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寶心裡這般想著,頓時又生出了幾分危機感。

她隱隱覺得,或許是白少身邊,又出現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妖艷賤貨。

想要再往上一把,自己還得使使勁了。

「最近幾天公司有什麼事兒嗎?」白洵先是摸了一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下,然後才對著楊天寶開口問道。

「沒有,一切都很正常。」楊天寶搖搖頭道。

陳佳莉年前剛剛提了總經理,而胡莉從白洵那裡拿到的過年紅包,也是相當的豐厚,所以這兩個人現在正是盡心儘力的時候,而前些日子,關於今年的規劃,白洵也都已經跟她們溝通過,所以現在基本上都是在按照著白洵所預想的進行著。

白洵想了想。

現在,顧莎佔了自己在迎春園的房子。

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又少了個秘密的住處。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必要再給自己找幾個住的地方了。

順便,還得再給自己和顧莎找個婚房。

直到現在,他還是一門心思的,想要跟顧莎結婚。

就是看中這個溫柔的女人了。

倒不是說林芝寧不好。

事實上,林芝寧長得漂亮,人也溫柔,情商也高,上輩子在白洵的認知里,也是個很有知名度的女明星。

簡直就是個完美女人模板。

只不過,因為她的那個明星身份實在是在白洵的心中太深刻了。

讓白洵總是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征服起來,確實是很有一種特別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但娶回家做老婆,卻又有種怪怪的感覺。

反倒是顧莎這種普普通通的女人,更容易讓白洵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更像是一種心靈上的港灣。

要不,還是先把別墅搞定再說吧。

想到這裡,白洵對著楊天寶招了招手。

看到白洵的動作,楊天寶趕緊到白洵的面前。

「走,帶你出去玩!」

白洵笑著跟楊天寶說道。

現在的他,一點兒都不想開車,那就帶著小助理咯。

楊天寶哪裡會想到這些,聽到白洵的話,立即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便迅速的收拾好東西,高高興興的跟在白洵的身後。

兩個人一塊兒下了電梯。

而聽到白洵過來的消息。

陳佳莉趕緊準備好了這段時間的一些工作,準備去找白洵彙報一下。

結果,當她趕到白洵辦公室的時候,迎接她的,是一片空蕩蕩。

下了樓,白洵便直接把車鑰匙丟給了楊天寶。

對於做白洵司機這種事兒,楊天寶早就干過許多次,早就已經是輕車熟路。

系好安全帶,發動開引擎,才轉過頭去,對著白洵笑著說道:「白少,咱們去哪兒玩兒?」

說話的時候,楊天寶的腦海當中,一下子就冒出很多可以玩兒的地方,像去年剛剛開園的歡樂谷,她一直都只是聞其名,卻都沒有機會去玩過呢。

「你就去找今年新開發的那些樓盤,高檔一點兒,有名氣的,去哪兒就行!」

白洵對著楊天寶吩咐道。

哈?

聽到白洵的話,楊天寶下意識的一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忍不住看向白洵,眼睛裡帶著求證般的目光。

「對,帶你去看樓盤。」

白洵點了點頭,笑著道。

楊天寶頓時意識到,自己之前可能想的太天真了。

什麼出去玩兒,根本就是陪他出去幹活好吧!

楊天寶就好像是泄了氣一樣,整個人也是蔫蔫的。

不過,好好的,又買什麼房子?

楊天寶有些不明所以。

當初她可是跟著白洵買過房子的。

這好好的……

緊接著,楊天寶又想起之前自己的某些猜測。

心中頓時不由得一緊。

看來,自己想的,八成是真的了。

買房子幹嘛?

還用問,當然是用來金屋藏嬌的了!

有那麼一瞬間,楊天寶的心裡有委屈,有嫉妒,還有羨慕。

她真恨不得對著白洵大喊一聲:「你什麼時候,買套房子把我也養起來。」

只可惜……

看了一眼身邊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她咬了咬嘴唇,最終還是認命般的開著車,朝著某個樓盤而去。

同時,心中還有很多的疑惑。

明明這段時間,都喝了那麼多的木瓜汁,吃了那麼多的豬蹄兒,人都胖了3斤,怎麼這胸,就是不見長呢……

。 「呼嚕嚕~」

祝融像小時候一樣安慰虎妹,並且用眼神示意虎妹待在原地。

『獨立』以後的虎妹已經學會了自己思考,看到祝融那熟悉的動作先是愣了愣,但最終還是配合地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

暫時『安頓』好虎妹,祝融將目光放在了遠處的白斑鹿群。

他沒有衝動!

先是觀望了一會兒!

鹿群的表現還是和昨天一樣,離開岸邊一點距離之後開始『觀望』!

對視了好一會兒,又是那隻『勇敢』的小白斑鹿站了出來。

他鼓起勇氣靠近岸邊。

這一次比昨天更靠近岸邊。

祝融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隻很有野心的小白斑鹿!

才這麼小就想著在鹿群當中確立自己的地位!

祝融目測了一下自己到岸邊的距離,大約50米!

「一口氣潛水過去應該沒問題!抵達岸邊最多也就三十秒!」

「但是一旦露出水面就會立刻暴露!」

「潛游過去自己能堅持多久不露出水面呢?」

他心裡不斷地在盤算著。

片刻后,祝融像昨天一樣轉身,接著一頭扎進了水裡。

:祝融這是又準備溜了嗎?果然還是那麼慫!

:你們注意到白斑鹿群里的那隻小白斑鹿了嗎?感覺好聰明啊!老是藉助祝融的威風在鹿群當中獲得『聲望』!

:未來的鹿王!【豎起大拇指jpg】

:昨天這小傢伙就是這麼引起鹿王的注意的!

:故伎重施,日後是鹿王無疑了!

……

小白斑鹿見到祝融的身影消失頓時表現得極為興奮!

這一次他沒有表現出昨天的害怕和謹慎,第一時間來到岸邊。

它在雄鹿首領沒有『下達命令』的時候提前喝起水來。

這一次,雄鹿首領也沒有表現出昨天的謹慎,而是立刻發出哞哞的叫聲。

整個鹿群瞬間放鬆了警惕!

他們紛紛開始靠近岸邊!

而在這時祝融已經潛水靠近了岸邊!

他發現自己高估了自己的水平!

平時他可以輕鬆地做到在水裡憋氣一分鐘以上!

因此他估計自己潛泳到岸邊怎麼著也應該能夠在水裡撐個十幾秒!

可是,實際情況是,潛泳對體力的消耗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

別說『在水裡待十幾秒了』光是『堅持到岸邊』就已經夠他受的了!

在他靠近岸邊的那一刻,大腦有些缺氧的祝融覺得自己這次偷獵已經失敗了!

畢竟再堅持下去,他就有可能成為世界上第一隻被自己淹死的老虎了!

可是當他準備放棄捕獵那一刻,他卻突然發現一隻稚嫩的小鹿在歡快地喝著水!

「還有這種好事?」

祝融也沒想到居然有白斑鹿在他消失了三十秒不到的情況就來到了岸邊!

「難道是太渴了?」

『外賣』來得太突然,祝融都有些懵了。

不過,他很快從懵逼狀態恢復了過來。

此刻他距離水面也就不到一米!即便腦袋因為缺氧而有些暈,但是拼盡全力再堅持個五六秒還是不成問題的!

那隻小鹿正在勾著頭喝水,脖子距離水面只有咫尺之遙!

「簡直就是送上門來的肥肉啊!」

祝融找好四肢的著力點,隨後如同一支利箭衝出了水面!

長牙如同無情的鎖骨刀直接鎖住了小白斑鹿的喉嚨!

小白斑鹿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就直接失去了意識!

祝融立刻將小白斑鹿拖下了水!

一時間,水面染紅了一片!

就在這時,雄鹿首領發出一陣昂揚的鹿鳴聲!

緊接著,剛剛趕到岸邊的白斑鹿們一鬨而散!

不到十秒的時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恩?這是什麼情況?祝融不是撤退了嗎?

:對啊!看方向,祝融的確是在撤退啊!可是為什麼一轉眼就到了岸邊附近的水底?這距離至少得50米吧!祝融潛泳這麼6的嗎?

:好打臉啊!剛剛還有一群人說祝融慫,不敢上呢!

:可不是嘛!剛才還有人說那隻被咬死的小白斑鹿是未來的鹿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