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夏一一牢記在心,四人到達券商以後,李軍在外等候,而楚夏則帶著兩個律師一起去接受券商的身份核查。

這次,東財的領導親自接見楚夏,態度也挺熱情,絲毫沒有任何審訊的意思,不過楚夏沒有因為對方的隨和而放鬆,他心裡牢記兩個律師的交代,回答可以說是滴水不漏。

而且,楚夏本身就沒有內幕交易,交易記錄一看也都正常,沒有什麼所謂的坐莊行為存在,東財的領導和風險員與楚夏以及兩個律師對話完畢以後都是一臉陰鬱。

難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真的是一個百年不出的股神?

最後,風險部門的領導和楚夏微笑的握手,並表示今天只是讓楚夏過來做一下客戶信息核查與維護,以後他們會更盡心盡責的為他服務。

楚夏也是滿臉笑容的和對方客氣了一番,然後帶著兩個律師離開。

出來后,楚夏如釋重負,今天要是沒帶律師來,就算自己沒有違規操作,可能也得被對方的各種問題繞進去,他想了想,覺得自己該聘用一個私人律師。

看著林君正和他的學長,楚夏客氣的說:「今天真是謝謝你們了,走,我請你們吃飯,順便談談以後的合作。」 第二百七十八章記憶

劉黎明聽后一愣,淡淡說道:「只要讓我母親恢復記憶,我什麼都可以忍受!」

「那好,我現在就給你說一下接下來的治療步驟……」

「……」劉黎明點了點頭。

曹玉豪繼續說道:「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要想讓你母親恢復記憶,我首先要以你父親的身份進入她的夢境,根據我多年的臨床經驗,你母親的失憶一定和你父親有關係,解鈴還須繫鈴人!」

「我要進入你母親的夢境,首先要操控她的感情……」

「曹主任,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按你說的配合就是了!」

最後曹玉豪警告道:「好,一定要記住,不管治療中間我怎麼說,你一定按照我的行事,一旦你不聽話,我們將會功虧一簣!」

「知道了!」

兩人談話結束,曹玉豪便和劉黎明,阿姨出了醫院。

劉黎明一陣茫然,但是剛才已經答應了曹玉豪,他也不能輕易妄動!

「阿姨你今天想去哪裡……"

車上,曹玉豪突然出笑著聲。

「曹主任,你們想去哪裡,我跟著便是,不用問我!」

曹玉豪淡淡一笑,「阿姨,你就隨便說一個地方,今天我和小劉都沒什麼事情,你願意去哪裡,你做主!」

阿姨不知道兩個人在搞什麼鬼,想了想,吞吞吐吐的說:「我,要不我們去青龍……」

阿姨話說了半截,便撓了撓腦門,好像忘記了什麼!

看到她有點愚鈍,曹玉豪直接回應道:「阿姨,你是不是想去青龍山啊?」

曹玉豪這樣說就是在激發阿姨的潛意識,因為他聽劉黎明說過,劉黎明就是被遺棄在青龍山,他推測對於青龍山阿姨一定會記憶猶新,說不定這會是一個突破口。

「青龍山?青龍山?青龍山?」曹玉豪這樣一問,阿姨的嘴裡一直念叨個不停。

「對,就是青龍山,阿姨你去過嗎?」

阿姨想了好長時間之後,驚慌的說道:「沒,沒,我沒去過!」

雖然阿姨這樣說,但她的聲音聽上去明顯抖顫了起來,而且臉色也很不自然!

「青龍山可是個好地方,山青水秀,阿姨你知道嘛,我原來也有個女朋友,她很喜歡哪裡的青山綠水,我經常帶她到青龍山遊玩!」

「是嗎?曹主任,你女朋友一定長得很漂亮吧?」

「漂亮,長得跟你一樣漂亮阿姨,她還很喜歡唱歌!」

「唱歌?唱什麼歌?」阿姨好奇的問了起來。

曹玉豪想了一下阿姨他們那年代流行的歌,便哼了起來:「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裡,開在春風裡,在哪裡在哪裡見過你,你的笑容這麼熟悉我一時想不起……"

還別說,曹玉豪唱的還真好聽,他唱歌很大氣,音調從低到高起伏很大,唱得蕩氣迴腸,帶著一絲懷舊,讓人很快就進入了七八十年代的感覺。

唱著唱著阿姨也不由得哼了起來:「啊在夢裡,夢裡夢裡見過你,甜蜜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夢見的就是你……」

曹玉豪示意讓劉黎明將車速放慢,自己唱的語速也慢慢的降低了幾分,就這樣反覆反覆,一直反覆的唱著。

車子在青龍山的公路上慢慢的顛簸著,不知不覺中阿姨已經進入了夢想,嘴裡還不停唱著甜蜜蜜。

看著阿姨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曹玉豪輕輕的推了兩下,沒有反應便輕輕的呼喚了起來。

「睡吧,睡吧!快快回到你的夢鄉,那裡有你心愛的男人和你一切美好的回憶都在等著你!」

說著,說著,曹玉豪輕輕的握住了阿姨的手,目光如炬。,沒過多長時間,阿姨的手不受控制的也握住了曹玉豪的手,但面部表情看上去極其的痛苦,好像內心是在掙扎著什麼!

「想想你的過去,想想你的愛人,想想你們曾經的美好,你們曾經是不是也有一個愛的結晶,他們都在等著你,等著你回去……」

阿姨的雙手的開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她的內心閃過一絲悸動,嘴唇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不要急,不要慌,慢慢想,慢慢來,幸福都是短暫的,那些美好的回憶你一定很珍惜,一定捨不得將他們忘記,不要埋在心裡,大聲的說出來……」

曹玉豪的話語聽上去很柔和,很有感染力,讓人輕易的都能進入夢境。

劉黎明聽著他的聲音,開著車,也不由得犯困了!

「我在等你,一直在等你回來,但我們的孩子呢?他去了哪裡?這些年你是怎麼度過的,你過的好嗎?我一直在擔心著你們!」

突然間,阿姨使勁的搖了搖頭,發出了顫抖的聲音。

「你是誰?」

「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最愛的人,難道你把我們的曾經的美好都忘了嗎……」

「不!我是在做夢嗎?你不可能見到我!」

「你不是在做夢,夢裡有這麼真實嗎?你摸摸我的胸口,我的心臟還在跳!」曹玉豪慢慢的將阿姨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不可能,這不是真的,不可能!」

阿姨的身子微微一震,使勁搖起了頭。

「是真的,我一直在等你,你把我們的孩子弄哪去了?」

「孩子?孩子?」阿姨的嘴裡一直在喊叫著孩子,孩子!

曹玉豪追問道:「孩子在哪裡,你說出來,我們一塊接他回家!」

「咱們的孩子,咱們的孩子……」阿姨突然間放聲痛苦的哭了出來,「孩子,孩子……」

她的一直手不停的在後排坐上摸索了起來。

看到這曹玉豪拍了拍椅子,小聲靠在劉黎明的耳邊問道:「離青龍山還有多長時間,你快點!」

「馬上,二分鐘!記住了,等會兒下車的時候,她還在夢裡,那裡地勢不好,我拉著她,你在一旁看好!」

「知道了!」

「孩子,我們的孩子!」

「你是不是把我們的孩子給扔掉了?」

「不,不是我故意的,不是我故意的……」

「你真狠心啊!竟然把我們的孩子扔了,這是為什麼?」

阿姨頓時哭的梨花帶雨,「不,我都是為了他好,在那種情況下,我不能讓他一塊陪我送死,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好,好,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快告訴我,咱們的孩子扔在哪裡了,我們這就把他找回來,我不會怪你的!」

「青,青,青龍山!」

「好,我這就帶你去!」

「快,快點,去晚了孩子就被人抱走的!」阿姨猛然間站了起來,「啊!」的一聲尖叫。

猛地睜開了眼睛,這時,曹玉豪和劉黎明大吃一驚。

「曹大夫,我怎麼在這裡?」 項雪兒沒想到陸少聰竟然如此巴結陳寧,甚至不惜得罪他們項家。

她又驚又怒,沒等宴席開始,就帶着手下,憤憤然的提前離場了。

陸少聰不以為忤,全程恭恭敬敬的招待陳寧夫婦。

陳寧跟陸少聰喝了兩杯,然後就低調的離場,秦老爺子還住在醫院裏呢,他得親自將吳江河的那幅書法作品送過去。

醫院裏。

秦老爺子已經醒來,他感覺胸膛堵著一口抑鬱之氣,憤憤難平。

他緊緊的抓着兒子秦恆的手,既然憤怒有自責的道:「那些騙子真是太可恨了,竟然說那副吳江河的作品是高仿的贗品。」

「都怪我老糊塗呀,我真是越老越沒用了……」

他越說越氣,越說越急,越說越自責,到了最後,胸膛快速起伏,都要喘不過氣來了。

秦恆跟王韞連忙的安慰他不要生氣,不要着急,更不要動怒。

秦恆還安慰到:「爸,你身體要緊,別懊惱自責了。」

「我已經讓陳寧處理這件事,他答應我今天就會把那副被騙走的書法作品找回來,還會嚴懲那些可惡的騙子。」

秦老爺子半信半疑:「真的?」

「還是你在哄我,那幅書法作品,還能夠找得回來嗎?」

秦恆笑道:「陳寧做事,我放心。」

「爸你就別擔心了,等著陳寧的好消息吧。」

王韞這會兒也端著一碗飯菜過來,柔聲勸道:「爸,你氣得進了醫院之後,就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你先吃點吧,不然你身子都要出問題了。」

秦老爺子擺擺手:「我心裏憋得慌,我吃不下,等你們說的那個陳寧,把東西找回來,我再吃吧。」

秦恆跟王韞面面相覷。

都說老人如小孩,真是無奈呀!

幸好,在這時候,門口的保鏢低聲的道:「秦先生,少帥來了。」

秦恆跟王韞聞言俱是一喜。

然後,他們就見到陳寧跟宋娉婷,帶着典褚從門口進來了。

秦恆笑道:「說曹操曹操到,陳寧你可算來了。」

王韞也連忙的問:「陳寧,東西找回來了嗎?」

陳寧微笑到:「幸不辱命。」

典褚將一個檀木長盒子交給王韞,王韞打開一看,裏面果然是一卷書法作品,展開一看,正是吳宗師的那幅「功在千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