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維絲點了點頭,“剛纔攙扶你胳膊的那個軍官似乎並無異常,只是收到命令之後點點頭就帶着您的親衛隊下去了。”

“嗯,我知道了。”我對着梅維絲說道。“盯緊點,信件發出去了沒有?”

“發出去了,但是似乎您的那個軍官發現了。”梅維絲回答的很尷尬。

“嗯,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梅維絲行了個禮,“是,將軍。”

等梅維絲快走出去之前,我低低開口道:“這幾天,謝謝你照顧海恩了。”

梅維絲定了一下,開口說道:“將軍,海恩將軍的事情,我很抱歉。”然後說完,梅維絲撩開簾子走了出去。

我看着海恩,“海恩,如果你醒着的話,你會怎麼發動這次攻擊呢?”

當然,靜靜躺着的海恩並沒有給我答案。

我做到桌子前,仔細的開始審視莫拉斯周邊的地圖。

當我第二天還在桌前審視地圖的時候,梅維絲衝了進來,“將軍,倫恩似乎有所異動。”

我眯起眼睛來,“他幹什麼了?”

梅維絲將一隻信鴿拿了過來,從信鴿的後腿上面解下來一個小紙條,“將軍,這是倫恩將軍放出去的信鴿。”

“念。”我忍住衝動,開口說道。

但我等了半天,梅維絲缺什麼都沒說,我疑惑的擡起頭來看着梅維絲,梅維絲嘆氣了一口氣,“將軍,這封信是交給克納斯的他的副手的。裏面全是我們克納斯周邊需要注意的東西。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信件。”

話雖然如此,但我反而對倫恩的懷疑變得更大了,明明我們有專門的信使,爲什麼要通過信鴿呢?我開口問道:“上次倫恩將我調派兵力的事情是通過信鴿傳遞給你們的麼?”

梅維絲搖了搖頭,“是一個信使傳遞的,當時被我攔截下來了,但那個信使說只能海恩將軍知道,我纔有如此深的映像。”

我深吸一口氣,“繼續監視,梅維絲,如果他用信鴿傳遞信件你可以自己拆開看,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

梅維絲皺了皺眉,“將軍,雖然這不符合規定,但是事從緊急,即使我拆開我還是必須讓將軍知道的。”

“那就拆完之後讓我知道就行了。”我有些不耐煩的揮揮手。 梅維絲不甚贊同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將軍。”

我繼續觀察莫拉斯周邊的地形,梅維絲站在原地沒有動,過了一會突然說道:“將軍,你這是打算強攻莫拉斯麼?”

我擡頭看着梅維絲,“是的。”

梅維絲走到我跟前說道,“將軍,艾希將軍在走之前留下了一封信,說是如果我們要強攻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看看。”

“哦?”我擡起頭來,看着梅維絲。

梅維絲從我身旁站起來走到旁邊的書架旁邊翻了起來,我饒有興致的看着她,梅維絲不知道從哪兒翻閱到了一封信然後走過來遞給我。

我好奇的接過來,封面上面什麼都沒有寫,我將手裏的信封拆開,果然是一封信,我將信遞給梅維絲,“唸吧。”

梅維絲接過來以後,緩緩念道:“如果需要強攻,可以調動我們訓練的當地民兵在後面佯攻,我軍在敵人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後面的時候突然出擊,一定是利用精銳部隊。”

我聽了這句話,問道:“嗯?我們還訓練了民兵?”

梅維絲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將軍,我們在攻陷了莫拉斯周邊所有村落的時候,爲了穩定民心實際上也是出於監視當地情況的考慮,我們在各地的村莊裏面建立了軍營,招募並訓練當地的士兵。”

我不得不爲艾希的睿智點了點頭,然後詢問道:“那我們一共有多少人?”

梅維絲翻過身子去繼續翻閱,過了一會抽出來一個文件,將文件打開,“將軍,這是我們的訓練資料。大概是有兩百人。”

“兩百人麼?”我點點頭,人數上面已經很多了,如果我那三百新兵不受損失的話,我們的兵力就有將近千人了,這樣的話,按照聯盟軍隊的編制基本上已經是三個團隊了。

“是的,將軍。”梅維絲將手中的文件合上,“但這兩百人訓練極差,人員素質基本上也很差,都是各個村莊的老弱病殘。”

“那如果想要讓他們來攻擊呢?能有多少人符合作戰要求?”

“不足百人。”梅維絲有些爲難的開口說道。

“嗯,足夠了。”我低頭繼續觀察周邊地圖,既然艾希已經留下了這樣的作戰指示,那就意味着莫拉斯的正面又可以讓聯盟軍隱藏的東西。

梅維絲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站在我身旁。

我一邊看地圖一邊問道:“梅維絲你知道我們在莫拉斯正門前面有沒有隱藏的地方啊?”

梅維絲彎腰用手在地圖上指點了一下,“將軍,我們的隱藏點在這周邊。”

我看了看,“那帶我去看看吧。”

梅維絲看了看我,面上帶有憂色的問道:“將軍,哪裏並不算是安全,更何況我們剛剛新敗,很多士兵都有些畏懼不敢上前,而且將軍的身體還不是太好。”

我站起身子來,“梅維絲,戰場情況千變萬化,如果可以我更寧願掌握可以掌握的一切,這樣的話,我們還可以在戰鬥初始佔一點優勢。” 梅維**言又止,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是,將軍。”

“梅維絲,辛苦你了。”我拍了拍梅維絲的肩膀,“民兵哪裏需要你來指揮,你有問題麼?”

梅維絲行了一個禮,“將軍,交給我。”

“三天之後,我們就要攻擊了。”我慢慢走到帳篷門口,往外看去,士兵們雖然還沉浸在失敗的陰影中,但可以看出來,他們都開始恢復了。

梅維絲跟了兩步,“將軍。”

我扭過頭去看着梅維絲,“怎麼了?”

梅維絲看着外面,“將軍,這些士兵都是跟隨着我們從您第一次執掌軍權以來經歷過帝國軍襲擊克納斯,經歷過我們的反攻,經歷過我們最慘烈的時候。希望將軍不讓他們的血白流。”

我點點頭,“我懂的。”

梅維絲行了個禮,“將軍,我這就出發,將所有村落裏面的民兵都集合起來。”

“帶上一百老兵走吧。”我背對着梅維絲說道。

梅維絲愣愣的看着我,然後行了個禮,“是,將軍。”

我沒有說話,梅維絲撩開簾子走了出去,看着梅維絲堅定地背影,我心中暗暗感嘆,“艾希啊,你的副手還真是一個人才啊。”

就這樣,第三天我們預定的攻擊時間到來了。

看着迷茫的大霧,我心中感嘆,真是天助我也。轉身看着身後那些嚴陣以待的士兵們,我掉過頭一揮手,士兵們安安靜靜的前進着。我坐在馬背上,輕輕一夾馬腹,**的駿馬慢慢的放開蹄子往前走。

看着莫拉斯那灰白色的城牆越來越近,我心中思緒萬千,等待着梅維絲在莫拉斯的後面發出行動的信號。

終於過了好半天,兩枚紅色的信號彈衝了上來,也不用等我吩咐,士兵安靜的從隱藏點裏面衝了出來,莫拉斯的城門果然緩緩地打開了。

親兵隊率先衝了進去,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士兵們蜂擁而入。我走到門口,看到一箇中年人站在門口向我諂媚。

我從馬背上翻了下來,“閣下就是莫拉斯城主了吧?”

那個中年人點了點頭,“敢問野豬軍團的軍團長在哪兒呢?”

我看着這個中年人,幾個月前我們還是惶惶不可終日的從他面前逃過,現在居然變成了這樣,看着他本應該是高傲的臉變成了一種諂媚的神情。

“閣下,我是克納斯的領主。野豬軍團的團長暫時不在,由我來暫代團長一職。”我說的很是客氣,雖然我對他的人品不屑,但是現在還用得着他,不能太絕。

那個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好的,那我們現在去我府裏面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拒絕了,“閣下,現在戰鬥纔剛剛開始,還是請閣下暫時回府迴避一下。”說完,我再也沒說什麼,翻身上馬就往前走。

我們的士兵很輕鬆的攻佔了莫拉斯正門周邊的所有地方,這個時候守衛着莫拉斯的帝國軍才反應過來,但是想要將我們趕出去已經不可能了。但守衛者們利用自己熟悉地形不停地構建防禦陣地來抵擋我們的攻擊。 敵人的堅韌讓我讚歎,但即使是這樣我們也不得不強行攻破了敵人建立的一個有一個防禦陣地。我站直身子,站在莫拉斯的最高處向下俯瞰着,帝國軍的守衛防禦的陣地越來越少,防禦人手也是一點有一點的被我們斬殺,但即便如此,他們還不停地建立防禦陣地想要跟我們在做最後一搏。

但面對密密麻麻的進攻者,帝國軍的守衛幾乎像是淹沒在人羣中一樣,漸漸消失不見了。

莫拉斯的城主諂媚的站在我背後,“將軍,我們之間的事情您看?”

我扭過身子去,“放心,你依舊會是莫拉斯城的城主。”

那個莫拉斯的城主高興地笑了起來,連聲說道:“我一定爲將軍鞠躬盡瘁。”

我打斷他,“嗯,我知道了,你回城主府裏面等着我們的消息吧。”說完,有些厭惡的扭回身子去,如果不是爲了政治上和軍事上的影響,我真的是不想看到他一眼。

我繼續觀察着戰場的形式,帝國軍的守衛終於要抵擋不住了,打開了莫拉斯城的南門組織起了突圍。但佯攻的梅維絲早就預料到帝國軍會從這個方面突圍,站在前面的民兵很快就逃跑了,但是梅維絲不爲所動,她憑藉的從來不是那些新兵而是她離開之前帶走的一百個老兵。

一百個老兵果然沒有讓梅維絲失望,雖然人數跟敵人差的不多,但是勇氣上面卻是天壤之別,帝國軍的守衛在死守巷戰的時候還算是英勇可嘉,但是再決定逃亡以後,卻變成了一團散沙,在圍堵在門口的老兵壓迫下尚能保持一心對敵,但是當他們殺開一條血路的時候,立馬四散逃亡。

梅維絲看出問題來,讓老兵們讓開了一條通道,讓那些帝國軍的守衛四散逃亡,然後率領着老兵們從後掩殺。帝國軍士兵放棄了抵抗,都是各顧各的逃亡了開來。

我轉身就往下走,大勢已定了,帝國在莫拉斯的勢力完全沒有了,莫拉斯城以及周邊的所有城市盡歸我們聯盟了。

我有些懨懨的,翻身上了馬,幾個親兵看我這幅模樣,都趕緊上馬,在背後詢問:“將軍,我們去哪兒?”

我也不說話,只是加緊馬腹往海恩修養的大營疾馳,後面的親兵也只好緊跟在其後。

我就這樣縱馬跑到了大營裏面,撩開了海恩營帳的簾子大步走了進去,隱約聽到後面的親兵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我也不理,只是直直的走到海恩牀邊,看着海恩蒼白的臉,我半晌不語。

突然我抓住海恩的肩膀,“海恩,你給我醒醒,我們已經將帝國軍的勢力從莫拉斯完全趕出去了,你還在擔心什麼?”

海恩微微睜開眼,“將軍,你來了啊?”

我有些驚訝得看着海恩,說不出話來。

海恩重新閉上眼睛,“將軍,你好吵啊,吵得我都睡不着了。”

我鬆開手,“你什麼時候醒來的啊?”

海恩微笑的說道,“嗯?我想想啊。好像是上次將軍跟我咆哮什麼來着,那會大概就醒了吧,只是比較困所以我就又睡了一小會。” 惹上小爺:女人你完了 “什麼一小會啊,你明明睡了三天了又。” 惡少的桃花劫 我有些歇斯底里。

海恩微笑一聲,岔開話題說道:“將軍,我們攻陷莫拉斯了?”

“嗯,是的。”我也不願意談論剛纔那個話題,也就隨着海恩的話題繼續說道。

海恩輕輕笑了一聲,然後微微開口說道,“我餓了。”

我笑了出來,然後吩咐外面的親兵去給他做飯。

就這樣,我們過了好幾天,莫拉斯周邊的事物都已經被梅維絲掌握了起來,一切事物都按照預定的計劃有序的執行着。

而海恩的病也一天比一天好,我也能自由行動了,一切看起來都順利了起來。

但是福兮禍之所倚,艾希終於回來了,但是帶着的不是同意我先斬後奏同意莫拉斯城主投降的事情,而是帶來了史考特。

史考特身邊還陪伴着那個曾經的克納斯統領。那個克納斯統領不無驕傲的看着我,“是不是沒想到我又回來了?”

我不屑理他,只是扭頭看着史考特,“女王是什麼意思?是讓他來當莫拉斯城的城主麼?”

史考特微微嘆了一口氣,突然將我腰間象徵着領主身份的腰刀抽走了,兩個史考特的護衛上前兩步將我反手按倒在地。

史考特看着我,“王威,你可知罪?”

我被壓着半跪在地上,臉貼着地面,挑着眼看着史考特,“我何罪之有?”

史考特緩緩開口說道,“私自肅清軍隊,建立私軍,無視軍令,還有意圖投敵。”

我冷笑出聲,“你這些都有證據麼?”

史考特一副遺憾的神色說道:“肅清軍隊、建立私軍還需要證據麼?你現在軍隊中只認識你不認識女王大人,而且人數遠遠超出了一個領主可以率領的人數。這些,你可認罪?”

我憤恨的等着史考特,但是對他說的也沒有反駁的餘地,雖然是爲了將我軍中的帝國軍探子趕出去,但是在軍方高層看來就像是排除異己一樣肅清了軍隊,而爲了作戰而擴充軍力在懷疑面前就變成了建立私軍。

史考特看我沒有反駁,繼續說道:“聯盟沒有給你軍令,你是如何敢答應讓一個投降的敵人來擔當如此重要的城主之位?難道不是你反叛之心的證據麼?”

說到這裏,我不禁破口大罵:“你完全是血口噴人,我完全處於爲公考慮,你居然如此污衊與我。”

史考特也不惱怒,“你既然不認這一條,我也不說什麼。但是你軍中的倫恩你可認識?”

“倫恩?”我有些不明白爲什麼史考特爲什麼提起這個人,但我還是很誠實的說道,“沒錯,我的確認識,在我的軍中任職。”

史考特冷笑一聲,“你還假裝不知道麼?倫恩是倫達的弟弟,也就是帝國軍直屬第七軍團的帝國軍探子。”

我被驚得說不出話來,史考特冷笑起來,“我沒記錯的話,倫達曾經在站前邀請你加入帝國軍吧?看來你們之間已經達成協議了。” 我掙扎起來,“你說什麼?”

史考特也不理我,轉身將手裏的腰刀遞給了旁邊的那個曾經的克納斯領主,“從此以後,你就是克納斯的新任領主了。”

那個人單膝跪地,開口說道:“我,摩頓絕不辜負將軍的期望。”

“至於你麼。”史考特扭過身子來對我說道,“王威,你太讓我失望了,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情來,你在聯盟軍中的一切地位從今天開始全部取消。”

海恩再也忍不住憤怒衝了上來,“史考特將軍,你這樣做不公平,難道我們幾個月來對帝國軍作戰的事情就這樣白費了麼?我們纔剛剛攻陷了莫拉斯城。”

史考特看了一眼海恩,“我記得你,是王威身邊的那個副官對吧?”

海恩雖然還是很憤怒,但保持了一定程度上的剋制,“是的,史考特將軍,我是克納斯親衛軍的團長-海恩。”

“親衛軍麼?”史考特看了一眼海恩,開口說道:“從今天起,親衛軍已經解散了。也就是說你跟你的僱主一樣被解除職務了。”

海恩有些哀傷的看着史考特,大概是沒想到自己這樣的一腔熱血到了最後居然成爲了幻影,所做的一切努力最後成爲了別人的嫁衣。

連一向冷酷的艾希都忍不住站了出來,“史考特將軍,我也是你所謂的私軍中的一位將軍,我也請求想你辭去我的職務。”

史考特看了一眼艾希,說出來的話卻總算是有些溫度了,“不,艾希將軍。你是克納斯野豬軍團的團長,並不是私軍統領,你的確是要降職,不過你依舊是野豬軍團的副團長。”

艾希不屑一顧,“很抱歉,那允許我遞交辭呈辭去我野豬軍團副團長一職。”

摩頓直起身子來,冷哼一聲,似乎對艾希不給他面子一事頗爲不滿。史考特瞟了一眼摩頓,摩頓馬上閉上了嘴。史考特看着艾希,艾希好不客氣的瞪着史考特,過了半晌,史考特才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正式接受你對我提出的辭呈,允許你辭去野豬軍團副團長一職。”

艾希冷笑一聲,重新站立在一旁。

史考特看了看周圍,大聲說道:“還有誰要辭去職務?”

梅維絲撥開人羣走了出來,將手上還流淌着血跡的彎刀扔到了地上,“將軍,我也辭去野豬軍團作戰參謀以及後勤部長一職。”

史考特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彎刀,也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人羣中一個有一個或大或小的軍官從人羣中走了出來,將標誌着自己身份的彎刀扔到了地上。

史考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估計沒想到這樣一個事件居然讓這麼多從上到下的大大小小軍官放棄了自己的職務。

那些正式辭去自己職務的軍官在辭去了自己職務之後都按照以前的軍官職位站在了艾希的身後,摩頓看着艾希身後越來越龐大的人羣,不停地擦着自己臉上的汗水。

史考特低頭看向我,“沒想到啊,王威,短短几個月你不光建立了私軍,還培養出了這麼多忠於你的軍官。” 我冷笑一聲,“那還要多謝史考特你了啊。如果不是你倒行逆施,我都不知道我軍中有這麼多正直之士呢。”

而作爲私軍的親衛軍以及艾希在莫拉斯周邊培養的民兵已經被史考特帶來的禁衛軍所驅散,留下的士兵只有野豬軍團的士兵們。

在默默無語的圍觀了一陣子以後,人羣突然傳來了一聲呼喝,“史考特將軍,爲什麼我們浴血奮戰這麼多日子,到了我們收穫勝利的時候,等待我們的不是歡呼,反而是聯盟對我們的清洗呢?”

摩頓臉上變了神色,聲色內斂的衝着人羣大喊道:“是誰在背後搞鬼,有本事站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