,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聯盟的事情被無限之主知道了,無限之主就在打壓我們,一個個的對我們進行攻擊。」其中又來高手化身,這個高手就是「印」。

他是排名第十的人物,功力最為弱小,所以也有擔心無限之主隨時都會找上他來。

「無限之主?江離那小子還是出手了,我以為我在這裡布局,他並不知道,想不到卻明察秋毫,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他,不過隨著混沌的逐漸蘇醒,他的壓力會越來越大,而我,是最終吞噬混沌,演化出來另外境界的人。混沌都註定不是我的對手。」江納蘭笑了笑:「少了絕也無所謂,我們的力量足夠了,諸位,我們現在就開始商量無名大祭吧。」

「也好。」剩下的六大高手道:「大祭需要的準備我們都差不多預備齊全了,不過舉行祭祀,如果不知道祭祀的對象是誰,那就非常危險,我們得要先知道,到底祭祀誰。」

「好了,到現在為止,我就告訴你們。我祭祀的乃是混沌之外,一尊偉大的存在,它和混沌交鋒多年,不分上下,現在我們要被混沌所消滅,我在偶爾之間,就得到了這個和混沌一樣偉大存在的意志加持,修成了無邊無際的神通。現在,那個和混沌一樣偉大的存在要消滅混沌,就必須要我們幫忙,只要諸位輔助我,我們就可以在混沌破滅之時,引入來力量,一舉獲得最強的神力。現在我們這點力量,對於那些偉大的存在來說,簡直是如螻蟻。」江納蘭說話含糊其辭,不過隱隱約約證實了他並不是依靠道的力量,而是來自於更偉大的存在。

這讓許多人都心生顧忌。

如果是道的話,這些人倒是還有許多心思,想要暗算江納蘭一把,道對於他們來說,其實也就是一個強橫的高手而已,並非不可戰勝的存在。

「我們萬一也被它吞了怎麼辦?」六大高手立刻詢問。

「我自有安排,到時候指不定誰吞誰。」江納蘭陰笑起來。

………………………………………….

龍蛇2已經改名叫做拳鎮山河,我準備寫個國術系列,龍蛇之拳鎮山河是第一部,李含沙的故事,接下來還有龍蛇之xxxx,是另外人的故事,都是武者。寫文這麼多年,是要為國術做些什麼了。103章已經在微信公眾賬號上更新,上面還有我對新書的理解,龍蛇國術系列不是新書,只是我的隨筆。新書是個非常巨大的體系。大家去微信上搜索夢入神機就可以了。 第991章物質界消失

「你居然有如此野心,實在是有前途。」六大高手終於明白了,江納蘭到底要幹什麼。

此人得到了混沌之外那偉大存在的加持,修為深不可測,但是他並不會聽從那「東西」的命令,只是藉助那「東西」,增強自己的實力,對抗混沌,然後從其中尋找到機會,讓那「東西」和混沌拼殺個你死我活,自己一舉獲得兩大存在的力量。

不過,這也就是想法,現在他和混沌的力量相差幾乎億萬兆倍,混沌是神龍,他不過是螻蟻。

他現在的這個想法,倒是有些不切實際,就好像地面上小小的螞蚱,在看天上兩條神龍在打架,說「我一定會吞噬這兩條神龍,變成無敵的存在。」

但是,六大高手卻知道,機緣之所在,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也許,江納蘭真的是那個人,他的計劃一環扣一環,天衣無縫。

「對了,道知道你的這件事情不?他是什麼看法?」其中「太」再度詢問,事關緊要,他不得不摸清楚各種底細。

「道對於這件事情當然知道,要不然他也不會選擇我作為他的代言人,現在他的本體被混沌鎮壓,還需要我施展神功,溝通那偉大存在,把他從混沌的封印中解救出來呢。我們已經達成了另外的協議。」江納蘭倒是把自己的一些秘密說出來,「反正我現在做的所有事情,他都全力支持,毫不保留的把力量灌注進入我的體內,你們不用擔心,我不會和道之帝國的那些太子,王公大臣們爭權奪利,因為他們完全服從我,我就是道,道就是我,現在我和道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他知道在場眾人的顧忌是什麼,怕他被道牽制,做不了主,畢竟道之帝國的勢力盤根錯節,道也有很多的兒子,還有很多修為高深的王公大臣,如果都出來分一杯羹,那事情還怎麼做?

現在聽見江納蘭這麼說,諸位都放心了。

「那我們祭祀那無名偉大的存在時候,混沌肯定會降臨下來劫數,到時候恐怕有一些阻礙。」「悔」思考著:「還有,那無限之主萬一乘機前來佔便宜,到時候我們怎麼抵擋?」

「不用擔心,無限之主自然有元始天王來對付。」江納蘭道:「我也和元始天王達成了協議,他會插手獻祭之事,自然也要獲得好處,此人的實力還在我之上,不過他的緣分比我要弱小,沒有得到混沌之外偉大之存在的加持,在將來成就肯定不如我,但是現階段,他還是一個最好的幫手。」

「我聽說,那無限之主和你都是元始天王的血脈,此人布局這麼久,肯定有過人之處,雖然他進入主世界很晚,但早就自立門戶,我們都奈何不了他,此人幾乎可以和『道』抗衡。」六大高手自然知道大元帝國,大始帝國的一些事情。

這兩大帝國,比起大淵帝國和吞噬帝國都要強大。

元始天王雖然不是十大高手其中的一位,但卻比任何一位都要強大,曾經傳聞『道』親自找過此人,兩人還在賭鬥,秋色平分。

所以,元始天王雖然不入十大高手之列,卻是不折不扣的無敵霸主。

聽見江納蘭說他也要出手參加這次的大祭,眾人倒是放心下來,至少無限之主不會前來搗亂了。

「還有一點,你們不用擔心元始天王。」江納蘭道:「元始天王在做一件非常難辦的事情,他也選擇了代言人,那個人叫做江心月,是我家族中的人,也是我培養的對象,現在,她幾乎掌握了大元帝國,大始帝國的大權,更手握有混沌深處的許多寶藏秘密,她的身上,也有大緣分,而且,她正在逐漸掌握這些緣分,所以說,一切的局面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看來,江納蘭先生真的是算無遺策了。我們只能夠跟著你,一條路走到黑。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到時候過河拆橋,把我們也吞噬了。」闡臉上帶著不好的神色。

「諸位放心,我們是同氣連枝,其實我本質上和那無限之主也差不多,你什麼時候看過無限之主自毀長城?殺戮自己的屬下?他只是不停的為自己屬下謀得福利。你們既然和我合作,那麼你們也是我的財富,沒有人會自己浪費自己的財寶。」江納蘭嘴上說得很好,實際上,他在吸收這些人的緣分,等緣分吸收乾淨了,所有大運集中在他的身軀上,這些人也就失去了利用價值,就會成為他的祭品。

他能夠祭祀任何人,不會相信任何人,哪怕是結拜的兄弟,比如眼前的萬千秋,軒轅彼岸,還有最強武者,大夢太子,在他心目中也都是隨時都可以捨棄的存在。

他和江離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類型,他可以為了自己,捨棄任何人,而江離可以為了眾生來捨棄自己。

「那就好,我們一起催動獻祭吧。」

「祭壇!祭品!」……..

六大高手同時催動了自己的力量,在空中就慢慢凝聚成了大祭壇。

這祭壇貫通了許多國度和空間,在那些空間深處,孕育了強大的生靈,還有大帝,眾神,無窮土著,甚至還有滅世使者。

都是六大帝國,加上吞噬帝國的生靈。

這些人,根本就是把自己麾下的生靈當做羔羊,隨時可以祭祀,可謂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芻狗就是祭品。

他們正在準備一場無與倫比的大祭。

「諸位,這主世界之中,還有許多土著生靈,我們也要一一抓捕過來,各種種族,各種血脈,最好也要全部都納入其中,獻祭的生靈越多,越是複雜,我們獲得的東西就越多,甚至,我們可以同時獲得混沌和那偉大混沌兩者的力量。」江納蘭發布了命令。

「不錯,這次大祭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祭祀了。我們肯定要認真對待,看看到底會獲得多少好處。」六大高手紛紛響應。

此時此刻,江離還在修鍊那葫蘆。

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瘋狂吸收混沌古氣,然後一步步締造出來全新自己,然後獻祭。

江納蘭在準備獻祭,他也在獻祭。

江納蘭在獻祭混沌之外的偉大存在,他也在獻祭混沌之外的葫蘆。

兩人在做同樣的事情,只不過他是在獻祭自己,而江納蘭是在獻祭別人。

也不知道抽取了多少次混沌古氣,更不知道凝聚成了多少個自己,那葫蘆之中居然傳遞出來了他的氣息,他的思維,他的靈魂,他的無限。

那葫蘆被他逐漸佔據。

他在藉助無限,還有混沌的力量,煉化這個葫蘆。

突然,他張口一噴。

無數金黃色的血液從他的嘴裡噴射出來,當空變化成了許許多多的符文,那些符文都流淌進入葫蘆深處,同時天上的混沌雷霆密密麻麻組成大網也降臨下來,可惜也都被葫蘆吸收。

此葫蘆吸收萬物,吸收混沌,吸收靈魂,吸收虛空。

「拉扯,鎮壓,無限金丹,被吸收進來吧。」

江離拿起葫蘆,手拍在了葫蘆底部,似乎在把所有的力量都一股腦兒傳遞進去。

那葫蘆陡然吸力大增。

把虛空吸收得塌陷出來很大一塊,連混沌都出現裂痕。

在那裂痕深處,金色光芒激射進來。

是無限金丹的光芒。

江離終於修鍊到了一定的境界,把這葫蘆催動,藉助葫蘆的力量,把無限金丹從混沌的物質界吸收到主世界中來。

主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物質界,不過是混沌單獨凝聚成的一個熔爐,兩兩分開。

現在江離把無限金丹吸收過來,從此之後,這個熔爐就不存在了,也代表了在十二萬九千六百個輪迴之中最大變化。

金光越來越濃烈。

最後,混沌徹底裂開,流淌出來了灰色的液體,似乎是血液,混沌之血。

混沌之血是混沌受傷到了一定程度,凝結成的充滿了業力,怨氣,詛咒的氣息,任何人都害怕,因為一沾染了混沌之血,就要墮落,甚至重新墮入輪迴,徹徹底底變成卑微的生靈,因為這就是傷害混沌的代價。

但是江離不怕,他看見混沌之血,反而好像看見了寶貝。

「給我吸收!」

一聲令下,那葫蘆連混沌之血都吸收進去。

咔嚓咔嚓!

混沌之血先落入了葫蘆深處,立刻裡面就響徹起來了冰雪解凍的聲音,似乎葫蘆內部某種東西在崩潰,瓦解,在和混沌同歸於盡。

裡面的濃烈霧氣,紛紛化為了水。

「哈哈哈,我的想法果然不錯,深深的傷害了混沌,使得混沌出血,再被葫蘆吸收,藉助混沌之血,煉化葫蘆深處最後一重烙印,這樣一來,葫蘆就徹底被我所掌控。」江離再次張口猛吸。

頓時,那裂開的混沌深處,金光凝聚,一枚金丹終於出現了。

這金丹降臨主世界,所有的生靈,萬物,眾生,也都在這一刻,脫離了混沌的束縛,命運得到釋放。

物質界,消失了。 992章數千條法則?

無限金丹終於從物質界中拉扯到了主世界。

不,應該說是江離把整個物質界都拉扯了回來。

這就破壞了混沌的大計劃,同時完成了自己的大準備,無限金丹一到了主世界,立刻就可以光芒萬丈,照耀諸多空間,那樣在這光芒照耀之下,無數世界的眾生和土著都會一一的沐浴在無限光芒之下,最後都修鍊無限,把自己的智慧貢獻給無限長河。

此乃絕對的正道,不需要獻祭獲得力量。

無限金丹被拉扯進入葫蘆中,頓時就鎮壓住了這葫蘆。

本來,江離藉助混沌的力量,這些日子以來開始凝練,終於控制了葫蘆裡面的大部分精妙之處,但是要真正控制葫蘆,還是要差很多火候,畢竟這葫蘆乃是混沌之外的一個偉大世界的外殼,威能雖然不如混沌,混沌卻也消化不了它,遺留它到現在。

但是江離經過了一系列的運營,居然利用無限和混沌兩者的力量相互加持,使得葫蘆真正軟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