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僵侯、幾個供奉都是看著大供奉。

別看石柱剛才的氣勢挺唬人,幾個供奉、一群桃國的悍將都是不懼。

尤其是桃僵侯,更是已經握緊了手中的刀。

桃國氣運,關乎桃國的將來。

若是就這樣被人搶走了,那桃國也就完了。

寧龍臣等人,此時站在了石柱的身後。

雙方之間的戰鬥,一觸即發。 總裁的壞新娘 「小子,別以為懂點氣勢,就可以在這唬人!」

「趁老夫還沒有發火,趕緊退下吧。」

大供奉看了眼石柱,眼中有著濃濃的警告之意。

「桃國氣運,我兄弟要了。」

石柱看了眼身旁的寧龍臣,讓寧龍臣心中一暖。

「哼,不知死我的東西。」

「上。」

「給我上。」



桃僵侯一聲令下,手下悍將就朝著寧龍臣等人撲殺了過去。

大供奉守在後面,看護桃國氣運,其餘五個供奉飛升,朝著已經飛入上空的石柱追了過去。

「跑啊,你倒是繼續跑啊!」

「我倒要看看,這次你能夠往哪裡跑。」

五個供奉追了一會,終於將石柱圍在了中間,其中一個供奉看向石柱說道。

「本峰主只是不想誤傷了我的兄弟。」

此刻被五個通天境的高手圍在一起,石柱居然還笑得出來。

「你就給我吹吧。」

五個供奉已經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五隻帶著雄厚真元的掌力朝著石柱拍了過來。

「咻~~~」

石柱身後出現一對金色的真氣翅膀,翅膀一扇就擺脫了五人的攻擊。

「哪裡跑!」



石柱越飛越高,轉眼就已經深入雲層之上。

高空之上狂風呼嘯,刮在石柱和五個供奉的臉。

甘侯等諸侯此時已經站到了宋真子的身旁。

「桃國氣運啊!公子,咱們就這麼便宜那小子了嗎?」

甘侯幾個諸侯,看著宋真子道。

「這桃國氣運,就是給了你們,你們也用不到啊!」

「怎麼,莫非幾位已經在我宋庭待煩了,想要另圖發展?」

宋真子看了眼頭頂上的戰鬥,回頭看向甘侯幾人,臉上帶著一絲戲謔。

「怎麼會!」

「公子誤會了!」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在下只是想要為公子、為宋庭多出一份力啊!」

「是啊,是啊!」

宋真子這麼一說,甘侯幾人頓時沒了其他念頭,一個個都是小心翼翼的陪在一旁,生怕宋真子有什麼誤會。

「這桃國氣運,不是你們能夠拿的!繼續看著吧。」

宋真子提醒了甘侯幾人一句,便不再管他們,繼續看向天上。

「有什麼不能動的?」

甘侯幾人都是心中不明白,帶著一絲疑惑地看向石柱的戰場。

天上,石柱再度衝出了五個供奉的包圍圈。

「追了本峰主這麼久,也該輪到我出手了。」

「正好這次修鍊,領悟了那一招,可以拿你們幾個練練手。」

急速飛行之中的石柱,眼中露出了一絲興奮之色。

得益於白衝天的記憶傳承,石柱這才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裡,領悟出了《鵬程萬里》中的第一式:大風垂雲。

第一式:大風垂雲

勢若騰雲,其翼可負蒼天。

搏擊三千,一攬九重高天。

此時石柱體內真元一催,背後金色翅膀就帶著他飛入了更高的天。

千丈高空之上,此處雲層密布,五個供奉踏入其中,就好像深入天宮一般,一下子就迷失了方向。

「人呢?那小子怎麼不見了?」

「這小子,究竟練得什麼功?怎麼一下子,就飛入雲層之中,不見了蹤影!」

五個供奉在四周雲層之中翻來覆去,卻是沒有找到石柱的身影。

「嘚~~~」

「嘚~~~~~~」

「嘚~~~~~~~~~」



一聲霸道的鳴叫之聲,似從九天之上傳來。

此叫聲,猶如飛禽之中的霸主,聲音之中有著一種高貴、雄渾的力量,似從上古穿越而來,以致萬靈肅靜。

「這是什麼飛禽?」

「為何叫聲中有著如此強悍的穿透力,感覺我的心神都被狠狠震蕩了一番。」

「莫非是上古神獸中的鳳鳴?」

雲層深入,五個供奉聞聽此聲,都是心神大震,整個人連同心神都被凍了一下一般。

似乎只要一股風吹來,就能夠將他們碾壓!

這種莫名的鳴叫,已經讓五個供奉處於驚顫之中。

便是遠在下方的眾人,此刻也是一片震驚。

如襄侯、九閣老、大供奉這樣的破天境,都已經如臨大敵。

更別說,那些個通天境之下的人了。

許多人,此刻都已經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別叫我歌神 實力稍弱的,耳邊上已經流出了血跡,卻是耳膜已經受損。

「看,那是什麼?」

「是翅膀嗎?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翅膀?」



下方眾人,已經有人抬起頭來。

卻看到,此時的天上突然出現了一對白色的翅膀。

這雙翅膀,不知有幾千里,大到能夠遮天一般。

此刻所有抬頭觀看的人,都已經被天上出現的異象給嚇到了。

「大哥的傳承果然厲害。不知道,此次得了桃國的那片金雲之後,我的實力能夠提升多少?」

寧龍臣抬頭望天,看著上方那足以遮天的翅膀。

「這是他弄出來的嗎?」

宋真子抬頭望天,心中想到了一個人,石柱。

天上那雙足以背負蒼天的雙翅,幾乎是此時石柱所能掌握的全部氣勢。

就這些,還是白衝天的饋贈。

要不然,就憑石柱一人,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夠有此機緣得見。

雖然此時的石柱感覺到很累,但這種「勢若騰雲、背負蒼天」的感覺,讓他非常歡喜。

石柱甚至從中,感受到了一股逍遙。

此時的石柱,就像變成了飛禽之中的大鵬鳥。

雙翅一展,就能夠飛到天的盡頭。

當然,石柱也知道,這只是一種感覺,以他此時的實力,還不足以擁有如此極速。

石柱往下看了一眼,此時五個供奉在他的眼中,就好像幾隻螞蟻一般。

實在是石柱此時所站的高度,已經高出了五個供奉有幾百丈之遠。

「哼,這幾個礙眼的傢伙,正好用來試試我的這招。」

想到此,石柱真元一動,天上那雙翅膀就輕輕扇動了一下。

雖然只是一絲輕微的動作,但卻在下方引起了極大的變化。

隨著石柱的動作,下方五個供奉腳下的雲層忽然被一股大風吹散。

就是五個供奉本人,也被石柱弄出來的大風,一下子扇飛了出去。

五人就像流星劃破了天,一下子就飛出去不知幾千里,沒了蹤影。

下方桃國疆域,更是一陣狂風大作,多數城池都遭遇了一股百年不遇的風暴。

桃國的許多城池,因為石柱的輕輕動作,全部敞開了大門。

一旁早已等待許久的六國兵馬,看準了機會,沖入了城中。

解決了五個供奉,石柱臉上出現了一絲疲憊。

身後金色翅膀一扇,帶著他飛入了下方。

壽春庭中,石柱站在那兒。

此時眾人再看向石柱之時,猶如看著一個怪物一般。

「怎麼樣,現在見識到我這小兄弟的厲害了吧!」

宋真子看了眼已經驚呆了的甘侯幾人。

「……」

甘侯幾人都是機械的點了點頭。

「小子,我的五個兄弟呢?」大供奉身形一閃,站在石柱對面。

卻是大供奉四處掃了掃,沒有見到五個供奉的身影。

「你說他們啊,我已經將他們給送走了。」

「當然,你若是想要隨他們一起走,我可以送你一程!」

石柱站定了身形,看向大供奉,臉上露出了一絲輕笑。

這一笑,似乎在嘲笑大供奉幾人的不自量力。

「大哥。」

總裁有約:俏妻不準逃 寧龍臣等人站在了石柱身後。

「怎麼樣?大家都沒事吧!」石柱看向寧龍臣等人。

寧龍臣、祝嬌、白憐花等人都是搖了搖頭。

「大供奉,還跟他廢什麼話。」

「幾位供奉,肯定是被這小子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給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