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母聽到這句話,頓時哭的更加厲害了,「為什麼要我來主動,你為什麼不早一點過來找我。」

「對不起,對不起……」

紀父把她小心翼翼的抱在懷中,一連說了幾句對不起,生怕梁母會再次離開一樣。

而他手上的照片,也慢慢滑落在地上。

陽光打在照片上,照片中的人笑的格外開心,而這個人,就是年輕時的梁母。

不管時間過了多久,他們兩個人鬧了多大的誤會,紀父到了最後一刻,放心不下的還是梁母。

兩個人兜兜轉轉許久,沒想到又回到了一起,還好,最後是你!

喬語在房間外面,看到裡面的這一幕,頓時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去哪了?」

「聽說去蒙城了!」

「聽說?」夏熏染好看的桃花眼一挑,剛才還低著頭的男子不由的脊背一緊!

「看著她坐上開往蒙城的車了!」

夏熏染眼神一個婉轉,淺淡的一笑,視線落在了眼前的玫瑰花上面!

又是蒙城,不管是之前的失意還是現在的失憶,她好像總是對那個地方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上天總是冥冥之中將她帶到那裡!

話峰一轉,夏熏染眼神犀利的看了過來!

「那個劉波找到了嗎?」

「有一點眉目了!那個韓氏將他藏的很好,需要一點時間!」

「沒關係!慢慢來!我有的是時間陪他們好好玩!」

男子猶豫了一下,終究是有些不放心的提醒到:「要不要跟首長說一下,指不定……」

「我什麼時候做事要問他了!還是你們覺得我指揮不動你們了!」

「不!不是這樣的……」

男子止不住的冷汗就開始往外冒!有些糾結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他們首長可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啊!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什麼事情都聽她的,可是有些事情真的有些缺德啊!

算了,既然首長讓自己過來聽她差遣,那就這麼著吧!真懷戀以前在部隊的生活啊!

「準備一下!我們過段時間也過去吧!聽說那個城市經濟不行,我們去偷偷的扶貧去!」

男子忍不住多看了夏熏染一眼!也就她敢打這樣的幌子!不過算了,夏氏再不濟,也比一般的小公司有資本多了!

「聽說慕容墨軒的人一早就過去等著了!你看……」

「先讓他們等著!我又不打算將她人怎麼樣!我只是告訴她一些事情而已!」

夏熏染冷漠的一笑,頗為得意的說到:「姐姐失憶了!作為妹妹不是應該幫她喚回失去的記憶嗎?不然顯得多無情啊!」

「夫人說的是!我現在馬上去安排!」

雪雨不知道她一行動,前後有三批人也跟著追了上去!原本基本與世隔絕的蒙城突然之間湧現出來了許多陌生人,而且還不是春節,難免有些惹眼!

不過最近國家政策好,搞什麼旅遊項目,他們這裡風景又不錯,慢慢多出來這麼多人,也沒有太多人關注!

當然除了那些特別的人之外!

三方人馬就像是競爭一樣,全部都嚴陣以待,每時每刻都守在車站附近,為的就是想要第一時間知道那人的消息,好像上面彙報!

只是連著等了三天,就算是再慢的車也應該到了的時候,偏偏那個早就應該出現的人卻遲遲沒有出現!

那輛他們看著親眼出發的車也都已經進站一天了!難不成在半路上就已經下車了?

這一下大家不淡定了!這路上這麼大的範圍,要在第一時間找到那人可不容易啊!

開始各種彙報的聲音往上面傳,不出半天的時間,關注這個人的都知道雪雨從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最著急的還是慕容墨軒,想到她離開之前氣呼呼的樣子,就覺得有些難受!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才能讓她開心一點!

說實話,到現在為止慕容墨軒還沒有明白過來雪雨為什麼對他那麼大的火氣!

就在兩個城市的人都急得人仰馬翻的時候,那個以為留在Z城或者是漂流在蒙城的雪雨正在一條小路上慢悠悠的走著!

「大爺!這前面過去有旅館嗎?集市有沒有?」

「妹子是徒步旅遊的吧!」

大爺爽朗的一笑,指著一個方向說到:「那邊走一個多小時就可以看到一條公路,打車到附近的集市半個小時就到了!」

「謝謝大爺!」

雪雨忍不住眼前一亮,揚起一個明亮的微笑往前面趕去!

大爺看著雪雨輕快的腳步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不用謝!小妹子一個人出門要注意一點安全啊!」

現在的年輕人去哪裡都是一個人,也不跟家裡人打個招呼,這要是出點什麼事,不得急死個人啊!

想到自己出門在外的兒子兒媳,大爺也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繼續埋頭自己的工作!生活不易啊!

雪雨看著那個隱隱能看到馬路的方向走去!累得滿頭大汗的時候,有些嫌棄為什麼自己要帶這個大一個箱子!為什麼要沒有聽清楚站點就下車,為什麼心血來潮打算步行!這不是折騰人嘛!

雖說現在的路都挺好走的!可是一個人在漫無目的的公路上行走著,也太無聊了一點!就顯得時間更長了一點!

眼見著公路就在腳下的時候,雪雨不由的眼前一亮,找附近最近的一個公交站坐了下來!一等就是一個小時,坐上車來到最近的集市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多的時間了!

深秋,晚上黑得比較早!等到雪雨安頓下來的時候,都已經七點多了!隨便在樓下買了一點快餐對付了一下,就拖著疲憊了身體上床了!

每天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靜下心來思考這幾個月的時間發生的事情,又雜又亂,都快成神經病了!

也難怪他們會受不了自己,仔細想一下,連自己都受不了自己!嘿嘿……

算了!本來就有病,現在這一下側底不用醫治了!

一夜輾轉反側,醒過來的時候,外面暗壓壓的一片,不過洗漱的一點時間,外面便紛紛揚揚下起的雪花,一片一片,頗有將一切掩蓋起來的架勢!

雪雨里三層外三層的將自己給包裹起來了之後,才笨拙的往外面移,即便只剩下一雙眼睛窟窿在外面,雪雨還是給了自己一個自拍照!

興奮不已的發到朋友圈,並標註一個人的旅程依舊風景無限!

從撿破爛到億萬富翁 她不知道自己是想要他們找到自己還是一樣他們找不到自己,看著這條朋友圈沉默了許久,直到手腳溫度下降的時候,才深吸了一口涼氣,看著四周的笑臉!

喧嘩的笑聲在這一片安靜的雪景中傳開,給它增添了幾分人氣!

雪雨就是在這樣的場景中遇到前來找她的劉波的!

旁邊的咖啡廳靠近窗戶的位置,雪雨靜靜的捧著那杯奶茶淡淡的看著眼前普通不過的男人!

忍不住被他一雙閃亮的眼睛給吸引了!

「我送你回去吧?」

「你是蕭閻雲的人還是慕容墨軒的人?」 到了晚上,梁景銳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陰沉。

喬語頓時明白,他這是怪罪自己在梁母出院的時候,自作主張帶她去見紀父。

她緩緩說道。「景銳,媽他們兩個人能夠在一起,說實話也真的挺不容易。」

喬語希望梁景銳能夠想清楚,以前的恩怨過去就好了,只要媽開心幸福就行。

「你就那麼確定,把媽放在他的身邊,就是安全的。」

梁母一聽到外面傳來的爭吵聲,就立馬跑了出去,「你不要怪喬語,是我,是我逼著她帶我去的。」

她怕梁景銳責怪喬語,就把所有的責任,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是,他們之間是發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可是現在都已經過去了。

她也希望,自己跟紀父在一起,能夠得到梁景銳他們的支持。

梁景銳看著他們兩個這麼嚴肅的表情,頓時笑了起來,「在你們的眼中,我就是那麼不講理的人嗎。」

他的反應,讓梁母跟喬語微微一愣,一時間有些不太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時候說過,不支持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了。」

能夠看到自己的母親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梁景銳心裏面也是由衷的高興。

紀父現在瘋癲,卻唯獨記得梁母一個人,足以說明,他是真的喜歡母親。

既然這樣,他還有什麼不支持的呢。

「你這是答應了?」

梁母的眼眶再次紅了起來,今天她收到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

梁景銳笑著點點頭,「不過呢,我醜話說在前頭……」

梁母心中一緊,以為他要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便道,「有什麼話直接說就是了,只要我能夠跟他在一起。」

空氣突然變得格外安靜,喬語的心裏面也有個忐忑不安,不知道梁景銳等下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你們兩個人的婚禮,必須由我來安排。」

喬語跟梁母互相看了一眼對方,繼而異口同聲,「婚禮?!」

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他們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

梁景銳嘿嘿一笑,原來上次在帶喬語過去之前,他就知道紀父對梁母的心意,只是沒有戳穿罷了。

早就想到他們兩個人會重歸於好,所以這幾天一直都在那裡忙著,去準備他們兩個人的婚禮。

他梁景銳母親的婚禮,一定不會比別人差到哪裡去。

在梁景銳的精心準備下,梁母跟紀父舉行了婚禮。

而喬語以為他們一家人能夠快快樂樂的生活在一起的時候,卻收到了梁母想要出國的消息。

「媽,你想好了嗎……」紀父現在這個樣子,她也有些不太放心,讓他們兩個人獨自生活。

喬語拉了拉梁景銳的胳膊,示意他說說話,讓媽留下來。

他們還年輕,能夠支撐起這個家。

「媽想好了。」梁母一臉幸福的看著身旁的紀父。「我們兩個人打算出國旅行,度蜜月。」

這個事情,她也在心裏面想了很久,才下定了決心。

她不想讓自己回憶起跟紀父的這段時間裡面,都是一些平平淡淡的生活。

梁景銳一臉不悅的看著她,「都這個年齡了,怎麼還想這些事情。」

嘴上雖然說著責怪的話,卻不難讓人聽出,他話裡面的寵溺。

他的心裏面,是不介意他們兩個人出去旅遊的,只不過喬語不願意,他就要說兩句走走過場。

「怎麼了,子不嫌母醜,這我還沒有老呢,你就開始嫌棄我了。」梁母瞪著他,「只允許你們小年輕去度蜜月,我們就只能夠在家跳廣場舞嗎。」

梁母可不願意承認自己老了,她就想讓紀父知道,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十八歲的小女孩。

不管時間過了多久,她都跟以前一樣好看。

梁景銳連忙擺擺手,「當然不是,我怎麼可能會嫌棄你呢。」

「你要是出去旅行的話,記得多給我們打電話,讓我們心裏面也能夠放心。」

話音一落,喬語就在他的腰間掐了一下,「你怎麼也跟著媽一起胡鬧。」

要是紀父好好的話,讓他們兩個人想去哪裡就去那裡,她不會去干涉,可是紀父現在這樣……

「我是讓你說通媽讓她留下來,你真的是要氣死我了。」

梁母笑著說道,「好了喬語,你就不要怪他了,不管你們同不同意,我都是要出去旅遊的。」

「而且,媽年齡也大了,在你們的身邊,也只會給你們添麻煩,媽不在了,你們兩個人還可以好好的度過自己的二人世界。」

而他們兩個人,也可以想做什麼都做什麼。

「媽,我怎麼會嫌棄你呢,你跟爸就留下來吧。」

梁母搖搖頭,「這要是別的事情,我或許就已經答應你了,但是唯獨這件事情,不可以!」

梁母深嘆一口氣,意味深長的看了紀父一眼,「因為這個,是我們兩個人從一開始就約定好的,只是誰沒想到這麼多年才能夠實現。」

這是他們兩個人未完成的事情,所以不管怎麼樣,她都要去。

不管年齡多大,只要他們身子骨還好,就一定要去看看外面的你可知道風景。

因為紀父說過,他要讓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得到全國各地人的支持。

而那裡的每一寸土地,都有他們美好的回憶。

「沒想到媽年輕的事情,也挺浪漫的。」都這樣了,喬語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夠讓他們萬事小心。

喬語依依不捨的將他們送上飛機,離開之前還在那裡念叨著,「下了飛機記得給我們打電話。」

飛機緩緩起飛,喬語的眼淚也忍不住落了下來。

等到她看不到飛機的時候,依偎在梁景銳的懷中,「這兩個人轉了一圈,最終還是走在了一起,度過生命中的最後一段時光。」

即便是中途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開始跟結尾,都是美好的。

「要是我們老的時候,也能夠跟他們一樣浪漫就好了。」

喬語笑著看向天空,她這個時候突然羨慕梁母,能夠從一而終。

「你放心好了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