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宇軒三人一進來看到的就是摔倒在地的碧蓮心。

樂宇軒和莫紀羽兩人的身形都是一頓,連帶著原本在說著話的嘴都停了下來。

碧蓮心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在最喜歡的人面前出醜。

她轉眸瞪著葉雨晴三人:「你們幹嘛要弄壞我的椅子!」

葉雨晴這時候,一開口就是懟,往死里懟:「我們怎麼弄壞你的椅子了?你是哪只狗眼看到了的呀?」

「你!」碧蓮心緊咬著下唇,一臉不甘。

葉雨晴笑了下,眼鏡片後面的淡黃色眸子顏色深了深:「你什麼你。要說就說,磨磨蹭蹭的幹什麼。」

碧蓮心看著她,想從她身上找出點心虛的影子。卻發現自己在她面前竟然會不知覺的膽怯,甚至會有俯首為臣的感覺。不自知的渾身就微微顫慄起來。

離落瑤看著碧蓮心的反應,皺了皺眉。

這碧蓮心有點不對勁啊。

葉雨晴雖然貪玩,但是不會隨便對人釋放魔力威壓。

可現在碧蓮心的情況就像是被某種東西壓的喘不過氣來似的。

「雨晴。」離落瑤輕輕喊了一聲。

葉雨晴轉過頭來:「嗯?怎麼啦?」

離落瑤看著碧蓮心一臉如釋重負的樣子,眉頭輕挑了下:「沒什麼。幫我請假。」

葉雨晴大著一雙眼睛:「你怎麼啦?」

「沒事兒。」離落瑤踱步向教室後門走去:「不想上課。」

夏陌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笑了一下:「你這可就任性了。」

「就是。」葉雨晴看著離落瑤從自己身邊走過:「好歹也帶上我呀。」

這時,一道輕笑從前門處響了起來:「這種事,可不是什麼好事哦。」

離落瑤在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原本要踏門外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一轉頭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果然,她今天早上沒看錯。

糖糖……

唐糖穿著一身淺紫的長裙,魅紫色的長發披散在腦後,一雙寶藍色的眸子此時帶著點笑意。

離落瑤側身看著她,湛藍色的眸子波瀾不驚,側臉清冷,身形站的筆直。

唐糖踱步走到了講台上,一張畫著淡妝的臉顯得清秀:「我是你們新來的老師。」

離落瑤在看了她幾秒之後,踱步走回了座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這位同學,你還是快去換一套桌椅吧。」唐糖看了一眼還坐在地上的碧蓮心,接著將眸光轉向了一個人:「這位同學,你陪她去吧。」

夏沫欣聞言,皺了下眉,但還是得體的笑了一下,把碧蓮心扶了起來。

將椅子收到了魔石儲藏器里,和碧蓮心並肩走了出去。

唐糖將視線落在了樂宇軒和莫紀羽兩人身上:「這兩位同學請儘快回位。」

樂宇軒和莫紀羽聞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唐糖目光掃視了下一教室,簡略的說了一句:「我負責教你們冰屬性魔法兼你們的班主任。」

「今天呢,我也不想給你們講什麼課。」唐糖踱步走下了講台,看著下面還算乖的學生:「現在收拾東西去操場上集合。」

寵妻成 學生們都很是疑惑,這個老師是要鬧哪樣?不上課?

雖然不上課是很好啦,但,幹嘛要去操場?

只有離落瑤她們知道,唐糖笑成那樣,絕對沒好事。

雖然很疑惑但還是先聽老師的話,走出教室到了操場上集合。

銀汐的操場很大,再加上S班人數都只有30人,全部人相距十米站立都還剩下很大面積。

站了大概幾分鐘,碧蓮心和夏沫欣回來了,唐糖叫她們歸隊以後,清了清嗓子:「從現在開始,每人跑操場一百圈。計時一小時,開始!」

唐糖一手揮下,另一隻手上多出一個紫色的計時器,按了下去。

學生們在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都是一愣,接著就有人喊了起來。

「跑一百圈?!」

「一圈五百米,一百圈就是五萬米呀!」

「憑什麼要聽你的呀!」

「你又不是體能老師!不好好教你的魔法課程,在這裡叫我們跑圈幹嘛!」

「憑我是你們的班主任。還有現在計時已經開始了。」唐糖聽著他們的話,嘴角勾了勾,邪魅的像是從魔界里走出來的惡魔:「哦,對了。我忘記說了,一小時內沒跑完的人可是會有懲罰的喲。」

還沒開跑的學生們還想反駁,唐糖身上就突然爆發出一股滔天的寒意。

寒意像是真實的一樣,冰冷到了骨子裡,彷彿下一秒就將被冰封一樣。

學生們都不傻,這麼強大的魔力威壓,一定是高級魔法師。回過神來,不敢再說一句怨言,開始跑步。卻發現,在跑道,已經有了六道人影。

是新來的轉學生和三少爺。

離落瑤在跑道上和葉雨晴,夏陌歆並肩跑著。

就聽旁邊的葉雨晴暗暗的說了一句:「這個糖糖,真的是什麼時候讓我們跑不行。非要這幾天來跑。真的是!」

離落瑤嘴角勾了一下:「誰讓你倒霉,好死不死,正好遇上這天糖糖犯病。」

夏陌歆空出一隻手去拍了拍葉雨晴的肩,以示安慰:「沒辦法,你這月經來的真是時候。」

說完,她就笑著加快了跑步速度。

葉雨晴同樣加快跑步速度,追上她:「你還幸災樂禍!你還幸災樂禍!我告訴你,你也快了!」

她來了,那夏陌歆的也就不遠了。每次夏陌歆都是在她來后一天來的。

夏陌歆笑著:「那個時候,她又不犯病了。」

離落瑤在後面聽著她們倆的對話,嘴角是止不住的上揚。

「離落同學很愛笑?」季洛辰湊了過來。

離落瑤瞥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收了起來,嗓音緩緩:「那也要看是誰。」

季洛辰挑了挑眉。沒在說話,只是跟在離落瑤身邊跑,微微落後一點。

卻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和那天晚上的味道一樣。

一股清香還帶著點藥草的澀,不過此時又多了一點汗味,卻不是和他們一樣的汗味不一樣。

季洛辰看著離落瑤的側臉,只覺得白凈的不像個男孩子,還有這瘦弱的身板也不像。 季洛辰又將視線落在了某個位置。

但如果是女生的話,是不是長的太慢了呀?

這人應該有十八了吧,如果是女生的話,這發育……也是夠差的了。

半個小時過去,已經有很多人開始撐不住了。速度都慢了下來。

許少寵妻入骨 離落瑤也開始支持不住了,她的身體本就有病根。平時都是靠藥物維持身體體能狀況的。

現在也是因為中午吃了葯,才能跑這麼久,要不然,怕是只能跑十分鐘。

在一邊已經結束犯病模式的唐糖在看到離落瑤在跑操的時候。簡直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她這都幹了些什麼呀!她竟然讓落落去跑操!落落要是出事了怎麼辦呀?!

這讓她怎麼和那個人交代呀!

現在可怎麼辦呀?!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無法收回啊!

於是,在跑操的同學們看到她們新來的班主任不停的在拿手錘樹的時候,都是蒙的。

在看到他們老師開始拿頭撞樹的時候,更是被驚的腳步一頓。

離落瑤調整著內息,控制著身體周圍的風元素推動著她。

但呼吸還是不自覺的加重了幾分,離她最近的季洛辰也察覺到了她的異狀。

皺了下眉,問了一句:「你怎麼了?」

離落瑤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身體狀況,只是簡單說了一句:「沒事。」

葉雨晴和夏陌歆此時已經在追逐對方的過程中跑完了一百圈。

她們看著額上已經溢出了些汗的離落瑤,眸子忽的轉向唐糖。

彷彿在說著,都是你,沒事要落落跑什麼步!

唐糖現在的心情也是萬般複雜啊。

兩人剛想要衝上去扶住離落瑤,身形卻忽的頓在了原地。

眼看著那道身影在一旁接住離落瑤。

一旁已經跑完了的樂宇軒走過來問了一句:「葉雨晴,你那朋友和洛辰認識嗎?」

葉雨晴搖了搖頭,愣愣的回了一句:「不認識。」

只是見過幾次面而已。

旁邊的唐糖和夏陌歆已經捂住了臉,一副嬌羞的樣子,嘴裡還念叨著類似於:「男男神馬的最有愛了!」之類的話。

黑道鬼後 對此,葉雨晴也是無語了。

如今的腐女都這麼瘋狂的嗎?

明明知道真實性別,卻還是能腦補出一大堆畫面……

她們是不是忘了,落落是個女生啊……

只不過是男裝比較帥,廚藝比較好,實力比較強再加上一點點的善解人意而已嘛。

但她始終還是個女生啊……

而且,那兩個人貌似也沒做什麼吧……

只是扶了一下而已嘛……

樂宇軒一雙橘色的眸子看著捂臉嬌羞狀的倆人,明顯不在狀況內,一臉疑惑:「她們幹嘛啦?」

洛辰不就出於對同學的一種照顧出手扶了離落一下嗎?

葉雨晴看著正在不斷腦補冒萌花的倆人,嘴角微抽:「沒事。腐女日常腐。」

離落瑤看著季洛辰頂著自己肩的肩,愣了一下。

「最好快點跑。不然摔倒我可不管。」季洛辰將肩移開。

離落瑤看著他的背影,皺了下眉。

這季洛辰,不會發現什麼了吧?

要是這麼早就被發現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再半個小時后。

唐糖看著面前的人們,躺著的躺著,坐著的坐著,鬆鬆垮垮的。

說實話,是有點對不起的心態的。她這毛病也是,每一個月都要犯一次。

每次一犯就讓人跑步,跑不完就讓人穿各種稀奇古怪的衣服。 看看雨晴,陌歆,落落那個不比她聰明。不和落落比,和智商最低的雨晴比比,她也比不過呀。

她還沒開口,離落瑤這邊就先有了動作。

離落瑤將手中的蛋糕放下,將目光落了過來,眉頭像是輕挑了一下:「要不要來比試一下?」

「好啊。」碧蓮心眸光落在了唐糖的身上:「老師,怎樣?」

唐糖眉頭皺了一下,是有些不贊同的,剛想開口阻止,腦海里卻在這時響起了一道聲音。

眉頭頓時就舒展開來,嘴角揚了一下:「好。去學院的競技場吧。」

銀汐並不反對學員切磋,反而很贊同學員間互相切磋,增進彼此的魔力修為。

還專門設置了競技場,專用於學員之間的切磋,但必須有老師在場監督。切磋不得傷害性命,點到為止。

競技場分成幾個區域,學院的考核也是在競技場舉辦。

競技場內。

碧蓮心和離落瑤站在競技場兩端,唐糖則站在兩人中間。

唐糖左右看了眼:「這場切磋只能使用冰系魔法。切記,點到為止。現在,開始!」

說著,她右手猛地揮下,身形就從場地內消失。

她可不傻,如果真的和離落瑤想的一樣的話,離落瑤這場比賽肯定不會掉以輕心,至少會使半成魔力才對。

她還留在場上,就是沒事找事兒,欠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