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基嗚咽一聲,看江淮面善,就騰地一下跳起跑江淮懷裡尋求安慰了。

「我和你說認真的呢!」顧培風孩子氣一般瞪著柯基,「你不要抱它,抱它還不如讓我來抱你呢,我比較溫柔暖和。」

江淮:「……」

柯基:「……」

這人或許腦子真的有毛病……

「我也和你說認真的!」江淮摸了兩下柯基的頭,很喜歡的說道。

「它比你軟,比你好玩,我還是比較喜歡抱著它,最最重要的一點是,它沒有你這麼多花花腸子。」

「哪裡有?你又沒有試過我,怎麼比較出來的。」顧培風露出狡黠的笑,不服氣道。

「這還用試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啊!」江淮用看智障兒童的眼神看著顧培風,「還有啊,你有病就去治,別耽誤了,柯基你說是不是?」

柯基吠叫兩下,狗腿的仰起頭舔了舔江淮的手,江淮瞬間更滿意了,這麼聰明的狗狗真棒!

顧培風:「……你果然夠狠!」

「這是簡單狠。」江淮認真的評價。

將門虎女 「好吧好吧。」顧培風被打擊了也不在意,席捲重來,「你看看呀,蘇禹堯這麼凶還暴力,小辣妹你還是不要跟著他比較好。」

江淮:「……你是不是又開始了。」

「當然。」顧培風輕輕的笑了,融化了寒冬一般。 「不和他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江淮心中叫苦不迭,瞪著顧培風想把他趕出去。

「我本來就是有這個打算的。」顧培風笑笑,薄唇微微扯起。

江淮:「……你不是一直有這個打算嗎?」

「我看你覺得太快就想著慢慢來,你和蘇禹堯說beybey我就把你搶過來,那既然你等不及了那我自然也是沒有意見的。」

江淮頭都大了,看顧培風的眼神都變了樣,他果然不是純良人,腦子想法這麼卑鄙。

江淮搖搖頭,很是嫌棄的說道:「我不是我沒有。」

「你剛剛明明說了想和我在一起的。」

總裁,我們不熟 江淮抓狂崩潰,「……大哥,那是反問語句!」

「我不管,反正你說了。」

「你覺得我們才認識半天說這些合適嗎?」江淮無奈道,隨即意識到不對又改正道:「不對,還沒有半天,就一兩個小時吧。」

顧培風微微擰起俊眉,嗓音誘人,「我不是和你說了,愛情和時間沒有關係嗎?」

「對,你說看上眼了就可以。」江淮點頭,順著他的話說。

「小辣妹,你怎麼突然就開竅了。」顧培風很是震驚,揚起唇很興奮的道。

一副孺子可教也,我的學生真不錯的樣子。

江淮也笑,笑的假惺惺,「沒有,我也一直覺得是這麼一個道理,小柯基這麼喜歡你,你怎麼還拒絕它?」

顧培風笑意不減,依舊笑吟吟,「那也得我看的上才行啊。」

「哦,好巧,我也一樣,也得我看的上才行。」江淮放下抱著的柯基,不緊不慢的說道。

「小辣妹,你在這裡等著將我一道啊。」顧培風舔了舔上顎,眼裡閃過的趣味越加濃。

「有嗎?我就實話實說。」江淮裝傻充愣,笑眯眯道,她眼睛都成了月牙灣。

「那好吧。」顧培風聳聳肩,薄唇輕啟,嗓音性感,「小辣妹,收起你的笑,假惺惺的。」

他看著她的笑感覺都要被吸進去了一般,不愧是蘇禹堯看上的女人,確實很驚艷。

「那我努力笑的真誠一點?」江淮苦思冥想,做出了一個回復。

「……那辛苦你了。」

江淮憋著笑,「不辛苦不辛苦。」

顧培風:「……」他突然眼裡看向她的眼神就帶著精光,有這侵略性的味道,「小辣妹,你越來越好玩,我越來越喜歡你了呢」

江淮彎下腰禿嚕了兩下柯基的頭,眼睛一閃一閃的,「柯基也越來越喜歡你呢!」

顧培風噙著笑沒有說話,眼神意味深長。

江淮被看的渾身不自在,抓了抓頭髮,扯開話題,「你和蘇禹堯是不是認識啊。」

蘇禹堯不屑的挑眉,「切,誰想認識他!」

江淮忍笑,她敢確保,如果這樣問蘇禹堯,肯定得到的是同樣的眼神同樣的話。

都這麼相互嫌棄嗎?

「你們兩個幼稚園小朋友還喜歡相愛相殺嗎?」

顧培風咬牙切齒,「誰是幼稚園小朋友了!」

江淮抿唇,「誰問誰就是!」

顧培風:「……」

這時,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

是顧培風的。 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遲遲沒有接。

江淮還以為是因為她在旁邊不方便,抱起柯基,詢問道:「要不,我先迴避一下,你先接吧。」

「不用。」顧培風眼裡閃過戲謔,他揶揄道:「我很樂意小辣妹在旁邊聽我打電話呢。」

「啊?為什麼?」江淮稀里糊塗的就停下了腳步,不解的問。

「這還不簡單!」顧培風看著她,笑意盈盈,「小辣妹你在我旁邊偷偷聽我打電話,會讓我有種感覺,說不出來的滋味。」

江淮顯得很局促,她本來就沒有聽別人打電話的習慣,走開不是很合理嘛……

「我沒有偷聽……我說了我先出去。」江淮撇了下嘴,隨意看了一眼四周,打算去陽台看景。

還可以不用看見兩個這麼煩人的人,可以很好的舒緩心情。

一舉雙得,何樂而不為!

「誒誒誒!小辣妹你走什麼呀!」顧培風急急的叫住她,「你怎麼聽別人說話都不抓重點呢!」

「什麼重點?」

那來電鈴聲因為一直沒有接,就自動掛斷了,不一會了,又打過來了。

江淮面色尷尬,「你快接吧,別真的有急事找你。」

「小辣妹的事就是急事。」顧培風還是不緊不慢。

江淮:「……」

江淮沒好氣的瞪著他,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了。

顧培風給她展現的那一面從來都是不正經。

「我和你說啊,你知道為什麼我想讓你聽我打電話嗎?」顧培風還在勾著唇賣關子。

江淮很不給面子的說道:「我不想知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你知道。」顧培風自顧自的說:「你站我旁邊就感覺你在悄咪咪的偷聽男朋友打電話一樣,和小貓似的,軟進心窩窩,還顯得你特別在乎我!」

江淮:「……你想象力真好,要不是沒心情,我都給你鼓掌了。」

「你不覺得嗎?」顧培風還是不覺得受到打擊,戰鬥力滿滿的反問。

「不覺得,覺得你好無聊。」

「我就當你還不適應……」

江淮冷漠臉,自欺欺人有意思嗎?

「你還是接電話吧!」

你知道誰都給他打了三四個電話了。

「你坐著我就接!」顧培風大大咧咧的敞開腿,對江淮笑著說。

「我管你接不接,你愛接不接!」江淮內心很是無奈,第一次見到接電話還要哄著的人。

顧培風扯了扯領口,使用激將法,「你該不會是害怕吧。」

「我害怕什麼?我和你熟嗎?」江淮果然上當。

走了就落實心虛了,難道還看上了顧培風的顏?那這樣她豈不是太膚淺了!

不能走!絕對不能走!

江淮氣呼呼的坐下,然後轉念一想,這本來就是她房間啊……

該迴避的明明就應該是他!

顧培風滿意的看著江淮一臉怒意的做回來,這才拿起手機隨意的接了一下。

「喂?幹嗎?」他躺在舒服的沙發上,慵懶的說道。

「哥——」那邊傳來一道嬌滴滴的哭聲。

江淮不想聽的,但是顧培風那個神經病還開免提,她想不聽都不行,但是……怎麼感覺這聲音有點熟悉呢! 好像在哪聽過……

顧培風聽到這麼嬌嬌弱弱還委屈的聲音,沒有絲毫的的動容心疼,他冷冷的說道:「有事說事,接你電話不是聽你哭哭啼啼的。」

江淮咂舌,這廝是雙面臉嗎?對人的態度差的這麼多。

「哥……」那邊在小聲的抽泣,哽咽道:「你幫幫我吧。」

顧培風不耐煩道:「幫你什麼?顧家人還需要幫忙?」

電話那邊傳來小聲的哭泣,「哥,我真的很喜歡他,可是……他就是不要我?」

江淮在旁邊想入非非,這是我愛你你不愛我我就叫我家人逼你愛我橋碼嗎?

「喜歡你就去搶啊!」顧培風換了一個姿勢,冷淡的說道。

「我……」那邊支支吾吾,不怎麼說話了。

「你扭扭捏捏幹什麼?有事說事!是你喜歡又不是我喜歡,有什麼不能說的。」顧培風皺著眉頭,滿臉都是不耐煩。

「我……」電話那邊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我給他下藥了,可是他寧願死都不願意和我結婚。」

聽到妹妹哭訴,顧培風沒有為她排憂解難,出主意,而是臉色陰鬱,滿是不虞。

他勾起唇譏諷道:「身為顧家人你就是這麼沒有出息的?為了一個男人哭哭啼啼像什麼話!」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啊。」

顧培風:「……」

顧培風很漠然的說道:「你喜歡又不是我喜歡,和我有什麼關係?」

「可是只有你能救他了,我真的不想他死,哥你幫幫我吧。」那邊嗚咽道,連聲音都帶著顫音。

「幫你?我有什麼好處?」顧培風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漫不經心道。

那邊停頓了很久,沒有說話聲,只有哽咽聲。

「嗯?」顧培風微微提高了音量,「不說話?那就掛吧別來煩我了。」

「別。」電話那邊厲聲尖叫了一下,聲音嬌滴滴的顫抖讓人心頭都酥軟了。

顧培風還是不緊不慢,對江淮很直接的就拋了一個媚眼,聲音卻是對著手機說的,「那就就快一點拿出誠意來!」

江淮:「……你能不能別這麼幼稚!」

那邊那人疑惑,停下哭泣,急急的詢問:「哥,你那邊是誰?」

「你怕什麼!你未來嫂子。」顧培風勾著唇,笑意更濃。

江淮內心跑過了無數匹馬,在她心裡踏過,馬上就跑顧培風那裡去奔騰了。

顧培風見江淮氣呼呼,對著她擠眉弄眼,坐著口型,「有人聽著呢!」

江淮只好把國罵咽下去,臉色不好的瞪著他,最後,可能覺得他討厭了。

眼不見為凈,抱著柯基去陽台看風景了。

顧培風見江淮一離開,臉色更冷了,又恢復到了江淮幾乎沒見過的清清冷冷模樣。

「嫂子?哥,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那邊止住哭泣很是疑惑。

「和你有關係嗎?我需要向你彙報?」顧培風因為江淮走了,心情很不好。

究其原因,就是這個電話惹出來的事。

「不需要,對不起,哥我多嘴了。」那邊也是一個驕縱慣了的豪門千金,能說出這種話來也是難為她了。 但是她有事相求,平時對她哥縱然有太多不滿但是敬畏還是有的。

比起她哥哥的手段,造出十個她來也不及千分之一,所以,在她哥面前,必要的軟弱很有必要。

顧培風冷哼一聲,不置可否。

那邊沉默了好久,顧培風也不催,看著手機上的通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終於,那邊說話打破了沉寂,「哥,你想要的只要我有」

她緩了緩深呼吸,才咬著牙說道:「我都會給你。」

顧培風噙著笑,高冷的出聲,「我要你沒有的也給我想盡一切辦法甚至不擇手段的給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