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浩雙眸中青芒暴漲,在邱世傑腦海中粗暴的尋找著自己需要的消息。

五分鐘后。

青芒消逝,楊浩臉色陰沉的收回精神力。

「四大家族京都宋家,原來這件事是你們在暗中搞鬼!」

「呵呵,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楊浩眼眸里充斥著陰冷,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邱世傑,嘴角微微翹起! 京都宋家,是華夏四大家族之一。

同王家、周家、柏家一樣,在華夏底蘊非常的深厚,就比如這次,邱世傑之所以能夠收買軍區那麼多高層,背後就是京都宋家在搞鬼!

「時隔三年,想不到四大家族的動作,都快腐蝕到部隊里了!」

「看來我的計劃,也要提前了!」

楊浩的眸子變得銳利起來。

不過,現在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楊浩深呼一口氣,將渾身的殺意收斂其中,撥通一個電話通知豺狼,將這邊的事情簡短的告知,隨後便轉身來到包廂內。

衛生間內。

沈冰凝蜷縮著雙腿,緊緊裹在楊浩的衣服下,精緻的俏臉上滿是恐慌,尤其是外面傳來不斷的槍聲和慘叫聲,更是讓她恐懼。

「楊浩,你千萬不能有事啊。」

霸愛女友很囂張 沈冰凝內心憂慮的呼喊,只有聞著楊浩衣服上熟悉的味道,才能帶給她絲絲安全感。

時間慢慢過去,沈冰凝的柳眉卻是突然蹙起來,絕美的俏臉上浮現一團紅暈。

「不好!藥劑……要發作了!」

沈冰凝俏臉紅撲撲,可是緊緊擰著的眉頭卻是壓抑著一抹痛楚。

吱嘎……

這時,衛生間的門被輕輕推開。

「楊浩!」

沈冰凝驚喜的呼喊道,看到楊浩走進來,自己內心終於是鬆了一口大氣。

「沈姐,已經沒事了。」

楊浩嘴角掛著抹溫和的笑容:「沈姐,我們先回去吧,大小姐估計都擔心死了。」

「嗯……可是……我……」

沈冰凝點點頭又搖搖頭,有些欲言又止。

她現在渾身軟麻無力,內心更是彷彿被螞蟻撕咬,雖然渾身濕透,卻感受不到絲毫冰冷,反而額間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楊……楊浩,我現在好難受……快送我去醫院!」

沈冰凝努力的保持著一絲清醒,痛苦的開口道。

「沈姐,你怎麼了!」

楊浩臉色微變,趕緊衝過來把沈冰凝的手腕,用真元仔細的探查起來。

沈冰凝本來還能保持丁點清醒,猛然間感受到楊浩靠近,體內的藥效轟然釋放開來。

「嗯~!」

沈冰凝低吟出聲,俏臉上滿是紅暈,胳膊勾住楊浩的脖子,順勢撲了上去。

「好熱……好難受。」

沈冰凝口吐香蘭,神情帶著一些狂熱,在楊浩懷裡胡亂磨蹭。

噶!

楊浩的表情瞬間就獃滯起來。

由於沈冰凝雙手都搭在他的脖子上,外套自然滑落下來,露出修長的玉頸以及精緻鎖骨,風光無限。

「楊浩,我好熱,幫幫我……」

沈冰凝呼吸急驟起來,美眸迷離。

咕嚕……

楊浩艱難的咽動喉嚨,看著沈冰凝嬌紅的臉蛋,內心只感覺有種東西轟然釋放。

轟!

剛剛才製造了滔天的殺戮,楊浩那暴戾的癲狂直接釋放,一把摟住沈冰凝芊芊細腰,粗魯的親上去。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楊浩雙目赤紅,兩個人如同乾柴烈火般揉在一起。

就在這時,楊浩的耳朵卻是猛然間一動——

外面來人了!

楊浩瞬間清醒過來,看著懷裡的沈冰凝,不由得有些歉意。

「剛剛竟然沒有把持住,看來殺道意境快要突破了!」

楊浩的眼睛微眯了起來。

他的意志力一直都很堅定,可是剛才卻是差點迷失了,看來剛才斬殺邱世傑袁子軒那些人,讓他的殺道意境精進了一點,導致意志力有點波動。

清醒過來的楊浩,看著懷裡迷亂的沈冰凝,眉頭微微一皺。

春風散作為一種激素藥劑,對身體的危害是很大的!

想到這裡,楊浩微微搖頭,運氣驚濤駭浪決,將精純的真元渡入沈冰凝的體內,化解她體內的春風散藥劑……

……

門外。

李詩詩俏臉煞白,不敢置信的看著過道上那猩紅的血跡。

她在樓下被楊浩制住以後,足足過了好一會兒緩解過來,那個時候她也是察覺到楊浩的殺氣了,為了阻止楊浩做出過激的事情,趕緊沖了上來。

沒想到,還是來遲了!

過道上躺著好幾具冰冷屍體,濃郁的血腥味蔓延開來,令人作嘔。

就算是身為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李詩詩,見到這般場面,也很難適應!

「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李詩詩緊繃著俏臉,腰間取下配槍,謹慎的朝著案發地點趕過去。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地面上那些屍體手中,都握著槍械,牆壁上也滿是彈孔,想必剛剛經歷了一常激烈的槍戰。

帶著滿心的疑慮,李詩詩已經來到了包廂,當她看著殘破的大門,以及客廳內更加血腥的場面后,美眸猛然的一凝。

「天啊!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些……難道都是楊浩乾的!」

李詩詩倒吸一口涼氣,掃視一圈卻是沒有發現楊浩的蹤影,內心有些焦急。

作為刑警隊的警察,李詩詩還是第一次在中海市看到這抹慘烈的案發地點,神情凝重的掏出手機,準備呼叫支援。

就在這時。

「我勸你最好不要報警,這裡馬上會有專門的部門來處理,地方警局沒有許可權參與其中。」

一道熟悉的聲音,驟然在身後傳來。

轟!

不好,房間內竟然還有人!

李詩詩在聲音響起的剎那,瞬間轉身,舉槍、瞄準,要不是看到身後那熟悉的人,差點就要扣動扳機了!

「楊浩!」

李詩詩驚呼出聲。

背後說話那人,正是楊浩,此時的楊浩懷裡還抱著一個昏迷不醒的美女,這女子渾身濕透,上面披著楊浩的外套。

「楊浩,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人……都是你殺的?」

李詩詩蠕動著慘白的嘴唇。

「他們該死,是罪有應得!」

楊浩淡漠的丟下一句話,抱著沈冰凝就準備離去。

「楊浩!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煩了,這裡是華夏!是中海市!就算那些人罪有應得,你也應該報警,讓警察過來處理!」

李詩詩氣得渾身發顫,高聲吼道。

「呵呵,讓警察來處理?」

楊浩的腳步站定,嘴角流露出一抹嘲諷。

「你身旁的那幾具屍體,一個是華南集團少董事,一個是南京軍區將門邱家的大少爺,還有那個胖子,是中海市商貿協會的副局長。」

「你認為憑他們三人的權勢,報警有用嗎?」

楊浩轉過身子,語氣冰冷的說道。 「……」

李詩詩美眸驟然瞪大,猛地轉身看向身後一句屍體。

邱世傑!

竟然是邱世傑,南京邱家的那個邱世傑!那個爺爺是紫星軍功勳章的將門、差點成為她未婚夫的邱世傑!

「楊浩,你……你……」

李詩詩震驚的看向楊浩。

南京邱家的勢力有多大,她是最為清楚的,更不用說還有華南集團的袁子軒,以及商貿休二回副局長汪正偉了。

這三個人隨便出去一個,都是響噹噹的上流人物,可是現在……全部被楊浩殺了!

「我懷裡的是沈冰凝,是我的沈姐,今天晚上他們部下圈套準備玷污沈冰凝,更是下了催情藥劑,我來的路上,沈姐已經報警可是卻沒有人出警,你應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吧?」

此生一齣戲,只為你 「還有,外面那些保鏢打手,個個都裝備槍械,你認為他們都有合法持槍證嗎?」

楊浩繼續開口說道,每說一句話出來,李詩詩的眼眸就黯淡一分。

的確。

她今天一整天,都沒有收到任何出警任務,要麼是沈冰凝沒有報警,要麼是警局內部,已經有人被收買了……

至於下催情葯、打手裝備槍械,每一項都是觸犯了華夏的法律!

「楊……楊浩,就算這樣,你應該也事先通知我的,就算他們背後權勢大,可我李家也會震懾住他們,我也會過來幫助你的!」

「現在事情鬧到這麼大,你怎麼收場?你讓我拿你怎麼辦?」

李詩詩神情複雜的說道。

她是刑警隊大隊長,身上背負著職責,就算這些人確實該死,可是楊浩處理的手法也太過殘忍和粗魯了!

難道……她要親手抓捕楊浩?

想到這裡,李詩詩滿臉苦澀。

「李詩詩,你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嗎?」

楊浩的語氣鬆緩下來,繼續說道;「就算今晚這件事你李家能幫我,李老爺子能夠震懾住這些人,但是你想過沒有……」

「若是我和你李家沒有交情,你們會知道這件事嗎?若是我沒有這種實力,沈冰凝的下場會是什麼?」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像今晚上這種事,他們沒少做過,有些是貧苦家庭的學生,有些事沒有背景的女明星,可是結果呢,他們還不是混得好好的?你李家就算能夠幫助我一個人,還能幫助所有的受害人?」

聽到楊浩的這些話語,李詩詩直接就楞在了原地。

聯想到以往的極其案件,因為牽連到了權勢家族子弟,事情要麼無疾而終,要麼就是受害人主動銷案,最後的結局往往都是很遺憾。

「李詩詩,我說這麼多,只是想告訴你一個道理,在這個社會上誰的實力強,誰就立於不敗之地。」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著想,可是今天我若不殺這幾個敗類,他們就會禍害更多的普通人!」

楊浩意味深長的說道。

其實要是換一個人來,楊浩根本不會理他,只不過李詩詩確實是為了自己著想,所以才會賴著性子說這麼多。

李詩詩早已經放下了手中的槍,沉默不語,可是臉色卻是更加的複雜。

「楊浩,那你怎麼辦……要不,你跟我回去找爺爺?他老人家一定會有辦法的。」

李詩詩苦澀說道。

說一千道一萬,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法律還是擺在那裡的,楊浩今晚得罪的,可是南京邱家以及華南集團的袁家,還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呵呵,還不用麻煩李炳榮老將軍。」

「外面那些打手,每一個手上都是有命案的,還有那個汪正偉身邊的銀行卡,你也可以查查他貪腐了多少,至於袁子軒和邱世傑嘛……」

楊浩的嘴角微微翹起:「邱家和袁家,還奈何不了我,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倒大霉了!」

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