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嘯一劍刺入幽靈蛇身體,洶湧殺氣貫穿而過,然後一咬牙,手中長劍向外切了下去。

「嗤拉!」一聲,

凌厲的殺死在幽靈蛇的身體內艱難地向外劃破了一米長左右的距離。

因為楊嘯的殺氣已經貫穿了幽靈蛇的身體,所有雖然只是划動了一米左右的距離,但是卻嚴重損傷了幽靈蛇的內臟。

幽靈蛇一聲狂叫,再也無力去纏繞六翅蜈蚣,龐大的身軀鬆開了死死纏著的六翅蜈蚣,巨大的頭顱昂起來,掉頭撲向楊嘯。

這個時候,楊嘯怎麼可能會讓幽靈蛇反擊?

楊嘯大喝一聲,使出全部力氣,手中長劍帶著凌厲殺氣,拚命向外切去。

「嗤拉!」一聲,

長劍瞬間將幽靈蛇的半個身體給切開了。

幽靈蛇一聲慘叫,巨大的頭顱對著楊嘯咬了下來。

楊嘯的身體一躍而起,直接一拳對著幽靈蛇巨大的頭顱轟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幽靈蛇巨大的頭顱一震,向後倒飛數十米,連帶著龐大的身體,轟然倒下。

另外一邊,邢哲的長劍刺入六翅蜈蚣的身體,拚命向外划拉。

那六翅蜈蚣原本被幽靈蛇纏住,喘不過氣來,氣息微弱,此刻還哪裡有力量反擊邢哲?

邢哲成功地切斷了六翅蜈蚣半邊身體,然後瞬間化為獸魂平頭哥蜜獾,飛撲到了蜈蚣的頭部,巨大鋒利的雙爪死死抓著蜈蚣的頭,張開大嘴,鋒利的牙齒直接咬入了六翅蜈蚣的頭部。

「咔嚓!」一聲,

邢哲咬碎了六翅蜈蚣頭部的鱗甲,撕扯出了三分之一個腦袋的肌肉。

六翅蜈蚣連哀嚎就沒喲哀嚎一聲,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死翹翹了。

六翅蜈蚣就算死了,幾十個鋒利的爪子還深深刺入了幽靈蛇的身體中不放鬆。

楊嘯和邢哲兩人大大送來一口氣,各自坐在地上。

片刻之後,兩人站起來,慶幸地彼此擁抱了一下。

「楊兄,今天好險啊,想想都后怕!」

「那是,無論是這幽靈蛇還是六翅蜈蚣,都足以殺死我們,沒有想到,它們倆卻先打上了….我們是不是發財了,這可是皇級境界妖獸的屍體。」

邢哲笑道:

「我真是服你了,永遠都想著發財,沒錯,皇級妖獸的晶核可以賣個大價錢,至少十萬晶圓起,而且,它們的肉也是難得的進化能源,看來我們的食物是不缺了。」

兩人一邊笑著,拿出電筒照明,分別取下了幽靈蛇和六翅蜈蚣的晶核。

六翅蜈蚣的殼是煉製高等級魔法鎧甲的難得珍惜材料,賣的價格比晶核還要值錢。

幽靈蛇的皮可以製造高級魔法軟甲。

兩人收拾好妖獸的屍體,當即坐在地上,利用火系功法烤了幽靈蛇的肉來吃。

「楊嘯,下一步我們怎麼辦?還沿著地下河坑道繼續尋找嗎?會不會又遇到別的妖獸?」

邢哲一邊吃烤肉,一邊心有餘悸地問道。

說實話,他是真的有些后怕。

今天如果不是因為幽靈蛇和六翅蜈蚣內鬥起來,兩人的小命還真是保不住。

空間辣女太剽悍 楊嘯想了想,說道:

「地下坑道肯定是要繼續追查,只不過,我們暫時不急,我有一個想法,邢哲兄聽聽是否可行。」

「什麼想法?說來聽聽。」

「這個地下河坑道很大,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目前看來,這裡有足夠的食物和空氣讓我們生活下去,即便暫時不出去,我們也不會死在這裡,

既然如此,這裡的基因進化資源如此強大,為什麼不幹脆在這裡修鍊一段時間內?」

邢哲聽了一愣,

「在這裡修鍊?」

「對,在這裡修鍊,利用這裡的飛金魚,地下河水中的強大的進化能量,我們就在這裡修鍊,比起無極學院所有的修鍊場來說,這裡的進化能量都要更強大,修鍊效果更好不是?」

邢哲點點頭,

「從修鍊的角度來說,在這裡修鍊的確很好,只是,難道我們不出去了?」

「你還擔心出去的問題?就算沒有人來救我們,憑藉我們倆的戰力,加上這裡大量的食物,我們只需要多花一點時間,完全可以直接打出一條逃生通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你找死!看劍!

花木蘭面色一怔,剛剛還在醫治主公的左慈,此刻竟然想要害主公,當下翹眉怒目一劍狠狠的刺了上去,奔若驚雷,氣勢逼人!

「小女子也敢與吾為敵?」

左慈好歹也算是個仙人,手中的葯仗揮舞著便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終究這個時代還是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在左慈眼裡這女子肯定是沒有什麼實力的,還能被賀翎委以重任,那就跟找死的螻蟻沒什麼區別

若是一般的女子或許還真不出他所料,可他現在面對的可是個實打實的橙色武將,花木蘭!

「鐺!」

泛著點點金光的長劍與左慈手中揮舞的綠色葯杖相撞,散發道道漣漪般的奇異光波,左慈面色一變,手中的葯杖像是無力了一般,連連後退幾步,慌忙給自己嘴裡塞下幾顆藥丸,待得力量湧上,這才好受了很多,手中的葯杖拼盡全力去迎接木蘭的長劍

他實在沒有想到眼前的弱女子,竟然能夠迸發出如此巨大的力量,讓自己都要為之退避三舍!

不行,不能這麼死纏爛打下去,對方可是橙武戰將,自己一個輔助仙人怎麼會是她的對手?

左慈一個葯杖猛揮而出,其上包裹著顏色不明的粉塵,對著木蘭就砸了過去!

那粉塵可是化骨散,若是被吸入身體中,立刻就會四肢無力,戰鬥力全無,即便她是橙品大將也無可奈何!

「喝!」

左慈又一次小看了花木蘭,她畢竟是個女將,不同於其他猛將的心粗,從那粉塵出現在左慈法杖之上時,她就知道這些粉塵是左慈的手段,當下勁氣迸發於劍身,狠狠一甩!

「嗖!」

一道勁風拂過,直接吹散了那些粉塵,而後一道劍影疾閃而來,閃爍著死亡的危機氣息!

左慈面色大變,太快了,自己這法杖玄妙的很,下藥總是在不經意間,可這女娃子竟然看穿了自己的意圖,出手速度又快又狠,自己的速度都追不上她!

那劍影上的氣息足以致命!

越來越近了!

「你!不可殺我!!」

左慈慌忙的喊道,歇斯底里的樣子像是拼盡了最後一絲氣力,面色慘白

「噌~」

冰冷的劍鋒穩穩的停在了他的脖頸之上,只要花木蘭願意,一劍下去便能誅仙!

「你殺不了我,因為我的魂體早已超脫,只是這具肉體老夫還有些用處,所以老夫願意用肉體的命來換取你家主公的命,如何?」

左慈艱難的翻滾了下喉嚨,手中一松,那葯杖便憑空消失,連忙對花木蘭說道。

「你先救了我家主公再說……」

潛規則 花木蘭雙眼微眯,講條件的話,自己可是有利地位,讓他先做出代價,自己再考慮要不要放他一命,當下連忙說道

「不用救我,讓他說說為什麼突然對我下手的原因!」

賀翎一臉震驚,沒想到這左慈這麼不經打,花木蘭三下五除二便徹底壓制住了這個老小子,他應該是最菜的一個仙人了,既然如此,那自己可要問問他,為什麼仙人都要找自己的麻煩。

「為什麼?你身上的孽債太多了,不管哪個地仙,只要殺了你,便能立刻飛升上仙,你說為什麼?」

左慈一臉驚駭的眨巴眨巴眼,有些意外賀翎居然沒事,當下也不得不說出了這個理所當然的原因 楊嘯和邢哲商量之後,兩人決定暫時留在坑道裡面修鍊。

「為了以防萬一,我們先回去,把進來的那個坑道石門關上。」

「好。」

兩人又重新折返回到101修鍊場底部的那個坑道石門,將石門復原,然後又從裡面將坑道上的岩石轟垮,將坑道的一段完全給堵住,為的就是不讓外面救援的人發現這個秘密坑道。

弄好這一切,兩人再次回到了六翅蜈蚣所在的坑道開始了修鍊。

岩洞裡面的基因進化能量濃度比九級修鍊場還要濃厚數倍,楊嘯和邢哲兩人如饑似渴地開始了轉運無極學院的進化訣,貪婪地吸收這基因進化能量,感受著身體一點一滴的變化。

除了運行進化訣,兩人還會在地下河水中浸泡身體。

地下河水蘊含著強大的進化能量,在河水裡面浸泡數十分鐘,全身的疲勞一掃而空,精神抖擻,滿血復活。

幽靈蛇和六翅蜈蚣的肉足夠兩人吃好幾個月。

為了方便保存,楊嘯兩人輪流使用寒冰功法,將兩頭妖獸的屍體直接冰封起來,需要吃的時候就取一部分出來。

此外,使用飛金魚也是一種額外的享受,補充的進化能量更加強大。

兩人在岩洞中沒有時間概念,忘我的修鍊,每天除了睡覺就是修鍊,由於地下水能夠快速修復疲勞,楊嘯簡單計算了一下,每天睡覺的時間恐怕只有四個小時左右,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勁。

兩人的基因進化速度也是大大提升了,每隔一段時間,兩人就會提升1點基因屬性值。

這種感覺讓楊嘯和邢哲兩人都處於興奮之中,慢慢地,兩人已經忘記了離開岩洞回學院的事情。

……

江恩,江浩,綠玲三人第二天一早,帶著幾十個團員緊急感到了101修鍊場原址,看到完全坍塌,被小山掩埋的101修鍊場,眾人震驚不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邢哲和楊嘯呢?」

「難道說,兩人被埋在了101修鍊場的地下坑道裡面?」

「這都過去一夜了,我們怎麼辦?楊嘯和邢哲兩人還活著嗎?」

「我們該怎樣去救他們?」

……

眾人議論紛紛,幾乎所有人都斷定,楊嘯和邢哲兩人如果再101修鍊場坑道內的話,肯定是沒活命的希望了。

綠玲看著江恩,說道:

「江恩師兄,我們該怎麼辦?」

江恩圍著坍塌的廢墟繞行了數圈,又在坍塌的廢墟上觀察了一會兒,嘆息道:

「楊嘯昨天說要來101修鍊場看看,楊嘯和邢哲一直沒有返回我們的露宿營地,如果估計沒錯的話,兩人應該是在地下坑道的,

每一座修鍊場的地下坑道都很複雜,有數層,甚至數十層,如果只是上面的坑道坍塌的話,兩人憑藉地下坑道內的空氣和隨身攜帶的食物,應該可以生活半個月左右,

只是,」

江恩看著堆積如山的廢墟石塊,露出了為難之色。

一旁的江浩的說道:

「江恩,你是擔心,這麼多的廢墟,我們根本無法再半個月內清理乾淨,來不及去救楊嘯和邢哲,對嗎?」

江恩點點頭,說道:

「101修鍊場之上原本是一座百米高的小山,此刻的情況是,這座山幾乎都坍塌下來了,將101修鍊場完全掩埋,我們要救楊嘯和邢哲,就必須先清理掉這些碎石,

可是,如此大的工作量,就憑我們幾十個人,如何清理得了?」

綠玲點點頭,

「楊嘯這是自取禍害,誰叫他沒事來什麼101修鍊場的?有什麼好看的,土包子一個,他死不足惜,還連累的邢哲師兄,唉!」

「綠玲學妹,楊嘯兩人都出了事情了,你還這樣說,不厚道,楊嘯也不是故意的,如果他知道這座山會坍塌,他怎麼可能會跑來這看熱鬧呢?」

綠玲橫了江浩一眼,也不爭辯。

江恩突然自言自語地說道:

「奇怪了,好好的101修鍊場,怎麼就流突然坍塌了呢?」

……

眾人看著眼前如山一樣的廢墟,一時間沒有了主意。

江恩最後一咬牙,說道:

「這樣吧,我們提前結束這次的狩獵形成,所有團員的費用減半,大家立即返回無極學院,我要向學院彙報這裡的事情,希望學院可以組織力量來救援。」

江浩點點頭,

「只有如此了,希望還能有機會救楊嘯和邢哲。」

其餘的團隊會員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大家收拾了一下,一起返回了無極學院。

江恩,江浩和綠玲三人緊急感到了學院的學生工作部,找到了負責人學生工作部的領導林渠主任。

「林主任,不好了,101修鍊場坍塌了。」

林渠是一個中年男子,聽了江恩的彙報,臉色一變,

「哦?101修鍊場坍塌了?難怪昨天學院監測到了無極島上有強烈的震動,學院正在派人調查此事,卻沒有想到會是101修鍊場坍塌了,

這真是奇怪了,好好的一座修鍊場,怎麼會坍塌了?幸好是一座廢棄的修鍊場,應該沒有傷到人吧?」

江恩三人臉色一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