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芬也不是完全沒有代價,他剛才那一招足足耗去了體內近兩成的能量,風舞電芒,金銳突出,孤注一擲,才破去了對方一員大將。

身形在空中站定之時,體表還有幾處火焰在燃燒,白風一盪,雙翅一振,倒也滅去了。

「你竟然!……好好好!……」卡甲米一時氣急,連說了三個好字,隨後很快平復下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不知死活!」

「看來,你也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對手,知道我的特點,確也沒有防住!」格里芬對這一擊的效果很滿意,他雖然不爭強不好勝,但戰鬥天賦著實驚人,戰鬥直覺也頗為敏銳,更重要的是……實力強大。

在聯邦,論綜合戰力,他幾乎不輸任何一人。

剛才那一回合,火焰獸一方几無戰功,而自己這邊,卻毀掉了它們一員大將,此次潛入天使城的唯一一頭炎魔將。

「這種招式你還能釋放幾次,我!…炎君麾下的火焰戰將可是無窮無盡的!」卡甲米一邊說著,一邊聚集能量又要朝人群中攻過去。

然而這次,格里芬直接朝他沖了過來,「是不是真的無窮無盡我想你比我更知道,而我所要做的,就是把你纏住,或者……把你殺死就夠了!」

向來正直爽快,帶著點憨厚的大個子,第一次露出了迫切殺戮的兇相。

格里芬知道自己的特點,他很能扛,很能打,戰鬥力非常突出,但想要抵擋大範圍多角度的元素攻擊,並非強項。

當初請來沃德,也是為了補足這塊兒。

而作為己方的最高戰力,他要做的,就是盡全力牽制住對方的最強者。

鑒於卡甲米又在暗中起到指揮作用,格里芬此刻心中想的,確實……更多的是想要殺了他。 看著特行者團隊圍繞著楚朝雲、春曉曦有條不紊地防守著,雖然吃力,但絲毫沒有潰敗之象,卡甲米有點急眼了,「格里芬,是你逼我的!」

說著,他腳下就升起一根尤其粗壯的炎流柱,直接將自己完全籠罩了起來。

火焰的能量被不斷從地底抽取,再升至半空,到他的身周之後,又旋轉著往外發散出去,以雜亂無序的形式,一道道狂飆。

此舉只有一個目的,把對手暫時逼開。

格里芬纏得太緊了,他確實無法出手去干預那邊的群戰,焦熱地獄里的火焰獸很多,但真的也並非無窮無盡。

而且……這次派來的大部隊都在東城方向和軍隊交火呢,那塊兒的攻擊非常重要。

因為他知道,如果不把軍隊的火力吸引住,想要接近格里芬家的住宅也會很難。

地下的火脈本就是從東部過來的,大陸底下天然形成,炎君也只是善加利用,廣開渠道擴散出去而已。

此次進攻自然也是走的老路,為了避過夏雨行的感知,還潛到了更深的地下。

艾爾傑尼等一干追隨者根本吃不消的,只好和他分兵兩路,從地面上走。

這個傢伙打著順路增強功力的借口,一路上污了好幾處城鎮的少女。

修鍊倒確實沒落下,但也因此引來了五月、比爾等一眾特行者,讓事情變得愈發棘手。

卡甲米恨不得一把火將他下面那根東西燒了。

『焦熱地獄』的這次行動,看起來氣勢喧囂,鋪天蓋地,但他心中很明白,炎君肯定是忌憚那『銀面先生』,才會如此地孤注一擲,多半打不過人家啊……

所以卡甲米自己一直都小心地做著動作,在城中開個裂縫引起更多騷亂,悄無聲息的把火脈引到格里芬家下面,都是費了不少心思的。

向下開鑿地很深,雖然苦力都是火焰獸在做,但他也要不時地觀注著,指揮修正路線,順便留心地面上的進展。

炎君放權給他,卡甲米就必須總攬天使城的全局,上下配合,以期能突建奇功,速戰速決。

主要是炎君有令,要儘快,而且盡量保證兩個女子完整,至少……必須要是活的。

這明顯就是想挾持人質談判啊,也不知道橙岩里的情況怎麼樣了,天曉得這個『銀面先生』動作這麼快,自己這邊剛動手,他那邊竟然也進去了,炎君能擋得住嗎……或者……能擋住幾時?

而這個時候,他不惜大量地輸出,把格里芬稍微逼開一點,就是為了下達一個指令。

一個打鬥應付中,不太好分心發出的強力指令,那就是讓城裡城外的火焰獸別再管其他,全部趕往這裡!

現在顧不得楚朝雲、春曉曦會不會被誤傷了,先保證自己不會死再說。

炎君雖然給了自己力量,但也沒讓自己少受屈辱,人類的身體都給燒沒了……所謂的靈魂永生只是嘴上說說,心裡哪會甘願變成怪物。

格里芬這廝確實厲害,他雖然很難替別人防住大範圍攻擊,但本身耐扛啊……

水裡水裡來,火里火里去,即使是不要命的打法,自己的攻擊最多讓他重傷,想殺他……難!

再這麼打下去,楚朝雲、春曉曦還沒拿下,自己搞不好就先掛了。

所以這一大根火柱向戰圈方向倒去的同時,他已結了幾個手印,『禁制之力』全面發動,將指令傳遞出去,大多數火焰獸都接收到了,有些離得太遠,沒辦法。

他畢竟不是炎君,能做到這一步已是極致。

格里芬金風狂卷,將火柱帶偏,頭心也不禁跳了跳,「你剛才做了什麼!……」

「你很快就會知道的!」卡甲米此時心中有底,打鬥起來似乎都更有精神了,格里芬想殺自己,本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

「那邊有什麼東西,這麼強的火焰柱,格里芬為什麼要硬扛!」諾里多背上新換的小型冰炮,指著不遠處的天空,對其兄長諾爾泰說道。

馬魯修斯帶走一批火焰獸之後,他們兩兄弟就一邊找尋城中的兵器庫補充槍彈,一邊往城西的方向趕,一路上看到有民眾陷於危急,也會上去救助一番,所以現在才接近城西的重點戰場。

雖然威克鳴嚴正囑託,他們自己心裡也很清楚,春曉曦和楚朝雲的安危是最重要的,但無論如何,對普通居民都沒辦法見死不救的……

「看來我們必須要快一點了……」諾爾泰此時也看不清戰局,但那種強大的火炎系能量讓人心驚,同時想到銀面先生臨離開之前,自己特意追上去的一番承諾,不免升起了愧疚之感。

「嗯!?……」正當他準備朝一個火焰獸相對集中之處扔幾個冰彈就走的時候,突然發現那些怪物竟然都停止了肆虐,先自己一步朝西邊行去。

「你們兩個怎麼還愣在這裡!」身後也有聲音傳來,很快就從頭頂掠過去了,那是威克鳴威大爺。

老頭身上沒有別的大傷,只不過……斷了一條胳膊,似是簡單包紮了一下,竟然不顧東邊的戰線,親自飛過來了。

兩兄弟連忙跟在他身後,「是我太優柔寡斷……」哥哥諾爾泰主動攬過了責任。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老婆我們回家吧 威克鳴也清楚他的為人。

「喔哦~!!!!!」弟弟諾里多目光隨著他的到來,由西至東掃了一圈著實嚇了一跳,「威大爺……這麼多怪,不會是你引來的吧……」

「我引個屁啊!」威克鳴爆了聲粗口,「剛才根本沒怪跟著,就這一兩分鐘的時間……所以我讓你們先來,現在知道了吧!」

火焰獸明顯是往西邊,格里芬那個方向去的,而格里芬在的地方,自然離楚朝雲、春曉曦不會遠。

三人越飛越近,諾爾泰兄弟已經能隱約看到五光十色,各種能量亂飆的戰局了。

威克鳴看得更清楚一點,「還好有沃德在,還好…克里斯安、五月他們也來了!」

所謂的克里斯安,就在那隊從北方趕至的特行者隊伍里。他也是為了調查風頭又起的少女失蹤案,循著線索,隨眾一塊兒來的天使之城,並且……有著一流高手的實力。

作為聯邦少有的土系異能者,此刻也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威克鳴的目光當然主要落在他們幾個高手身上。

「威大爺,你的傷還好吧!」終於飛臨戰場,格里芬正勉力破除了又一道火焰攻擊,餘光看見他們,便急忙問道。

「臭小子,你丟一隻手臂看看,好不好!」威克鳴吹鬍子瞪眼睛了一下,隨即又說道,「總算還能飛,還能打……」

「那好,幫我一起,我們先把卡甲米除了!」格里芬也不敢轉頭分心,目光還是鎖定著眼前的對手。

這個時候戰局有變,卡甲米也不敢輕舉妄動,與之拼過一記分開之後,同樣懸在空中。

他反正是決定要拖時間了,等火焰獸聚得越來越多,此戰還是能勝的,『威克鳴這個老頭竟然捨棄前線跑了過來,還真是……為了抱舔那銀面人的臭腳,連自己國家民眾的安危都不顧了……』

想這些的時候,他完全忘記了,是自己當了人奸,幫助妖魔發動了這場大規模的襲擊。

「什麼,卡甲米!」威克鳴剛才就看到和格里芬戰鬥的這個傢伙了,人不像人,怪不像怪的,好像有點熟悉,現在被一下點破,倒也認了出來,「你真的是卡甲米,怪不得了,那些失蹤的火系異能者……」

稍微一想,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便在心中有了一個大致的輪廓。

獨臂一掌推出,強大的電磁場爆在空中產生,但他這記不是對著卡甲米去的,而是朝著斜後方。

「唳!」

「啾,啾,啾啾!」

「啼!啼!……」

一隻深紅小鳥為首,帶著幾頭怒炎鷹和一群烈燕飛了過來,被炸得正著,有輕挫後退的,有也重傷落下的,更多的則是被消彌於無形。

「哼……」卡甲米冷冷地一笑,此刻距他發出指令已經稍有片刻,火焰獸逐漸開始聚攏,深紅小鳥的到來更是讓其心中一寬。

「格里芬,威大爺,你們別愣著了,快打!快打他,快打卡甲米!他剛才肯定做了什麼事情!我有種感覺,更多的火炎獸在朝我們過來!」這時,克里斯安突然朝天上吼了一聲,他身為土系異能者,對地上地下的感應也是較為敏銳的。

「我會儘快滅了這隻鳥……」威大爺說著又對深紅小鳥出手了,格里芬也再次不顧一切地沖向卡甲米。

『你這個愣子……』看他又這麼來勢洶洶的想玩命,卡甲米內心是抽搐的。

「那,我們……」諾爾泰和諾里多兄弟往地面的戰場飛過來,空中他們自認為幫不上忙,可能還會拖後腿。

「你們這麼好的飛天優勢就別在這兒浪費了!」沃德冷不丁說了一句,「快,快去通知其他的軍隊和特行者,都趕過來,看到沒有,怪物正在聚集!」

「嘎!」

兩兄弟也都梗了梗,一路跟災難、異獸、傀儡作著鬥爭,跟自己的內心作著鬥爭,終於飛到這裡,現在又要往回飛……

但只是頓了一秒,諾爾泰便拉起他弟弟趕緊離開了,人家說的有道理啊,結合自己一路上看到的情景,就是這麼回事。 卡甲米射出一道火光,想對正在離去的諾爾泰、諾里多造成傷害,卻又被格里芬攔了下來。

兩兄弟振動幾下翅膀,很快就遠去了。

其實,在這次『焦熱地獄』大舉來襲之前,天使城的通訊系統還是沒問題的。

但隨著超大規模的火山噴發,地震地裂,許許多多的有線設備都被破壞。

熔岩在地下到處流動,城市內外也都變成了血與火的地獄,打仗打到這個份上,軍民加起來都死了快三分之一了,建築也有近四成被破壞。

大火不斷漫延,無論是有線還是短程的無線聯繫,很大程度上,都癱瘓了。

所以現在這樣特殊時刻的重要指令,只能依賴機動性強,且有足夠自保能力的行動單位,儘快傳遞開去。

「自己小心,東邊就交給你了,我去一趟西岸!」飛了數千米遠,諾爾泰突然丟下這麼一句,就身形拔高,再次折返。

「西岸……哥哥你也要小心!」諾里多身形稍微頓了頓,扭頭喊了一句,便獨自一人繼續上路了,

諾爾泰更是頭也不回,朝身後揮了揮手,便漸飛漸遠。

現在沒有時間廢話,他回去也不是加入戰場,相反,要盡量避開那處戰場。

天使之城東有火山西臨海,兩處皆有布防。

不過,來自『焦熱地獄』的威脅遠比『苦海無邊』要大得多,所以相較東郊的大量兵力,西海岸的駐軍根本沒法比。

但再少,也有近萬人,這其中還包括了守衛輸水設備的。

東邊戰線的那些巨型水炮,有一部分就是直接連到了海邊。

此戰太過激烈,再加上有『人奸』參合其中指揮,好幾條線路都被切斷,許多水炮癱瘓,而諾爾泰記得,西海岸還放了一條備用管線和幾部可移動的小型炮台,還有……那邊對海作戰,武器庫里雖然大多數是熱武器,但冷凍槍、冰炮之類的東西也是有些備著的。

……

「這些怪物,它們的配合變得比以前精細了……」五月在己方的簡單陣形中不斷遊走,哪處壓力大,哪處有人不敵火炮威力,她就往哪裡補上。

火系的異能使她能一定程度免疫敵方傷害,冰系又能很好地輸出克制,准一流的實力,冰火雙重屬性,確實給團隊帶來不少幫助。

「我還沒有一次對上過這麼多炎魔鬥士,哼!正好讓老子打個痛快!」克里斯安其實消耗很大,他在這裡起碼承受了兩分以上的壓力,但和威大爺一樣,也是個不服輸的主,比籃球還大一圈的『團石流彈』不斷地飛射出去。

雖然他的土系能力涵蓋面比較窄,但威力很大,絲毫沒有弱了一流高手的名頭。

褐中帶白的石頭非常堅硬,相較夏雨行的金剛玉是要差了一截,但在黎元星的土系異能者里,強度也算排在前列的。

他這種石頭,跟大麥基山的岩層是一個顏色的,也跟他本人的個性很相似,歷經風霜、頑固堅強。

炎魔鬥士的熔岩炮雖然厲害,但那畢竟是一種液態能量,被勁道十足的『團石流彈』一撞,八成能量都散開了。

不過,這些石頭在打散『熔岩炮』之後,威力也減弱了大半,炎魔鬥士長得又結實,大拳頭一揮,就擋下來了,傷不到。

沒辦法,它們本身就有準一流以上的實力,數量又多,應付起來非常困難。

「幸虧你們趕到了……」沃德想想都覺得后怕,若是僅憑他和格里芬兩個人,面對如此陣仗,要如何去保護楚朝雲、春曉曦,搭上性命都不夠啊……

「我想,我要對你們聯邦的那幾個火系異能者下殺手了……」這時,楚朝雲突然開口,越拖下去,形勢越不利,特行者團隊的體能精力都有限,但不知疲倦的怪物卻在源源不斷地趕來。

「您是指……那三個傢伙!?」五月不知不覺對她用上了尊稱,不只是因為那份美麗,還有那端莊穩重的氣度,「可是他們躲在怪物中間,可惡……」

「那三個混蛋早就不是人了,他們甘當走狗,願做傀儡……」另一名特行者義憤填膺。

沃德打出一波大型冰錐彈后,擺了擺手示意他先不要那麼激動,然後轉頭看了一眼楚朝雲,「楚,你……可以!?」

「人的靈魂、精神、思維、行事,總是要比怪物更細膩的,你也看出來了吧……」楚朝雲望著馬魯修斯、艾爾傑尼、瓦爾德奈藏身的方向說道,「他們在指揮這些火焰獸,卡甲米之所以把這三人留下,就是為了更好的對付我們。」

「要我們怎麼配合,你就說吧!」克里斯安當然也有這種大致的感覺。

不過,卡甲米和格里芬戰成一團之後,楚朝雲、春曉曦二人就試著再對三大傀儡用過幻術,效果卻是極不明顯的。

一是因為距離遠了。

三人雖未離去,但他們很聰明地退到了近百米之外,任何攻擊都會受到有效距離限制,幻術自然也是如此。

楚朝雲雖然深諳此道,功力精深,影響到數百米之外也不成問題,但隔得越遠,效果總會越弱的。

而馬魯修斯他們本就有著准一流的實力,鉗制靈魂的火焰禁制又比較強大,卡甲米來了之後,又在其上加諸了一層防護能量,身在灼熱扭曲的能量中,就更難影響了。

所以,克里斯安覺得,楚朝雲可能需要自己這些人的輔助,達成某些條件,然後發動幻術……

然而,情況並非如此,楚朝雲眼中神光閃過,「你們維持現在這樣的配合就行了!曉曦,你盡全力影響旁邊那幾隻炎魔鬥士,牽扯一下那三人的精神!」

「嗯!」春曉曦應了一聲,馬上疾筆作畫,額頭上沁出絲絲汗珠,桃源幻境,以虛幻實的景象鋪了開去,越過重重的獸群,到了百米之外。

幻術雖然對思維單純的怪物很難產生影響,但幻實場景施展開來,還是能稍微誤導一下的。

之前她和楚朝雲兩人也不時地在用這種方法為己方團隊減小壓力。

「哼!不肯死心嗎……」瓦爾德奈胖臉上的肉隆了起來,笑得有些諷刺。

「這小丫頭很帶勁啊!」艾爾傑尼眼中充滿色光。

「你還是注意控制,別想那麼多……」馬魯修斯面無表情地說道。

顯然,他們馬上就注意到了身邊的火焰獸略有異狀,包括自己的眼前,都有一些虛象閃過,想要入侵心神,但力道不夠,起不了什麼有效有作用。

正是這個時候,沃德、克里斯安、五月這些高手都感覺楚朝雲的存在彷彿一瞬間消失了,能量氣勢聚攏凝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