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筱筱柳眉跳動,冷哼一聲,旋即,玉手法訣掐動,一道法印瞬息沒入手掌長劍之上。

呼!

長劍頓時氣息涌動,一股隱晦的氣息好像潮水一般由其中擴散開來,純陰之氣極速凝聚,一股極強的純陰之氣氣勢在不斷的攀升,竟然讓得附近的虛空都是開始顫動了起來。

「梅師姐,動用了靈寶中封印的純陰之氣,此乃她在傳承禁地所得,憑藉她現在實力無法掌控,真不知道現在催發起來,有著多大的威力?」

「她這法劍乃是由稀罕的精鐵煉製,威力無窮,現在催發這法劍,只怕這二道天府的奧義修者都是難以與之抗衡吧!」

「可是,此人這刀法似乎不弱啊!」

地靈峰的幾位女子,靈動的眸子不停眨動,視線落在那巨鷹之下的白衣少女,貝齒緊咬著朱唇,露出滿臉擔憂。

裂天斬!

純陰之氣極速凝聚,旋即,梅筱筱猛然抬頭眸子緊緊的凝視著,那搏擊而下的禿鷹,玉手一揚,長劍舞動,一道劍光,便是斬破天際,以極其狂霸的方式破除重重勁風,向著那禿鷹斬去。

嘭!

一劍斬下劍氣縱橫斬裂天際,仿若實質的禿鷹巨啄猛然杵下,隨著一道猛烈的交鋒,卻見虛空一顫,迸發出一片強悍元氣波動,二者都是散發著一股狂霸的元氣相互消耗著對方的氣息,在這般糾纏下禿鷹氣勢略減,隱隱有著被壓制的跡象。

「梅師姐佔據了上風。」地靈峰的女子,俏臉花顏逐開,欣喜的喝道。

「給我破!」

梅筱筱柳眉一揚,那冷若冰霜的臉頰旁,青絲迎風拂動,白衣飄飄,遠遠瞧去倒是有著幾分英姿颯爽的氣勢,讓人望之神迷心醉。

刷!

隨著梅筱筱手訣一引,旋即,劍芒猛然暴漲一道劍芒便是趁勢斬破禿鷹向著藍袍青年兇狠斬下。

「大宗派的弟子竟有著幾分底蘊,憑藉這區區一道天府的實力亦可和我一戰。」藍袍青年眸中略露驚詫,瞥了一眼,那道凌厲的劍芒,長刀一斬抵擋其攻勢,旋即,身形一晃在留下一道殘影后,掠至一旁驚險的避開此劍。

嘭!

劍芒幾乎是在藍袍青年掠開,便是斬在那道殘影上,劍光一閃,赫然在地面斬出一道長達十丈,深達數次的溝壑,凌厲的劍氣擴散開來,將附近的院牆都是頃刻摧毀,激蕩起漫天灰塵。

呼!

拂了拂衣袖,藍袍青年嘴角掀起一絲冷笑,淡淡的說道,「實力不弱,倒是我小覷了你。」

「方兄,可否要我出手助你拿下此女?」

刀疤男子在瞅了一眼,那冷若冰霜的梅筱筱后,眉頭聳動,向著藍袍青年說道。

「這點實力,還無需兩人出手。」藍袍青年揮了揮手,旋即,眼眸一眯,盯著前方的女子,猥瑣一笑,「若不親自將其制服,只怕事後到了床上也是會不服。」

刀疤男子略微躊躇,旋即,身形便是退到一邊,視線落在前方的白衣女子身上時,不由咽了咽口水,眸中有著一絲無奈湧現而出。

對於此等美人他亦有著幾分饞涎,不過,這藍袍青年名為,方興,乃是沙漠之盟中,幾位掌權者之一的胞弟,此人看上的女子,沙漠之盟眾多普通成員自然不敢與之爭鋒。

在此間附近雖有著許多的沙漠之盟的成員在觀看此戰,卻便沒有要出手爭奪此女的意思,只是在一旁靜觀其變罷了。 「竟然讓他避開了。」

劍氣消散,梅筱筱玉手緊握手中長劍,眸光落在前方那道有著裂縫蔓延的溝壑時,柳眉微蹙,她雖然得到了傳承,可是卻無法掌握那道極強的純陰之氣,此時已然是她最強的一擊,如此都無法擊潰此人,這一戰已然落於下風。

「接下來便讓你見識我的實力吧!」方興陰邪一笑,旋即,手訣掐動,一個玄奧法印瞬息凝聚。

撲哧!

一口精血噴吐而出,法印凝聚時,一股詭異的紋路極速牽引將那口嫣紅奪目的精血瞬息消失殆盡,旋即,一道有著一絲妖異氣息瀰漫的法印便是在頃刻間凝聚而成。

「這是精血契印,他這真靈寶中有著妖靈么?」妖異的氣息擴散開來,梅筱筱眼角跳動,眸子上揚,清眸中有著一絲凝重湧現而出。

「這傢伙還有殺手鐧么?」不遠處的幾位女子,玉手扯動衣襟,朱唇緊抿,露出滿臉擔憂。

此人身為兩道天府的奧義修者,卻需要以此等精血契印方能催發那妖靈,可想此寶中的妖靈實力定然不弱。

呼!

法印凝聚而成,隨著方興手訣一引,便是沒入了那長刀中,隨著法印沒入鋸齒刀中,刀身一顫,一股血光涌動而出,旋即,一股讓人畏懼的氣息,仿若山洪一般由刀身迸發而出。

「是堪比三道天府的妖靈么?」

梅筱筱柳眉一簇,嘴唇緊咬,手訣引動時,長劍中一股凌厲的氣息也是噴涌而出,只是這股氣息在對方的壓迫下,卻是略顯孱弱。

現在的梅筱筱不過開闢一道天府,根本無法掌握劍中的封印的能量,若是妄動,必將被反噬。

「接招吧!」方興怪笑道。

呼!

隨著方興的話語落下,其身前的長刀猛然一顫,隨著一股暴戾的氣息噴涌而出,一道鷹鳴之聲,便是驟然響徹天際。

刷!

鷹鳴聲響徹天際,隨著一道能量波動蕩漾開來,一隻巨鷹頓時出現在空,此鷹翎羽清晰呈現一片灰色,鷹眸中有著光芒涌動掠向四方,仿若有著靈智存在。

巨鷹方一出現在空,巨翼振動眸中徒然精光一湧現,赫然向著梅筱筱振翅而去。

刷刷!

巨鷹氣勢洶洶,巨翼振動,頓時掀起一片狂暴的元氣風暴,颶風肆虐天際,仿若末日來臨,那等可怕的氣勢,便是開闢三道天府的修者都將為之頭疼不已。

「這妖靈氣勢好生兇悍!」地靈峰的幾位女弟子頓時被此鷹所攪動起來的氣勢,驚駭得花容失色。

此鷹可不是適才那方興那武學凝聚成行的無靈之物,二者那股與生俱來的氣勢,根本不可同日而言。

由於有著精血契印的融合,那方興更是可隨意驅使此獸,等若給自己增加了一個開闢三道天府的打手,戰力無疑是得到了飛躍般的提升。

嗡!

巨鷹在攪動起漫天風暴后,身形一晃,便是出現在了梅筱筱的上空,當下那巨啄猛然一啄,便是向著後者狠狠錐擊而去,那雙銳利的鷹爪更是以搏擊狐兔的氣勢,向著那曼妙的嬌軀撕裂而去。

呼呼!

鷹爪搏擊而下,可怕的氣勢頓時將梅筱筱封鎖,在這開闢三道天府的氣勢束縛下,她那身形都是不由一顫,嬌軀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

「這便是堪比三道天府的實力么?」梅筱筱眸露驚駭,「當真是不容小覷啊!」

望著那頃刻便將湮滅下來的凌厲攻擊,貝齒緊咬著朱唇,梅筱筱玉手一揚,隨著磅礴的元氣迸發而出,凌厲的劍光掠過,便是向著那氣勢凌人的禿鷹斬去。

刷刷!

梅筱筱玉手舞動,曼妙的嬌軀輕盈扭轉衣袂飄飄,仿若九天仙女凌空舞劍,端的是美艷動人,不可一世。

精妙的劍法自少女玉手中舞動而出,劍光絢麗奪目,附近的人卻無心欣賞美人舞劍時的絕世風姿,眸光緊盯著那湮滅而下的巨鷹滿臉擔憂,就連沙漠之盟的那些隱匿在一旁觀戰的成員都不由為那仿若九天仙女的少女,捏了把汗。

此間的人都是身經百戰之士,自然知道任憑你劍法精妙無雙,可在這等絕對的力量卻將蒼白無力。

嘭!

凌厲無比的劍芒在禿鷹的肆虐下瞬息潰散,禿鷹妖靈幾乎是以摧枯拉朽的氣勢破除重重劍光,向著梅筱筱攻擊而下,那利爪撕裂下來,凌厲的勁風讓人不由為那少女揪心。

刷刷!

梅筱筱柳眉微蹙,身形仿若流光急速后遁,玉手舞動凌厲的劍光在身前頓時形成一個堅實的防禦劍網,抵擋著那些狂猛的元氣衝擊。

「呵呵,認輸吧!」

方興咧嘴一笑,身形一晃,一掌便是向著那驟退的少女偷襲而去。

掌印突襲而來,猛然擊在梅筱筱身側防禦薄弱的所在,頓時將後者周身元氣護罩的崩潰,掌印赫然轟擊在那曼妙的嬌軀上。

「無恥小人!」見到巨掌轟擊在梅筱筱嬌軀上,地靈峰的幾女都是忍不住,喝道。

呼!

梅筱筱見到掌印偷襲近身,卻是無可奈何,此時她應付那妖靈已然是無暇分身,當下身形一顫被震飛數十丈,隨後一股強悍的衝擊力便是透過軟甲肆虐入體,體內元氣紊亂,氣血逆涌,嘴角一道血漬緩緩溢出。

「呵呵,這下你該服輸了吧!」

方興邪笑一聲,身形一晃,手掌長刀憑空一斬,趁勢向著那震飛於空的梅筱筱擊去,顯然是打算將之一舉擊潰,好叫她再無反擊之力。

「梅師姐!」

幾位女弟子,滿臉擔憂,現在梅筱筱已然受傷,倉促下該如何抵擋此人的趁勢攻擊啊!

梅筱筱嬌軀元氣涌動,連忙穩住身形,銀牙咬了咬,手掌長劍元氣凝聚,便是準備奮力抵擋那氣勢洶洶的刀芒,嘴角中一絲血跡,由牙印中緩緩溢出,那雙清冷的眸子,掠向那咄咄逼人的藍袍青年時,寒意涌動,只是,在她骨子裡卻是感到一股從未有過的無力。

經過此番交鋒,她已然知曉無法戰勝此人,在華天門她驚才絕艷,乃是無數人仰視的存在,可現在離開宗門,遇到這等無法應付的修者時,卻是深深的體會到了江湖險惡,若沒有了強力的後盾,將寸步難行。

呼!

就在梅筱筱玉手間劍氣凝聚時,一股炙熱無比的氣息,驟然肆虐開來,身處此地,仿若置身於火爐中,有著隨時被焚燒的跡象,虛空中的元氣都在此時發出滋滋聲。

驟然傳來的炙熱氣流讓得附近的人都是滿臉驚詫,旋即,猛然抬頭向著這股氣息的源頭注視而去。

卻見一道火炎流轉的掌印憑空出現在空,掌印氣勢凌人攜帶著一股灼熱的氣流,極其兇悍的向著方興趁勢斬來的刀芒猛然轟擊而去。

「這是?」

見到這道火炎涌動的掌印,隱匿在附近的沙漠之盟的成員,眼角都是不由一陣抽動。

「好精奧的武學!」

此掌不僅炙熱無比,連空氣都有著被焚盡的跡象,其中蘊含的一股莫名意境,讓他們脊髓中都是生起了一股涼意,不難想象若是被這股擁有著詭異意境的火流侵襲入體,將會是何等的慘烈。

「這是意境么?」方興緊了緊手掌,眸中有著一道不可思議的光芒湧現而出。

「終於來了么?」

無形的意境攜帶著一股炙熱的氣流,向著四周擴散開來,梅筱筱那緊蹙的眉頭終於在此刻得以舒展開來,

那雙清澈的眸子,寒意消散,睫毛輕顫,帶著一絲複雜的眸光,向著一側瞥去,在那裡正有著一個俊逸的青年踏空而來。

青年眸若星辰,凌厲無比,衣袂飄飄時顯得飄逸出塵,那英氣逼人的眉宇間所覆蓋的寒意,卻讓得梅筱筱嘴角間卻是不自覺中浮現出一絲難得笑容,仿若那冰雪中綻放的雪蓮,讓人深深著迷,不敢生出一絲褻瀆之心。

嘭!

無極八荒烈火掌,猛然轟擊在刀芒之上,頓時火流涌動大有焚盡八荒之氣勢,頃刻間就將那道刀芒一舉焚盡,隨後趁勢攜帶著無所不及無所不破的氣勢,向著刀芒后的藍袍青年轟擊而去。

「這是先天真火么?」

「竟有如此氣勢,這華天門的弟子不簡單啊!」

眸望虛空,沙漠之盟所隱匿於附近的成員都是忍不住砸了砸嘴。

這徒然出現的青年,實力不過是開闢一道天府的奧義修者,可是這一掌,卻是將兩道天府的方興的一擊,一舉擊潰,這等氣勢,豈是常人可及?

「倒是有著幾分實力,不愧為大宗派的弟子。」

方興眸中掠過一絲驚詫,旋即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訣引動,那禿鷹巨翼振動,便是向著此地搏擊而來。

「小心!」

颶風襲來勁風凜冽,梅筱筱那舒展開來的眉頭立即微微一蹙,當下,滿臉擔憂的驚呼道。

雖說韓宇一舉將方興的攻擊擊潰,可是畢竟後者不過兩道天府的實力和這堪比三道天府的妖靈相差甚遠啊!

「妖靈么!」

韓宇冷冷一笑,旋即,身前光芒一閃,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氣息,便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這氣息是?」

詭異的氣息擴散開來,沙漠之盟的那些修者臉色一沉,似有所悟,不過幾人眸光轉動,在瞅了那青年一眼后卻不由搖了搖頭,顯然是將那個徒然生起的念頭否決了。

呲呲!

一道詭異的嘶叫聲,驟然震蕩開來,卻見一頭全身魔氣繚繞,散發著森然寒芒的魔蠍,驀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竟然是魔蠍!」

望著那些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魔氣,沙漠之盟的人終於是無法淡定,嘴角不停蠕動,在咽了咽口唾沫后,一片驚駭聲驟然響起。 轟!

虛空之中,魔蠍方一出現,便是猛然騰飛於空,蠍尾電閃般略懂,一道墨光洞穿虛空,向著那搏擊而下的禿鷹,猛然迎擊而去。

凌厲的一尾洞穿而來,在魔氣的侵蝕下,禿鷹氣勢驟降,不過,此鷹亦有著幾分實力,那銳利的巨爪猛然一爪,便是將那蠍尾生生抵擋住。

鏘鏘!

清脆的交擊聲,響徹天際,魔氣肆虐開來,讓人心神顫慄,紛紛向後退去。

嘭!

蠍尾方一電閃而出,此獸嘴角蠕動,一道滔天魔氣巨柱緊隨而至,狠狠的轟擊在那禿鷹身上。

嗡!

虛空猛然一顫,在二者猛烈的交擊下,強悍的元氣波動震蕩開來,掀起一陣元氣風暴,絢麗的光芒,讓得這個黃昏古城染上了一片,妖異的色彩。

呼!

魔蠍身形一顫,在那強悍的衝擊力下,頓時被震飛於韓宇身邊,只是此獸魔氣繚繞,氣焰兇悍,那雙小眸子中有著一絲戰意湧現而出。

反觀另外一邊,隨著一道元氣漣漪擴散開來,卻見那禿鷹身形一顫震飛十數丈,那巨翼上氣息若隱若現,竟然有著氣息不穩的跡象。

這禿鷹雖然有著三道天府的實力可是畢竟是妖靈,此番被強行催發而出,根本無法經得住這般消耗,那魔蠍雖然是獸傀,卻由於有著神識烙印及時佔據其身使得它那身前實力依然存在,此番消耗下,到是便沒有那麼嚴重。

「此獸,有著兩道天府的實力啊!」那刀疤男子有些驚詫的望著虛空中的魔蠍。

「這小子竟然能控制魔蠍,莫非他是煉神者?」方興眸露驚詫,不過瞧得那氣勢,猶在的禿鷹時,嘴角不由掀起一絲冷笑,「此乃我沙漠之盟的地盤,看你如何與我等相鬥。」

心頭這般想著方興臉上的驚詫和氣惱頓消,獰笑一聲,眸光便是向著那個驟然出現的青年冷冷瞧去,只是,他那視線方落在後者身上,一抹森寒便是山洪一般湧現而出,骨子裡滋生的妒忌,使得他不由緊咬著牙關,濃濃的殺意,由眸中噴薄而出。

魔蠍身形落於虛空,只是二者所震蕩出口的可怕波動,卻是向著後方那方才穩住身形的梅筱筱衝擊而去,使得她體內尚且還沒有調息過來的氣血頓時一涌嘴角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駭浪般的元氣波動肆虐下來,梅筱筱身形一顫搖搖欲墜,竟然有著要墜落於地跡象。

「梅師姐!」幾位師妹呼道。

呼!

虛空中嬌人的身形仿若那飄絮舞動,衣袂飄飄時楚楚動人,只是其嘴角的那絲嫣紅的血跡,卻多了一分凄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