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打家劫舍的小毛賊,走私綁架的匪徒,四處殺戮破壞的罪犯,在各方勢力看來,他們是星盜。然而一些放牧原始生命星球,成種族規模販賣奴隸的奴隸販子;某些倒賣走私違禁物品,擁有能製造生產全套星際艦隊能力的軍火販子;陰謀顛覆政權勢力,煽動叛亂,製造種族仇恨屠殺,將整片星域拉入火海的幕後黑手,他們同樣是星盜。

您說,能以能力和造成後果的大小區分星盜嗎?

不過,能真正被那些傢伙承認的流浪者,才算是他們的一份子。

據我所知,想要成為一名被所有流浪者認可的星盜,需要通過三層認證。這就是他們之中廣為流傳的三色賞金!

恨水如果到時候敢攻擊大人您,便是觸犯軍紀,背叛暗影,這等同於叛國。

屆時帝國必會對其發布通緝令,重金懸賞恨水。不管有沒有流浪者或組織接這單生意,畢竟這一紙懸賞令還是發出來了,而且是出自亞特蘭蒂斯這樣的大帝國。

如此,恨水這個名字,這位名不見經傳的流浪者,在所有帝國疆域內的流浪者眼中,就有了價值,有了值得出手的動力。

這道懸賞令,這份值得出手的價值,用他們的話來講,就叫作黑色賞金,也叫黑金。

這是加入星盜的第一步。沒有相當權威的勢力政權,對其發布具有法律效應的懸賞通緝令,他想加入星盜根本連門都入不了。

如果恨水繼續作惡,影響超出帝國疆域範圍,遠播附近星域。那麼受害者或者想通緝他的勢力組織,可就不僅僅是帝國一方了。所有想緝拿處決他的勢力或個人,都會發布針對他的懸賞令,為了集中資訊,方便情報交換,恨水的仇家很可能會找上傭兵聯盟。

只要傭兵聯盟介入,任務公示中出現了恨水的懸賞令,他的事迹便會迅速傳遍全宇宙。如此,那傢伙才算真正出名了,而星盜中的某些存在,就會注意到他,一些比較有影響的組織和流浪團,很有可能會主動拉恨水入伙。

到這個時候,恨水氣候已成,再想動他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這種由傭兵聯盟專門為某位「幸運兒」發布的懸賞令,便是星盜身份認證的第二層:紫色賞金。因為傭兵聯盟專用懸賞令的印章為紫色,便由此得名,通常也叫作紫金。身背這等懸賞令的傢伙,便是臭名昭著的紫金通緝犯。

大人,您想必對紫金通緝犯很熟悉吧?單從這個名字概念上理解,獲得此等名號的傢伙可以是流浪者,也可以不是,所以,紫金任然不夠成為星盜的標準,僅僅可作為第二層認證而已。

接下來,如果恨水在傭兵聯盟發布的懸賞令中還能活下來,繼續為非作歹,搞出更大的動靜,這時,便會由全宇宙管理統計流浪者最大最權威的機構:流浪者聯盟介入調查。

經聯盟調查取證后,如果確認恨水為進化一階以上流浪者,並且他的那些惡行都得以查實,那麼流浪者聯盟便會正式宣布,刪除恨水在聯盟中的註冊檔案,廢除他作為流浪者所享的一切權利,從流浪者聯盟中除名。

同時,聯盟會宣布他為星盜,通傳全宇宙,併發布對他的懸賞通緝令。這條懸賞通緝令可不得了,它只針對聯盟所屬所有流浪者,普通大眾是沒資格承接這條懸賞任務的。

又因為懸賞令的簽名處,會蓋上聯盟專門用來懸賞星盜的暗金色雙頭蒼龍紋章,因此大家都把它稱為暗金賞金,或者叫作蒼龍令。

假如恨水能有幸得到蒼龍令的懸賞通緝,那麼他便是一名真正的星盜了。屆時,會有無數星盜一方的頂級流浪團或組織邀請他加入。如果他運氣夠好,活得夠長,那麼他遲早會成長為一位名震八方的危險人物!

大人,現在,您還認為以恨水的資質和手腕,他會甘心埋沒自棄么?即便背上星盜之惡名!」

這也許是監守地球百萬年以來,厄茲拜拉對費米拉說得最多的一次了,費米拉很清楚這番話的份量,心中震驚非常。

思索了很久后,他對圓球說道:「那依你看,此局怎破?」

三個多小時后,圓球傳來厄茲拜拉沉厚之聲:「很簡單,離開現監守地,徹底消失。

讓他們都找不到您,只等時機成熟后,你我遠走高飛,格斯會自行運作。哼哼,一群跳樑小丑而已,只要咱們稍微認真點,定會把他們都……

困死在黑域!

不過,在最後的行動之前,您還得親自去斷空殿下那裡一趟……」

費米拉聞言后心中大定,笑著自言起來:「呵呵,有個能幹的軍師,就是好,省去好多麻煩啊。

斷空大人,您還想置身事外?在下偏不讓你如願!」 2057年四月,在埃及開羅的一家小酒館里,東方晨戴著墨鏡,花布包頭,一身清涼打扮,以一名觀光旅遊者的身份,正愜意地喝著啤酒。

坐在他旁邊的一位黑瘦中年男子一臉諂媚,噴著唾沫星子興奮道:「伊斯特先生,我查到了,腓尼基傳說中的城市比羅,遺址大概就在這裡……」

一邊說,黑瘦男子一邊用手指蘸酒,在桌子上畫了一個草圖。

東方晨暗中一驚:居然在黎巴嫩?還不在陸地,大概被海水淹沒了。

緊接著他問道:「消息確切嗎?」

黑瘦男子微一思量,開始述說起來:「2006年,那裡有漁民聲稱從海中打撈出奇怪的東西。

喏,這是圖片。」

說著,男子將手機操作片刻,拿到東方晨面前。只見屏幕中顯示著一張模糊不清的圖片,依稀能分辨出圖片中的物品是一片石器或陶器的碎片,隱約刻畫著三隻類似眼睛的符號。

那三隻眼睛排列甚為奇特,以長中線為軸相互呈六十度夾角排列。

東方晨一看就知道這種形制的鏤刻裝飾,出自地球上曾經存在的盜版亞特蘭蒂斯。

但他不動聲色,繼續聽黑瘦男子說著:「我知道您特意囑咐我留意這種圖文的文物,所以就特別上心。

皇天不負有心人,昨天剛剛查到,早在1912年,就有人在距貝魯特西南63海里的一片高地海床上,發現大規模人工建築的痕迹。

不過那些痕迹實在太模糊,再加上那時的水下考古實為死亡禁區,發現者又不是很出名,所以這件事後來便不了了之。

如今再看遺迹發現之地,再加上這片陶器佐證,應該是腓尼基最古老的城市比羅無疑。」

東方晨手指敲著桌子沉思,片刻后笑道:「應該?無疑?這要等我親眼看過後才知道。

這裡有張卡,裡面大概有一千萬金幣,拿去疏通關係,購買必須設備,雇傭專業人員,做長期考古的準備吧。

我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親愛的哈邁德先生。」

這黑瘦男子正是地中海地區有名的情報掮客加文物古董販子,大家都叫他哈邁德,估計是個假名。

此人於十數年間突然躥紅,在文物界黑市聲名鵲起,人脈關係十分廣泛,專業知識非常厲害,知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秘。

由他倒騰出手的文物,圈子裡連見都沒見過,因此十分搶手,價錢由著他隨便開。

別看此人在文物情報界隻手遮天,但其實是東方晨暗中扶植培養起來的。他曾經是A3北非地區駐點的一員,一個最底層的小嘍嘍而已。

當初屠神團第一次踏足非洲大地,連根拔起了所有A3據點。在搗毀埃及據點后,當時東方晨覺得此人有著過人的歷史考古天賦,是個可造之材,因此便暗授機宜,讓他為自己搜集有關情報。

其實,東方晨在五大洲都培養了這種專門的人才,數量達上百之多,融入於各行各業、潛伏於市井百態中,不為大眾所知而已。

他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通過這類專門人才,從歷史遺迹的蛛絲馬跡中,尋找監守者存在的痕迹,以及他們換防監守地的規律。

如今,隨著監守者大勢已去,成員凋敝殆盡,這上百隻聽從東方晨的歷史情報人員,便有了新的使命:讓亞特蘭蒂斯徹底浮出海面!將它的故事和秘密全部破解、重新書寫!

對於這些事,東方晨其實詢問過阿緹婭和所羅門。但可惜的是,所羅門等原神罰騎士團成員,都是在亞特蘭蒂斯沉沒大海后才誕生的,他們只知陰謀斗角,卻無法滿足東方晨真正的好奇心。

那麼作為盜版亞特蘭蒂斯的初代女王,和被後世膜拜數十萬年的女神,阿緹婭總該對自己的小花園再熟悉不過了吧?

可結果令東方晨啼笑皆非。這位神經大條的貴族大小姐,從頭到尾,只是亞特蘭蒂斯這座夢幻樂園的參與者和守護者,而非建設者。

真正在大西洋中建造起亞特蘭蒂斯,並暗中決定它發展走向的人,是費米拉。

阿緹婭只注重那個帝國的民生問題,對它漸漸孕育而出的藝術、文化、宗教、精神興趣濃厚,並積极參与其中。

而真正干苦活累活的,是費米拉和其他數名監守者。

當得知這一重要情況后,東方晨心中突然有了一種奇怪感覺。他的直覺告訴他,費米拉、厄茲拜拉、各位監守者,甚至是黑獄塔,一定與那個他們一起動手搭建的夢幻樂園有關!

否則以費米拉的嚴謹,厄茲拜拉的睿智,各位監守者的職業素養,怎麼可能去遷就團隊里一個嬌生慣養的菜鳥的無理要求?這根本說不通,即便她是帝國明珠也一樣。

反覆斟酌了許久,東方晨終於下定決定,操起老本行,來一次曾經半途而廢的發現之旅。

既然一切的一切,都始於那個叫亞特蘭蒂斯的傳說國度,那麼就讓一切也在那裡結束吧!

當老闆將一張印有RC字樣的卡片扔給自己的時候,哈邁德去接卡片的手都在顫抖。

整整一千萬金幣,這絕對是個讓他心顫的數字。

如今的世界可跟以前不一樣了,尤其是金融。自幾年前的布雷堡時刻后,RC組織橫空出世,掌控世界每一個角落。

尤其是這個組織的資金儲備運行機構:RC銀行,簡直就是怪物般的存在。全世界九成國家是它的負債者,越是老牌大國,反倒越是被它壓得抬不起頭來。

當初,RC銀行曾經發行過四種借貸憑票。為了獲得外星知識產權和實物,大小國家搶破了頭,付出了海量物資,尤其是金銀,簽訂了幾米高的合約文件,得償所願后,手中只剩堆成山的借貸憑票。

弄成這樣還能怎麼辦?只能把那堆花花綠綠的紙條當貨幣使唄。

不過因為RC銀行的強力管控,以及RC組織幾大股東的實力展示,所有借貸憑票不但信譽良好,而且兌值堅挺無比,購買力更是剛硬非常。當初怎麼訂下的兌換結算方式,好幾年時間過去了,連一絲一毫都未曾變動。

強情奪愛:掠愛霸情總裁 於是全世界人民放心了,共同商議決定后,正式將RC銀行發行的幾種借貸憑票歸入貨幣。

因為這種貨幣能直接兌換等值金銀,所以又被稱為金元或者金幣。

如果某些機構或地區敢故意操縱物價,囤積拋售關鍵物資,試圖破壞金幣流通的穩定,RC組織便會立刻出手,視情況採取相關措施。

在處理過幾次相關事件后,通常只要RC放出風,那些企圖玩金融蹺蹺板遊戲的投機倒把份子就會立刻收斂。

金幣以當初RC銀行發行的B型借貸憑票為基礎單位,又增發了幾種便於百進位結算的貨幣型號,在短時間內形成了一套完整規範的貨幣體系。

如此便可得知,一塊金幣,就相當於一克黃金,換算成全球金融體系崩潰之前的美元都得四十多。那麼東方晨交給哈邁德的一千萬金幣,去任何一家有資質的RC銀行,便可兌出一千萬克黃澄澄的金子,整整十噸。

面對如此一筆巨額資金,哈邁德話都說不利索了:「太……太多了,用不了這……么多……」

東方晨打斷他的話,輕笑道:「剩下的,就當作你為我辛苦這麼多年的酬金吧。

這是你應得的,別客氣。」

說完,東方晨一口氣喝完啤酒,抓起身旁背包,消失在了人海。 兩個月後的某一天,地中海某片海域。

東方晨靠在甲板欄杆上,對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用阿拉伯語說道:「老人家,您對他們說的那些傳說,能再給我講一講么?」

老者微微咳嗽了幾聲,用蒼老的聲音緩緩說道:「都是些年成久遠的傳說而已,我也是聽我曾祖父說的。

傳說很久很久之前,那時海面還沒這麼高,許多島嶼都還在。甚至一些海島還與陸地相連,氣候宜人,水產豐富。

不知什麼時候,海島一隅突然興起一個部落,他們遠比內陸之民要先進,而且蠻不講理,見東西就搶,在短時間內征服附近大小部落。

隨後,這些自稱腓尼基人的征服者就在腳下這塊地方,建立起那時的第一個城市:比羅。可他們似乎並不滿足,繼續向內陸深處攻掠搶劫,很多人再也沒有回來,漸漸把這裡荒廢了。

伊斯特先生,這些都是我老頭子聽說的,您可千萬別當真啊。」

東方晨遞給老者幾張金幣,呵呵笑道:「沒關係,我這個人最喜歡傳說了。

再說,他們不是在海底發現遺迹了嗎?有遺迹,就一定會發現什麼,您的那些傳說是真是假,今天就能見分曉。」

……

告別老者,東方晨準備一番,登上一艘小艇,在四五個黑衣人的陪同下,快速向一處海面駛去。

不多時,東方晨所乘小艇抵近目標地點。只見前方海面,下錨停泊著一艘不下兩千噸級的大型科考船,大量工作人員在上面忙碌著,幾條粗壯鋼纜電纜從船尾部的作業平台垂入海面,紋絲不動。兩波潛水員正在相互打著招呼,做交接班工作。

不一會兒,東方晨登上科考船,哈邁德幽靈一樣突然出現,笑臉相迎:「老闆,您來了?是先聽彙報,還是先休息一下?」

東方晨開始脫衣服,頭也不抬地說道:「先下水看看。」

哈邁德馬上盛氣凌人起來,扯著嗓子吼道:「都聾了嗎?還不趕緊給老闆拿套潛水裝備?」

東方晨抬起頭對著哈邁德微微一笑,暗贊他有顏色,辦事靠譜。

整個水下考古打撈團隊將近百人,只有哈邁德知道東方晨的真正身份,自然也知曉面前這位喜歡低調行事的老闆,乃是神靈一樣的存在,潛水什麼的壓根就不需要潛水裝備,他之所以多此一舉,純屬做給別人看。

不多時,東方晨穿戴好潛水服,連氧氣瓶的氣閥都沒打開,跟隨嚮導直接跳入大海。

旁邊一人覺得有些不妥,走到哈邁德身前小聲說道:「剛才老闆怎麼沒檢查氣瓶?哪有下水前連氣閥都不開的?」

哈邁德狠狠剜了他一眼:「老闆早在5歲就拿上潛水執照了,怎麼?人家怎麼潛水,還他媽用你教?

拿老闆的錢,就好好做你的事,少操不該操的心!」

……

此時,東方晨已經下潛到八十多米的深度,為了不引起別人懷疑,他打開了探燈。其實不用探燈,他對海底樣貌照樣一覽無餘。

清理挖掘工作進行得非常緩慢,整個疑似比羅古城遺迹的範圍,還是一片海底該有的混沌樣子。但東方晨憑藉以往的考古經驗,以及對地脈地形走向的分析,他心中斷定,這裡絕對是古代城池遺址,但是不是比羅古城,就不好說了。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隨後他略一思付,心中便有了計較,對身旁幾個潛水員打了幾個手勢,便開始快速上浮。

十幾分鐘后,東方晨穿著褲衩站在甲板,對哈邁德招了招手。隨後,東方晨附身對哈邁德耳語一陣,便走開了。

哈邁德表情充滿疑惑,但老闆交代下來的事,誰敢不從?

等東方晨乘坐小艇離開后,哈邁德臉紅脖子粗地喊道:「剛才老闆說了,為了感激和慰勞大家辛苦工作,盡職盡責,從中午開始,放假三天!

不過不能跑遠,只能在海岸城鎮休息放鬆,期間大家所有的花銷費用,都由老闆報銷。

兄弟姐妹們,換上你們最漂亮的衣服,拿上你們的購物袋,保持聯絡暢通,盡情狂歡去吧!」

「唔……唔……吼吼……

老闆萬歲……」

……

凌晨兩點,海面漆黑一片,僅有幾點燈光從那艘巨大的黑影中傳出。

東方晨凌空而立,悄無聲息地降落在科考船上。略微感應一番后,他暗中下令:去,用千星惑靈,讓值班人員都好好睡個覺。

智能,入侵所有感測器和監控設備,修改不該存在的數據。

等待片刻后,東方晨體表一陣變幻,顯出一身全封閉的作戰服,而後輕盈鑽入海中。

急速下潛至遺迹上方,在作戰服的深層掃描下,東方晨很快獲得了遺迹的三維輪廓圖像。

呵呵,還是自己一個人單幹速度快點。養這幫閑人,更多的是搜集情報信息,再有便是掩人耳目了。

東方晨自嘲過後,選中一個地方,如一條大魚般迅速游去。

接下來的事情,便是大海撈針的枯燥細活了。因為他根本沒必要把這片遺迹清理復原,只要找到相關線索就夠了。

為了不讓在海底泡了幾千年的物件損壞,又要做到如履薄冰般的細緻輕柔,這等費盡心力的事情,哪怕讓一個生命進化的考古學家去做,也得花費好長時間,但在東方晨這裡不存在這個難題,因為他有大群分身。

不多時,幾百個淡淡身影已經布滿遺迹各處,翻攪起的泥沙像是一層薄霧一樣,將整片遺迹籠罩。

頂級兵王 半個小時后,某個次級子分魂有了發現,東方晨聞訊趕到后,就看到在一處近五米深的溝壑底部,顯出一塊餐桌大小的長方形石板。

通過仔細比對石板表面亂糟糟的紋路,東方晨突然發現,這些紋路很有規律,如果按照它們的走向排列,再加以想象復原,便是中東兩河流域出現的最早文字:楔形文字。

東方晨興奮下小心抽出整塊石板,驚喜地發現它的正反兩面都有楔形文字。在讓作戰服智能掃描復原后,他得到了將近五百字的長文。

東方晨對楔形文字比較頭疼,因為流傳至今並被理解破譯的楔形文字只有四百多個,而早期楔形文字卻有一千多個,而公元前三十世紀以前的原始楔形文字,甚至多達近五千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