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這扇門剛一關閉,房間牆壁上的那些黑褐色的紋路就開始慢慢的移動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周圍被巨蟒的皮給包裹住了一樣,並且,那條巨蟒還是移動着的。

“無知的人類,你們居然這麼喜歡打擾我的休息,是不是?”

就在張昊天看着房間的紋路的時候,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這個聲音張昊天也算是熟悉,這就是之前那條巨蟒的聲音,張昊天肯定是不會聽錯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張昊天不理解了,看着天花板,弱弱的問着。

心說,難不成又有誰來打擾這個傢伙了?這不可能啊!誰能這麼沒勁兒,來這裏打擾一條巨蟒的休息?

還有,就算是有誰打擾了巨蟒的休息,那就直接懲罰那個人就是了,至於弄出這麼大的陣仗嗎?還有,吳院長的死是怎麼一回事兒,難道還能是吳院長打擾的嗎?

他本來就在這裏上班的好不好,要是想打擾,肯定早就下手了,至於還等到現在嗎?

張昊天心裏的問號瞬間又增加了不少,只是,這次面對的是個本事不小的龐然大物,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的好。

“你難道聽不懂嗎?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你們無止境的打擾,真的有意思嗎?”巨蟒的聲音又一次從頭頂上傳下來,並且這一次,巨蟒顯然變得更加生氣了。

張昊天還是不明白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想着無風不起浪,肯定是有誰打擾了巨蟒的休息,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樣的。

或者說,這條巨蟒一直都是沉睡着的,並且還是睡的很熟的那種,被人吵醒了,還反覆的吵醒,換了自己,也肯定會相當不高興的。

將心比心的想了想,張昊天決定安撫一下這條有起牀氣巨蟒,希望他不要這麼生氣,大不了再繼續想辦法睡下去就是了。

但是後面的話還沒等說完呢,張昊天就看到原本高院長的那把椅子上,慢慢的出現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隨着那些黑乎乎的東西扭曲,變形,最後終於凝結成了一條蛇的樣子。

要說上次在停屍間裏見到的蟒蛇是那種龐然大物的話,這次見到的就小巧多了,至少體型小了不少,但是那雙血紅色的眼睛,還有那血紅色的蛇信子,也還是一樣的,看起來要多讓人恐懼,就有多恐懼。

張昊天壯着膽子跟那條蛇四目相對,想知道對方到底是爲什麼生氣,爲什麼會殺了吳院長,爲什麼會說被反覆打擾。

那條蛇時不時的吐着蛇信子,眼睛也滴溜溜的轉悠着,像是也在探查着張昊天的小心思一樣。

雙方對峙了好長時間,還是那條蛇先開的口,“你真的不是來打擾我的嗎?”

張昊天不明白了,自己沒什麼事兒爲什麼要來打擾這條蛇?還有,這條蛇有什麼是值得讓自己來打擾的?

不過,聽着這傢伙的意思,應該是有不少人來過,並且還都是帶着目的的那種,難不成,這條蛇真的是個“許願蛇”,還能讓人夢想成真不成?

想到這個,張昊天覺得好笑,什麼都能夢想成真嗎?真的是想太多了,也想太好了。

命數是老天爺一早就安排好的,什麼命就是什麼命,要是想要逆天改命,那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

有些人原本就沒有什麼富貴的命,非要求着得到很多的財富,他們或許會真的有求必應,但是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最後弄不好,錢留不住,人也不見得就能好了。

“你說說,都是誰來打擾你休息了? 總裁私藏的女人 還有,他們是如何打擾的?”張昊天看着那條蛇的情緒還算是穩定,當然了,蛇要是能有情緒的話。

想着這條蛇八成會跟自己描述一下也說不定呢,自己也好明白明白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呵呵,你果然跟他們不一樣。”那條蛇像是很滿意張昊天似的,甚至還輕輕地點了點頭。

“一樣不一樣的,我們都是人,大概是我不是真的很想打擾你吧,在我看來,你還是一直沉睡的好,至少這樣世界就能和平了。”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想着之前死在這裏的那些人,真的覺得這條蛇還是永遠休息的好啊。

“呵呵,在你看來是一樣的,但是在我看來,就不是一樣的了!

我記得,在很多年之前,這裏還是一片樹林的時候,有獵戶上山發現了我,從那之後,我就沒有安靜的日子了。

那個獵戶總是隔三差五的給我送來一些食物,讓我吃了,之後再讓我滿足他的願望。

一開始也還算是簡單的,就是讓我給他弄來一些小動物,這樣他就可以不用費勁,還有不少的收穫了。

我當時也沒想那麼多,人家都給我送來好吃的了,我還給他一些吃的也是應該的。

但是後來,獵戶越來越貪心,開始不僅僅需要小動物了,開始找我要錢,要房子,要所有他想要的東西。

一開始我還聽了他的花言巧語,滿足了他想要的,但是後來我發現,人的貪心真的是沒有止境的,他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並且這些全都不是他辛苦賺來的。

輕易得到的東西就不會被珍惜,也就想得到更多!

在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決定不去管那個獵戶,任由他自生自滅,可誰成想,這傢伙從我這裏得不到好處了,就開始找人來挖我的墳墓,呵呵,我就是這麼被他們從地底下挖出來的。

當然了,那些想要挖我的傢伙也沒什麼好下場,你看看那邊,這都幾百年了,他們還被我困在這裏。”

巨蟒說到這裏的時候,語氣像是稍稍有些得意,看的出來,他對於收拾了那個獵戶表示很開心。

正所謂鑼鼓聽音,張昊天心裏大概明白了,一定是有誰驚擾了巨蟒,之後,還想從巨蟒這裏得到一些好處,所以才惹怒了巨蟒,也纔會有現在的這個狀況的。

果然,很快的,巨蟒就接着往下說了。

“自那之後,我又沉睡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一直到這裏開始漸漸出現了人類,他們在這裏蓋房子,建工廠,但是他們僅僅只是在我身上弄這些設施,從來沒在我腦袋上弄什麼,一直到那個小醫院的出現。

那個很小的醫院其實說是診所更加合適,當時的那個人選的那個位置,說來也巧,正好就是我的頭頂上。

當時附近就只有這麼一個小的診所,所以來往的人也還真是不少,我當時就是半睡半醒的,聽着那些人說話,真的是要多頭疼就有多頭疼。

終究有一天,我忍無可忍了,就半夜託夢給那個診所的主人,讓他趕緊離開這裏,隨便什麼地方,永遠不要回來就是了。

可我沒想到,那個人誤會了我的意思,還以爲我要保佑他,還給我在診所旁邊弄了個小的廟供奉起來了。

人家給了我香火,我也不好意思做的太過分,就這樣,我容忍了他們一段時間,但是也真的是因爲那個小廟,周圍那些人全都來許願,吵的我更頭疼了。

沒辦法,我就再次託夢,讓那家人趕緊搬走,不要再繼續住在這裏了,也不要再打擾我了,可我沒想到的是,那家人居然也開始跟我談條件了!

他們希望我可以讓他們在城市裏立足,有很多的錢,買很大的房子,我當時就想着要趕緊讓他們走,順嘴就給答應了。

這下好了,他們又開始重複之前那個獵戶的故事了,我還能說什麼?”

巨蟒又開始冷笑,但是聽的出來,他顯然變得更加無奈了。

聽着巨蟒說這些話,張昊天也覺得很無奈,人啊,只要是有不勞而獲的可能性,誰還會去勞動?這都是劣根性,換了自己,也不見得就能忍受得住。

“再後來呢?”張昊天看着巨蟒不吭聲了,趕緊又提醒了他兩句,希望他可以繼續往下說,不要把話只是說一半。

“後來?再後來這裏就出現了那個醫院,也還是建在我腦袋上的,你說我頭疼還是不頭疼?” 巨蟒說的更加心酸了一樣,看的出來,這會兒巨蟒是真的很無奈了,但是又沒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張昊天想說點兒什麼的,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巨蟒稍稍移動了幾下,身體朝着後面稍稍靠過去一點兒,就像是要好好享受那把椅子一樣。

“這個位置是不是很舒服?”巨蟒在調整好了自己的位置之後,意味不明的問着張昊天。

張昊天一頭霧水,“爲什麼問這個?”

“我很想知道這個位置是不是很舒服,不然,爲什麼這麼多人喜歡坐在這裏?”巨蟒說。

張昊天更加不明白了,這個位置又有什麼好舒服的?不過就是一把椅子,僅此而已。

本來張昊天也沒什麼其他的想法,順嘴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這不過是一把椅子,舒服不舒服的,這個就看誰坐了,有的喜歡的,就覺得這種椅子很舒服,但是有些不喜歡的,就覺得這種椅子坐上去就是一種煎熬。”

巨蟒乾乾的笑了幾聲,“呵呵,你顯然沒明白我的意思。”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瞬間也明白了什麼,“原來你是想說那個啊。”

春閨錦謀 巨蟒很顯然並不是真的要說什麼椅子不椅子的,他要說的是那個位置,那個所謂的院長的位置。

這裏雖然是個不大的小醫院,但是在很多人看來,只有混到了院長的位置,纔有繼續往上走的可能性,要是連這裏的院長位置都混不到,那也就不用說什麼前程不前程的了。

所以院長這個位置,在這樣的人眼睛裏,真的是比什麼都重要。

但是張昊天跟他們不一樣,並不是說張昊天沒有什麼野心,只是,他不喜歡走這樣的路往上升。

再說了,這也有宿命的因素,在張昊天看來,自己的命運是一早就註定好的,甚至可以說是在自己出生之前就已經註定的了,自己想改變,也改變不來,所以與其費勁研究這些事兒,還不如做好自己現在手上的這些工作呢。

“你果然和他們不一樣。”巨蟒對張昊天似乎讚許有加。

在又一次點頭之後,巨蟒接着往下說,“那些人只告訴你說他們被我害死了,被我困在這裏了,可他們不會告訴你,我爲什麼要害死他們,爲什麼要把他們困住在這裏。

遠的就不說,就說你見到的那三個傢伙,那個什麼高院長的,他當時已經患病了,也用不少治療方法了,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好,之後他就聽說了我的存在,用了一些手段吧我召喚出來,跟我達成協議,只要我能讓他恢復健康,他就想辦法把這個醫院弄走,讓我不再繼續頭疼。

我給了他一片我身上的鱗片,他的病情的確是有所好轉了,但是我每次問他,想知道他什麼時候纔會把這個醫院弄走,他總是找各種理由拖延,後來我才意識到,我根本就是被他騙了!

他根本就沒想幫我解決我的麻煩,就打算拖延一天算一天,還說什麼他的能力有限,就是個小小的醫院院長,要是做這樣的事兒,他就必須要往上升職,還騙我,誰是隻要是他升職了,他就會回來幫我想辦法的。

我可以相信他一次,但是後來的他,我真的沒辦法相信了,這根本就是在欺騙我了,所以,如果把你換成是我,你會如何對待這個傢伙?

那個王院長跟他的情況差不多,也是有事兒求着我來辦,也一樣許諾,一定會幫我解決這個醫院的問題,可又怎麼樣?你也看到了,這個醫院不還是好好的留在那邊了?

要不是我後來用一場大火結果了那邊的醫院,我現在肯定還在頭疼呢!

至於你想知道的吳院長,呵呵,也還是一樣的,你看他道貌岸然的,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可實際上,背地裏花花腸子多着呢!

他原本不應該來這裏工作的,但是後來因爲知道了高院長他們的祕密,所以自告奮勇的要來這裏當什麼院長,目的就是要利用工作之便來找我,想從我這裏得到好處。

一開始我懶得搭理他,這樣的人我見到的太多了,後來,我不出現他就用各種方法逼着我出來,沒辦法,我是被逼着出來的。

還是和之前一樣,他承諾會幫我解決這附近的問題,我當時也沒真的相信他,就隨便答應了,但是從那之後,他開始跟我提出各種要求,還告訴我,這樣做全都是因爲要解決這裏的麻煩。

我真的覺得好笑了,這裏的事兒,真的是你一個小小的院長能解決的嗎? 一世婚寵:總裁嬌妻太撩人 還有,要我幫着他吸引那些小姑娘,這又算怎麼一回事兒?

這傢伙比從前的那些還要貪心,他想要的更多,金錢,地位,女人,並且妄圖讓我來幫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我畢竟已經存在了這麼多年了,什麼人沒見到過?他一開始找我的時候,我就知道會是什麼樣子的了,只是懶得跟他計較。

這次你們來,也全都是他策劃的,他甚至還告訴我,如果我肯幫助他,他就會想辦法讓你們就這麼走了,不會再管這地方的事兒,甚至還承諾了我幾條人命。

你覺得,我是會被威脅的嗎?並不會!甚至我還相當的生氣,但是在他看來,他現在有了你們,就有了必勝的把握,覺得我奈何不了他了,我這次不過就是懲罰他一下,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巨蟒說着說着,又扭動了幾下,就好像是身上開始癢癢了一樣。

不多會兒,原本黑色的皮慢慢的變成了衣服,一條看上十分嚇人的巨蟒,就這麼當着張昊天的面兒,變成了一個帥氣的年輕男子。

要不是這個傢伙的雙眼血紅,看起來相當的詭異,真的就和正常的人沒什麼兩樣了。

張昊天不明白這傢伙的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變化成這樣?

就在張昊天疑惑的時候,面前的帥哥摘掉了手上的蛇皮手套,啪的朝着桌子上一丟,“他們以爲我真的不能離開這裏呢,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可還行?”

說着這話的時候,帥哥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個相當的得意的笑容。

張昊天真的是驚呆了,雖然這種蛇變人的事兒聽說過不少,但是真的親眼看到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還有,這傢伙怕不是真的已經到了……

後面的事兒,張昊天還沒等想到呢,那帥哥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朝着張昊天的方向走了過去了。

在到了近前的時候,帥哥繞着張昊天轉了兩圈兒,又衝着張昊天吐了吐蛇信子,“我看出來了,你還真的是與衆不同呢!”

這蛇變得帥哥語氣有些怪異,就像是看出來了什麼一樣。

張昊天心虛,這種心虛並不僅僅是來自於這條蛇可能窺探到自己的心裏,還有很大一部分是這個傢伙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是金剛不壞,自己是普通百姓,要是真的給自己來上這麼一下,自己這小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沒有,沒有,哪裏啊。”張昊天結結巴巴的矢口否認,想着這些事兒說什麼也不能承認,最好就是這傢伙對自己沒什麼興趣,要是真的有,那自己還真的就要趕緊想辦法逃跑了。

好在那個帥哥蛇並沒有真的對張昊天做什麼事兒,只是在張昊天的面前站着,繼續面帶微笑的上下打量着他。

“那你現在想,想怎麼辦呢?”張昊天看着那雙血紅色的眼睛,心裏更加緊張了,想着還是趕緊轉移話題的好,最好就是儘快的解決了這裏的事兒,自己也好趕緊離開,這種地方,真的是多一分一秒都不想啊!

“怎麼辦?呵呵,我需要想怎麼辦嗎?這麼多年,我一直忍着,現在我已經這樣了,我還需要繼續留在這裏忍着嗎?他們這些傻的,都以爲我是被困住在這裏的,沒辦法離開,現在我就要讓他們看看,我不僅僅不是被困住在這裏的,我還能變成現在這樣,還能隨時離開這裏,反倒是他們,只能永遠的被留在這裏了!”

那個蛇帥哥說的相當的自信,說完還幾乎來了個仰天長嘯。

隨着這個蛇帥哥的大笑,周圍的那些蛇紋全都開始搖晃,不多會兒,幾乎每一快蛇紋裏面,都出現了一個人的臉。

張昊天看着那些不一樣的臉,心說這得是有多少人葬送在這裏啊!

不過轉念又一想,這條蛇在這裏的年頭不是三年五年的那種,能有這麼多的人葬送在這裏,也還並不算是太多,這也能說明一件事兒,這條蛇並不會主動的攻擊什麼人,按照他的說法,能死在這裏,還被困住在這裏的,都是對他有所圖的,那些沒什麼想法的人,一準兒是不會死在這裏的。

張昊天不知道是否應該相信這條蛇的話,但是目前看來,自己也沒有不相信的理由,總之,靜觀其變,既不相信,也不否定,就看這條蛇還能做出什麼事兒來。

“你們這些貪得無厭的傢伙啊,今天我一併給你們一個結果!你們不是想要金錢嗎,不是想要地位嗎?不是還有來跟我祈求生命無限嗎?來啊,我都給你們,我要讓你們在這塊地方,永遠沉浸在你們自己編織出來的幻象裏面!”

說着這話的時候,牆上那些人的臉上,全都出現了極其享受的表情,就好像是他們真的沉浸在了那些幻象當中了一樣。

張昊天不明白了,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

按說,這些鬼全都是曾經打擾過他的人,應該是懲罰纔對啊,爲什麼還要讓他們這麼享受?

眼看着那些人的臉上越來越享受,真的是已經有一種快樂似神仙的感覺了,那條蛇終於又一次開口了,“呵呵,你會不會覺得我很仁慈?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讓這些人真享受?”

張昊天趕緊點頭,但是又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又趕緊搖頭。

那條蛇帥哥不禁又是一笑,“你知道什麼叫做樂極生悲嗎?”

張昊天心裏又是一顫,果然啊,這傢伙想的還真的是多啊,竟然給他們來樂極生悲這一招!

正常來說,人要是得不到的東西一直得不到,那也就那樣了,最多就是渴望渴望,但是要是得到了,還得到的很多,到時候再失去了,那就是相當大的打擊了。

之前不也聽說過,有些人就是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結果東西沒了,心臟病突發,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現在看來,這條蛇讓那些傢伙永遠的沉浸在他們的夢想當中,這根本就不是一件好事兒,這就是反覆的折磨啊!

試問,誰能受得住自己最期待的東西得到了,之後再失去,之後再得到,再失去這種反反覆覆的折磨?

要是心臟好的也就那樣了,最多就是反覆的傷心,但是要是心臟不好的,這就是反覆的死,再復活,再死去啊!

張昊天忽然覺得,面前的這條蛇,真的是比自己想的還要危險,要是真的讓他繼續存在下去的話,真的不保證他會傷害到其他無辜的人。

要是終究有一天,他開始興風作浪了,傷害到了更多無辜的生命,那這事兒,可就真的不是什麼好事兒了,所以,現在不管怎麼樣,自己必須想辦法,儘量讓這條蛇安全一點兒。

重生嫡女之葯妃天下 倘若有可能的話,張昊天真的恨不得讓這條蛇離開這個世界,永遠的那種,至於傷害這條蛇,張昊天怕是真的沒這麼大的本事了。

那條蛇帥哥這會兒正環顧着周圍,像是要欣賞那些人幸福之後絕望的樣子,每次看到他們絕望,蛇帥哥的臉上就胡出現很開心的表情。

張昊天沒什麼心情去看周圍的那些傢伙,這會兒的腦袋快速的運轉着,就想知道應該怎麼開口去勸說面前的這個危險的傢伙!

蛇帥哥在看了幾圈兒之後,終於還是把目光定回在了張昊天的身上,“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第94章你給我看清楚,我是姜桐兒!

簡梓佑趕到家中時,正好是午餐時間,馮婭正坐在餐桌上,而她的身邊還坐著自己最討厭的人——姜桐兒!

如果不是姜桐兒使那些不入流的招數,自己和南初早就訂婚了。

「為什麼這個賤人會在家裡,王媽,把她給我趕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